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36-39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36集 五阴的概略内涵(一)
  正娴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您正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单元。透过本会亲教师的解说法义内容,传达正法、闻熏正见、思惟正理,可以种下学习正法的因缘,欢迎您收看。今天这一集要谈的是“五阴的概略内涵”,我们从《中阿含经》卷7第30经〈象迹喻经〉来说,经文如下:

  诸贤!若内眼处坏者,外色便不为光明所照,则无有念,眼识不得生。诸贤!若内眼处不坏者,外色便为光明所照,而便有念,眼识得生。诸贤!内眼处及色、眼识,知外色,是属色阴;若有觉,是觉阴;若有想,是想阴;若有思,是思阴;若有识,是识阴。如是观阴合会。

  《频婆娑罗王经》中也是这样说。我们大略解说如下:诸位贤者!假使内眼处——就是眼的胜义根毁坏了,身外的色尘便不被光明所照,就不会有想要见色的念头出现,眼识就不能出生。诸位贤者!若有内眼处不毁坏的状况下,外色便会被光明所照耀,意根心中就会有想要见到色尘的念头出现,眼识就能出生了。诸位贤者!内眼处——眼的胜义根,及色、眼识能够了知外面的色尘。诸位贤者!内眼处及色、眼识能够了知外面的色尘是属于色阴。如果因为见到色尘而有了“觉受”,这就是觉阴、受阴。如果有了“想”——对五尘境界的了知性,以及语言文字的思惟思想;这就是想阴。如果有了决定——“思”就是决定,而生起了身口意的行为;这就是思阴或者行阴。如果有了六个了别六尘的“识”,这就是识阴。要像这样来观察五阴的和合聚会。

  其实经文中所说:眼根是色阴,亦说眼识所见的色尘也是色阴所摄;色阴触外色尘的因缘而出生了眼识,眼识即是识阴中的第一识。耳、声相触生耳识 ,是识阴中的第二识。鼻香、舌味、身触,乃至意根、法尘相触而生意识,识阴中的第六识。色阴与识阴和合运作而触色尘时出生觉知与了别即是觉阴;觉阴又名受阴。以有色阴及识阴中之五识,直接的苦、乐、舍等三受故,由于有五识直接了知而不起语言觉受的觉知故,意识随即加以了知;像这样,意识所了知却未生起语言文字上的想法者,谓为想阴;想即是意识觉知心对五识所触五尘之了知故,这是最先有的想阴,随后生起苦、乐、舍受的了知,也是想阴。佛说:想亦是知故;乃至更进一步生起的意识觉知心中的语言文字想法,也都是名为想阴。思阴者又名行阴,谓六识面对六尘时之思心所继续存在不断,已对六尘有决定性——继续取或继续舍离,故名思阴;决定之后就有了心行,因此又名心的行阴,乃至进一步有了口行与身行,也都是行阴。但是由于色、识二阴运作的缘故,即有受阴、想阴、行阴运作不断。色阴是指十八界法中的五色根与五尘,都是入胎后才渐渐出生的缘生法,未来必定会灭,是故其性不实而虚妄;由色阴为缘而有人间的识阴——六识生起,六识因虚妄性的色阴为缘而生起,故说识阴六识也都是虚妄;受阴、想阴、行阴都由虚妄缘起的色阴与识阴而辗转生起,故亦虚妄不实,是名五阴虚妄不实。像这样略说五阴虚妄不实,五阴无我;并不是说现象界中没有五阴的存在,而是说五阴都是缘生法;既是缘生之法则是依缘而起,是有生之法,故说五阴不是本住法。当未来五阴出生的种种缘开始坏散时,五阴就必定会有灭坏之时,故说五阴是暂住法、有间等法,不是常住法、无间等法;所以五阴都是生灭法,有生有灭之法则是无常,无常即是苦,苦则非我,故说五阴无我。

  如是略说五阴无常故无我,但五阴的“无常故无我”略说之后未必能使学人即断我见,必须再作更详细的说明,然后可以依之而作正确的观行,我见方得除灭。五阴为何缘起、生灭、无我,应当详细说明——想让您断我见而断三缚结,因此能使佛教二乘解脱道的正法久住人间的缘故,得以广利此世、后世广大有缘的声闻弟子。又五阴为何名为“五盛阴”,就是众生从来极力执著五阴令五阴极为炽盛,故名五阴炽盛——名为五盛阴;五阴炽盛不绝故,导致有情众生流转生死而不断绝,故名五阴为五盛阴。五阴之内容细相是什么?第一、色阴的定义:谓色阴由四大与空大所构成;因为经文繁冗,我们直接语译如下,容易解知经意:各位贤士!如何是五阴炽盛之苦呢?这就是说色阴炽盛,觉、想、行、识四阴也一样炽盛。各位贤士!如何是色阴炽盛?也就是说有了色阴,色阴就是一切地、水、火、风,及这四大所造之色身。各位贤士!如何是四大呢?四大是说地界与水、火、风界。各位贤士!如何是地界?诸位贤士!这是说地界有两种:有身内的地界、也有身外的地界;诸位贤士!如何是内地界?是说我们内身之中,在身内所摄持的坚硬及坚硬的体性住在我们身内,被我们色身所受持的物质;这是说什么呢?就是说发、毛、爪、齿、粗细、皮肤、肌肉、筋骨、心、肾、肝、肺、脾、肠、胃、粪,如是一类在我们这个色身中,其余所未说到的坚硬性的身体组织在色身之内所受持的;诸位贤士!这就是说内地界。诸位贤士!外地界是说:地大即是——是清净的地大元素——是不会生起憎恶之心的地大元素。诸位贤士!有时会出现了水灾,这时就会毁灭外地界;诸位贤士!这个外地界是很广大、很清净,也绝对不会起憎恶心行的;但也都是无常的法、是会灭尽的法、是会衰败的法、也是会变易的法,何况我们这个色身只是暂时安住于几十年之中,又是被我们的贪爱所受持的。这意思是说,不曾多闻正法的愚痴凡夫们心中起了这样的想法:“色身即是我、外地界即是我所,我也是外地界所依止的。”多闻的圣弟子们就不会生起这样想法:“色身即是我、外地界是我所,我是外地界所依止的。”其实是只有不起贪爱受持的外四大,譬如山河大地、水、火、风等才能较长时间存在,凡是有贪爱受持的色身四大都只能短时间安住存在。

