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24-27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24集 六根体性(一)
  正惠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阿含正义》第三章,阴界入的这个法。

  首先要了解阿含之前,我们要知道佛法的架构,这样就可以把我们所学的法归到各个架构上,也就是“法住法位”。一般人常常说:“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这句话具体来说,也就是说在我们人的身上日用中,在这个身、口、意就能够显示整体佛法的一个妙用,这个我们一一再来解说。

  所谓人身就是五阴十八界,五阴十八界一般人都把它称为世间,也就是从这个五阴十八界能够现起世间的一切佛法的修证 ,又称为是世、出世间法;这两样我们又分开来把它说明,什么叫作出世间法?什么叫作世出世间法?有关佛法的修证,也就是说简单分类大乘跟小乘这两法。佛法有关小乘的修证,整个内涵是在谈灭除五阴十八界,这个虚妄性的所谓世间法,它能够出三界,也就是这个世间属于一念无明的修除,后面我们再来解说一念无明。

  至于大乘法,它的修证方法又更精密,也就是要了知这个五阴十八界它的虚妄性,然后能够在三界内,也就是在世间能够亲证第八识真心,以及五阴十八界妄心,这两者真妄和合的运作,然后能够继续地去了知,这个第八识及五阴十八界的种智功能差别妙用。所谓种智,这个种子的意思就是功能差别,这些就是因为有种种的功能,才能够作用,在三界中起作用,或者是说在人间这个世间能够起作用。

  接著我们来解说无明,无明一般来说,就是分成一念无明跟无始无明。一念无明,一般有的又说叫作烦恼障;无始无明又叫作所知障。这两个到底是怎么来修除呢?好!先说一念无明,一念无明它分成见惑、思惑。见惑大概就是知见上的错误,也就是我见。我见一般来说,叫作见一处住地烦恼;我见也就是以意识心为我的这个错误见地,所以就不愿意或者说不能够离开三界的束缚;所以即使修四禅八定修到三界顶的非想非非想,因为不敢断了意识觉知心的关系,所以就不能出三界了,这个纯粹是智慧的部分。

  有关思惑,一般常常听人家讲我见、我执,思惑的部分属于是我执的部分,或者又说人我执。至于我执,我们是执著什么样的境界呢?就是执著三界的境界,所以它又分成三种,就是欲界爱、色界爱、无色界爱这三个的烦恼。烦恼稍微解说一下,烦恼也就是贪、瞋、痴、慢、疑、不正见,其实就是贪爱——贪爱三界的境界,所以我们就没办法离开三界,那这个就是我们要断对三界的贪爱。那三界具体的显现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五阴十八界,所以大家能够把五阴十八界具体地了知,知道它的虚妄性,我们就能够出离三界,这一个是小乘的修持方法。

  我们讲大乘的修持方法,就是有关无始无明,我们要如何来修除无始无明——也就是所知障?也就是对成佛之道所知太少,或者是说对如来藏第八识所知太少;因为法很多,所以对这个不了解所产生的无明,又叫作尘沙惑;尘沙惑具体说又叫作法我执,或者简称法执。那这个是有关亲证第八识真心,然后发起种智,现观第八识与十八界之和合运作。有关这个第八识能够现起五阴十八界,祂是如何现呢?就是直接生六根,间接生六尘,辗转生六识;这个如果搞清楚了,当然解脱受用就能够现起了,乃至能够了解五阴十八界所产生的各种妙用,甚至来现观,这样才是真正的一个大乘佛法的修证者,这个观念要知道。有关这个具体的内容,我们现在来解说。

  至于第三章:阴界入,这个第一节就是六根的体性,现在一一来详细解说。先说第一节六根的体性,至于所谓阴界入,它是三个法,也就是:五阴、十八界、六入;有另外一种分类就是蕴、处、界。那这个是在说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一般来说以十二处来解说会比较清楚,从十二处的缘生本质及六入的虚妄性,能够令我们容易证得我所及六识我的一个虚妄性,这样就能够成就解脱道。

  六入——我们还是要从十二处来说明,比较容易了解,我们现在把十二处分割为六根以及六入来分别说明,六根我们就单独来说,六尘与六入我们就合在一起来解说,五阴又是另外一个章节来说明。我们在了解六根的体性之前应该先了解六根的意涵,依人间的六根来说明,有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

  六根的意根是心,祂并不是一个有色根,是一个无色根,也就是说祂不是物质的色法,这个大家要先确定了解。至于二乘所说,把意根又说为意根、意处,或者叫作“意”,这三个名相比较常用,大乘佛法分类就比较详细了,把意根说为第七识,或者是末那识心体,或者叫意根。意根本身祂并不是大脑,因为意根是和入胎识,也就是第八识如来藏一起入胎,如果是大脑的话,请问在入胎的时候,哪一个人有看到大脑来入胎呢?所以这个是一个不合宜的说法。

  至于眼、耳、鼻、舌、身等五根,都是有色根,都属于色法所摄,也就是说,名色中的色;一般我们也可以把五蕴,又概括分成两个,就是名跟色,那所谓色就是物质的法,名就是精神,这个是简单来说明。至于眼根,有扶尘根与胜义根的差别,眼的扶尘根,一般就是指眼窝中的这个眼球,以及它所属的这些视觉神经;那眼的胜义根,它就是在说脑部掌管视觉的一个部分。至于其他的耳、鼻、舌、身根,这四种都是有色根,当然也都有胜义根与扶尘根两者。

  五根讲的是眼、耳、鼻、舌、身等根,这些为什么叫根呢?都是随著有色根来立名,所以眼根它是属于眼,它是接受色尘的一个受器,所以我们就把它立一个名叫作眼根;眼根随眼而立名,为眼识生起及运作时的所依根,所以说为眼根,也就是说详细一点叫作眼识的根,简称就叫作眼根。耳、鼻、舌、身根等,也都是基于同样的道理。

  心法因为随著意,这个意根所面对的是什么?是法尘,所以我们说心法应随意,这个意是为意识生起及运作时所依根,所以说为意根。如果没有这个眼根具足的话,即使有外色尘在的话,眼识也无法生起,所以这个眼识就没办法存在来运作。这个也就是说,所有的识都是要因根而能够现,也就是根尘触而产生识,这个整个作用,大家建立一个基本观念,那就比较容易了。至于耳、鼻、舌、身,乃至意识都是一样的,都是先有根、尘,然后才能够产生各种了别,了别完成才称为“识”。如果没有意根的具足存在的话,即使有法尘存在,意识也是没有办法现起,因为意法为缘才能够生意识,当然就是意根触法尘而产生意识,这个是一般普遍的人都能够了解的;所以意就为意识生起及运作时的所依根。也就是说,这能够来普遍地理解意法为缘生意识的这个道理,因为意有这样的作用,所以才叫作意根;也就是说意根,祂就是意识现起的一个根本的依据,从这样来说的话,就知道说意根在的话,意识才有办法现起,当然还需要有法尘,这就是意法为缘生意识的道理。

