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三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08-11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08集 大乘是佛说(一)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要讲的子题是《阿含正义》——“大乘是佛说”(一)。

  我们知道人天乘的人以及天人,都是信受因果、持五戒十善,所以得以生天、生人。只有在这个因果上,并不是人、天人所容易理解的,为什么呢?因法和果法它本身是两个不同的法,虽然世间说因果相续,可是实际上因法不等于果法,因、果是没办法直接作连系的。

  那有一种人他不相信,这样的法是跟大乘第一义谛是有关的,他觉得中间不需要有任何连系也可以成就因果。然而这样的道理是不对的,过去所造的因,那一件事情已经灭了,所以后来如果生的果,叫作无因而生果,因为已经灭了的东西就是没有一个法,没有一个法就是无法;无法,你还要称为因,那就是无因;无因而生果,这样因果就错谬了!

  那有一种人他想,既然因和果要有一个连系,他就施设有个大梵天或大自在天。然后以那一天的天主,来接受这个果报的连系,来作为设定这个果报,可以从过去的因然后辗转来到今生的果;所以,过去的因法还是不同于现在的果法。然而这样的说法是有问题的!因为大梵天主,他有他的寿命,他经过可能六十四劫(或是多少劫)就会死亡。就算是请三界顶的非想非非想天的天人,来扛负世间的因法和果法之间的连系也办不到,因为经过八万大劫以后,他一样有他的寿命;如果当他死了,他如何把他所连系的因果中间这一个法,然后来转交给谁呢?他本身自己都要轮回了,自己的因果都还没办法交代,如何能够交代其余众生的因果呢?所以这样的梵天的意义、种种都是不实际的。

  如果我们这样想:既然这个因和果这样的复杂,是不是还有一些例外?这点倒是没有。因为 如来在经典上不断地告诉我们,而且我们看到《大宝积经》上面也有说:【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大宝积经》卷57)这意思告诉我们:不管时间过得多么久远,只要曾经造作的这个业因它成就了,这个业被记下来,中间就会有一定的连系,让这个业种被保存下来,直到后世因缘成熟的时候,它就会兑现。所以,因法和果法还是有相关的,那因果还是相续的,只是这个业种这样的说法,一开始并不是大家都能够理解,到底出生业种是要怎么作?业种的连系、维系,以及最后感应这个因缘而生出果,是不是就非常的简单,然后就可以成就呢?实际上不是这样的。

  我们再看到,如果有人议论说因法中就是可以生果法;然而,这事情是不对的,因为因中不会生出这个果。虽然因果它本身有关系,但是因法,譬如说这个人孝顺父母,那来世他就得到子女的孝顺;请问:来世的子女,和他所孝顺的父母又不同一人,如何说过去孝顺的因可以变成被孝顺的果呢?这两者是不合辙的,是没有办法连结的。乃至于说孝顺,他可以感生比较好的果报,可以让他身体健壮或是财宝丰富,这些也是不一样的东西啊!财宝归于财宝,孝顺归于孝顺,两者并不相同。虽然事情上感应的果报如是,但是不是说直接可以从孝顺父母而生出钱财。如果可以从孝顺父母生出钱财,因中具备生出钱财的果,那就应该家里面在孝顺父母的时候,家里就已经产生了财物,财物应该源源不断而产生啊!这样感应果生。所以,没有这样的事情,那就代表说“因中可以直接生果”,这个说法是不对的!

  因为过去的因已经灭了,当它灭了以后,它就是已经没有这个法了,所以势必要有一个中间的连系的存在,才能够维系人天乘的因果报应。所以这个法并不简单,如果说果中有因,就是果法里面是含有因法,就是说我后来被人家孝顺,就是因为我以前有孝顺父母;固然理论上是如此,但是因缘千差万别,而且过去那个因不会复生,如何说果中含有因呢?这一生被人家孝顺,被子女奉待,这样跟过去所孝顺的那个父母还是不同样的有情啊!所以,“果中有因”这说法也不通,不可以说果中具备过去那个因。

  如果具备过去那个因,那必须要过去的那个父母,就复生到这个现在来,再出现。可是这事情是不可能的啊!受用身以及施者、作者都不是同一个人,乃至于未来际自己受用的这个色身也不一样了啊!过去的我和现在的我以及未来我,三世都不同,这样如何说果中有因呢?所以从这个地方,我们简单就可以知道因果是不可思议的。因此,必须要有安立一个法,这个法一定是难以思议的!

  这样难以思议的法,祂不是心识,祂也不是物质,所以祂是非心非物。也就是说,我们说有一个种子,这个种子它的功能体性,可以从我们造善业,然后可以得到善果;但是因为造善业这个因,没有办法直接出生善果,所以必须要先出生一个种子;这样一个种子的成就,才能够后来感应因缘现起的时候,就这种子灭掉而发起现行,这现行就是感果而生。因此,因果它非常的复杂,因为这样的善业、恶业都连系到一个种子,而且甚至是更多的种子。

  因为我们的心行本身在造作的时候,就会连结非常非常多的业种的出现。这个就像是有的人,他做出来的事情是一样的,看起来造的业相同,可是因为他心里面所想的是不同的,不同的话,这感应的果报就会不一样。譬如同样是偷窃,有人是因为饥寒交迫;有人并非是如此,他是因为临时起意,所以他思量筹划种种又有不同;那有人是无意间,没有意识性地就拿了人家的东西,后来一发觉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在无意中,把别人的东西放到口袋里了,然后没有去留意。所以对于事情来说,看起来统统一样,但是作意、还有心想不同,就会导致业报、业果的不一样。

  因此要产生这个种子,必须要有心识了别的能力。不过心识了别能力,必然不是世间有情这样的心识的能力而已,因为世间有情,一者他会断灭,当他死了以后,时间就断掉;另外睡觉的时候,当他没有作梦的时候,也会断灭;而且还有在其他修定的时候——灭尽定、无想定,以及不小心昏迷了,这样的情况下,他都没有办法感应这些业报的种子。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意识心是没有办法作这个种子的出生者;而且三界诸法没有一个法可以是能生之法,全部都是被出生的。

  既然如此,这一个能出生业种的,必然是了解大家在想什么,而能够适当地按照这个法的理体,而能够感应而出生这种子。当我们念念之中就有八万一千生灭的时候,祂还是可以随应我们迅速的瀑流而能够感应这种种子,祂要多少就有多少;而且祂必须要有一个能力,必须要能够妥善地安置这些种子,尽未来际都不会失去。所以,显然祂必须是一个心识,因为只有心可以知道心,只有心可以了别心,但祂又不是世间这样意识心的简单的心识而已,祂必须要过于意识心的心识。