  我们继续如下略说:诸位贤士!如何是水界?诸位贤士!这是说水界有两种:有内水界、有外水界。诸位贤士!如何是内水界?内水界是说内身中,在身内所摄的水分与水性所滋润,为身内之所受持的水性;这是说什么呢?是说脑浆、脑根、泪、汗、涕、唾、脓、血、肪、髓、涎、胆、小便,如是一类在我们色身中所持的,其余身内所摄的水分与水性所滋润,为身内之所受持的水大一类物质;诸位贤士!这就是说内水界;诸位贤士!外水界是说:水大即是——清净的水本身即是,从来不起憎恶之心的水即是;诸位贤士!有时火灾生起时,这时就会毁灭了外面的水界;诸位贤士!这个外水界的水分本身是很广大的、是很清净的,也绝对不会生起憎恶之心的,也是无常法、是会灭尽的法、是会衰败的法、是变易的法,何况这个色身更只是暂时安住、又是被我们的贪爱所受持的,更是无常变易的法。这是说,不曾多闻妙法的愚痴凡夫们心中生起了这种想法:“身中的水大就是我、水大就是我所有的,我是水大所依止的。”多闻妙法的圣弟子们不会生起这样的想法:“身中的水大就是我、水大是我所有,我是水大所依止的。”。

  我们再说明如下,诸位贤士!如何是火界?诸位贤士!这是说火界有两种:有内火界、有外火界。诸位贤士!如何是内火界?是说我们内身中,在身内所摄持的——会生起温暖物质以及温暖的热性,在身内被我们所受持的都是;这是说什么呢?是说色身的温暖、色身的火热、色身中的烦闷,色身中使人强壮的温暖能够消化饮食;如是一类在我们这个色身中,所有的温暖与火性所摄持的生热物质——是我们色身内所受持的火性,诸位贤士!这就是说身内的火界;诸位贤士!外火界是说:火大即是——清净的火性即是,不生起憎恶心行的火性即是;诸位贤士!有时外火界会生起,火生起之后就会烧掉村邑城郭、山林旷野,烧掉那些村邑以后,或者烧到道路、烧到有水之处——没有物质可以被烧而灭失。诸位贤士!外火界消灭了以后,人民想要求火来使用时,或者钻木、砍竹而求火,或者以圆珠、方燧来求火。诸位贤士!这个外火界是很广大、是很清净的,是从来都不会生起憎恶心,也是无常法、会灭尽的法、会衰败的法、会变易的法,更何况我们这个色身只是暂时而安住,是被有情的贪爱所摄受的。这是说,不曾多闻妙法的愚痴凡夫生起这样的想法:“火大即是我、火大即是我所有的、我是火大所依止的。”多闻的圣弟子们不会生起这样的想法:“火大就是我、火大是我所有的,我是火大所依止的。”。

  我们再继续下列说明,诸位贤士!如何是风界呢?诸位贤士!这是说风界有两种:有内风界、有外风界。诸位贤士!如何是内风界?是说在我们内身中,在身内所摄持的空气以及动转的体性,身内所摄持的空气及能动转的体性;这是说什么呢?是说上行的动转功能以及向下动转、腹中动转、身体的动转,向内收缩的动转行为、猛利伤害身体体内动转力量、向上阻塞的动力、不属于食道肠道血脉的动力、每一个肢节的动转力、呼息出去的风、吸气入内的风,像这一类在此身中,其余在内所摄的空气、空间及行来去止的动转等活动,在色身中所受持的都是;诸位贤士!这是说内风界。诸位贤士!外风界是说空气即是、清净而无染污的飘动性即是、从来不生起憎恶心而使人摄取以后就能动转的能量即是。诸位贤士!有时身外的风界生起时,会拨倒房屋、拔掉树木、崩毁山岩,山岩拨崩以后就停止了,风大又纤毫不动了。诸位贤士!外风界停止以后,人民假使想要求风的时候,或者以他们手中的扇子、或者以哆逻叶裁成扇子、或者以衣服等摇动而求风。诸位贤士!这个风大法界很广大、自性很清净、从来不会生起憎恶之心行,也是无常法、会灭尽的法、会衰败的法、会变易的法;何况我们这个色身只是短暂的安住,又是被贪爱所受持而不能长时间的安住。是说,不曾多闻妙法的愚痴凡夫,心中生起这种想法:“风大就是我、风大是我所有的,我是风大所依止的。”多闻的圣弟子都不会这样想:“风大就是我、风大是我所有的,我是风大所依止的。”诸位贤士!犹如因为有木材、有泥土、有水草三种物质,覆蔽包裹了一部分的虚空便出生了房屋这个名词。诸位贤士!我们应当知道这个色身也是如此,因为有筋骨、有皮肤、有肉血,缠裹了一部分的虚空便出生了“色身”这个名词。由此段经文简略说明就可略知:色阴是由地、水、火、风、空以及动转的能量所组成的;而这些组成的色身的物质,不是只有在色身中才有,在身外也是同样存在的。并且色身中的组成元素是不能持久的,因为色身中的四大、空大、动能等法都是被有情所执著贪爱著,所以无法长时间地保持同一模样而存在著;只有身外的五大才能长时间存在著,因为它们没有被有情的贪爱所聚集,而呈现一种自然存在的状况——就是四大极微,所以能长时间地存在著。

  由此可知:色身是由本识摄取外四大,及空大与动能组合而成的,并不是自然就有,也不是由能识别六尘万法的意识、或处处作主的意根自己生成的。所以是缘生法,既是缘起性的有生之法,当然未来一定会坏灭,所以说色身、色阴无常;有情众生因为不知道这个真理,对色身有了不正确的认识,所以执著色身而不能断除身见,就被系缚而常住于欲界及色界中,不能解脱于欲界及色界。因为色身有这种遮障,如同黑云遮障众生看不见阳光,所以就说内色身是色阴,就说外色法是色阴。阴是遮盖的意思,遮盖众生出离生死的智慧光明,五阴又是五蕴,蕴是聚集的意思;这意思是说,五蕴是五种由他法聚集而成的假合之法,所以五蕴的意思就已经显示了“五蕴身”的人类是虚假的,不是真实法。

  因为时间关系,留待下集再继续解说。在此祝愿各位:福慧增长、道业精进、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37集 五阴的概略内涵(二)
  正娴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您正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单元。透过本会亲教师的解说法义内容,传达正法,闻熏正见、思惟正理可以种下学习正法的因缘,欢迎您收看。