  假设没有眼根,它如果没有具足的话,即使有外色尘在,眼识也无法生起,因为根尘触才能够产生识。同样的道理,眼、耳、鼻、舌、身乃至意识,六个识都是同样的道理,都需要根尘相触才能够产生识;假设没有意根的具足存在,纵使有法尘,意识也没办法生起,所以这个就是在说意法为缘生意识。这个整个道理都是连贯的,没有意识存在的话,当然就没有办法作种种的直接了当的了知了;至于意识才能够详细的加以观察及思惟,这是属于意识的范畴。

  眼、耳、鼻、舌、身、意等根,都是眼、耳、鼻、舌、身、意等识的所依根,那前面说的是根,后面的都是识,也就是说根跟识的这个关系,在这边说明了六根当然是六识的所依;所以如果六根有问题的话,六识当然就没有办法生起了,也就没有办法正常运作,六识也就是识蕴的全体,所以六根是识蕴的所依。也就是,转换一个概念就是:六根是六识的所依,也就是说:六根就是识阴的所依;因为识阴就包括六个识。这个是一个转换的一个说法而已。

  识阴中的意识,这个觉知心在人间的清醒位中,当然是以五色根及意根为其意识的所依;因为五尘境界存在的时候,也同时存在了法尘的缘故,如眼根所摄进来的青黄赤白等显色之外,尚有形色、表色、无表色等意识所了别的境界。也就是说眼根这个器官,当它所摄受的外面的这些境界里面,除了显色之外,显色是属于眼识所行的境界,也就是说眼识去了别的;至于其他这些形色、表色、无表色,这个都是要意识这么伶俐的祂,才能够作比较微细的了别。所以这样来说的话,就知道这个眼所摄进来的尘境,就是能够为这两样同时了别;一个就是比较粗的,就是青黄赤白这些显色,那属于眼识所摄,至于比较详细的,一定要有意识来详细了别。

  至于其他的呢?眼之外的耳、鼻、舌、身,统统是一样的,这个道理都是以此类推。假设五色根坏了,或者功能受到控制了,所谓控制包括麻醉,暂时不能正常运作的时候,意识觉知心就没办法生起了,就会断灭掉。所以如果是喝酒喝醉了也类似有这样的状况,所以叫作意识不清醒,这也是现在在禁止酒驾的原因。因为六根是识蕴所依的道理,因为根尘相触才能够产生识,所以根当然是识的所依。如果我们来实际观察,确认这个事实真相,我们就能够了知,识阴六识都是虚妄的间断法,也就是说祂要依止根,识要依止根才能够现起,那当然祂就不是常的法,是一个虚妄法,这样我见就容易断除了。这个就是从对识的一个观察,然后知道祂的虚妄性--无常、苦、空、无我,我们这个我见就容易断了。

  至于六根与六识的这个分际,一般人都不太能够了解,将根和识把它混为一谭,就诤论不休,那就叫作愚人难分识与根。也就是眼睛看到颜色,一般人都是这样说;其实不是眼根这个眼睛来看到颜色,是眼识去了别这个颜色,一般人都是搞不太清楚,所以就这样说法。我们既然学佛,就要把六根的这个道理要讲清楚,这是修学解脱道的一个基本的首要任务;也就是想要求取大乘明心见道的人,也是要这样,也就要分清真跟妄。

  想要找到真心第八识,一定要搞清楚:前七识是虚妄的,前六识又是从六根跟六尘相触才能够现起的;那既然祂都是依于他法而现起的,当然就是无常、苦、空、无我,就是虚妄法。这样知道虚妄,那找到真的就容易了。所以如果不能弄清楚根跟识的分际,就没办法断除我见,想要明心就没有办法了;往往会以妄为真,误以为识阴中的意识为真心,这样就搞错了。所以想要修习解脱道,来证这个声闻初果预入圣流,就先要断我见;我见也就是以意识心为我,就是把识蕴当成我了,如果我见能够断,三缚结就跟著很容易就断了。

  至于我见的断除,首先还是要先观行六尘的虚妄,因为根尘触才能够产生识,我见属于识蕴的范畴。那这有一个次第性,首先我们要先了知六根的虚妄,然后接著要如实地观察到六尘的虚妄,最后能够观察到识蕴六识的虚妄;这个次第就是从根、尘、识这个次第来作一个现观,这样我见才可能真的断除。

  六根的体性根据《阿含经》的开示,我们来看这个经文怎么说:

  贤者拘絺罗!有五根异行、异境界,各各受自境界。眼根,耳、鼻、舌、身根,此五根异行、异境界,各各受自境界。谁为彼尽受境界,谁为彼依耶?尊者大拘絺罗答曰:“五根异行、异境界,各各自受境界。眼根,耳、鼻、舌、身根,此五根异行、异境界,各各受自境界。意为彼尽受境界,意为彼依。”尊者舍黎子闻已,叹曰:“善哉!善哉!贤者拘絺罗!”尊者舍黎子叹已,欢喜奉行。复问曰:“贤者拘絺罗!意者依何住耶?”尊者大拘絺罗答曰:“意者依寿,依寿住。”尊者舍黎子闻已,叹曰:“善哉!善哉!贤者拘絺罗!”尊者舍黎子叹已,欢喜奉行。(《中阿含经》卷58)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只能把经文念完,下一堂我们再来继续详细地解说。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福慧增长,道业精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25集 六根体性(二)
  正惠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继续来讲《阿含正义》,上一堂已经有把经文,阿含的经文稍微念了一下,有关五根运行的各种状况,我们现在来简单的口语来翻译一下,接著再来详细解说。经文的大意就是这样,尊者舍黎子又问:“贤者拘絺罗!有五色根不同的运作,住于不同的境界中,各各触受自己的相应境界。眼根、耳、鼻、舌、身根,这五根有不同的运作行为,同样也是住于不同的境界中,各各触受自己相应的境界。这五根,到底是谁接受了他们全部触受的境界呢?到底是谁才能够有这样的作用呢?也就是说,是谁能够作为这五根的所依?”这个问题就比较大,所以大拘絺罗尊者就说:“五根有不同的运作行为、住于不同的境界中,各都有领受不同的境界,都只能领受五尘中的一尘,不能同时领受其余的诸根所领受的四尘。也就是说眼根,耳、鼻、舌乃至身根,这五根各有不同的运作行为、住于不同的境界中,各各领受自己相应的境界;意根是一体地领受这五根为祂所受的境界,因为意根同时也是五根的所依根的缘故。”尊者舍黎子听了以后赞叹地说:“善哉!善哉!贤者拘絺罗!”,尊者舍黎子赞叹过后欢喜奉行。那又再度地请问:“贤者拘絺罗!意根是依什么而安住呢?”贤者大拘絺罗就回答说:“意根是依寿而住,是依寿而住的。”尊者舍黎子闻已就赞叹说:“善哉!善哉!贤者拘絺罗!”就来赞叹他,这时候的尊者舍黎子赞叹完了之后就欢喜奉行。

