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40-43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40集 八识心王简说
  正钧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问候大家身体健康、精神愉快!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延续于前面所说“五盛阴”的主题,接下来要说“识阴不能去到后世”的这个部分。然而总不能说因为识阴不能去到后世,所以就一了百了,就成为断灭的境界,那就不是佛法了,而且这里不是也说去到后世吗?既然有去到后世的这一件事情,那就表示说佛法绝对不会是断灭的;所以要探讨“识阴能否去到后世”的这一个问题之前,应该先要了解一下识阴所依的究竟是什么?了解了以后,再来叙述识阴的种种,因此藉著今天这个因缘,就来讨论为什么要说八识心王。

  早在一千三百多年前,玄奘菩萨就已经造了《八识规矩颂》,然而今天在这里并不是要跟大家来说明八识心王的内涵。玄奘菩萨当年历经千辛万苦到天竺去取经,并将大部分带回来的经典翻译为汉文,不说别的,单单指这一个层面的恩德,我们就不知道要如何报答了。回头来说《八识规矩颂》,玄奘菩萨将八识心王分为四个大类:也就是眼识等前五识、意识、第七识意根、第八识阿赖耶识;每一个类别又各以十二首偈颂来演述其体性或者是功用,并且简略地叙述菩萨的八识心王在佛菩提道中因地、果地上的差异,这样子一共作了四十八首偈颂,也许这也是 玄奘菩萨被后人奉为中国佛教法相唯识宗创始人的原因之一;然而佛教的不应该分宗立派,而应该回归唯一佛乘的全面修证,这个在 平实导师的《宗通与说通》第七章的各宗地位略判之中就已经开示得很明白了。而 玄奘菩萨所造的《八识规矩颂》一直被学人引用来讨论以及说明,包括了八识的行相、业用、所缘、相应等等,所以学人在论述《八识规矩颂》这几个字的时候,有时候有的人会说《八识规矩颂》的重点就在“八识”这两个字,尤其是“识”这个字,所以特别的要加以诠释;那有的人又说,这是对唯识学所提出来扼要的说明;那另外的人说“不以规矩,不成方圆”。所以这是以世间的道理来譬喻佛法中的义理,这样子看来,林林总总各有其论述的观点,然而不管是说“八识”或者是说“规矩”,应该总合而说“八识规矩”四个字,为什么这么说?既然在佛菩提道因地、果地,八识各有其规矩,也就是说八识有其差异而非是一,在人间有情的身上,一般正常的状况而言,确实有八识心王的运作,眼识、耳识乃至是阿赖耶识,一个识也不少,多一个识也不对,就只有这八个识;而前七个识都汇归于阿赖耶识,这有著另外一个层面的法义,在这里就不加以论述了。

  玄奘菩萨当年西行到天竺,见到佛法被安慧的六识论所破坏以及转易,回到长安城之后,虽然主要所做的在于翻译经典为汉文,但仍然在观察如何使 世尊了义的正法可以长久的流传于后世,而不被外道所转易,乃至是被外道法所取代。所以 玄奘菩萨当年有一个叱咤风云的作为,就是在古印度羯若鞠阇国,它的都城广开无遮大会,在戒日王的曲女城墙上矗立了真唯识量的大纛,而在当时都没有人敢于对论。到了现在大家都知道,那就是佛法之中“若不摧邪,无以显正”真义的具体展现。玄奘菩萨把这一项法宝流传给后世的我们,其所依止的依然是佛法之中所说的“心”一定是八识心王具足,不会少一个识,也不会多一个识;因为佛菩提道之所修证的,全部都属于有情自身的八识心王、五十一个心所有法、以及十一个色法、二十四个心不相应行法、六个无为法。而在这些法里面,最重要的也是最根本的,那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这个阿赖耶识又称为如来藏,一定是要在这样的基础之下才能够进一步谈论识阴的种种状况;因为早在古印度就已经有六识论者了,佛法传到东土,当然也会有六识论者,乃至现在到了末法时代,更有好多的大小善知识都说第八阿赖耶识是妄心,都说只有六个识。然后更错误引用经论中所说的要灭阿赖耶,殊不知道经论中所说的要灭阿赖耶是要灭除阿赖耶识的阿赖耶性,而不是要灭阿赖耶识的心体;因为阿赖耶识其实也是第八识的异名,只是灭了阿赖耶性以后改名叫作异熟识,一直到成佛之时所知障完全都去除,改名叫作无垢识,又名叫作真如,依然还是这个第八识啊!所以才会有转识成智、四智圆明的这个结果;而且,若单以六识的范围来讨论佛法,佛法就已经落于无因论以及断灭论之中了,更何况还要说可以进一步亲证佛法,那根本都是不可能的。这一种只有六识的主张,在否定不相信有第七、第八识的情况之下,就会使得 世尊两千五百多年前辛苦的在印度示现所流传下来的胜妙法义提早消失于人间。

  再者,《杂阿含经》卷六,第136经之中,早就有这么一段的记载: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于何所是事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诸比丘!令彼众生无明所盖,爱系其首,长道驱驰,生死轮回,生死流转,不知本际。”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善哉!世尊!唯愿哀愍,广说其义,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佛告诸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诸比丘!色有故,是色事起;于色系著,于色见我,令众生无明所盖,爱系其首,长道驱驰,生死轮回,生死流转。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世尊在这一段的开示,询问比丘们的话其大意是说: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个存在的事相是从何生起?又是被什么所系缚?是在哪里见到蕴处界有真实的我?比丘们啊!众生被无明所遮盖,就好像头被贪爱所系缚,在漫漫长夜不停地奔驰,所以会有这样子的生死轮回流转,都不知道生死的本际为何啊!世尊在随后回应比丘们的请问,又提到说,众生因为已经有了色阴的缘故,就在色阴上面被系缚而执著有真实的我,因为这样子被无明所系缚,使得对色阴的执著而系缚他们的头,被牵引而在漫漫长途不停地奔驰,就有著生生世世生死轮回与流转,其他的受、想、行、识四阴的状况也是类似。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本际的存在啊!说明了现前虽然有色、受、想、行、识等五阴的运作,其背后一定伴随有本际啊!而众生正是被无明所遮盖,长夜追逐著五阴的种种,所以被贪爱五阴所系缚而有生死的轮回流转;要脱离或者是免除生死流转不能只在现象界的五阴作道理,在真正的佛法上必须要先相信有本际的存在,本际就是如来藏第八识,这才能于不论是解脱道或者是佛菩提道会有所帮助,乃至是亲证而开始进入内门的修行。