  而且祂还能够了一切众生的心行,为什么呢?譬如说,今天有人他想骂人是会得果报的,那我今天就跑远一点,譬如说现在可以登陆火星的话,我跑到火星去骂某某某,那某某某一定听不到;然后我在地球的时候,搞不好他这个特殊的心法非常强,还能够感应到,我躲到火星去骂他,这样我就没有业了啊!然而并不是如此。就算是他躲到别的宇宙去,或是以后往生的时候,因为有宿命通知道以前他跟某某某有过节,然后心里面起了很多的杂想、妄想,乃至于咒骂、诽谤,虽然他跟某某某已经分隔很远很远的世界,乃至分隔很远很远的宇宙、不同的宇宙,可是这个感果的业还是会存在,不会因为他说:“我在一个宇宙的远方,你在一个宇宙的此方,然后两者就没有交接,这业报就不算。”不对!如果是因果业报必然一切平等,不会因为时空的转换或时空的变异,然后而说这个因果没有办法履践。

  所以我们从这样来看,这个心识的功德非常非常的难以思议!所以要能够出生种子,要能够安置种子,要能够储藏种子,要能够保持种子;然后等到相对应的因缘的时候,祂必须要出生。所以,祂不是现在我们了解的意识心,以及眼识心种种这样的心,所以祂一定是非心心;可是祂又有心的体性,又有识别、了别的体性,否则祂不可能了解知道众生在想什么,知道我们在想什么。

  所以从这样来看,祂的体性一定是心识。所以这样的心识,如果要能够符合因果,这样心识就必须建立,而且祂必然是早就在发生,而且现在就在发生;这个心识乃至于过去就存在,乃至于未来也要存在,所以三世因果才会平等平等。既然是平等平等,也就代表这个心识一定是三世平等;那这个心识一定从古到今,从过去到未来,祂都不会变坏。因为,祂如果有所变异,整个因果就乱了,这样的话就没有真正的因果可说了,因为因果的平等,当时刹那便会被破坏;因为这个法而有所变异败坏的话,这样因果就消失了。

  但世间上的人,善人或是一般凡夫,还是相信说总是有因有果啦!所以世间常说:“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未到那个时候。”所以,世间还是相信有因果、有果报。那就应当来相信:有一个过于世间心的非心心,这个非心心能够出生一切的种子。因为祂不可能说,有些种子祂自己出生,有些种子祂转交其他的心识来出生;如果这样的话,在实践因果上就会有一些问题了啊!就变成说,到底造这个因,是A这个心要记录,还是B这个心要记录?所以,如果记录都一样的话,请问那为何要两个心、三个心、四个心?所以这样的心,必然只有一者,而且一切有情都应该有这样的心。因为自己的心行,就应当由这个心识来了解,只不过这个心识非常地细微,行相非常地难寻;行相细微的缘故,所以一切的众生不能了知,但并不是没有。

  而我们修学佛法,知道因果这个道理,就知道说一切的果实际上是由一切种子而来,然后一切的种子又由一切因而来,所以不断地因果相续,所以就构成世间这样轮回。所以对于因,我们有时候经过人家来提点,我们会知道,然后也看到未来可能产生的果;然后在中间的连系,就是对于这样的种子,我应当对一切的种子来加以了解。如果当这一切的种子的功德作用种种都了解,有了这个智慧,在佛法就叫作一切种智,一切种智的完成就是佛地。

  所以,透过这样的一切因、一切种、一切果,这样的因果才是人天乘所有的真正的道理。如果没有这样的话,人天乘的因果、这样六道轮回都没有办法维系。所以这个心是不可思议,从古到今、尽于未来际从来没有一段间断,所以祂能够执持一切业种,能够感生一切的果报。所以我们结论是:如果世间人说因果就是这样,那因果就是自自然然本来就这样,这样的话全部都是外道的说法;所以,他的因果里面是没办法履践的,他的因果就以为现在所受的、所执行的、所履践的,会有一个什么样的上天来照顾他,所以他会很敬畏自己的种种;然而实际上,去祭拜这些上天鬼神都是不究竟的,因为实际上没有这种上天的存在。

  因为上天尚且自己在生死中,哪有时间来管世间的种种呢?这就像是人去看蝼蚁那样,蝼蚁的一生,乃至于二生、三生甚至过百生,人们也不会特别留意;因为业行不同、业道不同,大家各奔于前程,哪有时间会去理会其他的有情呢?如果说他能够记录,有这样的时间来记录,他还不如拿这个时间来教导那些有情,然后出生广大身、无量无边身来教诲,让这些有情能够信受佛法,然后可以得到真正的解脱,或是信受他自以为的生天之法;然而实际上并没有这样作啊!所以,信受梵天、自然或是本来如是,全都是外道的思想,那是一个施设的玄学以及理论,并不是符合因果法的原则,也不是真正因果法可以执行的。

  所以,我们来说到大乘真正的因果法,到底那个法是谁呢?那个法就是大乘法所说的阿赖耶识。因为阿赖耶是梵语,从印度话翻译过来直接取它的名字;而它的意思就是能够执藏,所以祂能够执藏种子。这样的能够执藏种子的心识,是每一位众生有情都有的—任何一位—包括天人,包括地狱的众生有情,包括畜生,包括饿鬼;不管是好人、坏人,不管是恶有情、善有情,他都有;乃至于一切蒙昧无知的有情,他都具备。所以因果才会合辙,所以因果才如实平等。这个阿赖耶虽然储藏这样种种种子,可是祂自身却是带著真如性—真实而如如不动—不会被境界所转,祂一切清净,含有染污却不能改变祂的清净性,所以大乘法不可思议!

