首页 >> 读书 >> 无相念佛目录 >> 上一页 · 下一页

08 第三章 第三节 念佛圆通之精义(续谈知见之一)


  第三章 修习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法门应有之知见

  第三节 念佛圆通之精义(续谈知见之一)

  为什么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法门是无相的念佛法门?

  末学将于谈过知见之后,再来叙述如何修习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法门的各种方便善巧,使行者能如法进入此一法门所述之境界。在此之前,则希望行者务必耐心详细体会知见。以免错用功,枉费精神和气力。

  凡修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法门者,都应以想念之念来念佛,而不是嘴说口念。在楞严会上,大势至菩萨奉世尊之命,叙述他的修行圆通法门时说:

  ‘我忆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无量光。十二如来,相继一劫。其最后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譬如有人,一专为忆,一人专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见非见。二人相忆,二忆念深,如是乃至从生至生,同为形影,不相乖异。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此则名曰香光庄严。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无生忍;今于此界、摄念佛人归于净土。佛问圆通,我无选择;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入三摩地,斯为第一。’

  由以上经文可知,大势至菩萨从过去恒河沙数劫以来,便因超日月光佛教他念佛三昧之故,而一直以此法门修持至今,已是最后身菩萨,即将成佛了,仍以此法门自修及度众生,摄归净土。此念佛圆通章之经文不长,但自前至后皆用忆与念,而不说执持名号,可见不是持名念佛,此其一。

  佛说楞严经,目的在教人们修楞严大定而证五蕴空,得究竟解脱,是故先说究明心性的知见,七度徵心,了不可得。然后令二十五位菩萨各自叙述修持楞严大定的圆通法门,再命文殊师利菩萨评论。最后世尊再说明五蕴区宇及证空之境界。若是持名念佛,但凭修行者一心不乱的信愿行力,往生净土即可,不必从究明心性开始,不厌其烦地说到色受想行识等五蕴之区宇及证空之境界。而世尊不但殷勤述说,并且叮咛菩萨们如何辨明诸魔境界。可见此法是由定而入之净土法门,非持名净土法门。此其二。

  又文中说:“以念佛心,入无生忍。”可知是直接以念佛之心,制心一处,到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之地步,因深入楞严大定而证入无生法忍,此则恐非持名念佛所能到,除非持名念佛者转入此法。此其三。

  兹分别说明于下:

  一、大势至菩萨说:“……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这一段经文不断地使用“忆”字,并举母子相忆之情形来说明。行者若是少年离家,别母十数年,常忆念慈母,当知忆时没有姓名,亦不会从早到晚在心中称念妈妈,而只知时时刻刻牵挂著慈母,唯有一念牵肠挂肚。行者若是为人父母,忆念留学外国或移民国外之子女时,亦只是时时一念牵挂,心中并未不停地唱念子女名字。若是年青男女,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浸浴在爱河之中,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日夜怀思,无暂时息;彼时亦未曾在心中不停地唱念对方之名字,而只是不停地想念他、忆念他。乃至忆到入神之时,浑然忘我,也忘了外在的世界和声音。此一忆念想念之法,即是念佛圆通章之主要精义。

  当我们忆念一佛或一菩萨时,心中没有名号声音形像,忆一佛、想一佛,而无他念,便是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如此简单而又清净,何乐不修;反而垒床架屋,头上安头,非要执持名号才能忆佛念佛?所以念佛圆通章自始至终,不说持佛名号,而一再说忆说念。若是持名法门,必定如“佛说阿弥陀佛经”等,倡明执持名号,一心不乱若干日即得往生;或临命终时执持名号若干念而能一心不乱者得生净土。是故“忆念”二字乃是念佛圆通章之根本旨趣所在。若善知识以持名念佛而解说念佛圆通者,必属权巧方便接引众生。将来必会斟酌因缘,续说无相念佛,引导众生进入念佛圆通章之根本旨趣。若已有持名念佛基础者能采行此法,可以迅速调伏六根,充满法喜,做个快乐的无相念佛人。

  二、楞严经以极大篇幅来叙述世尊如何为阿难尊者等人究明心性,所谓七处徵心,了不可得。使诸弟子们解知自性本空以后,再令二十五位无学菩萨各自叙述修习楞严大定之圆通法门,复由智慧第一、七佛之师的文殊师利菩萨评论此二十五种法门之中,那些是最适合此世界众生修习的法门。文殊师利菩萨评论之后,认为最适合此世界众生的法门是观世音菩萨所说的耳根圆通法门。评论完后,世尊再说四种清净明诲,又细说修学此定之过程中,应当明了如何是色蕴区宇,如何是证得色蕴空;乃至如何是受想行识区宇、如何是证得受想行识空。再为诸弟子们分辨魔事。若楞严经所说是持名往生诸佛净土之法门,世尊只需述说彼净土之殊胜及持名发愿,一心不乱求生彼土即可。不必大费周章,苦口婆心,用那么多的时间来说那么多的知见。可见楞严经所说的二十五种法门皆是修楞严大定的法门,而念佛圆通正是仅次于耳根圆通的修定发禅法门,所以这是直接以修定的方法来修究竟的、唯心的净土法门。