  在佛法的这一个部分上面的道理已经说了这么多了,接下来就举例来看一看一些所谓佛法中的修行者,他们修学的内涵及过程可能产生什么状况?禅宗五祖为人开示说: “不识本心,学法无益。”(《六祖大师法宝坛经》)是告诉大家,真正的想要修学佛法一定是要进入内门修学,若是不识本心而只在外门修学,即使是有著世间的智慧而能说善道,依然是学法无益;而且常常会更加增长慢心而使得无明越加深重,不因此而大妄语毁谤正法,而造下来世尤重纯苦的恶因就已经是万幸了。表面上看起来,这个道理并不是很深奥,大家很容易明白,然而实际上对很多学佛的大小善知识们却又是不想要亲证本际,不依本际而盲修瞎练乃至是错会本际的情况,当然也会有很多;而其结果可想而知,就会如同禅宗五祖所开示的“学法无益”了。譬如说:有人说“佛法中常说众生妄执假的五阴身心为我”,这当然是从佛法中的某一个义理来说;意思是说:五阴身心是假的,众生却在其中执著有我,而且还以为其为真。那么要如何来为众生开解迷云呢?假如他这么说的话,众生把现前由五阴聚合而成-这个有精神作用、色身形态而展现出来的生命现象--错认为“我”,这就是假我,也就是说临时的我;我们在不停变化的五阴上面观察到了生、老、病、死等现象,所以才会说我们有生命,而学佛的目的正是要在这个临时的我上面,体认祂本来就不生不灭、生老病死的现象是虚妄的,因此哪一天你假如修持的功夫深了,就在那个当下明白了这个众生由众缘所和合的生命观念真的只是一个妄见而已,那么那一个当下众生就是如来了。

  这一个人他主张五阴聚合而成的“我”这是假我;因为五阴是不停地在变化著,所以显示出来生、老、病、死等现象。而现在学佛了,功夫作深了,知道说生、老、病、死等是一个妄见,所以当下众生就变成如来了。可是当他明白生老病死的现象是虚妄的,这些现象所依的五阴是不是依然还不停地变化著呢?是啊!那他的意思是不是说,依然不停地变化著的五阴,此时就变成如来了吗?假如这样子的话,过失可就大了喔!因为生老病死的现象是依于五阴而有的,如今只在观念上面认定生老病死是虚妄的,其所依的五阴是怎么一回事,竟然可以不要管它,而可以直接说这样子就是如来了。那也许有人会答辩而说:当观察到生老病死是虚妄的同时,也就知道五阴不是真实的了。问题是即便是这么说,仍然是有过失的,为什么这么说?就算是这个人真的知道五阴是虚妄的,然而真实的法是哪一个?总不能说知道五阴不是真实的同时,五阴就变成真实的法了吧!然后在这个五阴上面就变成如来了,那不就是原来不是真实的五阴,竟然能够一下子就变成真实的法,能有这个道理吗?原来不是真实的五阴一定是有一个真实的法为其所依,五阴才有它生生灭灭的相貌;因为现见五阴会有坏灭的时候,总不能说五阴坏灭了以后,已经坏灭的法无所依凭而自己又会平白无故的出生嘛!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一定是有一个真实的法,这个真实的法祂本来就是不生不灭,这才能作为会坏灭的五阴之法的所依。亲证了这个真实法,也就是如来藏、本际、第八识,证实了五阴之法都是直接、间接、辗转由祂出生,如是转依之后才说五蕴的法也是本如来藏妙真如性,这才能有佛菩提道上转依而地地增上。不能够说否定、不相信本际如来藏的存在,而只在生灭的蕴处界法上作道理,那一定同时会掉在“无因”以及“断灭”的过失之中,那就真的是如同禅宗五祖所开示的“学法无益”了。

  因此要了解以及讨论识阴的种种情况,必须先要确定有一个万法所依的本际——祂是本然存在的,祂就是如来藏第八识,祂本然是不生不灭、不来不去、不增不减,这个非境界的中道境界本然就已经存在,修学佛法得要先亲证这个本际,然后才从另外一个层次除去种种的杂染;经历这样的一个过程,才使得行者能够进一步的证知本际的功能差别,这才能够成就佛菩提道上“地地增上、转依”的结果。

  今天就说到这理,祝愿大家幸福健康、道业猛进。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41集 识阴不能去到后世
  正钧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问候大家身体健康、精神愉快!