  好!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09集 大乘是佛说(二)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讲的子题是《阿含正义》中的“大乘是佛说”(二)。

  上一次我们讲到人天乘,说人天乘相信因果,那因果之中必然有这一个不可思议的心识来执持业种、出生业种,然后感于业种而得为果报;如果没有这样的心识,就一切的因果没有办法实现。

  今天我们来说到二乘中的声闻乘。声闻乘有一些基本观念,我们可以先说,我们来看一段经文,《中阿含经》:

  𠻬帝比丘答曰:“世尊!我实知世尊如是说法:‘今此识,往生不更异也。’”世尊问曰:“何者识耶?”𠻬帝比丘答曰:“世尊!谓此识,说、觉、作、教作、起、等起,谓彼作善恶业而受报也。”世尊呵曰:“𠻬帝!汝云何知我如是说法?汝从何口闻我如是说法?汝愚痴人!我不一向说,汝一向说耶?汝愚痴人!”(《中阿含经》卷54)

  这意思是说:𠻬帝比丘他怀著这样的邪恶的见解,这个见解就是说,他认为 世尊是这么说:“今天这一个识,就是说这个意识心也可以去到未来世,这意识心会一直这样而常住;然后死了以后,祂就直接到下一世去投胎了。”

  世尊在这地方先作一个辨别,这个等一下我们还会提到。世尊说:“你且说这个识是什么样的体性啊!”𠻬帝比丘说:“世尊!这个识就是会说话的、会觉知的、会了别的、会作的,然后会作这些善恶业,最后去受报的。”世尊就呵斥他:“𠻬帝!你怎么知道我有这样说呢?你从谁听到我这样说呢?你这个愚痴人!我从来没有这样说,是你这样一向这么说,你真是一个愚痴人!”也就是说,世尊用非常严重的口吻,重重地呵责这位比丘。这就告诉我们:觉知心这个心识是不会到未来世的。觉知心这个心识就是世间上一切的众生所以为说话、觉知、造善业、造恶业,将来会到未来世,然后下一生去受报这一个;然而佛法不如是说,为什么呢?因为 世尊就告诉我们:六识祂会随著这个色身败坏而就断灭了,因此将来的出生是另外一个六识身,不会是现在这个。

  如果说世间上,就是说死了以后,我们还可以看到什么,那个叫中阴身,也不是世间所说的灵魂。那中阴身实际上,因为中阴身的特殊性,所以意识已经换了,六识身也不一样。所谓六识身就是眼耳鼻舌身意这六个心识,这六个心识跟活著的时候已经不同了,所以他会对于中阴身,可以飞来飞去啊!或是瞬间可以到哪里,他会觉得去适应没有问题;然而经过七天以后,他的中阴身就觉得:欸!中阴身又不好了。为什么呢?因为中阴身只能够活七天。过七天以后就又再死一次,又再新的一个中阴身出生,所以又有新的六识身出现了;这六识身就是来配合前面的五根,以及整个五根身——就是眼耳鼻舌身根,以及意根这样来出生的。所以,根和尘可以相触,或是说合会而有。

  这世界的这个如来藏法,每一位众生有情这个如来藏法来出生六识;如来藏呢?我们待会再来提到。从这样来看,乃至于后世,后世就是这个人,因为这个有情他已经转成中阴了,实际上他也发现自己死掉了,最后他发现他世间的眷属已经没有办法跟他再沟通了;然后过了七天,他每一次的中阴身又比较差了,所以他最后决定还是赶快去投胎。然后,赶快去投胎的过程中,六识这次就又断灭了,所以这断灭的过程是不断地在发生的。等到他投胎进去以后,进入受精卵位,这时候并没有六识可以马上地出生。那是因为胎儿的色身没有办法像中阴身成长这么快,一下子就具足所谓的五根;所以,没有五根的话,就没有五识;没有五识的话,就不用劳烦意识伴随著五识一起作了别。五识出生的时候,一定是有意识的存在,就像是我们现在眼睛可以看到影像,这就是含有眼识还有意识的功能。好!我们这样了解以后,就可以知道说,今天这一个心识来生是不会存在的,祂就会变异而断灭了。所以,??帝比丘这样说,以为永恒会存在这样心识,这样就叫作常见。

  那可能有的人会以为大乘佛法不是说有个第八识,第八识会一直在,那为什么这样不是常见呢?因为第八识祂的行相非常的细微,一切的众生都不了解,唯有修学大乘法能够熏闻义理,最后找到祂。这样的话,才知道这个心识不是世间的心识,所以你没有办法用世间心来比拟祂,也没有办法用世间心来了解祂。譬如说祂有个体性,祂不会去说、觉知、作种种,这些祂没有这样的,自己要作的这样心,因为祂本身是无作无为之法。无作无为之法,就不会有像世间的有情意识心起了觉知:我要去说话,我要去觉知,我要作什么;因为这个第八识没有一个我啊!所以,祂不会有种种的这样的念头、这样的分别。

  而且第八识祂没有见闻觉知性,然而禅门的密意,还是要你在世间法能够寻。这密意可以找到的时候,就会知道说:喔!还是第八识有祂的了别性,第八识一样有祂的作用。喔!原来这中间有很多微细的差别。所以,世尊在这部经典就提到了:“??帝!你说不会变异的那个心识,是怎样的心识啊?”所以 世尊有暗藏了这个伏笔来问他,因为 佛陀是无上正等正觉,知道一切法、知道一切心、知道一切行、知道一切因、知道一切种、知道一切果,所以没有一个法是出于 世尊之了别之外;因此可以说,必然有一个识。所以,??帝比丘不知道这个识,以凡夫所见而认为是见闻觉知心,这样就是错了啊!所以错的话呢,就遭到如来的呵责。

  我们从这样的基本概念可以知道一点,单单来说六识心这样就可以来成就一位有情,这样说法必然是错误的。如果今天有情和无情这些木头、石头不同,就是因为我们有心识;可是既然这个心识,又不能够跑到后世,请问:那中间断掉这一截,要怎么办呢?难道我们就变成无情了吗?然后后来因缘成熟,又从无情转成有情;如果是这样的恶见,这样就天下大乱了!一个心识突然从无而被出生,所以显然是不合道理。如果这样也说可以合道理,木头就应该现在不小心就会转生成人,或转生成其他的有情;或是当你坐在木头椅子上的时候,它突然有了心识,然后它成为有情说,你坐在它身上,坐得非常的痛,这时候它要来抗议了;所以,显然无情和有情不是这样可以随便凑合在一起。

  所以我们透过这样,可以理解必然还有心识会往后世来运行。所以这样的心识必然有一个体性,就是祂一定是虚妄,因为虚妄才会轮回;虚妄是轮回的话,我们可以找一找十八界到底还有哪一个虚妄心,其中就是意、法为缘,然后意识生。意、法为缘意识生,这意思是说:意根以及法尘他们合会的时候,可以作为因缘,然后让意识来出生。虽然意根和法尘他们都没有各自能够出生意识的能力,因为三界法有一个重点:就是没有办法靠著这些法凑在一起来出生万法,乃至出生一个法也作不到;因为,三界法都是被出生的,没有一个是自己有能力可以出生。如果自己有能力的话,它就应当有自性可以维系自己的存在,那它就可以永久永久、永久的存在;然而这样的见解就是常见,就是永恒的常见。