  我们继续上集所谈论:“五阴略说内涵”。其实五尘也属于五阴,因为人类都是具足十八界法的,十八界法合成五阴身,使五阴各有功能差别,故亦名为五阴身;五阴因为有功能差别而能令人一一反观其功能的界与差别,每一阴都各有不同的作用,分明可见,故名为身;合五种阴的作用,就称名为五阴,表示五阴中的一一阴都不是无作用法。但五阴不能漏掉十八界的任何一界而不含摄,应当同时含摄六尘,故将相分五尘含摄在五阴的色阴之中,故五尘也摄归色阴。若是对于比较深入二乘佛法的圣者,就又为他说明色法之中另有法处所摄色,故五尘上所显的法尘也是色尘所摄——仍归属色阴,所以色阴不但是五色根的扶尘根与胜义根,也函盖内、外相分的五尘及法处所摄色;这样的分类,也因为六尘相分是识阴所识别的对象,六尘是相对于识阴而存在,也是识阴所依缘之故。是故,唯有在说及十八界法的细相时,才会另外列举六尘相分;然而六尘相分各有内、外相分之差别,内相分五尘及内相分五尘上显现的法处所摄色,都属于色阴所含摄的法,所以十八界都摄入五阴之中,所以五阴是含摄六尘相的;这是四阿含中已曾隐说及明说的。

  犹如本章的第二节中所说,此处不再重说。然而有情的内色阴,内色阴是指身体,是由谁来制造出来的?是一神教的天神吗?或是大梵天?或是父母呢?或是冥性、四大等法制造出来我们的色身呢?其实都不是,因为一神教的天神是否存在,早就成为西方哲学所质疑的大问题了;是无法被证实此状况是确实存在的,哲学界早已提出质问:“上帝在哪里,谁能找到他?”哲学界已确定:上帝只是人类想象创造出来的。

  所以近代早就有一种说法:流行了“人造上帝”。上帝的灵也是无法被信徒们实证的,不像 佛陀亲在人间教导的有情本体如来藏——创造有情色身的本识,可以一再的被佛子实证,自古至今都是如此;而一神教《圣经》记载的上帝意识智慧,也只能达到欲界天,并且对欲界天的了解也是很有限的,上帝的境界尚不能到达色界境界,何况能证得出三界的解脱智慧呢?何况能知晓法界的实相呢?而古今禅宗祖师证悟之后也都证实人类的色身及其余四阴,都是由有情各自的如来藏阿赖耶识制造出来的。大众称呼这个上帝——假设真的有上帝,他的意识既然不具有大种性自性、不能接触物质,又如何能制造我们的色身呢?而上帝至今仍不知他自己的如来藏何在,连他自己在欲界天中的色身,是如何产生出来的他都不知道,何况能制造出我们的色身呢?再观察初禅天的大梵天王,他也只是依其行善及具足修得初禅而往生的果报,他也是在三界中受报而被动性的被出生者,当然也没有能力来制造出我们的色身。

  “冥性”则只是外道想象出来的意识心中的一种观念而已,他们所说的冥性也是无法实证的,其实他们所说的冥性能制造出我们的色身及觉知心;其前后次第及内容也是不符合现象界真理与法界真理的,当然也不可能是制造我们色身的法。

  那么是四大极微吗?也不是,因为四大只是被用来制造我们色身的材料,四大既不是心、也不是有情,自身不能运作任何行为,当然是无法主动制造我们的色身。看来似乎只有父母能制造我们的色身了!但是仍然不对;因为我们现见所有的父母,都不曾看见他们每天用观想来制造胎儿的头、手、眼、鼻等,也不曾对其胎儿施以种种工作来完成孩子的五脏六腑、头手四肢。或许有人会说:那是入胎以后自然就会有四大——地、水、火、风来制造我们的色身,不必神我、梵我、或父母来劳心劳力的出生我们的色身,只是自然性而已;这样说法的这种人,其实是无因外道、自然外道。

  色阴是如何形成的?且不举证大乘经典的说法,我们仍然遵循四阿含诸经中的说法为南传佛法解脱道修行者说明。《长阿含经》卷10经文如下:

  佛说:“阿难!‘缘识有名色’,此为何义?若识不入母胎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若识入胎不出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若识出胎,婴孩坏败,名色得增长不?”答曰:“无也!”“阿难!若无识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阿难!我以是缘,知名色由识,缘识有名色。我所说者,义在于此。”“阿难!‘缘名色有识’,此为何义?若识不住名色,则识无住处。若无住处,宁有生老病死忧悲苦恼不?”答曰:“无也!”“阿难!若无名色,宁有识不?”答曰:“无也!”“阿难!我以此缘,知识由名色,缘名色有识,我所说者,义在于此。”

  怕各位对法义内涵产生误解,我们有以下的略释:阿难!我说缘于入胎识而有名与色蕴,这个“名”是指受、想、行、识,色蕴是指五色根及五尘,这是什么道理呢?如果这个识不进入母胎中的话会有“名”与“色”的形成吗?阿难尊者答说:不会有名色出生的。如果这个识入胎以后就永远都不出胎的话,会有这一世的名色吗?阿难尊者答说:不会有的。如果这个识出胎以后,婴儿的色身被毁坏而腐败了,婴儿的名色能够增长否?阿难尊者答说:不可能增长。阿难!假使没有这个入胎识的话,会有名色吗?阿难尊者答覆说:没有名色了。阿难!我释迦牟尼就是以这个缘故,知道名与色都是由这个入胎识出生,都是因为缘于这个入胎识而有名色的,我所说的“缘识有名色”这一句话,道理就在这里。阿难!“缘于名色才会有入胎识”,这是什么道理?如果入胎识不住于名中或名色之中,那么入胎识在三界中就没有可以安住的地方了;假使三界中没有能让祂安住的名或名色处所,难道还会有生老病死、忧悲苦恼吗?阿难尊者答覆说:没有生老病死、忧悲苦恼了。阿难!如果没有出生了的名或名色,难道三界中还会显示出有入胎识存在吗?阿难尊者答覆说:三界中就看不到入胎识了。阿难!我释迦牟尼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知道入胎是由于有了名色才会在三界中出现;由于众生缘于名色的缘故,所以三界中才会有入胎识显现,我所说的“缘名色有识”道理就在这里。