  上一次《三乘菩提——阿含正义》(一)之中,已经先说明了万法所依的本际了,所以今天就可以接下来探讨“识阴不能去到后世”的这个部分。

  为什么要谈论“识阴不能去到后世”的这一个主题呢?这是因为对这一个问题的正确与否的认知,是与佛法中“了生死”有著绝对的关系。因为学人开始修学佛法以后,都知道只有佛法之中才有“了生死”的法,也把“了生死”高悬为今世或者是未来世的目标;可是“了生死”的本质内涵到底是什么?说一句实在话,心中还真的是没有把握,对不对?又听到有人说可以生天,乃至又号称说可以永生,但是仔细一想说:“有生就一定有死啊,这是这个世界不变的法则啊!既然是生天了,表示就是有生了啊!那岂不是说‘永生’就注定会有‘永死’等在后面吗?”所以左思右想,还真的是弄不清楚欸!可是不管怎么说,想要“了生死”的愿望始终在他的心中挥之不去。

  在二乘菩提与大乘菩提之中都有“了生死”的法,然而二乘菩提的“了生死”只是大乘菩提之中的一部分,其实是以大乘菩提中的“了生死”为究竟。因为,二乘菩提的“了生死”只到断分段生死的地步,而究竟的“了生死”——也就是大乘菩提之中的“了生死”,是不只要断分段生死,进一步还要断变易生死;然而,大乘菩提之中究竟的“了生死”,也是离不开二乘菩提的“了生死”的。而且“了生死”的基本认知与见地,就是要确定识阴是虚妄的,识阴不是连结三世的主体,得要在这么一个认知下才有可能实证“了生死”。

  那么,识阴的内涵又是什么?又为什么说祂是虚妄的,不是连结三世的主体呢?在《杂阿含经》卷5中有这么一段记载:【云何见识即是我?谓六识身:眼识,耳、鼻、舌、身、意识身。于此六识身,一一见是我,是名识即是我。】换句话说,识阴所说的识一共有六个识,就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以及意识,这六个识有著其各别的作用,也就是分别、了别了色、声、香、味、触、法等尘境,所以称其叫作“身”,而说是六识身;众生于这个识上面见到了我,但却是假我。

  为什么这么说?在阿含诸经之中常常可以看到“缘意、法因缘生意识”(《杂阿含经》卷13)、“意、法缘生意识”(《杂阿含经》卷8、11、13)或者是“缘意、法生意识”(《杂阿含经》卷13)的记载;《中阿含经》卷54之中更清楚地记载说:

  世尊叹曰:“善哉!善哉!诸比丘!汝等知我如是说法,所以者何?我亦如是说:‘识,因缘故起。’我说识因缘故起,识有缘则生,无缘则灭。识随所缘生,即彼缘,说缘眼、色生识,生识已,说眼识;如是耳、鼻、舌、身,意、法生识,生识已,说意识。”

  世尊为诸比丘开示:“我就像你们所知道的,曾经这样说过:见闻觉知的识阴是要依种种的因缘成就才能够出生的;识阴都是有缘则生,无缘则灭的。”从 世尊为比丘开示的,我们就可以了解识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因缘故起”,祂们是“有缘则生,无缘则灭”;随著其出生的各别因缘,因缘具足了就现起,因缘散坏了就消灭。眼识生起的因缘是眼根以及色尘,若是眼根以及色尘的因缘具足了,眼识就随著出生。所以一般而言,每一个人的眼睛若是正常的,再加上说,掌管视觉的神经中枢也没有病变,或者是遭受到外力的压迫乃至是破坏,那这个人就能够在清醒位之时,看到或明或暗、或者是彩色的色尘,这是“有缘则生”。因为见到色尘所依的是眼根,所以就依此而建立眼识的名相,这叫作依根立名。

  “无缘则灭”的状况:譬如说,某一些有情受报的环境,是在完全黑暗的境界(就好比说在深海之中),照理说,即便是完全黑暗的境界,也应该有暗或是黑的色尘啊!然而,因为一成不变地都是相同的黑暗的色尘境界,那就没有分别的必要了;因为不领纳色尘的缘故,所以那一些有情的眼根都退化而没有了,所以就没有眼识的出生,这就是“无缘则灭”。同样的道理,耳识生起的因缘是耳根以及声尘,乃至是意识生起的因缘是意根以及法尘,生起及坏散的因缘都与眼识的情况是相类似的。所以,世尊的“识,因缘故起”的开示,就已经道尽了识阴六识是因缘所生的法,不是常住不灭之法的正理了。

  再者,现见识阴六识在眠熟、闷绝、无想定、灭尽定、正死位等五位之中都是断灭的。一般人今世从眠熟的状况醒来,或者是经历闷绝的情况之后又再度苏醒,乃至是证得无想定与灭尽定的有情离开了定境以后,识阴又重新现前运作,此时此刻意识觉知心是以同一个五色根为缘而出生,所以醒来或者是出定以后,都会记得先前所曾经发生的事情。我们每一个人上一世舍报之后一定会经过正死位,那时前一世的识阴断灭了,重新受生以后,缘于不同的五色根而又有了新的识阴;假使离念灵知心的识阴是从往世转移过来的,那就会如同前面所说的,今世离开眠熟等状况的意识觉知心是以同一个五色根为缘而出生的,当然再度出生时就会记得上一世所经历的事情;但是,每一世的意识觉知心,或者是离念灵知的所缘,不是同一世的五色根,所以就无法记得前一世的情形了。这也是我们每一个人重新受生以后,所现前看到的情况,唯除说那个人前世是已经证了宿命通,或者是某一些特殊的状况。因此,识阴是无法去到下一世的,因为每一世的所缘的五色根都是不同的。

  然而,这样子执著识阴为常,可以去到未来世的邪知邪见,可不是只有末法时代的大小善知识才会如此,这其实是佛世的时候就有的现象。譬如说,佛世的时候,荼帝比丘执著识阴为常,认为识阴可以去到下一世,当别的比丘对他提出劝导之时,就以一段很严厉的话来诃责荼帝比丘:【汝莫作是说,莫诬谤世尊,诬谤世尊者不善;世尊亦不如是说。】(《中阿含经》卷54)无可奈何地,荼帝比丘不改初衷;比丘们看他无法舍弃这样一个恶见,就去向 世尊禀白,希望 世尊可以改易其邪见。这是清楚记载于《中阿含经》卷54之中的,世尊问荼帝比丘说:

  “汝实如是说:‘我知世尊如是说法:今此识往生,不更异’也?”荼帝比丘答曰:“世尊!我实知世尊如是说法:今此识,往生不更异也。”世尊问曰:“何者识耶?”荼帝比丘答曰:“世尊!谓此识,说、觉、作、教作、起、等起,谓彼作善恶业而受报也。”世尊呵曰:“荼帝!汝云何知我如是说法?汝从何口闻我如是说法?汝愚痴人!我不一向说,汝一向说耶?汝愚痴人!闻诸比丘共诃汝时,应如法答:‘我今当问诸比丘也。’”于是世尊问诸比丘:“汝等亦如是知我如是说法‘今此识往生,不更异’耶?”时诸比丘答曰:“不也。”

  荼帝比丘执著识可以去到未来世,而且一再地说那是 世尊的开示。然而,“识”这一个词,到底指的是哪一个“识”?可得要先确定,然后再来谈谈是否可以去到未来世的事。世尊就问荼帝比丘说:“何者识耶?”荼帝比丘答覆说:“我所说的这个‘识’,是能说话、能觉知、能作种种事,能教别人作种种事,常常生起,和大慈大悲平等生起的心。”因为这样,就被 世尊所诃责说:“愚痴人!”并且询问说:“从何口闻我如是说法?”乃至是对荼帝比丘说:“我不一向说,汝一向说耶?”又说,当听闻到诸比丘共同诃责的时候,应当要如法回答:“我如今应当要一一请问诸比丘才是。”世尊的话说到这里,就问诸比丘说:“你们是不是也听我这样子说过:‘见闻觉知的心,往生以后不更异吗?’”诸比丘异口同声地回答说:“世尊!您不是那样说的。”

  佛世的时候,就已经有这样的状况了,更何况说现在是末法时期。末法时期有一个特色,就是“邪师说法如恒河沙”;那一些说错法的大小师们,却好像联合在一起的样子,异口同声地说:“宣说正法的善知识是邪魔外道。”然而,因为现在是末法时期,宣说正法的菩萨反而是少数,所以也没有办法像佛世的时候,世尊对荼帝比丘所开示的:“闻诸比丘共诃汝时,应如法答:‘我今当问诸比丘也。’”但是,当宣说正法的菩萨出来作法义辨正的时候,错说法的大小师们却反而是噤若寒蝉,只会私底下自己,或者是鼓动不知情的信徒,作一些匿名的毁谤;那么,他们未来世的果报当然是可想而知的。

  那么,要如何让他们知道所犯的错误,而可以在临命终之前有所忏悔呢?荼帝比丘执著“识阴为常,可以去到未来世”,今世的诸方大师亦复如是认定,因此都没有办法断除我见;所以,就这一个层面的法义,就是要一再地加以说明“识阴不能去到后世的原因”,那是因为无余依涅槃中是五阴灭尽的境界。对这个问题正确的认知,正是佛法中“了生死”的关键,得要先知道这个道理以后,才能够具备正知正见,而可以进一步断我见。眞正的善知识,为其开示正确的佛法义理,若是因为空腹高心的缘故而不想要好好思惟,加上自身其实没有足够的福德,所以也没有办法以正确的智慧来读诵四阿含诸经,当然就不能确定五阴的虚妄性,就会将识阴或者其变相,乃至是识阴的识性,误认为常住法,自然就断不了我见,更不要说可以断除我执了。

  前一次《三乘菩提——阿含正义》之中,提到了一些佛门外道的看法,他们说:“佛法之中常说‘众生妄执假的五阴身心为我’,因为在不停变化的五阴上面,观察到了生老病死等现象,所以才会说我们有生命。学佛了以后,正是要在这个临时的我上面,体认它本来就不生不灭,生老病死的现象是虚妄的。因此,哪一天你修持的功夫深了,就在那个当下明白了,这个由众缘所产生的生命观念,真的是一个妄见;那么那一个当下,‘众生就是如来’了。”然而,在《中阿含经》卷28中,世尊开示说:【痈者,谓此身也;色麤四大,从父母生;饮食长养,衣被、按摩、澡浴、强忍,是无常法、坏法、散法,是谓痈也。痈本者谓三爱也:欲爱、色爱、无色爱,是谓痈本。】

  以这一段 世尊所开示的经文来看一看这一类的人,很清楚地可以知道,他们不但是落于色身实有的邪见之中,更是落于想阴与行阴,都不去进一步地思惟:“既然五阴是虚妄的,虚妄的法背后,一定是有一个真实的法作为所依。”他不去求证那个真实法的所在,只一昧地想要在五阴上面作文章,这正是显示其同时也是贪著色身,贪著想阴与行阴的人。这样错误地落入灵知之中,也就是 世尊所开示:不能够远离生死痈疮的根本。因为,他们仍然执著识阴六识的离念灵知心;而且,不可能只凭一个“由众缘所产生的生命观念,真的是一个妄见”,就妄想要说“那一个当下,众生就是如来了”。再者,《金刚经》之中,世尊不就已经开示得很明白:【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所以这些人的修行知见与方法,都是与解脱道的修行正见是相违背的。

  由于这个缘故,一切学佛的人,不论是二乘解脱道的修行者,或者是大乘佛法的修行者,都必须先确实理解五阴的内容;并且了解五阴—特别是意识—不能去到后世,确实是生灭法,我见才有可能确实可以断除,也才有可能得以了生脱死。

  今天就说到这里,祝愿大家幸福、健康、道业猛进!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42集 五阴与五盛阴之差别
  正钧老师/span>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问候大家身体健康、精神愉快!