  不论在哪一个法,施设一个、施设两个、施设三个,说它是永恒不坏,这样就是如来所说的边见、常见;因为这样的见解是错误的。所以我们可以知道:如果有个虚妄的心,那显然意根是非常合适的。因为意根祂不是五根身,在六根里面,意根是看不见的,有的人误会意根就是大脑,可是如果意根是大脑,世间很多有情都没有大脑,他连小脑也没有;请问:那他是不是没有意根呢?如果没有意根的话,这样理解上就是显然严重错误了。因为,他一样有意识,意识还是排行于这之后,要有意根、法尘以后才轮到意识来出生,所以不可能有意识而没有意根的;所以意根的体性必然和意识是不同的,所以祂应该独立来说祂是一个心识。

  这样轮回才会有一个道理,就是至少意根祂继续地存在;所以这个有情虽然他虚妄,可是他继续到下一辈子去,乃至中阴身的时候祂也在。所以祂就是我们说的名色的“名”;然后“色”就是这个羯罗蓝位,就是受精卵,就是父精母血所形成的这个受精卵,它是物质。所以一个是非物质,一个是物质,非物质只有名字的话,因为你看不见,所以称祂只有一个名,有名字来指称祂,然后色看得见;所以色就是物质,名就是意根,然后这个色就是这个受精卵,就是由这样四大的假合而成,所以就有未来的一个色身继续地轮转。

  这样听好像有道理,可是这样毕竟还是没有道理。为什么呢?因为这些法都是被出生的,被出生的当下到底这些法出了什么事啊!如果意根祂本身,是被出生以后就不会灭,这就更没有道理了!也就是说,只有出生而不会灭。应当是出生而到一个时节因缘的时候祂就会灭,所以从种子来说就是刹那刹那生灭,只不过意根祂会一直持续,所以我们透过这样了解说,有一个识祂会到未来世。

  可是只有这样而已吗?如果修行就是要把这个妄心去除,或把祂转成真心,那一定是这个心,一定要透过修持才会平等;可是祂在不平等位的时候怎么办呢?到底世间一切的因果,最简单的这样的人天乘的因果怎么维系呢?而我造了这些业行,造了善恶业到底谁在受报?到底谁在处理?我本来应该要有一个心识,来能够了解我的心行,到底这个心识在哪里呢?所以必定还有一个识,所以祂,我们就称为第八识。如果没有第七与第八,那将来任何的有情一死掉,他就变成断灭了,因为他不会去到未来,这样佛法从声闻乘就不可能建立;因为这样的法就是形成断灭,断灭就是死了,一切就无有了。

  所以透过这样简单的一个概念,我们就知道一定有这样的心识的存在,然后妄心和真心这样的话就可以连结出来。妄心一定有七个,就是有六识还有意根,祂们在世间运转,所以又叫七转识;如果是真心,祂就一个,只是到底在哪里?到底是什么呢?我们不知道。那我们再来看一段经文,《杂阿含经》说:【尊者舍利弗!名色非自作、非他作、非自他作、非非自他作无因作,然彼名色缘识生。】(《杂阿含经》卷12)这意思是什么呢?就是名色这样的五蕴(五蕴就是包含色受想行识,受想行识这个四蕴就归名为名,然后色蕴就独立,所以合起来称为名色),这名色在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中—他不是自己可以作的,但他也不是由别的法而可以作的,那他也不是自己和别的法会合起来而可以来完成、来作的。然而接下来就重点了,可是他也不离开自他合会这样而产生,而说我要离开自他这些法,然后没有缘、因就出现。不行!他还是要透过这种自他合会的种种缘然后来出生。

  而且实际上他还是有个因。也就是说,世间这些法聚合在一起,它们形成了缘,就是我们世间所说的缘分的这个缘;可是你还是要有个因,要有个因来作他。所以从因来看,就是过去生所造的业行,最后出生一个种子,种子以后感应这缘,最后出生了果报;这种子就是种子因,可是这个种子必须要由适当的因缘才能够出生。显然要有能够鉴察适当的因缘的心识,因为祂要去了别,了别了众生心,看是不是在那个时间点是一样、是合辙的情况下才能够出生。所以,我们就知道就有分名色是被出生的,他们是生灭的、是无常的;而这一个本因出生了种子。这个本因既然要让因果平等,要让名色出生,祂显然就要常住;而且祂要了解一切的这样的诸法,才会让这些名色六道轮回这样的体性可以合乎因果。

  因此,我们就可以知道:六识虽然没有办法到未来世,可是因为有一个末那存在,所以这个有情还是有情啊!所以从这样可以看得出来,那些六识论者,只是从思想上、哲学上,然后想要去分出说:啊!一定这样就够了。实际上他们对于这样的道理,都不能够分说明白,所以他们一看到大乘佛法说有第七识和第八识,他们就干脆说那叫“第七意识、第八意识”;然而,这样说法是不对的啊!如果说是意识,佛经早就有说“所有的意识都是意法为缘来出生的”,这是经典上的名言,不可以更改的。这代表说:你去定第七、第八、第九、第十、第十一,乃至去定细意识、细细意识、最极意识、最极细意识,都还是意识啊!所有的意识都函盖一切种种的区别分野,这样意识体性显然绝对没有办法到未来世,又如何来作为这个诸法的根本来维系有情的常住呢?所以应当想六识心这样持有就变成断灭见。

  好!今天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10集 大乘是佛说(三)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要讲的题目是《阿含正义》——“大乘是佛说”(三)。

  我们上次有提到声闻乘的基本概念,那我们今天要直接来对声闻乘的四圣谛的涅槃果来作说明。因为声闻乘是以四圣谛来作为二乘法其中这个声闻法的一个目标,其中修学就是要证得涅槃;这涅槃果,我们就要来说明一下,到底二乘涅槃和大乘的涅槃有什么不同呢?如果果位不同,必然是法不同,这样你就不能够说佛法只有二乘法而没有如来法。

  好,我们来看一段经文,《杂阿含经》:

  复问:“焰摩迦!先言:‘我解知世尊所说,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云何今复言非耶?”焰摩迦比丘言:“尊者舍利弗!我先不解、无明故,作如是恶邪见说。”(《杂阿含经》卷5)