  这就是佛教界许多人在此段经句中弄不清楚的地方。阿含部经典所说的“缘识有名色、缘名色有识”,前句是说:名(含意识)及色阴从入胎识出生,是由入胎识出生名色等五阴;后句是说众生如同大乘菩萨所说的恒内执入胎识为我,于是入胎识就不断的受生而驻在三界中,使这个本识一直在三界中出现,不能独住于无余涅槃中。这也就是有时 佛陀所简说的“识缘名色、名色缘识”互相攀缘的意思。由此可知,色阴的五色根及五尘等法,都是因为入胎识进入母胎以后——这个入胎识不是意识,意识不能入胎,在入胎时就消失了;也不是意根,意根虽能入胎,但没有大种性自性,所以无法摄取四大来制造色身;——这个入胎识凭借祂独有的,不共前七识的大种性自性,才能执取受精卵物质而能安住于母胎之中,再摄取母体所供应的血液中的四大来聚合,才能依照业种而制造出我们此世的色身。

  所以色阴是入胎识制造出来的,不是一神教天神、大梵天、冥性、自然性、上帝的觉知心,或我们的意识意根制造出来的,假使入胎识因为实现往世所造恶业种的缘故而中途离开了,胎身就开始毁坏——成为死胎而流产,或者胎身受到外力破坏而毁坏了,入胎识就无法再执受胎身、就不得不离开母胎;胎身只能流产而毁坏就不可能会有此世的我们色身,及五尘相分、法处所摄色的出现。这就是此段经文中 佛陀开示的真理,证明五阴是由入胎识——如来藏藉父母、四大等缘出生的。反过来说,假使入胎识不依靠受、想、行、识等四种名作为所缘,也不依靠色身作为所缘,祂就只能单独存在于无余涅槃的无境界中,不能在三界法中显现、存在及运作。所以在大乘经中如此记载:阿罗汉入了无余涅槃以后,佛说即使是究竟佛的诸佛大智慧、大威德力,也都不可能再找得到阿罗汉的入胎识所在了;因为祂无形无色,又不再显现任何的界——任何的功能性,所以当然无法再找得到入无余涅槃后的阿罗汉们的入胎识了,三界中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这个圣人的入胎识存在。所以这一段经文才会说“缘名色有识”,只有缘于名与色而驻留于三界中时,才有可能找得到阿罗汉们的入胎识。一切有情也是如此,都必须入胎识驻留于三界中,并且有意识分明的运作才能由意识找到入胎识,这个入胎识当然不是意根,也不是意识;当然是与意识意根同时同处的另一个识——那当然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正是大乘经典中及南传《阿含经》中所说的阿赖耶识,也是北传《阿含经》中所说的如来藏。若停止了意识心的作用而不理会诸法相,或暂断了意识而入无想定、灭尽定中,或入了无余涅槃不在三界中现行了,就都无法找到自己的入胎识了。所以 佛在阿含中说“缘名色有识”,缘于名与色才会有入胎识在三界中示现;若离名与色就永远找不到入胎识了。佛所说的“缘识有名色、缘名色有识”的道理,就是如此。

  由此阿含中 佛陀开示的道理可知:我们的色身、五尘,以及识阴和受、想、行等名都是由入胎识出生的。这个入胎识,正是初转法轮的阿含部经典所说的识、如、真如、入胎识、如来藏、涅槃实际、涅槃本际,正是古今阿含学者所说而不能实证的本识、不可说我;也就是第二转法轮的般若系经典,譬如《大品般若经》、《小品般若经》、《金刚经》、《心经》中所说的心、无住心、不念心、非心心、无心相心了;当然就是第三转法轮诸经所说的如来藏、阿赖耶识、心、所知依、无始时来界、异熟识、阿陀那识;也就是中国禅宗祖师所悟所证的本地风光、本来面目、佛法大意、吹毛剑、祖师西来意。由于有第八识的入胎才会有色阴所摄的五色根及五尘,也因为有意根的存在而有了法处所摄色,这就能由入胎识藉著祂自己出生的色阴来出生识阴六识;有了色阴与识阴才会有名中三阴的受、想、行出生与运行。像这样五阴就具足了,有了五阴,所以老病死、忧悲苦恼就都跟著存在,使得众生受诸苦恼。若灭了五阴的每一阴,一一灭尽以后就没有五阴了,从此就不会再有生死中的种种苦,就是实证无余涅槃了。

  无余涅槃中没有十八界法中的任何一界继续存在,也没五阴中任何一阴多分或少分的存在;是灭尽十八界、灭尽五阴的。这种解脱道的正理,与诸凡夫、大法师、大居士的想法完全背道而驰,所以 佛才会说出佛法背俗的开示,《罗云忍辱经》卷1:【佛之明法,与俗相背;俗之所珍,道之所贱。清、浊异流,明、愚异趣;忠、佞相仇,邪常嫉正。】故佛法背俗,一向背于俗法俗理。世俗谛的二乘法就已经是背俗的了,更何况大乘佛法的甚深般若妙义,当知更加背俗,更不是世间人意识思惟所能了知的;所以,佛门内外真悟者少、错悟者多是古今不变的定律;所以现代佛教界的大师与诸学人,对极为粗浅的二乘菩提的断我见的智慧境界尚且都已经误会了,都落在意识心上而自以为已经证得解脱境界;若是胜妙于二乘法百千倍的大乘菩提般若,那就更没有修证的可能了;更何况无生法忍一切种智的上上妙义,又更胜妙于般若系经典所说的般若总相智与别相智,岂非更无希望亲证?所以今日佛教界仍然无法免于真悟者少、错悟者多之现象;古时及现代佛教界如是,未来佛教界仍将如是,永远不可能跳脱于此一现象。

  因为时间关系,留待下集继续解说,在此祝愿福慧增长、道业精进、学法无碍。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38集 五阴的概略内涵(三)
  正娴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您正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单元。透过本会亲教师的解说法义内容传达正法,闻熏正见、思惟正理,可以种下学习正法的因缘,欢迎您收看。