  上一次《三乘菩提——阿含正义》(一)之中,已经先探讨了“识阴不能去到后世”的原因,提到了在阿含诸经之中,常常可以看到“识,因缘故起。”(《中阿含经》卷54),说的是识阴六识都是“有缘则生,无缘则灭”的因缘所生之法,而不是常住不灭的。今天接下来探讨“五阴与五盛阴的差别”的这一个部分。

  探讨“五阴与五盛阴的差别”,它的目的是什么?因为,一些有因缘而开始学佛的人,虽然心中也想要了生脱死,然而却又不去了解五阴的内容,特别是识阴的生成,是:【缘眼、色生识,生识已,说眼识;如是耳、鼻、舌、身,意、法生识,生识已,说意识。】(《中阿含经》卷54)换句话说,若是没有所缘的根、尘,就不会出生,而且也是一世一世都不相同的。所以,不但堕于五阴之中,乃至是深入地贪著五阴的种种而不自知,当然只会“生死相续”而不可能了生脱死了。

  为了证明以上所说的道理,举《中阿含经》卷28之中的一段经文来作说明,但是因为经文的篇幅比较长,在这里就分段而举示其意涵完整的经文:【此比丘正说者:“于此生中,观此、觉此,不知痈本,然后具知痈本。”云何比丘正观耶?比丘者:知六更触、知习、知灭、知味、知患、知出要,以慧知如眞,是谓比丘正观也。云何比丘觉?比丘者:知三觉(三受)、知习、知灭、知味、知患、知出要,以慧知如眞,是谓比丘觉。】

  世尊藉著为比丘们说法的机会,要让大家了解到:“此生之中,观察、觉悟这个法,原来不知生死痈疮的根本,观察以后就能具足了知生死痈疮的根本。”所以接著说明,正观就是说:要了知六尘是如何被接触与领受,六尘熏习的种子是如何积集的,以及其熏习以及灭除的道理;知道六尘中的种种韵味,明白六尘熏习领受会产生什么过失,而会引发生死的灾患,这样子就知道了出离六尘熏习,远离六尘的种种法要;以这样子观察所得的智慧,而很眞实地了知,这才是比丘们应当有的正观!那什么又是比丘们应当有的觉呢?就是要知道三觉的内容,三觉的内容也就是三受:苦受觉、乐受觉、舍受觉;也知道三受知觉的熏习种子积集,以及应当要如何灭除的道理,知道三种受觉的韵味,知道了众生对三种受觉的韵味生贪而生起的过患,也知道对三种受觉生起贪的出离法要;以这种观察的智慧,而真实地了知,这才是比丘们应当有的正觉!这一小段是 世尊为比丘们所开示应有的正观与正觉。

  接下来,《中阿含经》卷第28同一段经文中接著说:云何比丘不知痈本,然后具知痈本?比丘者:知有爱灭,拔其根本,至竟不复生,是谓“比丘不知痈本,然后具知痈本”。痈者,谓此身也:色麤四大,从父母生;饮食长养,衣被、按摩、澡浴、强忍,是无常法、坏法、散法,是谓痈也。痈本者谓三爱也:欲爱、色爱、无色爱,是谓痈本。痈一切漏者,谓六更触处也:眼漏视色、耳漏闻声、鼻漏嗅香、舌漏尝味、身漏觉触、意漏知诸法,是谓痈一切漏。

  世尊接著开示如何是“比丘不知生死痈疮的根本,观察了以后具足了知生死痈疮的根本”?比丘们若是这样子的状况:了知自己对色身,对六识身相应的苦受觉、乐受觉、不苦不乐受觉的贪爱已经灭除了;已经把对于自身以及三受的贪著根本拔除了,确定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生三受觉的贪爱了,不会再出生对色身、六识身的贪爱了,这才是“比丘不知痈本,然后具知痈本”。

  那么,“痈”与“痈本”又是什么呢?世尊开示说:“所谓的痈疮,说的是这个色身:是物质之法合成的四大之身,是从父母的助缘而出生的;要从饮食生长养护,也需要有衣被、按摩、澡浴,更常常需要强忍种种不可爱的境界触;而色身是无常之法,是将来会坏、会散的法,这就是所谓的生死痈疮。然而生死痈疮的根本,其实是三种贪爱:对欲界、色界、无色界的贪爱,这就是所谓的生死痈疮的根本。”说明了“痈”与“痈本”之后,世尊又接著开示说:“痈疮就是一切有漏的意思,说的是六种觉受的处所:喜欢看见色尘就是眼漏,喜欢听闻音声就是耳漏,喜欢嗅到香味就是鼻漏,喜欢品尝食物的味道就是舌漏,喜欢身体的种种觉触就是身漏,意漏就是不断地想要了知六尘诸法,这就是生死痈疮的一切有漏法。”

  这样子了解了“痈”与“痈本”的道理,当然是与探讨“五阴与五盛阴之差别”,是有一定的关系的。当今佛门之中的状况,等一下再来说明,先从一般的世间法来看看,到底我们生活的状况是怎么一回事儿?我们从小以来,一直在各种不同的教育阶段中被教导说,“要肯定自我、展现自我、发掘自我、扮演自我”,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啊!问题是:“什么是自我?”自我假如是一成不变,这个时候再来谈肯定啊、展现啊等种种情况,这才有进一步的意义啊!然而,自我是一直在改变的,自我是因为有外在的五尘,相对才显示而呈现出来的;而外在的五尘在说什么呢?以人间的环境、现有的环境而言,就是在说家庭、眷属、课业、工作、国家、世界等等,以这一些外在的环境,而说“我”是家中的什么人,生活的习性是怎么样,职业人品的尊贵与否,自己的人生、世界观又是怎么样、怎么样。那这样子看下来,“自我”真的是“色麤四大,从父母生;饮食长养、衣被、按摩、澡浴、强忍,是无常法、坏法、散法,是谓痈也”;因为,一直都随著环境不停地在改变,本质上就是“痈”。而在痈的本质上,众生又因为业力以及无明的缘故,一者无可奈何要朝九晚五,再者还要“调剂、消遣”,其目的无非是要不停地追求,乃至是更期待可以“明天会更好”。这都是因为被教导说:“每一个人应当从小就要看重自己!在别人肯定你之前,你先要肯定自己!”而且也被教导说:“要做好自己,不要太在乎别人的眼光!”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痈本”。