  产业革命之前的社会是农业社会,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农忙之外的休闲时间多,人口也少。离城三里、放牧声绝,不闻市廛喧杂之音。水边林下难得受打扰,修习耳根圆通法门,再好不过了。时至今日,社会型态变化很大;往往日未出就得出门,紧张繁忙地工作了一天,太阳西沉了,还不能回家。现在别说离城三里、放牧声绝,即便躲到深山里都难得不受打扰。再要像以前的人那样地修习耳根圆通法门,已经没有那种时间和环境了。

  若深入体究,二种法门其实没有高下,到最后都一样。依末学个人的看法,反而觉得念佛圆通比耳根圆通法门要来得直接。尤其是失去了不受打扰的潺潺水声及吹树的和风天籁的现代人。

  耳根圆通法门是以耳根听闻声音入手。先是坐中细听,使心安住而不攀缘他境,后来随听随流,不留于耳。接著心境转寂,从“入流”到“亡所”,也就是说:声从何来,已经与我不相干;声是声,我是我,安住于自心内境,这时便已经由耳根回归意根了。听闻声音之目的,只是用它做为排除散乱的方法罢了。换言之,一切修行的方法(指佛法内明及修定之学)皆需归结到意根入手。耳根法门适合以前农业社会的人们修持。如今时代不同了,我们居住在拥挤吵杂的环境中,潺潺水声、和风天籁,难可得闻。星期假日才有空闲,兴冲冲地来到水边林下,不料到处是人。大人呼唤、小孩叫闹,无一处可以安心打坐。一路堵车、乌烟瘴气,好不容易回到家里,又常是电铃声、电话声、邻居狗叫声、小贩扩音器贩卖声、汽车喇叭声、机车呼啸而过、以及消防车、救护车撕裂人心之声、警笛尖锐之声……。今天张三来访,明日回访李四。才刚坐上蒲团,电话铃声又响。人们普遍生活在紧张繁忙的状态下,每日能有一小时的时间打坐,就算很好了,那能奢求四、五个小时,乃至八、九个小时呢?若无连续的长时间和安静的环境,如何修习耳根圆通法门呢?所以如果有一个法门能让我们不论是在活动中或在静坐中都能修持的话,那就正是现代修定学禅和修净土的人所梦寐以求的法门了。而无相念佛正是这样的一个法门。而且它是直接从意根入手,一旦成功,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皆能忆佛念佛。尽管是不停地在一切声音和形色之中活动,这忆佛之净念相继不断,不受妨碍。这便是禅师们所说的“骑声盖色”。到这地步,要继续修楞严大定也可以,发愿求生诸佛净土也可以,要在日常生活中参禅也可以,因为已经具备了动中工夫的缘故。

  三、此念佛圆通章的经文里面说以心忆佛念佛,最后则说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入三摩地。可见不是“持名念佛”:如“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又如“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无生忍”。都是直接以心念起修。第一段是以忆佛念佛,不由称名。第二段则是大势至菩萨说自已是以念佛之心而证入无生法忍。

  若人心中佛号不断,欲入三摩地,相当困难;因为每一句佛号是由很多妄念或声音组成的。心中记挂著佛号不断,便不能入定。若此人烦恼极少,而有正确知见,懂得在最后妄想不起时,也让佛号不在心中出现,维持或安住在忆佛之一念中,心不执著于佛,渐渐便能入定。但终究是比较间接,何如直接以心念忆佛呢。

  又如有人坐中出声专心念佛号,更难以入定。若此人烦恼甚少,在唱念佛号到妄想不起时,使心不执著佛号;任由口中不急不徐地继续唱念佛号,心不挂念佛号,一心忆佛而不执著于佛,亦能在口中不断佛号之状态下入定。但是这种情况必须有更强的工夫,欲想到此境界更为困难;反不如直接以心念忆佛念佛,更易入定而又轻安,且不伤气,成就更快。

  因为此法是直接由意根--心念入手,非由舌根耳根转入意根,所谓“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入三摩地,斯为第一”,可知此一念佛法门是无相的、是修定而入的净土法门。也就是去除形像、语言、文字、名号,而直接以忆佛之心来念佛。必须是以此忆佛之净念相继不断,才能称为“都摄六根、净念相继”,若有其他任何念头乃至佛号出现,都不能算是净念相继。以此忆佛之净念相继不断故,最后能“入三摩地”,若上上根人,乃至证得五蕴空的究竟解脱境地,这是唯心的净土,究竟的净土;此即大势至菩萨所说的念佛圆通法门。

  综上所述,可知此一法门是无相念佛,由定而入的净土法门。行者勿因过去善知识以持名念佛为方便接引,尚未叙述到无相念佛之境界,便以为多数善知识皆认定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法门是持名念佛,因而以先入为主的观念而排斥无相念佛。末学深信诸善知识于观察因缘成熟时,必将继续叙述忆佛念佛,无相念佛等念佛圆通之深妙理趣,以圆满其弘扬念佛圆通法门之广大功德。

首页 >> 读书 >> 无相念佛目录 >>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