  这边我们先来讲解一下这五根它所面对的是五尘境,然后才产生了五识。也就是说:佛法它是一个整体的,就是整个运作,它是整体的运作,但是为了我们佛法的修证,才把它分成五蕴十八界,这样一一来解说;也就是一部车子,看起来就是整部车子,那至于专业的人员为了要研究车子,或者乃至维修车子,乃至运用车子,然后再把它分成哪一些是车轮,哪一些是方向盘,哪一些是化油器啦!各有各的功能,然后这样才能够产生,能够运用整部车子。一样的道理,凡夫就是只会运用我们的五阴十八界,但是没办法去了知各个五阴十八界的不一样的运作,或者不一样的功能差别,所以就没有办法来修学佛道。小乘就是把整个五阴十八界统统把它厌离掉,然后出离三界,因为三界的境界就是五阴十八界所现起的小乘法;他不要去了解这么多,反正就是快刀斩乱麻,五阴十八界我统统不要,就观察它是无常、苦、空、无我,这样就厌离了;因为它既然是无常,它就已经产生苦,所以就直接快刀斩乱麻,统统不要。至于大乘法,因为要能够知道真妄如何和合运作,所以第八识这个真心找到之外,还要知道这个真心如何现起妄心;因为五阴十八界都是第八识如来藏直接生、间接生、辗转生,所以既然是祂生的,祂就互相能够真妄和合,然后才能够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产生作用,所以这个就是大乘的修法,就是把祂了解之后,把祂不好的贪爱杂染--这个烦恼就是贪瞋痴慢疑--把这个去除掉而已,但是祂这些妙用还是要保留--五阴十八界的这些功能差别;所以这样的修证,去掉了烦恼之后叫作无漏有为。这个是两个的修证方法不一样。

  我们这边继续来说小乘的说法,小乘声闻所说的六根,它就说得很清楚啊!六根,它跟大乘的说法是没有什么差别的,只不过对于意根,因为小乘法它不用去了知那么多,所以里面就有一些差异了;前五根所面对的当然是不会杂乱的,眼、耳、鼻、舌、身所面对的一定是色、声、香、味、触,然后产生眼识乃至身识,这个不会杂乱,一杂乱的话那就天下大乱了,也就是说神经错乱了;所以了别一定是单方的,一对一这样了别,但是了别之后还是要有一个统筹的,要不然的话就没办法好好的来统筹运作,因为人在这个日常生活中,它是整体运用的,五阴十八界是在日常生活中总体这样配合得非常妙,然后才变成是一个正常的人,如果有出差错、部分差错,那就是残障人士。

  好!那我们继续来讲解,五识在五胜义根所在的处所领纳了五尘,祂各自应该领受的境界;也就是说,眼识祂领纳的就是在眼根的胜义根,去领纳什么?领纳有关内色尘的部分,然后领纳完、了别完毕了,这样就产生眼识,其他的就依此类推。所以五根就各自领受五尘中一尘的境界,也就是自己相应的这个境界,那这样五根是没办法统筹的,这样的话就必须要有另外一个心,来统合这五根对五尘的领受,这样日常生活才能够起五阴十八界的一个正常运作,否则就变成各个有情,各个根各自领受不同的境界,没办法做成一个完整的运作,这样生活就会产生错乱。所以根领受尘之后产生了识,也就是根尘触产生这个识,这个是先对五尘来说,就是一个尘、识对应之后,如果没有同时有一个统筹的识,这样的话,也就是一个尘对应相对的根之后,再对应其他的四个尘,它如果是分先后的次序来领受,这样就麻烦了,也就是说没有办法同时领受,没有办法同时运作的话,那就有一点神经错乱,这是精神病患的状况了,或者是反应就比较慢了,那就是残障;也就是说正常人是五阴十八界一起运作的,这样对我们生活上才有办法很快的反应,比如说眼睛所看到的这些色尘,里面包括刚说的:显色、形色、表色、无表色,都一起把它领纳进来,然后再根据各个识的需要,然后同时去了别,这样的话才有办法能够及时地反应,比如看到危险,就马上可以做一个反应,那这些东西是什么来统筹呢?这边就说是意根来统合五根,然后去全面地领受这个五尘境界。可是这边就有一个问题了,说意根祂是依什么而住呢?这边文中就回答说“意”就是意根,是依据寿来住,也就是依寿而住;这个回答就有点问题了,因为依二乘来说,寿是命根成立的一个要素之一而已,命根是什么来说?命根它的决定因素有三个,它的正确答案就是:“寿、暖、识三个来说为命根。”那问题来了,意根若是依寿而住,意根应该就只能存在一世,因为人的寿命就只有一世、一世,所以这个叫分段生死。那么意根在有情入胎,或者是受生的时候,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生呢?如果是只有一世,就是在入胎的时候有,或者是受胎的时候,是在什么时期生起呢?是在哪一个阶段,这些就是变成一个很麻烦的问题,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