  这故事是说,焰摩迦他先说,他认为 世尊讲的法是说漏尽的四果阿罗汉,最后等到他死了(就是身坏命终以后),他就一切都没有了;因为他进入涅槃了,进入涅槃他就什么都没有。然后,经过大家的开导,他还是不能够接受,因此舍利弗最后去教诲他,那他就听从舍利弗的教诲,因此他就改变了想法,能够证果。所以这个故事就说啊!焰摩迦比丘就说:“尊者舍利弗!是我之前不了解无明的缘故,所以产生这样邪恶见解,以为阿罗汉灭后就什么都没有了。”阿罗汉灭后,按照二乘涅槃所说,他就入无余涅槃了;无余涅槃中没有三界一切法,这是因为无余涅槃界祂本身是无生无灭、不生不灭性,而三界法都是有生灭性的,所以两者就有一个界差别,就有一个分野。因此二乘人,就想要离开这三界痛苦的世界,不想要在生灭,这种无明烦恼中来过日子,希望到这个不生不灭的,永恒的涅槃界里面。可是这中间来一个问题了,我们所知道的阿罗汉,他是什么?他就是一切的名色,可是他要灭掉了十八界,连意根也要灭掉,所谓的六根、六尘、六识,意识心全部都灭了,连末那也都灭了;这七识心全部都灭了的情况下,灭掉一切世间所知道的我,当然这个我是一个误会,但是他也全部都灭掉了。因为他在证得初果的时候,就已经灭除掉这个我见,从二果、三果、一直到四果成就的时候,最后舍报就结束了。所以,从究竟义来说,实际上他并没有真正地进入涅槃可说,因为没有一个法可以代表这个阿罗汉,可以代表他的已经全部灭尽了,全部在三界中消失了,哪有一个法可以入涅槃呢?

  我们继续来说二乘涅槃,那到底这个阿罗汉有没有证得涅槃?也是没有,都是因为 佛的方便。为什么他没有呢?因为你要证得,至少你要有个意识觉知这个心,可以了别自己证得了这一个涅槃的境界到底是什么样的法?可是都不曾。因为活著的时候叫作有余依涅槃;有余依涅槃的时候,你说:“那应该有这个觉知心了,有这个意识心存在吧!应该可以觉察这个涅槃是什么。”不行!就灭尽定来说,要进入必须要没有意识心;有意识心的话,他当然就会出定了,所以根本不可能有意识心可以觉察有余依涅槃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所谓的有余依,就是还剩下一点点剩余的可以作为依靠,还可以继续存续于三界的。无余依就是不会再复生于三界了;不过无余依涅槃这当中还是有第八识的流注啊!所以这其中呢,这法是不可思议的,那我们就且待表过。我们上次有提到说,如来藏这个心识,祂是应当要说明,其实第八识就是如来藏,因为含藏这样的功德性,所以称为如来。所以,将来每一位众生都还是可以成佛,因为在因地中就已经含有成就如来的一切功德体性,并没有缺少啊!我们再转回来,来说这个二乘涅槃。那因此二乘涅槃不可能是断灭之法,所以在这个无余依涅槃界里面,就必然有一个阿罗汉的什么法;可是呢,阿罗汉你又问他:“你一定还有个什么法在无余依涅槃界啊!因为你舍尽了三界这十八界法,你没有一个法过去了啊,你一定偷偷放一个什么法在里面啊!不然你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吗?你灭掉你这个三界爱,最后把三界这个我,然后三界的这个诸法什么都灭掉了,那你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吗?所以你偷偷藏的那个法,让你不至于完全是断灭那个法是什么?”结果阿罗汉也说不出来。

  那我们再看,他说不出来,他就不知道这个法到底是什么?如果阿罗汉是这样,那其他有情是不是也是如此?当然也是如此。为什么?因为阿罗汉不是因为成就四果以后,在这无余依涅槃界就突然出生了一个法。如果会突然出生一个法,那叫作有生之法,有生就有灭,会出生将来就会变异败坏,就灭亡消失了;可是涅槃界里面全部都是不生不灭的,没有一个法是以前不存在,后来才会出现。因为这阿罗汉很用功,最后成就阿罗汉,所以我们就帮他出生,涅槃界就作意:我们帮他出生一个法让他不至于断灭;这样的想法,当然是不可能的,因为涅槃界没有在想或不想,祂无生无灭。

  所以我们从这样来看,祂也没有变异,所以不会增、不会减;增加一个,减少一个,都是一切众生的想象,因此这个涅槃法真的不可思议。而且这个涅槃法也不会来、也不会去,祂没有说:我要迎合著这个你——阿罗汉,所以我要靠近你;然后众生你很讨厌,不好好修学,我要远离你。没有啊!所以这个法祂必然是有著众生的不可思议的一个什么在里面。所以,成就阿罗汉都灭尽以后,阿罗汉还是有,有个阿罗汉的有,就是有个存在,在这涅槃界里面。

  而这个涅槃界里面,既然是无生无灭、不生不灭,所以显见在这位阿罗汉没有成就阿罗汉之前,不论他是在三果、二果、初果,乃至于凡夫,乃至于畜生,乃至于六道轮回,乃至于天人,乃至于过去无始劫前,这个法就是在啊!因为不生不灭,可以一直溯及以往,乃至尽于未来,所以不论他当好人、当恶人,在哪里出生,成为地狱有情,或是成为天界有情、三十三天过著快乐的日子,还是在卑下的地方担任什么、作什么畜生种种,祂还是在,不会因为这个众生有情清净或不清净,造作善业、恶业而有所区别啊!所以这一个涅槃体性的心识应当在;应当在的话,就代表一点,祂是活著的时候就在,你死的时候祂也在,不论生与死的交替之间祂也在,中阴身祂也在,祂就不是意识心;不论阿罗汉知道或不知道,这个二乘涅槃就是一直存在的,显然这二乘涅槃不是二乘圣者知道的涅槃。所以,如来祂有亲自说明这涅槃真实、清凉,如来亲自证得这个涅槃;证得这个涅槃就代表说,如来是可以用意识心来觉知、来亲证、来找到这个涅槃,不用像二乘人都还不清楚,最后只好把自己都灭掉来找这个涅槃。这个涅槃当然是活著的时候就有,不用死后再去找衪,不用成为四果阿罗汉再去找衪。所以有如来法,还有阿罗汉法,两者的涅槃不同;因为一个有了知与亲证,而二乘的涅槃是没办法了知,没办法亲证。