  我们再继续上集所谈论的“五阴略说”内涵。一般学佛人初学佛时、或是久学而被未悟的大法师误导了,知见如同世俗人一样的执著意识觉知心自我,对于入涅槃就是灭尽十八界自我这个真实义当然无法接受、当然会大加反对。怪不得平实导师出版了《邪见与佛法》在书中详细揭示解脱道的真实道理以后,一直得不到诸大法师、诸大居士的信受与认同;甚至当年大陆还有大法师向徒众们说平实导师的说法是邪见、是邪魔化身为平实来破坏佛法的,所以指使徒众收集了不少《邪见与佛法》去烧掉;可见这些大法师们是连我见都断不了的凡夫,所以受不了“把自己灭掉而入无余涅槃”的正见。但是后来 平实导师已在论中找到了大菩萨们同样开示的证据,如今于此举证 佛陀在四阿含中的开示确实的如理作意的语译以后,已经足以说明 佛陀的解脱道本怀了;证明当年 平实导师依照自己亲证的大乘般若与二乘解脱智现观境界,而说出来的解脱道法理是完全正确的。如今再以阿含圣教量来证明:当年在《邪见与佛法》书中所说的佛法才是正见;间接地证明:那一些想要以离念灵知心,进入无余涅槃中安住的大法师、居士们都是不肯断除我见的人,证实他们想以意识觉知心进入无余涅槃中的说法,都是误会阿含解脱道的邪说,都是未断我见、未断三缚结的凡夫。

  有智慧的南传佛法学人与法师们,如今都该清醒了,不该再妄想意识觉知心可以进住于无余涅槃中。因为觉知心意识,不论是有念灵知或离念灵知,不论是清修梵行的意识、或密宗喇嘛贪爱淫乐的意识,不论是粗心、细心、极细心,都永远是意识心;一切粗细意识都是缘生缘灭的生灭法,是依靠意根与色身五根,及六尘为缘才可能在人间生起的;意识生起后,必须依靠所缘、所依的意根、法尘才能存在。然而意根及意识所依的身根及六尘,尚且都是依缘而生的,入涅槃时也都必须灭尽,何况是依意根等法才能生起的意识?何况是识阴所摄的依他起性的缘生法、常断法的意识?在意根与诸根、六尘灭除时,如何能单独存在呢?如何能舍弃所缘法而单独住于无余涅槃呢?所以,有智慧的南传佛法法师与学人们,现在都该清醒了!不要再于意识觉知心上广作文章了!是到了应该在五阴中观行意识、意根虚妄的时候。若能依照 平实导师书中的教导,确实而如理作意地将每一阴的缘生性质如实观行以后,不久的将来一定可以取证声闻初果的;到那时,自己可以确认是否已断身见,可以自己确认是否已断三缚结而证初果。若断结证智,未来二乘菩提的弘传可就有福了!到时,我见的断除是否已经全面具足,而能引生我执的断除呢?当必再作其他更深入观行的。

  今已了知色阴的定义及色阴的生起,接著是该了知识阴与受、想、行阴的时候了,否则是无法断我见的。《增一阿含经》卷28第五经,佛陀如是开示:

  当于尔时,诸神妙尊天,七日之中皆来听法;尔时世尊与数千万众前后围遶而为说法,说五盛阴苦:“云何为五?所谓色、痛、想、行、识。云何为色阴?所谓此四大身,是四大所造色,是谓名为色阴也。彼云何名为痛(受)阴?所谓苦痛、乐痛、不苦不乐痛,是谓名为痛(受)阴。彼云何名想阴?所谓三世共会,是谓名为想阴。彼云何名为行阴?所谓身行、口行、意行,此名行阴。彼云何名为识阴?所谓眼、耳、鼻、口、身、意(六识),此名识阴。彼云何名为色?所谓色者:寒亦是色,热亦是色,饥亦是色,渴亦是色。云何名为痛(受)?所谓痛(受)者,痛(受)者名觉;为觉何物?觉苦、觉乐、觉不苦不乐,故名为觉也。云何名为想?所谓想者:想亦是知,知青、黄、白、黑,知苦、乐,故名为知。云何名为行?所谓行者:能有所成,故名为行;为成何等?或成恶行、或成善行,故名为行。云何名为识?所谓识:识别是非,亦识诸味,此名为识也。诸天子!当知此五盛阴,知三恶道、天道、人道。此五盛阴灭,便知有涅槃之道。”(《增一阿含经》卷28)

  在此段经文中 佛解说了五阴的内容以后,又举列说明五阴中每一阴的定义。所以说明了色阴之色是包括寒、热、饥饿、渴等触尘的,说一切内六入的六尘色法亦皆是色阴所摄的。又说明了受阴(痛阴)的内涵,包括觉知苦、乐、舍受的觉知与分别都是受阴。又说明想阴的“想”其实就是了知,由前五识所触知的苦、乐、舍受之中,再于意识觉知心中生起苦、乐受的了知,都是想阴的想;所以了知苦、乐受,而尚未生起语言文字妄想时的离念灵知,已经是属于想阴了。这是更进一步说明眼见色时,尚未生起苦乐受的了知性,即是想阴的想;同理,身触苦痛时的了知性,那时心中还没有生起瞋怒或语言文字,已经是想阴了;所以前五识的了知色、声、香、味、触等法,直接生起与苦、乐、舍受,同时存在的觉知性仍然是想阴所摄——只是识阴六识的心所法,不必等到意识依据五识而对五尘生起苦、乐、舍受的了知时,才说是想阴;而是五识及意识在了知六尘而尚未生起苦、乐、舍受之时,就已经是想阴了。所以 佛说:“想亦是知,知青、黄、白、黑,知苦、乐,故名为知。”了知苦、乐,但还没有对苦、乐加以觉受时的了知,正是欲界最微细的想阴;对苦、乐加以领受时的离念灵知,已经是受阴了;若是因为苦、乐受而在心中生起语言文字妄想时,已经是极粗糙的想阴了。

  至于识阴中的“识”,佛特别指明说:“所谓识,识别是非,亦识诸味,此名识也。”也就是说:专心一志而离语言文字时,仍然是了别苦乐是非的觉知心;能了别种种法味的觉知心,或如藏密能领受双身法中的乐触而无语言文字妄想时的觉知心,都是识阴所摄的识——离念灵知心正是如此,正是意识。离念灵知既可存在于清净梵行的静坐中,也能存在于离五尘的二禅等至位中,故藏密双身法贪淫之行的淫乐中当然是更低层次的意识。这些都只是粗、细意识的差别,同样是离念灵知,却有清净与不清净、粗与细的差别。由此可以实证一件事:离念灵知心正是识阴所摄的识,意识虽离语言文字,仍然以其心所法来了别苦乐及是非——都不出于识阴六识之外;这当然不可能是常住不灭而离苦乐的真实心、实相心,绝不可能存在于离六尘的涅槃境界中。也因为识阴所摄的六识心,不论是有念或离念,都是意、法为缘而从如来藏中出生的缘故,假使有人继续执著离念灵知心是常住心、不生灭心,这个人定是未断我见的凡夫。