  而这个世界的“痈一切漏”是什么呢?要“看重自己、肯定自己”的结果,就有可能是每一天都打扮得光鲜亮丽啊!选择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而且目光总是在看喜欢看的景色、器物上面,乃至是不断还互相讨论著一切认为是有趣的人事物等等;有了这一些贪著之后,不想要再生死相续,那都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说,其实一般众生都一直很受用“继续地生活下去”,所以才会有“永续经营”的说法出现了;那这其实就是什么?生死痈疮的一切有漏法。然而,这是一般没有修学佛法的众生所会有的正常现象,因为都只知道“生活”及“生命”,所以在此就只是叙述其状况,加上多多少少为其施设一些方便,未来久远世之后才有得度的因缘。

  在《中阿含经》卷58之中,毗舍佉优婆夷往诣法乐比丘尼时,有著这么一段的对答:(毗舍佉优婆夷)复问曰:“贤圣!云何灭自身耶?”法乐比丘尼答曰:“色盛阴,断无余;舍、吐、尽、不染、灭、息、没也;觉、想、行、识盛阴,断无余;舍、吐、尽、不染、灭、息、没也。是谓自身灭。”毗舍佉优婆夷闻已,叹曰:“善哉!善哉!贤圣!”毗舍佉优婆夷叹已,欢喜奉行。复问曰:“贤圣!阴,说阴盛。阴,说盛阴;阴即是盛阴、盛阴即是阴耶?为阴异、盛阴异耶?”法乐比丘尼答曰:“或阴即是盛阴,或阴非盛阴。云何‘阴即是盛阴’?若色,有漏有受;觉、想、行、识,有漏有受,是谓‘阴即是盛阴’。云何‘阴非盛阴’?色,无漏无受;觉、想、行、识,无漏无受,是谓‘阴非盛阴’。”

  这一段的对答,是偏在解脱道上面而说的,简单地说明一下。毗舍佉优婆夷先问说:“如何灭掉自己呢?”解脱道是要灭掉五阴的自己,而不是还要保留五阴自己的任何一个部分,用这样去入涅槃的;用这个样子想要生生世世相续地存活,这是错误的知见,这样子是永远没有办法断除我见,更何况是入涅槃呢!法乐比丘尼答覆的内容不就是这样子吗?要对于色受想行识五阴的兴盛生起以及运行,已经断尽无余;对于其执著,已经舍弃、吐出了,没有丝毫的留存,已经没有贪染,灭除了贪染,烦恼已经止息而灭没不见了;这样子才是涅槃的法。毗舍佉优婆夷又问说:“阴被说为‘盛阴’,那么,阴就是盛阴?盛阴就是阴吗?”她想要问阴与盛阴是否有不同之处?法乐比丘尼回答说:“有时候阴就是盛阴,有时候阴则不是盛阴。假使五阴是有漏,而且有觉受的,那就是五盛阴;若是五阴是无漏,也无觉受、贪著的,这就是说‘五阴并不是盛阴’。”

  所以,从这段对答之中,并对照 世尊所开示的“痈”与“痈本”,知道若能经由确实的观行而把我见与我执断除以后,那么他的五阴虽然继续地存在,却只能称为五阴,已不再被称为五盛阴了,因为其五阴已经不是炽盛而不能灭的。如今,再来观察一下我们生活之中,就可以知道一般众生其实是具足五盛阴的。譬如说,某甲正在演唱一首歌曲,可以常常看到的是说,当他在唱某一个段落的时候,很专注地诠释他的表情跟音声,强烈地领受,他很想努力表达其韵味的时候,这正是多分地沉浸于受阴以及想阴跟行阴之中,当然也免不了会有色阴以及识阴的配合,这不就是五阴炽盛,而说其正是五盛阴吗?那么听某甲唱歌的人呢?只是在表面上有著一个欣赏与表演的相对关系,依然是免不了其五阴是有漏,也是有觉受、有贪著的,都还一样是五盛阴。那从这样的情况,我们再来看看当今或者是有人在唱圣歌,或者是佛门之中在唱梵呗的时候,其内涵到底是什么?那么各位观众就可以藉这个因缘,加以观察以及思惟了。

  再者,现今佛门之中有大小善知识教导大众说:“要把握自己、做自己!”且说前面已经提过的问题:“什么是自我?”那这一位大善知识应当要进一步教导大众,大众也才能够“把握自我”嘛!可是,若真的把“自我”是什么说清楚了,那还是离不开 世尊所说的色受想行识五阴;结果,忙活了一场,想要“把握自己”的时候,正是落在 世尊所开示的“痈”与“痈本”之中,正是具足了五盛阴。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将来你假如再看到假名善知识开示的时候说:“自我的肯定、自我的成长,最终的目的在于自我的消融!这样子才能够达到智慧无边、慈悲无边,完全没有烦恼的境界。”你就会知道那只是误会一场啊;对啊!既然最终的目的在消融于自我,那么一开始的肯定与成长,到底所为何事嘛?

  又有善知识教导大众说“要放下负担,迈向生命”,还说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一切烦恼都要放下”。每一个人今世的“负担”各有不同,单说“迈向生命”这件事情,因为想要生命的过程中,一直都很完美或是如意,那这岂不是多分落在行阴之中?这仍然是落在五盛阴之中啊!

  所以你看看,真的是林林总总,不胜枚举啊!就好像是这样子,众生从无始以来,因为被无始无明与一念无明遮障的缘故,一般人对于五阴的内涵都是不了解的,多是深入地贪著五阴的种种而不自知,那就是堕于五盛阴之中;因此,才会有不断的生死相续。而一切学佛人当前首要之务,是对于初果所观行的五阴以及五盛阴的差别的了解,才有可能确实地断除我见,而不是误会以后自以为已经断我见,乃至进一步可以获得大乘真见道的因缘。

  今天就说到这里,祝愿大家幸福、健康、道业猛进!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43集 四识住与七识住
  正钧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问候大家身体健康、精神愉快!