  所以接下来,既然已经亲证这涅槃,那何必要灭掉自己再进去这个涅槃?因此大乘诸佛如来不需要再像二乘的阿罗汉入这个涅槃,因为衪已经亲证了,都已经了解涅槃里面的一切的实际,所以就一切究竟了知。你不能说“如来就是不了知涅槃”,这样说法是错的!这样是诽谤如来。如来如果不了知涅槃,如何能够在阿罗汉没有办法亲证、亲眼目睹、亲自觉知这涅槃的情况下,来施设一个空泛、空虚的涅槃?连如来自己都没有亲证的涅槃,如来不会这样作的;只有世间无知的众生,才会对于不了知的来安立种种的法,然后说明为学术、哲学、思想、理论。而如来每一个法都是亲证的,所以如来是证得无上正等正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就代表说如来的涅槃法是可以亲证涅槃的;如来一定有透过什么样的修学,然后来得到这个涅槃实际,所以可以说这个涅槃是真实的,就代表 如来有目睹;然后 如来说这个涅槃是清凉的,就代表 如来知道这涅槃的境界是什么。所以,大乘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就是这样来的。

  因为 如来在过去生的时候,衪修学菩萨道,因为我们不方便说,我们直接就修这个法,就可以直接很快地成为如来。然而我们看到经典说诸佛常法,在还没有成佛之前都是菩萨,不是人;有的人以为菩萨就是人,其实菩萨不是人,菩萨他不是世间的众生,世间众生是继续在六道想要轮回,然而菩萨是志向在于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因此在最后身菩萨之前,诸佛的常法就是说会在兜率陀天作菩萨,作一生补处的菩萨;这时候,菩萨会最后再降神母胎来到人间,然后在菩提树下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因此这就是诸佛常法。所以我们透过这样可以知诸佛就是修菩萨法,衪作菩萨,行为一个菩萨,然后受菩萨戒,然后将菩萨所要修学的波罗蜜—六度波罗蜜乃至十波罗蜜以及许许多多的波罗蜜法—都修学完善;然后了解我们前面所说的一切种子的功德体性,一一亲证,那衪就知道一切因、一切果了,所以这样才是真正的佛法。

  所以我们可以说,菩萨法绝对不同于二乘法,菩萨法最后可以成佛,最后亲证涅槃;二乘法没有办法成佛,只能成为阿罗汉或是辟支佛,然后他没有办法真正地亲证涅槃,他只能够把自己灭掉而进入涅槃。实际上我们都知道没有一个三界法可以跑过去进入涅槃,因为三界法有生有灭,如何会自己跑到这个无生无灭、不生不灭的涅槃界呢?如果能够进去,那这个世界、这个名义自性都乱了,那涅槃也不成为涅槃,涅槃就应该是有增有减,不应该说“涅是不增,盘是不减”;就应该会在有人修学成阿罗汉而灭尽的时候,祂突然就多一个法了,这样就有增减,这样就不对了啊!涅槃不是这样的说法。

  所以我们透过这样的法,我们就可以了解阿罗汉不是佛,佛可以客气地说“我也是阿罗汉”,但阿罗汉当然不是佛;然后佛可以说“我也是僧”,僧众这样的僧,可是不是僧众都是佛啊!而且我们下一尊佛(在《阿含经》也说了)就是 弥勒菩萨,所以不应该称他为是弥勒比丘,不过因为 弥勒菩萨他也受比丘法,所以大体上还是可以称他为比丘。不过现在 弥勒菩萨一样按照诸佛常法,在兜率陀天作为一生补处菩萨,在那儿等待五亿七千六百万年,然后降神母胎,最后成就佛道,成为 弥勒佛。所以菩萨法是菩萨法,二乘法是二乘法,这个是不同的;不论世间的人多么喜欢二乘法,你还是没有办法否定上述这个论证,二乘涅槃绝对不等同于如来的涅槃,这两中的果、双方的果是不同,就代表修学不同。所以贤劫只有千佛,贤劫并没有再多出阿罗汉佛,所以阿罗汉的法就是不同于佛法,这个是在《阿含经》里面就已经说明了。所以,不论喜欢或不喜欢,应当灭除自己对大乘佛法的这种不如理的见解,这样才能够往佛道来前进。

  在《长阿含经》里面说道:【当知诸佛常法:毗婆尸菩萨从兜率天降神母胎,从右胁入,正念不乱。】(《长阿含经》卷1)这意思就是说:菩萨有菩萨的方式来成佛,来成就最后身的菩萨,最后在世间示现修行,最后以无师智而成就佛道,所以这是诸佛以来都是这么作的。在《增一阿含经》里面又说:【佛告弥勒:“若菩萨摩诃萨行四法本,具足六波罗蜜,疾成无上正真等正觉。”】(《增一阿含经》卷19)也就是说:有菩萨法应当修学,行四法本,具足六波罗蜜法,这样可以快速地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就是代表说:只要菩萨摩诃萨(摩诃萨就是大菩萨),大菩萨可以继续地具足圆满六波罗蜜的修学,就可以成佛。所以我们应当知道,有许多的有情想要成就佛道,并不是说只有我们所知道的 释迦牟尼佛。就算是只有 释迦牟尼佛好了,我们这样看,弥勒菩萨那时候在世间当比丘的时候,他也要成佛啊!难道 释迦牟尼佛就会吝于教导他吗?不告诉他如何成佛之法吗?显然这是不对的,如来一向慈悲救护众生,何况是快要成佛的有情呢?祂当然会教导 弥勒菩萨如何修学圆满,如何继续在这个法上可以增长,最后成就佛道。

  所以我们可以知道成佛不是简单的事情,因此就难免有众生不能理解,就以为阿罗汉道简单,所以就想大乘法是后人编的。可是你从 佛出现于人间,可以亲自演说涅槃,可以亲自告诉我们涅槃的种种境界,告诉我们涅槃里面的实际,就知道 佛是不同于阿罗汉没有办法亲证涅槃果的。当然我们从二乘法,我们一样尊重阿罗汉的修学、修道,然后可以说他们一样有亲证涅槃—依于佛说—说他们亲证二乘涅槃;但是从究竟义来说,大乘涅槃他是不知道的,因为这个法就一定要有个涅槃心识,衪是每个众生、有情都拥有的,这个法是不生不灭的。所以当成为声闻阿罗汉灭尽自己的时候,涅槃还有这一个法,所以涅槃是这个心识所显现的,并不是离开这个心识,而有一个无余依涅槃界可得;离开这个心识,涅槃也没有了,涅槃是衪所显示的,所以不生不灭是彰显衪的德性,依此而说涅槃,这才是涅槃的真义。所以,应当来找到这个心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如来藏藏著如来”,可以有一切的功德,一切众生都应该往佛道前进。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11集 大乘是佛说(四)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要讲的子题是《阿含正义》—“大乘是佛说”(四)。