  我们一一来讨论一下,就是说意根如果从一开始就存在,那意根就不可能是依寿而住,然后依寿而生起,因为寿命终的时候就会毁坏;也就是说寿命终的时候意根就坏了,这样的话,就不能说意根是一直都存在的,也就是说意根就会断灭;与这个前提就不符了,所以非依寿而住,因为寿命只有一期的生死,这样就不能说祂一直存在。所以这个前提就已经否定掉了,这个就是不合理的一个例题。好!那我们再说第二个,意根祂如果是受生之后才出生,这样来说,说是依寿而住,这样的说法好像有点道理,我们就开始来说明,意根是什么时候出生呢?祂是不是生灭法呢?能不能作为意识及前五识的所依根呢?所以如果我们把意识跟意根合称为意,把两者,它其实是两个,然后把它笼统地说是意;因为二乘法它就是想要出三界而已,所以它不用分得很清,所以有时候笼统来说,反正你就统统把它断掉,那这样就出离三界,所以二乘法常常是意识跟意根两个合称。我们来看它能不能经得起考验。好!意根与意识若是同一个心,这还是有问题,因为十八界就少了一界,因为意根祂是一个界,意识又是一个界,合起来才会有六根、六尘、六识,所以那样五阴十八界,这个建立就是虚妄建立,所以意根跟意识是两个不一样的界。如果是意根跟意识合在一起,那世间也不会有睡眠这个法相,或者是说睡眠这个定义,这个法相的定义要做修改,为什么呢?我们后面一一来解说,如果说意根就是意识,因为睡觉的时候、眠熟的时候,因为意根还在的,意根如果是等于意识,就变成意根也有意识的了别性,有这个功能,这样才叫说两个是一个;我们都知道意识如果存在的话,祂一定有五别境的心所,所以这个时候祂一定能够了别境界,了别境界之时候他一定是清醒的,他没有睡著啊!所以这个法这样,那又是矛盾了,所以在眠熟后,如果意根等于意识的话,也就是说意根既然是不灭,那也就是说意根有意识的了别性,眠熟的时候,祂还是继续在清楚明白地了别,所以应该知道自己正在睡觉啊!既然自己知道,就表示是清醒著,这样就不是睡著眠熟,所以这个就矛盾了,这个是不行的这种说法;因此如果是这个道理,意根等于意识这个道理通的话,那睡眠这个定义也要重新界定了。眠熟位的时候是这样子说,同样的闷绝、正死位,无想定中、灭尽定中,这个道理都是相同的,这个都是同样的道理;这个是不合理的,说意根等于意识,这个说起来是矛盾的,经不起现实的事实上的状况。所以一般人都是睡著眠熟,意识就不存在了,这个才是正确的道理,所以说意根依寿而住,这种说法它是值得商榷的,所以如果说“寿”到底是怎么的一个状况,应该来说“寿”是我们出生之后,有了五根它才有这个寿的问题,有寿命的问题呀!所以寿是依五根不坏而说有寿,如果五根坏了,那你就叫作命终正寝,也就是说人就要死掉了,五根坏灭就叫寿命已经没啦,就是已经断寿了,这个常理我们都懂。

  我们再继续说,如果意是指意识的话,依寿而住这个法,当然就比较能够通,因为意识是只有一期的生死,意根是能够贯通三世的,所以这样的说法,以意识来说依寿而住,当然可以通;但是问题是现在这一段文里面,意识并不是归纳在六根中,所以这样又不通了。现在是在讲根,讲六根,所以当然是在讲意根,不是在讲意识,这样的说法就很明确,意根祂是恒常的,能够贯通三世,祂当然不是依寿而住;所以这句话“意依寿而住” ,这个就有矛盾了,如果正确的说法我们应该怎么说呢?应该说有了五色根的出生,所以就有了寿命,意根才能够主导意识,然后才示现在人间的这些五阴十八界的现行及运作,这样的说法才比较正确。因此从这边就知道:意根跟意识它是两个法,它不是同一个法,一定是意根与意识,祂两个不同,这样才算是完整的五阴十八界,才能够具足十八界。所以从这边我们就知道说,在这两个心中,就是意根跟意识这两个,因为意根也是心法,但是祂是意识的根,所以叫作意根,所以这两个都是心法,在这两个心中,一个心是根--也就是意根,另外一个心是识--也就是意识。我们继续再来解说,假设这个意根同时也是意识,那么意根就不可能变为意识之所依根,自己哪里可以依自己,这个理上就不通,所以这样就不能说它是意根,因为意根的名义就是意识的所依根,所以这当然是两个,以上就可以说明。如果我们方便来说法就是:意根能统合五根所行的不同境界,这只是一个方便说,事实上严格的来把祂分际,把祂分得清楚,意根只能统合六识所行的境界,并不是意根去统合五根。

  大家先来了解这个正确的知见之后我们一一来解说,因为意根只有五别境少分的了别慧的缘故,所以意根祂统合五根所行的境界,只能在五尘所显现的这些法尘上;而且这些是极昧略的法尘上来说,这样才能够说得通,因为意法为缘生意识,意根所面对的是法尘,这要这样子来说才通。那第二我们来想,因为意识祂有五别境的了别慧,祂是很能够了别清楚的,如果意根也像意识一般,统摄五尘的境界相,就表示祂也能够,意根也能够像意识一样,了别五尘的这个细的法相;这样一来就会变成一个问题,也就是说意根变成像意识一样,能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什么事都能够清楚,这样我们大家眠熟之后,意识灭了,但是意根没有灭,这时候还是可以,继续了别五尘的境界,这些细项都知道,这样眠熟的时候还是一样清清楚楚,明白知道六尘的各种状况;这时候人就没有睡著,所以就没有“睡著”这一法可说,所以前提这样说是六根等于六识,这是不对的。

  好!我们再继续说,假设意根可以如同意识这样的功用,那么意识的存在就没有必要了;因为两个功用是一样,所以意根等于意识,那就没有必要有意识;所以这样只要有六根跟五识就好了,有没有意识没有必要,所以六识减掉意识,就只剩下五识这样就够了。所以这个于理还是不通的,意根单独能够统摄五色根所行的五尘互异的境界,这个是说不通的,这个理上就没有办法通的。所以,实际上我们知道:要有意识与五识的配合;也就是六识,它整个六识,意根才能够依意识的了知,而统摄前五根所摄入的五尘境界。这个是把意根方便说,也就是说内相分与外相分,把它合在一起说,这样来说法;所以小乘的说法还是比较笼统,这个说法并不是很合乎大乘唯识种智来说的,因为意根祂其实还是前六识的所依、俱有依,这样来说法是比较合理的;意根直接去面对外尘境,这是不合理的,所以意根祂接触的是内法尘的部分而已,这样来说是比较正确的说法,因为小乘没有分的这么细,只能说是方便说,大家能够好好去思惟,对大家的佛法就有帮助,我们今天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祝各位福慧增长!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26集 六根体性(三)
  正惠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现在继续来讲有关意根的部分。因为意根比较难懂,所以要花一点时间来讲。可能对初学者来讲比较深,但是因为一入耳根永为道种,对于大家将来的修学佛法有很大的帮助。现在大家就先把祂了解,这样就有一个正确的知见在,对大家修学佛法是非常大的帮助。

  刚刚我们在阿含里面有讲“意为彼依”,这个“彼”它是在说五色根,也就是说意根是五色根的所依根,这个说法其实是依大乘佛法来讲,也是有点问题的。只因为意根祂是心,五色根它是色法,它又不是心,所以心(意根)能够统摄这个色法,那这个还是有一点问题。