  上一次的《三乘菩提——阿含正义》之中,已经先探讨了“五阴与五盛阴的差别”,也说明了众生从无始以来,因为被无始无明与一念无明遮障的缘故,一般人是对于五阴的内涵都是不了解,多是深入地贪著五阴的种种而不自知,那就是堕于五盛阴之中;因此,才会有不断的生死相续。今天接下来探讨“四识住与七识住”的这个部分,藉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看众生贪著五阴的种种层面。

  先来说四识住的部分。五阴说的是“色受想行识”,“四识住”是说“四种识所住的境界”,就是指其中的识阴—六识心—安住于“色受想行”四种境界,这是一般众生识安住的地方。那么识又怎么样安住于这四种的境界相呢?《大集法门经》卷上之中,有一段舍利弗尊者的开示:

  复次,四识住,是佛所说。谓色生、色缘、色住,喜行广大增长,是识所住。受生、受缘、受住,喜行广大增长,是识所住。想生、想缘、想住,喜行广大增长,是识所住。行生、行缘、行住,喜行广大增长,是识所住。如是等,名为四识住。(《大集法门经》卷1)

  舍利弗尊者所开示四识住的内涵是什么呢?他说到的“色生”,是在我们这个人间而言,指的是色法中的五色根及五尘,而法尘是缘于这十法而出生、显示的;其中的五尘主要指的是内六入的五尘,而不是指外五尘,当这些色法或多或少的出生以后,就成为六识心所缘的部分。假如没有这些色法的出生,离念灵知或者是有念灵知的意识心,就无法在人间生起以及存在,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现前可以观察到的情况。因为,在人间受胎之初,本来识阴六识是不存在的;乃至到出生以后,五色根具足了,五尘也跟著生起的时候,就一直都忙著在“关心”五色根及五尘。譬如说,一下子说:“哎呀!身体这里不舒服。”一下子又说:“今天真的是通体舒畅!”有时候会说:“今天天气真好”、“哎呀!这道菜真的是色香味俱全”、“那首歌唱得是太优美了”!这就是什么?出生了五色根及五尘之后,识阴就住在它的境界,而有了攀缘这些境界,随著去转动的状况,这就是识阴的“色缘、色住”。

  因为在色法的生、缘、住上面攀缘,就使得在深心之中,越来越喜乐、贪爱于色身以及色上五尘的法性,因而更加执著于五色根及五尘的法,这就是六识心对一部分的我所的贪著,越来越增广、加大。所以,就好像大人常常鼓励小朋友说:“你这次成绩考得真好,不但要保持住,而且还要能够更进一步。”又好像说,当某甲某一项表演受到大家的赞赏,某甲也许说:“谢谢大家的夸奖,我还会更加努力,把更好的呈现给大家。”所以生意上赚了钱以后,还想赚更多的钱;那当了官以后,还想当更大的官;那这样子看来,这一些类似的事情,在人间都是“常态”。然而这么一来,却使得识阴辗转更加喜欢住于五色根以及五尘法,这就显示出识盛阴、色盛阴,乃至是想盛阴的状况,是识阴六识在人间所安住的第一种境界,就称为第一种的识住。

  识阴的其他三种安住的情况,就如同识安住于“色”的情况是类似的,只是说,学人必须如实地去了解“受想行”的内涵,然后配合著观察,才能够真正地得到法益。简单地说,识阴六识对于色法上的觉受之出生以后,有所喜乐的缘故,继续攀缘这些觉受,因而住在因为色法而生起的觉受之中。那识蕴六识在色法上面生起了想,想就是了知,对于能够了知境界有所喜乐的缘故,乃至是不想要离开对境界的了知,就继续攀缘了这些了知性,而住在因色法而生起的了知之中。从色法的出生,识蕴六识领受了、了知其内涵,而产生了种种的觉受之后,因为“喜行广大增长”的缘故,就使得这一些现象,持续不断地出生及存在;这包括六识觉知心及了知性,对于缘于色法的现行,而持续不断的过程,就有了身口意行,乃至是缘于彼而安住于彼。

  对于上述所说的道理,还是应该要稍微举一些简单的例子,才能够真正的理解其意涵;理解其意涵之后,就会明白我们生活的真正的相貌,进一步发起出离生死之心,对道业的修证就更能够有所帮助。譬如说,我们在生活之中常常听到的一种说法是,有人说:“哎呀!要是天气都能够一直这么凉爽就好了。”这是因为说,不管天气是热或是冷的时候,人们都呈现出苦受的相貌,想要尽快的离开它;所以,当某一天的天气是很“舒适”的时候,就叫作乐受,而且是非常喜欢,又想要一直地住在那一种乐受之中。然而,现见当某乙正因为一件事情而伤心,乃至是哭泣的时候,亲友是越加安慰,某乙却反而哭得更伤心。这样子看来,众生不只是喜欢乐受,其实也会喜欢苦受的喔!那这岂不就显示出识阴在受法出生之后,缘于受法而安住于其境界,并且是喜乐其境界的吗?