  今天我们在一开始要提到一位法师,有一位法师他有一些见解实际上是触挠了佛法,然而他自己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他许多的见解是来自于国外人士的一些学术研究,这学术研究本身不具备修行,所以顶多是一些闻、熏以及思惟,没有经过修证。那当然透过一些考古的资讯,也没办法知道这样是不是究竟的、了知的、究竟了义的?然后就把它说出来。这位法师他几乎——我们看到了,就是选择对佛法不利的,或是选择对大乘佛法具备攻击性以及否定性的,把它记录下来,而成为他以为的真正佛法的原貌。

  那我们来看到他是怎么作的呢?在他的著作里面的《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他先说:【日本学者的研究,大概来说,是重视巴利语圣典,而又不忘固有的汉译圣典。】(《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正闻出版社,页4。)他那样说来的话呢,听起来好像这样的学术研究是很严谨的、很详实的,然而这样的话却禁不起我们等一下的考验。我们再看到他另外一段话,在同样的一本书里面,他开始举到一个日本人,他说:【宇井伯寿以为:阿育王时,还没有“五部”,“四含”。】(《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正闻出版社,页5。)好!这意思是什么呢?他认为在阿育王的时候,实际上《阿含经》—四部阿含—还没有出现。可是这样的说法,跟汉传的典籍里面所记载的是完全不同的。可是他就相信这日本人所说的,这位法师就觉得日本人说的就应该是对的,然后他就直接舍弃了汉传这么多的书籍的说明。

  我们来看到汉传有哪些经典说到这件事,尤其是属于阿含部的典籍;也就是说,他只相信《阿含经》,只相信二乘经典的这个部分。在《佛般泥洹经》上面写道:【大迦叶贤圣众,选罗汉得四十人,从阿难得四阿含,一阿含者六十疋素,写经未竟……】(《佛般泥洹经》卷2)好!我们先说到这里。也就是说,那时候大迦叶尊者他找了四十位阿罗汉,然后这四十位阿罗汉就帮忙从阿难尊者这地方来记录这样的圣典,帮忙把它抄写,然后用了六十疋这样的数量的文字——因为以前就是用贝叶来记载,然后把这文字记载下来,记载非常多;而且那时候就把四阿含集结下来了。

  那我们再看另外一部《般泥洹经》:

  大迦叶即选众中四十应真,从阿难受得四阿含:一、中阿含,二、长阿含,三、增一阿含,四、杂阿含。此四文者,一为贪淫作,二为喜怒作,三为愚痴作,四为不孝不师作。四阿含文,各六十疋素。(《佛般泥洹经》卷2)

  所以这个经典实际上已经明文记载了四阿含是 佛示现灭度之后(如来在那一年示现般涅槃,并不是真正像阿罗汉这样入涅槃,只是示现),示现的时候,那年的夏天,然后这些阿罗汉就听阿难尊者把那个佛道讲出来,把二乘的这个法记录下来;记录下来以后,就成为我们今日所知道的四阿含。

  当然中间有经过一些辗转,但我们可以透过这样的过程,就知道法是很早就有了,而且是不能够被现代的这个学术考古来否定的,因为这个数据是早于非常非常的时间就已经出现了。所以,现在即使日本人说“你们说的都不对”,可是我们要说“如果《阿含经》在那时候的阿罗汉不去记载”,那请问:那时候的阿罗汉到底要做些什么?如果说不听阿难的话来说出来,既然阿难是侍者,后来侍奉 佛陀20几年的时间,他了知 如来所说的这些法,而且 如来又允诺他,把以前他没有听过的法为他而宣说,所以他一定是知道这些法的。

  这样对二乘法还会有人有疑惑?还会怀疑二乘的经典是有问题的,认为是后人凑出来的!这样我们来请问:那到底谁可以凑出来啊?他们都不在 如来当时候存在的现场,难道他们的耳朵、记忆力会越来与时俱进,活得越老记忆越清楚,然后越来越没有差讹?最后只剩下他的时候,赶紧把一个经典写出来,就说这是四阿含!显然这是没有道理的。

  而且阿育王的时候有两位,一个是在考古的时候有说大概是有人认为他是在佛世以后百年,然后有说有一位就更久;那不管这日本人所说的是哪一位好了,经过这么久才要去集结这样的经典,实际上是一点道理都没有啊!大众应该有对于经典的需求,哪里要拖到一百年,或是两三百年或等等,或是更久的时间才会出现阿含呢?所以这样的说法,只是代表说日本人不相信 如来,他不相信 如来是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所以所说的话,当然是以没有修证的凡夫而轻易地随说出口!

  然而这一位法师,对于这样的道理却是非常喜欢,所以他著作里面,一点也不觉得这样是对佛法不恭敬,对 如来不恭敬,对中国证得大乘法的贤圣不恭敬,他就把它写下来。实际上这样说法,也是对二乘的贤圣都不恭敬啊!那我们再看到下一段这样的说明,同样在《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这一位法师赞叹这一位日本人,因为他觉得他表现出佛教的真实,所以他说了:“在这里,表达了他的卓见,称为‘根本佛教’。”(《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正闻出版社,页5。)

  然而我们今天来看啊,根本佛教到底是什么?根本佛教要符合因果吧!根本佛教要符合真正有法可以说得出来,到底是哪一个法可以出生三界种种法?佛既然证得无上正等正觉,哪会不知道是哪一个法来出生三界一切诸法呢?不能说这就是因缘生,这样说法是很糊里笼统的。因为因缘生是要亲证的,不是说因缘生,然后这样生就是透过三个字,语文、透过名言就可以生得出来。譬如我们说:“唉!这样就是因缘生。”请问:那到底有没有出生?没有啊!还是要有一个法,有祂的作用、有祂的功德才会生啊!不可能你透过一个学说理论,然后透过一个学术思想,那个法就能够去驱动这世间能够生。没有这样的道理!