  祂能够统摄色法的,一定要有大种性自性才行。其实这个功能是只有第八识心体才具有大种性自性,也就是四大种:地、水、火、风这四大种,这个是第八识如来藏的七种性自性里面的第四种。如来藏才有这功能,第七识不能有这个功能。如果第七识也有这个功能,那这两者就乱了,就不能叫作“界”,五阴十八界;然后诸法它不重复,六根、五阴十八界各有各的功能差别,那这重复就不对了,所以这个说法是有点过失的。也就是色法,色法就是四大种,四大种它是第八识才能够有大种性自性这个功能。好!五色根都是色法。五色根都是色法,这个根,这个五色根它是怎么组成呢?当然是地、水、火、风,既然是地、水、火、风,就只有第八识才具有大种性自性,才能够出生五色根。所以应该说第八识才有可能是五色根的所依,这样说法才是比较正确。意根因为祂没有大种性自性的缘故,所以祂并不能摄受五色根,当然意根就不可能成为色根的所依;因为意根是心,祂不是色根。所以我们意根又叫作第七识,识是心的意思,所以祂不是色根,祂本来就没有大种性自性,所以祂不能接触到五色根,何况去摄受五色根呢?所以祂当然不可能是五色根所依。

  实际上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意根,祂是六识心王的所依根;从眼识到意识都必须有意根作为所依根,才能够出生、现行、乃至运作。因为在五蕴丛林中“意”为先导;因为这个缘故,意根为前六识的共同所依根。此外我们如果假设,没有这个意识藉著意根的缘来出生,这是什么意思呢?也就说意、法为缘生意识,所以意识当然是意根所出生的。好!那前五识也不可能出生的,因为意识是前五识的所依,所以意识心同时也是前五识的所依根,这个是从大乘唯识来讲,这样就一目了然。

  接著我们来讲五色根都各有扶尘根与胜义根——也就是净色根。胜义根又叫作净色根,相对于扶尘根这个名词来说,它有两个部分;第一个,我们来说五色根的扶尘根,它包括哪一些呢?眼根是眼球,其他的眼、耳、鼻、舌、身,我们一一来说,眼根就是眼球,耳根就是耳朵,鼻根就是鼻子,舌根就是舌头,身根就是身体。这些五色根,依这个扶尘根所行的境界是什么呢?当然就是外相分的五尘,这是属于外五入所摄,也就是说扶尘根所面对,所接触的是外五尘。

  好!那我们来讲第二个部分,我们说五色根有净色根的部分,那净色根是说哪一个部分呢?也就是说,净色根它是掌管视觉乃至触觉,也就是眼、耳、鼻、舌、身,这五个识能够识别的部分。它是在哪里呢?都是在脑部,也就是说我们脑部能够掌管视觉乃至触觉,这五种了别的这个部分。一般现在国中一年级都已经有讲到脑部的部分;这个也可以用现代的科学,可以证实佛法的正确性。那这五种了别都在脑部,所以脑部的这个部分叫作净色根,也就是五种的净色根,它的所行境界是什么呢?当然不是外相分;因为它在脑部里面,所以它是内相分的五尘,属于内五入的部分所摄。也就是说外相分要透过如来藏,把它转成内相分,然后这个净色根去接触到内相分,才能够起了别的作用。所以一般佛法都是在讲内相分的部分,大家要非常小心来看,要不然佛法就学不懂。学不懂,因为凡夫的话一般就是:你的眼珠去看到你的外面的色尘;佛法一般来讲它是内典,内典大部分都是讲内相分。

  第三个,我们来讲意根只能在净色根所显示的内五尘——也就是说内五入中的五尘,换句话说就是内相分的内五尘,它所产生的这个法尘。所显示的这些法尘,这个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的法尘很多,譬如说我们有外五色,五色里面譬如说色尘,眼根所面对的色尘产生眼识,祂能够了别青黄赤白;那青黄赤白之外的呢?全部都属于法尘所摄,所以叫作法处所摄色,就是这个意思。青黄赤白那是很简单的,那个叫作眼识的范畴;那其他比较微细的,譬如说显色、形色、表色、无表色,只有显色的部分是属于眼识所摄,那其他的都属于法尘所摄:漂不漂亮、长短方圆这些等等法。我现在这边细说,那么其他就比照办理;其他的各个根、各个尘比照办理。所以你看内五入中的五尘是内相分,那就是内五尘,那意根想要去接触,当然是从内五尘里面上显现的法尘。这些法尘它当然是很昧略,因为意根祂本身祂就是很昧略,那这个就是意根祂所面对的;因为意根祂的五别境只有少分的慧,所以这个了别慧当然就差了;因为祂遍缘诸法,那你看祂既然是“遍”,那祂就不能详细地了别单一的法;所以意根的作用就在这边,叫作“默容诸法”,也叫作遍计执性,衪把前六识都是抓来当成自己。但是因为衪遍缘的关系,所以你看地震的时候,意根衪就能够接触到变动的大法尘,衪就可以唤醒了意识,唤醒了知道地震,那这时候已经醒来了,因为有意识了别的缘故,知道危险,然后赶快逃难,这个后续的这些动作。好!由地震来举例,希望对大家很有帮助。

  第四点就是:如果意根不再与意识的配合,那意根也就无法领受五尘,及其相关法尘的细相。现在说的是细相,也就是意根要靠意识来领受五尘,这样才能够详细地了知五尘境的法尘细相,譬如说气质很好很美丽,就是刚讲的这个显色、形色、表色、无表色,里面只有这个显色之外,它是属于眼识所摄,其他的要都靠意识。至于意根衪其实就是很昧略,所以真正的详细要靠意识;以上也就是说在五尘上的显现,想要体会比较细的法尘,完全要依靠意识才行,意根没办法作到这么微细,这个就有分工;因为意识衪有五别境,所以衪能够详细了别这些五尘上所显现的法尘。注意听喔,意识并不是去了别五尘境,是了别五尘境上所显现的法尘,应该这样说才是周到。

  好!第五点,我们来说意根统摄五色根所行的境界。这个道理其实还是有一点问题,我们现在等于说作一个结论,因为五色根的外五入及内五入,所谓的五入其实都是兼有法入——就是法尘;也就是说,这些五入上面都能够显现它的法尘,也就是前五尘上跟著都有法尘在,所以意根其实衪没有办法在五色根的外五尘上去运作的。意根衪是在内,因为如来藏已经把外相分的外五尘,已经变成内五尘了,所以意根当然不用那么麻烦,就直接在意根直接面对法尘,就是内法尘去运作就可以啦!所以衪其实是了别内法尘这个部分,其实都是很小的范围。所谓小是说昧略,衪没有办法像意识那么有办法,能够详细了别。