  再譬如说,每一天早上起床,有人是看看:“今天天气好不好呢?”有人是说:“哎呀!还早,还可以再睡一会儿。”有人是说:“睡在旁边这个人怎么这么帅啊!”当然那个状况是很多很多的;然而,这里面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一醒过来以后,就不停地分别外在的色声香味触等尘境,分别的同时就有了种种的了知。所以,若是某丙察觉到说:“怎么今天看东西这么不清楚呢?”或者又是说:“奇怪!怎么今天听力这么差呢?”然后,就会急急忙忙地要去求医,因为想要改善这个状况,那是因为他没有办法忍受没有办法了知境界的这种状况。那么,这就显示出来,当众生能够“了知”境界的状况时,缘于不停地了知境界,又安住于了知境界之中,其实是一直喜乐能够了知境界的。

  又譬如说,一般众生有一种看法,叫作“好死不如赖活著”!也有善知识教导大众说:“要放下负担,迈向生命!”然而,继续活著、延续生命的本质,其实就是识阴六识想要一直能够领纳境界;而能够继续地领纳境界,正是爱乐于身口意行的展现。更何况,“迈向生命”,说一句大白话,不就是识阴综合而领纳“色受想行识”,并且安住于其境界、而长时地喜乐其境界吗?所以,参加一个旅游团的过程之中,一面赞叹说:这风景真的是太美了!不时还互相高兴地在那边谈笑、庆幸说:这一次的旅行真的叫作不虚此行;接著干嘛?接著又已经开始计划下一次的行程了。那么这样子看来,众生四识住的状况,不就是在五盛阴之中吗?会有一世又一世的生死相续,这其实就是背后的主要原因啊!同时,这也可以说明:识阴的生、缘、住,是识阴六识心在人间生起以及存在的要件。由此可以证明,识阴六识的虚妄性、见闻觉知的识阴都不是常住不灭的法,都是因缘所生的法。

  接下来说“七识住”,这一样也是识阴或者是意识的所缘、所安住的境界相;只是“四识住”是从五蕴的面向上来说明,而“七识住”则是从众生所居住的三界来作观察、来了解识阴所安住的七种境界。不管是说从五阴的面向,或者是从三界的境界来说明,都说明了同一种情况,那就是说这一些境界都是不离开流转的境界,还不能出离三界生死之苦。

  在《长阿含经》卷第9之中,有这么一段经文:云何七觉法?谓七识住处。若有众生若干种身、若干种想,天及人是,是初识住。复有众生若干种身而一想者,梵光音天最初生时是,是二识住。复有众生一身若干种想,光音天是,是三识住。复有众生一身一想,遍净天是,是四识住。或有众生空处住,是五识住。或识处住,是六识住。或不用处住,是七识住。

  从众生所居住的三界,来观察这七种识阴所安住的境界相:第一种安住的相貌,是欲界天以及人间的众生,这都是在欲界的境界相,但因为果报差别的“若干种身”,所以就有“若干种想”;也就是说,有著了知种种境界的差别,离开了欲界天而更往上以后,欲界的识阴就没有办法安住了。自此以上,众生识阴安住的第二种、乃至是第七种的境界相,就分别是初禅天、光音天、遍净天、空无边处天、识无边处天以及第七种的无所有处天,这样子合称为七种识阴或者是意识所住的处所。

  既然说这七种境界相,是识阴所安住的,这正是不离“能取、所取”二者;不离能所的,当然还是三界中流转的生死之法。世尊破斥外道所执取的“五现涅槃”,正是这个道理;因为,外道都想要以能知能觉的我、有念灵知的我、离念灵知的我,以这一些的“有我”的境界,想要“现前有一个我住在涅槃之中”,这都是分别贪著欲界境界中的我,乃至是初禅到四禅境界中的我;等而下之的,乃至是贪著欲界的境界,贪著初禅到四禅的境界,这正是在“能取、所取”之中,有何了脱生死可言呢?因为,涅槃的境界中是无我的,那是完全断除蕴处界的境界,其实正是“无境界的境界”;但是为了利乐有情的缘故,也为了要让学人容易了解的缘故,方便相对于蕴处界存在的状况下来说“涅槃的境界”。因此,在经典之中,谈到四禅八定的境界时候,往往会提到说,若是识贪著了种种禅定的韵味之后,依于那些境界,住于那些境界,结果反而是因为这一个缘故,而被那一些境界所束缚。因为,不管所住的这一些境界的意识本身,或者是意识所住的这些境界,仍然是不离开三界的生死流转。

  此外,三界中的境界还有“二处”不说是识阴安住的境界,但是仍然是三界中生死流转的境界。其一,证得非想非非想定,或者是住于非想非非想天的境界之中。因为识阴六识只剩下意识一心,意识又对于自己的是否仍然存在不加以返观;这意思是说,意识在那种境界之中,虽不自返观,却又不能说是已经没有了意识,所以才称为“非想、非非想”,此时似无所住,故不说是意识的住处。其二,证得无想定,或者是住于无想天的境界。这是外道以四禅的基础之下,因为虽然也想要求般涅槃,但是不知道应该断微细色的系缚,而以偏邪的智慧灭了他的意识心,就误以为这样子为涅槃而安住;此时此刻没有了意识心,所以不能称为“识住”。这两种称为“二处”,仍然是三界中生死流转的境界,对某些智慧不够深利的行者,还应当进一步观察与思惟,才不会误会解脱道所证的内涵。

  因为识阴的相貌,一般人仅知一、二,学佛的人也一时无法全部了知;由识阴与色阴和合运作,其所缘、所住而显示出来的受、想、行三阴,学人多半很难观察到它们,并且很难了解这三阴的虚妄性,而往往会错认其为真实常住的心体。对于解脱道而言,在明白人间的四识住之五阴虚妄以后,并不一定能够断除我执,因为三界中的“我”是有其层次高低、粗细的差别相;所以,进一步才说明七种三界中意识所住的境界以后,才能够了知其仍然是三界中生死流转的境界;能够这样去了解,乃至进一步实际地加以观行的行者,也才能够断尽我执而成为慧解脱者。若是想要亲证解脱道的法,得要了解、观察所住的这些境界中的意识本身,或者是意识所住的这些境界中,仍然是三界中生死流转的境界;得要不贪著那一些禅定的境界以及因其所产生的韵味,才不会因为那一些境界的缘故,反而被其所束缚。

  所以,能够了解四识住、七识住的内涵以后,就不会执取这些识阴或者其变相为常住不灭的法,乃至是落于意识所住的这些境界相中;这样子,就距离亲证解脱道乃至是佛菩提道越来越近。

  今天就说到这里,祝愿大家幸福、健康、道业猛进!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