  世俗人及未悟菩提的修行者,同样存在有五阴实有不灭的我见,最常见的是存有识阴常住不灭的我见,却都会自以为已断我见了。但是这个我见极为难断的原因,都是由于不善了知识阴的内涵所致;不善了知识阴内涵的原因则是由于不懂得如何选择善知识。不能善选真正善知识的原因,则有别因:或因情执难断,是故明知所随之师是假名善知识,却宁可继续信受与追随;或因智慧不够,无法检查所随善知识的说法是否正确;或因封闭心态,不想进一步了知真善知识与假善知识的差别;或因过慢、增上慢,自认为修证高超,对任何善知识都不服气;或因为顾虑名闻、利养、眷属,诚恐修正原有邪见以后将使徒众了知自己先前所谓的悟都是错悟,导致名闻、利养、眷属的流失;或因爱乐面子,一切以维持面子为重,所以明知自法有误时仍然不肯改变,不乐重新观行而无法断我见。由此种种缘故,拒绝接受后出的真善知识开示的正法,继续落入识阴、想阴之中,难可出离。

  五阴常住的见解就是“我见”——这是一切佛门修行人都想断除的;虽然口中及心中都想断除我见,然而等到真善知识说出正确的道理时,心中却不乐于接受,仍然认定识阴中的意识变相境界、或想阴了知性就是常住法,不肯确定这些都是缘生之法,不愿接受为生灭法,只愿接受色阴及有语言文字妄想时的意识心是生灭法;另外建立离言意识为不生灭法,而不知道自己仍然落在意识中,当今的南、北传佛门大师少有能外于此者。所以断除我见最困难处,其实正是对意识心的境界相不具足知——这是我见中最难断除的部分。若能具足了知意识心的种种变相就有希望断除我见;所以对意识内容的深入理解,正是当前修证二乘菩提解脱道的佛弟子们最应该正视及观行的地方。

  确实观行而证明意识的虚妄性以后,有的人可能取证初果,但是有些人却只能证得初果向,这都是因为仍然执著想阴的缘故。若能对想阴也有深入的理解与现观,实际证明而了知 佛陀所说的“想亦是知”,就可以断除想阴常住的我见,三缚结就一定可以断除。但是我见最难断的地方,正是识阴与想阴,这二阴都是名所含摄的六识心与心所法。以此缘故,断了色阴常住的身见以后,当然必须深入理解名中四阴的内涵,才能具足断除身见:识阴身、受阴身、想阴身、行阴身。

  最难了知的想阴,佛如是说明:眼见色时尚未生起苦乐受的了知性,即是想阴的想。所以前五识的了知色、声、香、味、触等法,也是想阴所摄,不必等到意识依据五识的了知,而对五尘生起苦乐舍受才说是想阴;而是五识及意识在了知六尘而未生起苦、乐、舍受时,就已经是想阴了。所以 佛说:“想亦是知,知青、黄、白、黑,知苦、乐,故名为知。”不知想阴的内容就直接参禅,往往落入想阴中而不自知,这是古今学习禅宗法门而参禅的人们,常常落入的错悟境界相。今时一切大法师所谓的开悟境界,都难自外于想阴,这正是离念灵知境界。离念灵知其实正是独头意识或五俱意识的心所法:住于离念境界,而对内外六尘了了分明。所以,想阴我见才是学人最难断除的我见。

  识阴中的“识”,佛特别指明说:“所谓识,识别是非,亦识诸味,此名识也。”也就是说:能了别苦乐、是非的觉知心,能了别种种食物味道及艺术韵味、佛法义理的觉知心,都是识阴所摄的识,而离念灵知心也是如此的心。正当心无杂念而专心听法时,心中都无一言一语,远离一切妄念却已能分别法味,并无言语;这正是“识诸味”,与“诸法味”完全相应,正是意识心——正是识阴中的识。正当专心听闻大法师说世间法时,他的观念有时说错了,此时离念灵知心中虽然并无语言生起,但仍然能识别大法师说错——即是非颠倒,这正是识别是非的识阴所摄的识。所以离念灵知心正是意识——正是识阴所摄的虚妄法。

  由此可以证实:离念灵知心是识阴所摄的识,不出于六识之外;而意识觉知心修成的离念灵知性,能离语言妄念而了知五尘,正是意识心的想阴所摄,正好属于意识心的心所法;正当我们离念而对外境六尘了了分明时,不论离念境界的时间有多么长久,仍然可以了了辨认六尘境界,不会因为离念就失去了了知性。所以动中定力修得很好的人,在路上行走时,虽然一直都离念而无任何妄想,或者一直保持无相念佛的忆佛净念相继不断、或一直看话头,但仍然可以了知路上的状况,绝不会失去了知性,绝不会全无分别地跌入水沟,或撞上路灯、车子;了知之时即已分别完成故。既然已经现观而证实了,当然知道离念灵知心及离念时的知觉性都不可能是常住不灭的真心、实相心;阿含圣教中已经说这是识阴及想阴所摄的缘故。离念灵知心是识阴,离念灵知性是识阴的心所法。

  而且识阴所摄的六识心自体与六识心的自性,都是意、法为缘而从入胎识如来藏中出生的缘故,属于所生法;若是所生法,当然不可能是常住性的真实心、性。假使有人继续执著离念灵知心或离念的知觉性,坚持为常住心、不生灭心,这个人就是未断我见、我所见的凡夫。若想真断我见、我所见而预入声闻圣流中,当然应该赶快实际观行而确认祂的缘生性、可灭性、必灭性;进而现观离念的知觉性即是识阴的自性——属于识阴的心所法,是依附于识阴而存在的我所,若离识阴即无可能存在,若离色阴即无可能生起。由此认定的缘故,当然我见、我所见也就断除了;五阴实有不灭的我见,最难断的地方是识阴及受、想、行阴,这些都是名色的“名”所含摄的心与心所法。以此缘故,当然必须先深入理解名中四阴的内涵;若想要了解,应当先了解五阴的缘生相及次地生起的过程,才能实际理解名中四阴的真实内涵,我见及我所见就可以如理作意的灭除,正式成为预入圣流的初果人,随后才能进入解脱道的修道位中来修除我所的贪爱与执著,渐渐迈向四果的慧解脱境界。