  好!我们再来细细地来说明,第一个就是:五根中的扶尘根都属于外入处,都是比较粗的色根;所谓扶尘根都是比较粗糙的,地、水、火、风所形成的这些,就是肉体。眼如葡萄、耳如荷叶、鼻如悬胆、舌如偃月、身若肉桶,我们都可以看得见的这个部分。第二个,我们再看看五根的胜义根;相对于扶尘根来说,我们还有一个胜义根,这个是属于内六入;也就是说,在我们脑的部分,它是胜义根所在,这个部分当然就是说内六入,相对于扶尘根来说它是内,它当然是一个有色根,脑的组成也是四大,当然是有色根,所以脑这个部分在古代人来讲,它是不可见的,但是它有对的,因为他知道有这个作用。第三个,我们来说意根,祂是属于内入处,所以意根是心,祂不是色,所以祂是不可见、无对的。我们大概大略地讲到这里。

  我们接著再来看经文,阿含里面又有一段经文,我们再来好好地了解。经文说:

  佛告彼比丘:“眼是内入处,四大所造净色,不可见、有对。”耳、鼻、舌、身内入处亦如是说,复白佛:“世尊! 如世尊说:‘意是内入处。’不广分别。云何意是内入处?”佛告比丘:意内入处者,若心、意、识,非色、不可见、无对,是名意内入处。(《杂阿含经》卷13)

  我们简单地再语译一下,就是说 佛告那位比丘:眼根是内入处,是藉著地、水、火、风四大所制造出来的清净色,不会被外面的尘境所污染,也不是肉眼可以看得见的,但是它是可以面对它,而感觉到它存在的。佛对眼、耳、鼻、舌、身内入处,也是这样说明。比丘又向佛禀报:世尊!譬如世尊您所说的,意是内入处,不为我们广作分别说明,意是内入处的意思是什么呢?佛告这个比丘,又开始说:意是内入处的意思就是说,意根就像过去心、未来意、现在识,这三个心就是三世心,过去、现在、未来,这都不属于有色根,是无法以肉眼看得到的,祂也不能像意识一样,能够让凡夫感觉得到,所以不可面对,凡夫无法了知意根的存在,所以就无法面对意根,这样就是说意内入处。这句话有点难懂,我们再换一句话来说,佛对于二乘人方便说法的时候,开示说意根是心,是无色根,不是有色根;这个并不是根性比较迟钝的人就能了知,所以说是非色,不可对。在二乘法中,因为二乘人的智慧不像菩萨那么深利,所以常常将意根与意识合并来说,所以就有这样的方便说。但是现在我们这边谈的是六根,不是六识,所以经文说的“意”当然是说意根,不是指意识;因为现在的范畴是在讲根,意根既然是无色根,所以祂当然是一个心体,当然就无法接触到外色法的五尘,因为外色法的五尘,它是属于四大所摄。

  这个我们再来一一说明。第一,在外五尘上显示出来的外法尘,意根当然是没有办法去接触这些色法的。第二个,由外六入,这个部分是属于具有大种性自性如来藏来变现它,变成内相分的内六尘,这时候五胜义根,才能够在内六入这边,才能够接触到内相分。第三个,因为本识就是第八识如来藏,祂所变现的内相分六尘,它是一种似色非色,它由自己的第八识心所变现;这个时候意根才能够接触到这些似色非色的内相分,也就是说在内六入的法尘上,意根才能够作极昧略的了别,这个就是意内六入的真正道理。第四个,我们说意的外入处,这个只是意根藉著如来藏对山河大地及四大、五色根等法的直接摄受。这个意思就是说:如来藏才能够面对外面的这些四大,这些外色尘;那意根只是在这上面起遍计执性而已。这个并不属于阿罗汉所断除的我执,也就是不是三界爱——思惑的内容。这怎么说呢?也就是说:意根祂有遍计执性;所以祂会把前六识的功能都妄计为是祂自己,甚至连第八识的功能祂都会妄计来执著以为是自己。

  我们再看看下面这一段经文,就比较简单,我们来说一下:

  如是六根种种境界,各各自求所乐境界,不乐余境界:眼根常求可爱之色,不可意色则生其厌;耳根常求可意之声,不可意声则生其厌;鼻根常求可意之香,不可意香则生其厌;舌根常求可意之味,不可意味则生其厌;身根常求可意之触,不可意触则生其厌;意根常求可意之法,不可意法则生其厌。此六种根,种种行处、种种境界,各各不求异根境界。(《杂阿含经》卷43)

  这边讲的道理就是说:我们对六根、六尘它的境界,都会觉得顺自己的意,这个可意的就是好的,那我们就喜欢去接触;如果不可意的呢,我们不如意,那我们就讨厌。但是这个说法还是有问题的,我们再继续解说。这里的根的体性是依识,两个把它混在一起了,所以根跟识这两个就同时,自性把它混在一起说,这个是方便说,因为小乘。其实根的自身它并不是识心,所以它当然不可能有贪念,或者是喜欢的心行,这才是心的功能、识的功能。所以这个“根”,用根来说是不合理的;但是这里是将六根与六识的自性,把它合在一起说,为了方便解脱道能够断对五阴十八界的贪爱,所以方便说;这个对解脱道的行门,当然来说是可以的,因为他反正六根都要断、六识也要断,乃至六尘也要断;是断他的贪爱,所以把它混在一起通通断掉,断除就好了,所以就不用这么细分。但是对修学大乘佛法的人来讲,经过种智唯识这个种智来解说,这还是有点不合理的。我们都分得很清楚,这边已经标明:眼根只乐于眼尘境界,不是乐于耳根所行的声尘境界;“界”就是有界限,眼根就是对色尘,不能越界,越界就错乱了;也就是说,眼是对色、耳是对声,这个就是根、尘两个相应的境界。那我们说呢,只要是觉得可意的境界他就喜欢,觉得不可意他就讨厌;那耳、鼻、舌、身、意根,都是一样的自性。

  依这个来推理都可以知道:阿含中就把这个六根的自性,把它说这个叫作六根的自性,但是意根透过五根、五识,去攀缘执著六尘中的一切境界法,这样的意根才能够现起这些贪爱执著,所以在大乘佛法的无生法忍中,才能够现观到意根所缘的这些境界;不只上面说的这个,因为祂是遍计执性,能够默容诸法,这个范围当然就很广。在小乘佛法我们只能说,因为意根祂这样的攀缘执著,所以导致众生不断地轮回生死,乃至轮回三恶道中受无量的苦,这边我们大概就这么说。

  再看下一段的经文:

  云何比丘诸根寂静?于是比丘若眼见色,不起想、著,无有识、念,于眼根而得清净;因彼求于解脱,恒护眼根。若耳闻声、鼻嗅香、舌知味,身知细滑、意知法,不起想、著,无有识、念,于意根而得清净;因彼求于解脱,恒护意根。如是比丘诸根寂静。(《增壹阿含经》卷12)。

  这个意思也就是说:修行人想要得到寂灭的境界,也就是说,要对根尘相触的时候,不要继续去产生了别,然后又去变成执著、贪爱,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至于详细地解说,我们下一堂课再说。

  好!今天就讲到这里,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27集 六根体性(四)
  正惠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阿含正义》,我们继续来讲诸根寂静的道理。诸根寂静的境界是在眼见色尘时不生起了知及执著,因为想即是了知,也就是说在所见色尘的时候,不论是如何的可爱都不想了知及忆念,只保持在接触的阶段,不继续作进一步的了知、识别、执著、忆念,恒时地保护眼根而无所攀缘,因为根、尘相触就产生识,所以在根、尘触而未生识的时候,一触即止,不继续了知,也就是不达到了别完成,在还没有成就识的阶段就停止了,这个是在求取解脱道断除我执的方法,所以不对色蕴中的内六入、六尘有所执著,也就是“守意如城,防六如龟”的这个道理。

  不让六根藉著内六入而向外攀缘外六入、外六尘的我所,这样我们修行寂静就比较有一点点方法,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知道六根的一个自性。那下段经文我们继续来读:【云何比丘成就六?王当知之。若比丘见色已不起色想;缘此,护眼根,除去恶不善念而护眼根。若耳、鼻、舌、身、意,不起意识而护意根。尔时世尊以偈答曰:眼耳鼻舌身,意根为第六;此处池流回,此无安立处;名色不起转,此处得尽灭。】(《别译杂阿含经》卷15)这个意思我们来稍微解说一下。

  守意如城,不让六入影响到意根而去攀缘外法的我所,那这个就是防六如龟,防止六根攀缘于六入而执著内六入,因为在佛法中所说的六根,多数都是在说内六根,也就是意根以及五根的胜义根。这就是说解脱道的行人在断我见之后,想要进修而断我执的时候,必须要断尽我执才能够成就阿罗汉;这样子都是依上面的这种方法来安住其心,这样才能够使阿罗汉从慧解脱阿罗汉,然后成就到俱解脱阿罗汉。因为外六入是外我所,而内六入是五阴自我所摄的内法,所以这个是属于我执;也就是:我执是在说内六入的这个内法,所以断除了内六入才是真正的解脱道,灭除外六入只是外我所的灭除,尚未真正进入解脱道的修行;但是灭除内六入的这个行门,只是解脱道的行门,它不像大乘菩萨道、佛菩提道所修的这么究竟,所以菩萨道又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两者有不太一样的地方!

  菩萨所说的“无所住而时时生其心”,它是说六根、六识都无所住而如来藏时时生其心,如来藏不住色、声、香、味、触、法这六尘而出生这六尘,而且如来藏不贪爱、执著这六尘;这样的现观才能够使菩萨智慧不断地增上,而广利众生,终究终于能够成佛。也就是说:如来藏能够直接生六根,然后又间接生六尘,然后辗转生六识;这些根、尘、识都是如来藏所生法。所以如来藏为什么能够生这个法而能够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就是说祂在起五阴十八界这些诸法的时候,祂并没有去起一个贪爱或执著,这个才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义理。

  那我们来说:大乘菩萨证悟后跟阿罗汉证悟二乘菩提之后,就了知这个眼根与眼识都是同时存在的,都是一起在现行运作的,这个都可以现观。所以对于外道主张:根是识的种子;这个有种种的过失,这个是有无量无边的过失。那我们现在来说明一下:第一个,根与识它不是同一界,它不是同类。第二,正当六识在现前的时候,根与识必须同时存在,这样才能够继续运行。第三也就是说:根与识是并行运作的。第四,根与识都有各自的种子,也就是根与识都有各自的功能差别;根跟识不是一样的,如果一样就只要讲一种就好了,就不用分根与识了。第五,根是识的所依,若识没有所依就不能现行,当然也就不能运作,所以根、尘相触产生识;所以识当然是因为根而来,也就是根是识的所依。

  我们今天再继续讲佛经里面的东西来证明:

  复次比丘!若眼见色,不起想著,亦不兴念;具足眼根,无所缺漏而护眼根。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法亦复如是,亦不起想,具足意根而无乱想、具足拥护意根。是谓比丘成就此第二法,弊魔波旬不得其便,如彼城郭、门户牢固。(《增壹阿含经》卷33)

  这段经文里面说要守护意根,这个意根的意思很明显是已经包含意识与意根两法;因为意根本身祂不见色、不闻声,乃至不辨别诸法;也就是说不能详细了别。那如何能够在六尘中守护而不缘六尘呢?所以这里面是意根跟意识,两个合在一起说,所以守护意根即是要随时起作意,来观照自己的起心动念,照顾身、口、意,意不攀缘各种境界;这个是用功的一个法门。

  至于六根自性各各如何呢?六根有心根与色根,也就是心法与色根;色根它是有五根,也就是眼、耳、鼻、舌、身这五根,它是属于色根;眼根各有扶尘根与净色根两种。那我们来说眼根的扶尘根,就是眼窝中的眼球以及传导视觉讯号的这些视觉神经,一直到脑中的视觉神经,就是在中间传达这个部分;脑中的这个视觉的部分,脑的部分这个是属于净色根了,这边说明一下。那第二个、眼根的净色根,就是脑中掌管视觉的这个部分,所以又称为眼根中的胜义根,净色根就是胜义根的意思。眼根如此,耳、鼻、舌、身根也都是如此,各有两种有色根:扶尘根跟胜义根,在前五根来讲都是有色根。因为意识透过错误的认知及思惟也能够主导意根改变心行,所以祂也有属于自己的分别所起的我执,这个意识祂也是有这个能力;所以想要出三界,修习解脱道,就是意根、意识通通要断除祂的我执。这个就是说:只要把意根与意识的自我执著能够把它灭除了,死后就可以不再出生意识,也就不必再保留意根的存在;那这样就可以证得解脱生死,这个意根祂是属于心,祂不是属于色法。