  而且因缘生,我们来看到十二缘起支,十二缘起支每一支的法,如果不回到第八识如来藏心来说的话,全部都是三界法,全部都是被出生的法,没有一支是有出生其他法的能力。既然是这样,每一个法都是属于有作有为、有生有灭的,所以都不是常住之法;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说这些法是根本呢?虚妄的法不能作为一切的根本,所以一切有情在修学佛法的时候,会去学二乘解脱法的涅槃—二乘涅槃—然后来成就二乘涅槃,因为有涅槃这个果可得,所以他就修四圣谛、十二缘起支的法;然后,想要成佛的菩萨,就修佛菩提道的菩萨法来成就佛果。所以两种涅槃不同,所以我们从这地方可以知道根本到底是什么,显然不是这位日本人所知道的!这样一味地接受日本人这样的观点,而没有进入修行位,然后这样而触挠三宝,这样的行为是很令人遗憾的。

  而且我们再看到,这日本人的根据到底是什么呢?在同样一部《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有说到,【宇井伯寿……他从巴利学者的传说中,接受了“九分教”为原始圣典,阿育王时的圣典。参照觉音Buddhagho?a的解说,……】(《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正闻出版社,页5。)

  那我们要知道觉音到底是谁?觉音的修行是怎么样?在他解说完以后,使得宇井伯寿接受了他的观点,而说这时候阿含是还没有建立的。那我们来看到觉音他写的《清净道论》,我们来看他在末后的时候是怎么说?觉音论师他有说到,他在最后一卷的时候,他写:我写这本书希望能够如何呢?【成就[此书写]我生其他之福依此福业于次(来世)之身体,喜悦三十三天,乐戒行之德,不悬著五欲,得证初果……】(《汉译南传大藏经》第69册《清净道论》(第14~23卷)卷23)意思是什么呢?也就是说,他自己知道他还没有得证初果,也就是说他连初果都还不清楚,或是说他对于初果——他写完这本书以后,还没有亲证初果,所以他不知道到底怎么样可以成就初果,因此就写了这本书—《清净道论》—来回向他可以成就初果。你想,这个日本人去相信这样还没有成为初果的人,却不相信阿难尊者以及众多位阿罗汉这样结集而成的这个圣典,这样的行为是可取的吗!

  所以我们看到这样,就觉得非常地遗憾!所以对于大乘法是非常非常难信的。这一位法师又作了一些事情,他把大乘分为三系,其中对于第二转法轮,他说这叫“性空唯名”;可是,如果是只有性空的话,显然是有一些过失,因为如果性空就是代表体性是空无,不是真正的实际,那已经在二乘法就已经说明了,何必留到大乘法来说呢?所以这样说显然是不如理的,所以应当看到《大般若波罗蜜多经》怎么说呢:“真如虽生诸法而真如不生”,(《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69)也就是说直接破题,一切诸法都是真如生的,因为真如祂一切法中都不动摇,所以祂能够出生这一切诸法,所以一切诸法都是真如,因为都是这个真如所出生的。所以,我们就说:“贪也有真如,瞋也有真如,痴也有真如。”

  所以你看整个《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六百卷中不断地说到真如,所以真如才是整个《般若经》的主旨。“真”者就是真实,“如”就是如如不动,显然祂有非常清楚的自性,不是世间那些喜欢无自性的人,这样来说大乘佛法应无自性,或是大乘佛法中二转法轮就是说无自性。如果说无自性,那为何还有涅槃可得?难道涅槃果也是无自性吗?涅槃果如果是无自性,就如同藏密的应成派所说,现在达赖喇嘛就说“涅槃也是没有自性的”;那如果涅槃也没有自性,就来一个大问题,涅槃没有自性就没有办法依自性而安住,这样涅槃势必会变异。没有自己的体性,如何称为涅槃?没有自己维持自己自住的体性,如何可以维系自己不灭呢?所以涅槃心绝对不是像不解佛法的人所能够理解的。

  所以从这样来看,佛法非常非常的深奥,所以绝对不是叫作“性空唯名”。因为涅槃虽然施设这样的名字,真如施设这样的名字,可是涅槃还是有,因为这个真如心可以出生诸法的心而显示的;所以涅槃是依于真如而有,不是依于一个学术理论或是佛道,就必须要如何来满足这样的理论而施设的。不是!祂是一个真实而可以亲证的。所以透过这样来讲,第二转法轮就应该说成是真如;因为以真如来贯串诸法,所以应当说诸法真如。诸法真如就是有情的一切的真如,一切有情的真如就是如来的真如,也是菩萨的真如,也是凡夫的真如,也是地狱众生有情的真如,乃至于六道轮回一切众生的真如都是祂。因为这个真如必然是亘千古、亘万劫而不更易,所以称为是如。

  因为祂真实,所以可以亲证,每一位有情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真如。只要修学大乘佛法,在大乘佛法里面不要去毁谤三宝,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必然还没有满足三大阿僧只劫的时候,就已经亲证真如;最后在满足三大阿僧只劫以后,就可以成就无上佛果。所以真如才应该是这样来说第二转法轮之法,不能将第二转法轮所说的法,以后世来解释经典,来说这论,来提到了这些经典之上,如果这样说就不合理了。因为经典是佛说的啊!如果不相信是佛说,那请问:后世有这么样杰出的人,我们假设他是人好了,他写的法胜过于如来所宣说,这样的话,他又何必只有伪造这样的佛经,来令自己得罪,将来还要下地狱,还要自己来担负这业果;既然他可以写出这样子的经典,他就自成一派就可以了,既然古时候的佛没有宣说这样的法、这样的话,他又了解这样的法,那他是不是应该也成佛了?

  所以,这样说错综复杂,说来说去,总而言之,就是因为不信佛有说大乘佛法,所以就会有无穷无尽的过失,所以有无穷无尽的猜测,乃至于在这位法师的书中,他没有办法接受第三转法轮的阿赖耶识。可是,阿赖耶识实际上祂并不是虚妄唯识,祂是真实唯识,因为这个识就是将来如来成就佛陀果位的无垢识,祂是一样的;也是每一位菩萨因地的如来藏,也是一样与每一位有情没有学佛前也称为如来藏的这个心体,祂并没有变啊!所以凡夫、菩萨、佛都一样。这位法师不接受他在经典上所看到的,可是他又故意别立一支,把祂分为叫“真常唯心”,说如来藏心是另外一派;可是阿赖耶识明明就是依这个心体最后成就佛道,在中间灭除掉阿赖耶性,所以祂名字就叫作阿赖耶识,所以经典上说:“世间阿赖耶,如来清净藏。”这两者是一样的。只是经过修学以后,他汰换掉自己的一些种子,所以亲证了这一切种子的功德体性,最后成就佛果。所以应当相信大乘是佛说。

  好!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三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