  因为时间关系,留待下集再继续解说。在此祝愿各位:福慧增长、道业精进、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39集 五阴的缘起
  正娴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您正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单元。透过本会亲教师的解说法义内容,传达正法,闻熏正见、思惟正理可以种下学习正法的因缘,欢迎您收看。

  经过前面依序概略介绍“五阴略说”,我们今天再论说五阴的缘起——以内色法的五根及外色法、意根、无明为缘,加上本识—入胎识—如来藏为因就出生了识阴等六识,一切凡夫都是如此;识阴出生了,就依色阴及识阴而出生了受、想、行三阴。阿含部经典的《中阿含经》卷7第30经〈象迹喻经〉如是说:

  “诸贤!世尊亦如是说:‘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所以者何?诸贤!世尊说:‘五盛阴从因缘生:色盛阴,觉、想、行、识盛阴。’诸贤!若内耳、鼻、舌、身、意处坏者,外法便不为光明所照,则无有念,意识不得生。诸贤!若内意处不坏者,外法便为光明所照而便有念,意识得生。诸贤!内意处及法、意识,知外色法,是属色阴;若有觉,是觉阴;若有想,是想阴;若有思,是思阴;若有识,是识阴。如是观阴合会。诸贤!世尊亦如是说:‘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所以者何?诸贤!世尊说:‘五盛阴从因缘生:色盛阴,觉、想、行、识盛阴。’彼厌此过去、未来、现在五盛阴,厌已,便无欲;无欲已,便解脱;解脱已,便知解脱: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诸贤!是谓比丘一切大学。”尊者舍梨子所说如是,彼诸比丘闻尊者舍梨子所说,欢喜奉行。“眼根与眼识”已经在此段经文之前说过了,故此段经文中只说所剩余的“五根与五识”。

  我们再继续论述如下:想要看见真实的缘起,其实是很困难的,因为二乘圣人也只能看见部分的缘起,不能具足看见缘起法的真实相;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对所谓二乘圣人只能看见缘起法的表相,识阴所摄的六识都是因为有五色根、意处与法尘为缘,才能够在人间生起;而这六识全部,也都必须有五色根、意处与法尘作为运作时的所依缘,必须有五色根、意处及法尘同时运转,识阴六识才能够运作。所以二乘圣人,因为这种现观而断我见乃至断除我执,不再执著识阴六识为常住不坏的真我。可是,五根与意处为何能够存在呢?内六入的六尘指的是含定境法尘,又为何能够生起及存在呢?五根、意处及内六入的内六尘,又是从何处而生起的呢?意处与法尘为缘而生的意识,在依五根、意根及法尘二法为缘而出生时,意识自身又是从哪里出生的?是由谁藉意处与法尘而出生了意识?

  这都不是二乘圣人所能观见的,他们看不见这个很深入的缘起,他们只看见表相上的“意、法为缘生意识”的缘起,所以二乘人的智慧是不很好的,他们所见的缘起法只是缘起法的表相;也因此故,阿难尊者回入大乘以前,尚在初转法轮的小乘法时期,有一天思惟了十二缘起法以后去向 佛禀告说:十二缘起很浅,很容易了知;因此就被 佛当面诃责:十二缘起法甚深,不是你所能知道的。讲的就是这个道理。(这段经文和解说,在 平实导师《阿含正义》第623页有更详细说明)。

  所以“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同样的听到这一段 佛的开示时,菩萨因这一段提示而看见的缘起法,是从如来藏法的功德上面来现观:如来藏本识出生了五色根,然后再依意、法为缘而再出生意识等识阴,因此而有十二因缘法的流转生死。所以菩萨看见的缘起法是从如来藏真义来看十二缘起的。但是声闻、缘觉则只能从意处与法尘为缘而出生识阴六识的事相上面来现观的;他们都看不见理相,不能看见识阴六识是如何从如来藏中藉著意处与法尘为缘而出生的。所以同样的一句佛语:“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菩萨与声闻、缘觉听了之后所看见的“缘起”,在领会与现观上面是绝对不同的;所以声闻圣人对这一句佛语中的法字,都会解释成为世俗谛的缘起法,但是菩萨们却一定会将这个法字解释为胜义谛的如来藏。

  世尊演说十因缘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用意就在于此;这也是大乘法中《维摩诘不可思议解脱经》所说的:“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维摩诘不可思议解脱经》卷1)的具体代表,这也是大乘经典被声闻罗汉结集以后,就变成二乘解脱道经典的原因所在。证得如来藏之后、也了知解脱道了,这才会懂得 平实导师这样子说法的真正意趣;懂了以后对于 平实导师所说的:

  大乘法义被小乘人听闻以后可以证得阿罗汉果位,但是被大乘证悟者听了以后,却可以证得无生法忍而入诸地;二乘圣人将他们所听到的大乘法义结集以后,由于对经中的大乘法没有生起胜解及念心所的功德,一定会结集成为二乘解脱道的经典;但是大乘菩萨将他们所听到的大乘法义结集以后,一定会保持大乘法原有的法味而成为大乘经典。(《阿含正义》第二辑,正智出版社,页375-376。)只要是真悟的菩萨们,听了 平实导师这一段话都会认同的。

  因为缘起法绝对不是无因唯缘而生起的,必定有因、有缘才能生起的。万法生起的根本因就是本识——如来藏,即是因,其他的助缘——譬如山河大地、地水火风四大物质、无明、以及外缘的父精母血,全都只是缘;而助缘或外缘也都是先已从自、他有情的第一因中出生了,然后成为助缘而间接或辗转出生其余诸法,所以一切缘也都是从第一因中出生的。世间万法若无第一因的本识而只须助缘就能出生,那么世间因果将产生错乱的情况——将不会符合因果律的。