  好!那参禅人落在离念灵知心中,往往会把意根初唤醒意识的时候,那种似知、似不知的这个意识心,把祂当成常住心,所以就坚持说这个离念灵知心,晚上睡著的时候并未断灭,只不过是睡著而已;这个就是把意的根,跟意识两者混为一谈,但是睡著的时候其实就是意识断灭;那意识如果还在的话就一定会有六尘的觉知,这样就表示在清醒位,就不叫作睡著了。所以如前所说,意根只能在法尘上作简单的了别,就是法尘有大变动的时候祂才能够了别;所以意根在眠熟的时候是无法了知六尘中的种种事;假使意根要了知六尘的这些种种相,这些细相,祂一定要唤醒意识以及前五识来作了知,这样既然意识已经起了、前五识起了,那当然就已经醒过来了,就已经离开眠熟位了。所以这个观念要先有正确的了知。

  意根的自性又是有覆无记性,这个体性都是因为祂的另一种自性而导致的,也就是说意根祂是遍缘一切法;祂因为所缘非常广又很分散,所以针对单一的事物,祂当然就没办法作详细的了别。这个道理大家应该很了解,像我们在专注某一个事物的时候,譬如说眼睛很注意在看东西的时候,有时候就忽略掉声音;一样的道理,这个就是能够专注一个,那个了别就会比较细。意根祂自己也没有反观的能力,所以在经中说“如刀不自割”;意根在六尘的运作中是没有证自证分的,所以祂不会反观自己,在睡觉中祂不知道自己在睡觉,也不会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境界中安住。在诸地菩萨的无生法忍中常常说八识心王都有四分,但是意根的证自证分不是相对于六尘而运作的;祂是不同于意识,所以对六尘的证自证分,这个是意识比较能够做得到。这个比较深我们就不继续谈下去了。

  那如果从无生法忍来说,这个意根不但能够藉阿赖耶识缘于外法尘及诸外事,也能藉著意识的现行而了知内六尘;其实外法尘都是要我们的阿赖耶识,因为祂有大种性自性,祂才能够去缘这个外法尘。错悟的人,一般来讲都会把意根这个现识,意根又叫作现识——意根能唤醒意识的这个功能,以及刚刚生起意识的时候的见闻觉知性,把祂合而为一;祂是两个:一个是唤醒、能唤醒,一个是去了知,这两个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些错悟的人就会主张他们所悟的离念灵知心,祂就是常住的金刚心;你看连参禅的人都会如此地误解,那何况一般人啊!

  所以我们现在用《起信论》来解说一下,对这个意根就会有比较深的一个了解。意根又名为现识,祂有几种功能。一一讲:

  第一个,【所谓能现一切境界,犹如明镜现于色像。】(《大乘起信论》)这个大家不要搞错,意根祂不是明镜喔!这边注意,祂是能现,能现喔!至于能现,大家自己去参。也就是很多人把祂搞错了,以为意根就是明镜,那不对。所以这边特别标示出来,就是意根又叫作现识,所以祂的功能就是“现”,所以祂就在五蕴丛林中“意”为先导,因为祂能够现;所以你看,想要现起这些所有的六尘境相都是要意根先起作用。所以这个大家要先知道,那这样来参才会有点著落。

  第二个,【随其五尘,对至即现,无有前后。】(《大乘起信论》)也就是说:五尘境界一面对的时候,祂就马上现起了,就非常敏锐,所以你不会感觉祂有前后;所以你看我们现在,在日常生活中当然就会很好用啊!也就是:要现起五阴十八界都是意根作一个很大的作用;想要现起五阴十八界,这个都要意根在里面作一个作用,祂的作用就是“现”的功能,所以祂叫作现识。这个大家应该可以去体会,这是参禅的一个很重要的关卡,大家要能够对意根产生兴趣,然后慢慢去把意根的各种体性都搞清楚,然后再去参究、去现观。

  第三个,【以一切时,任运而起,常在前故。】(《大乘起信论》)你看这个意根祂一切时不灭、不断;当然除了入无余涅槃祂才会灭,所以任何时间祂都在啊!然后每一个想要现起六识,都是意根先,所以祂就叫现识,所以意根就为六识的俱有依。这个道理就是在这边,所以就像我们在想要专注任何一个事情,那个作意要先,一样啊;这个就知道说:意根在五蕴丛林中“意”为先导,这个意根便成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部分。

  所以想要观察这个佛法,因为现在不是宣讲大乘法的种智,所以对意根遍缘一切法这个部分,我们就不多说。大家如果能够详细地阅读《阿含正义》,去思惟法义,对于六根的体性就应当可以比较有深入的理解;接著就容易了解六根与六入,能够进一步的确定,然后去断除我见。我们作一个总结,就是说:所谓小乘佛法,就是五阴十八界都把它断除,然后不再让它现起;既然不现起,那就是没有在三界中现身、语、意,既然没有在三界中现身语意,五阴十八界不现起,那当然就没有三界可言;没有三界可言,方便说叫作“出三界”。其实没有三界可出,也就是在断尽五阴十八界,只剩下第八识自己独处的这种状况,这样叫作“入无余涅槃”。这样说就是:只要把五阴十八界断尽;既然是要断尽的法,在小乘来说,他不用去花那么多时间把它一一搞清楚。它有些是可以类推的,那就是知道:譬如说在这个五尘境,知道一个尘是无常、苦、空、无我,他就以此类推通通不要,通通不要他就不取贪爱、执著。所以你看:我们一念无明所断的见惑、思惑,这个思惑的部分就是三界爱;三界爱反正我都不要了,所以对自己五阴十八界的现观,通通把它归纳为无常、苦、空、无我,所以就起厌离心,厌离心之后当然你就这些贪爱执著能够断;你就不会说人去世之后想要再去投胎,然后再去制造一个五阴十八界的这个色身;这样当然就不入胎,不入胎就叫作“不受后有”。

  那“不受后有”有几个阶段:比较厉害的俱解脱就是坐脱立亡,如果他有灭尽定的功夫,他可以坐脱立亡,随时自己决定自己要怎么样,就可以走了,可以出三界。那如果没有办法,慧解脱呢?那当然他就入灭的时候分段生死就已经了了,他不再去投胎——没有中阴身现起,那就可以直接入无余涅槃。那如果再差一点的呢?就在中阴身再入涅槃,那就是中般涅槃。这个各个都不一样,但是终究就是不受后有。不受后有就是什么?不再在三界中现身、语、意;那如果简单的说法,就是不再去投胎啦,就在去世之后就灭尽五阴十八界,灭尽五阴十八界当然就没有五阴十八界;没有五阴十八界,知道前七识都没有了,那剩下的当然就是第八识了;所以剩下第八识,那就不是断灭,他还有第八识在啊!只不过祂不再现起五阴十八界而已。所以这个法才是真正的佛法,这样的佛法才是周延的,不落断、常两边,也就是说:现起的时候祂有功能,那如果把它灭除之后,祂还是保有如来藏自己存在的功能,那这样就不是断灭了,这才是究竟的佛法。

  今天就讲到这里,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