  所以主张唯缘无因而能出生万法的应成派中观,都是无因论的心外求法的外道。譬如像认定上帝为诸法第一因是一神教信徒的揣测臆想,真正第一因是本识如来藏。一切法的生起都必须有因、有缘才能生起,独因而无缘、或者独缘而无因,则不能生起任何一法。但“缘”是生灭有为的虚妄法性,“因”才是从来无生、后亦不灭的真实法性。这里讲的因,不是讲因缘法中的所缘因,因缘法中的“缘因”是将前一法作为后一法出生的助因:缘于前一法才会有后一法的出生,所以后法缘于前法而生起,前法是后法所缘的因,简称为缘因,其实仍属于缘法;但因为是后法出生的缘,所以前法成为后法的“所缘因”。

  譬如因生而有老病死,生即是老病死的所缘因;以前若无“生”,则今便无老病死。因无明而有身口意行,前世若无“无明”,则不会入胎,则不会有此世的身口意行;由是故说无明为“行”的缘因,但无明只是身口意三行的缘,以无明为缘因而有此世的身口意三行;但身口意三行其实仍以能出生身口意的入胎识为根本因、第一因,无明只是身口意三行从入胎识出生的藉缘。然而若无无明,就不会有身口意三行的出生,身口意三行的出生仍以无明为缘因;虽为缘因,但仍只是前后相因的助缘而已,并非真正的因。

  万法出生的根源才是万法出生的真正因;但若只是因——入胎识,而无其他的助缘——所指的是所缘因及所依缘,万法也无法具足出生。这样说明,可能仍然有些人无法理解真义;我们打个譬喻:像人们身口意三行的出生,必须以缘因为缘——缘因指的是无明,也必须有助缘、所依缘为缘——助缘、所依缘指的是山河大地、父母、有情、物资等,才可能有人们的身口意三行出现;但是若缺了真实因——万法的第一因、根本因的入胎识进入母胎中制造了色身,尚且不可能有此世的胎身,何况能有此世的识阴六识等?何况有此世的离念灵知心、性?更何况能有身口意三行的存在与运作?故说此因缘并不是真实因,只是助缘,所以称为缘因,或称为因缘——后法所缘的因。

  只有能使众生出生的法,只有能藉众缘而出生离念灵知心、出生识阴六识(含意识)的心,才能说是万法的因。万法的因必定是永住法、常住法、不间断法、不生灭法、无间等法;若不是永住法而是生灭法,当这个因有时断灭——有时间断而非无间等法;正当暂时断灭时即无心可以持种,亦无心能持种种法,则所有法应当都将灭尽无余,则不该人会有眠熟之后醒来而能继续执持前一日所造业种、所熏诸法种子的功能,应该昨日所造一切善恶业种,所熏习的一切善不善法种、一切有漏有为法种、一切无漏有为法种,全都失去无余。

  譬如离念灵知心,祂若是持种者,当祂夜晚眠熟而成断灭之后,祂所执持的一切法种,都将因为祂的断灭不在而成了丧失无余或者被遗失,而由尚在清醒位中的他人意识心所执持。然而现见祂断灭之后第二天重新出生之时,昨天熏习及造作的业种并未被他人所持有;原来所认识的家人也仍然认识,没有因为眠熟断灭之后而失去原有的记忆种子,显然一切法种都仍然存在而没有灭失或遗失。既然离念灵知心是夜夜都会眠熟而中断的,而祂熏习造作的一切种子又都仍存在,祂明天出生时继续持有,可见必定另有一心执持或熏诸法的法种及所造的善恶业种;那个能执持一切种子的心,当然必定是常心、永住性而永远不曾刹那断过的心。只有从来不曾间断过的无间等心才会是永远不曾出生的心;永远不曾出生的心才会是以后永远不会暂断、断灭的心,也只有这种心才可能出生万法,让人观察到万法的缘起,如此观察缘起法的人才是能如实看见真实法性的人。

  当您有智慧能看见万法必定是从一个从来无生,而以后永远不会断灭的真心中生起的时候,您才是真正看见“缘起法”的人。若不知这个道理,根本就不可能看见缘起法的真义,他就是没有看见真实法性的人。二乘人只能看见“缘因”而不能看见“万法的根本因”,所以从大乘法的实相般若来说,他们只能方便说是懂得缘起法的人。因此,当阿难尊者尚在小乘法中——尚在阿含期时,有一天思惟过十二因缘观以后,心中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了解缘起法了,就去向 世尊说:我觉得缘起法是容易懂的,不像 世尊您说的难知、极难知的法。所以世尊就当场责备他说:缘起法甚深、极甚深,不是他所能理解的。

  真能了解缘起法的人都必须亲证万法缘起的正因——入胎识,才是真正亲见缘起法性的人。要能现观万法如何从入胎识中直接、间接、辗转出生,这是只有菩萨才能现观的,不是二乘人所能现观的;所以二乘人不懂般若,也不懂唯识增上慧学。由此缘故,二乘听闻了大乘法义的经典以后,若结集经典时,一定会结集成二乘解脱道的经典;虽然他们已经实证解脱的功德了,但仍然只能方便说是已经见法的人,因为诸法是从何处生起的?他们仍未实证而真实了知,只是信受 佛说由本识中出生的圣教。菩萨实证一切法的缘起:一切法都是从入胎识中直接、间接、辗转出生的;所以菩萨才是真实亲见缘起的人。若无常住的真实法永住不易其性,就不可能会有种种法藉缘而起;现观此一事实时,就可以说他是真实亲证法性的人,所以世尊才会说:“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由于六根和六尘相触,相触的结果,六识就在根与尘相触的地方出现,由阿赖耶识流注出六识心的种子,六识心的种子流注出来时就有六尘里面的种种分别相出现,这叫作“缘起自性”;因为这些都是因缘所生法,所以叫作缘起自性。如果有人对于这一个“缘起法”非常的体性不了解,产生了执著,那就是“妄想自性”,也就是遍计所执性——对缘起法不了解,所以执著依他起性的六识、六根、六尘,在这十八界法里面,意根对其余的十七界加以执著;执著的原因当然是从虚妄想而出生的,如果不是因为对于其“依他起性”有妄想——譬如误认离念灵知的意识心为真实常住心——就不会有这个执著。由于对依他起性产生错误的理解,所以产生了执著;有了这个执著就叫作遍计所执性,也就是在依他起性上面产生妄想,不知道缘起法的依他起性而误认依他起的法为实有不坏法,所以就有了执著,这样就不能出离生死。

  因为时间关系,留待下集亲教师再为各位继续解说。

  在此祝愿:福慧增长、道业精进、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