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48-51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48集 苦圣谛(上)
  叶正纬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继续来跟大家分享《阿含正义》里面的内容,我们在四个讲次里面要跟大家讲解的内容,是关于四圣谛跟八正道,还有异生性这些内容。

  首先来看看四圣谛这个部分,其实在前面的法界卫星的录像里面,正觉同修会的亲教师余正文——余老师,曾经在《三乘菩提概说》第二集到第十集的内容里面,有解释过四圣谛总说及细说,在那里面讲得非常的详细。诸位菩萨们如果需要的话,也可以再去查阅,也就是《三乘菩提概说》的第二集到第十集。

  我们继续今天的讲题,首先来讲到四圣谛这个事情的话,大家心里面一定第一个会疑问说:为什么叫作圣谛?这个圣谛这两个字,如果依照《瑜伽师地论》的定义的话,它是这样说的:【问:何故诸谛唯名圣谛?答:唯诸圣者于是诸谛同谓为谛,如实了知、如实观见;一切愚夫不如实知、不如实见,是故诸谛唯名圣谛。】(《瑜伽师地论》卷27)在这个论点里面是这样讲的,就是说为什么它叫作圣谛?现在先给大家定义就是说,谛这件事情指的就是真理的意思;那么圣谛依这个解释,就是圣人所见、所知、所证的真理。所以,在论文里面说“唯诸圣者于是诸谛同谓为谛”,也就是一切的圣者(这个圣者指的就是在佛教里面的圣者),他们都会同样地看到了这个谛—真理的一面—对于这个真理能够如实了知、如实观见。了知跟观见是不同层次的东西:了知就是在我们的意识的层次,去知道这个事情的本末,知道这个事情的道理;可是观见这个事情,却是基于前面的了知之后,在日常生活历缘对境当中能够确实地观行,能够见到它中间运作的道理确实如是,这个才叫作如实观见。那么一切修行,必须包含了这两个部分:就是如实了知、如实观见,这个也就是我们讲的闻、思、修的层次。

  那么圣谛,是一切愚夫不如实知、不如实见的。有些愚夫不如实知,大家看到这一点的时候请千万不要怀疑,因为有许多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在的所作所为,会为自己带来许多的痛苦,所以这类型的就叫作不如实知;那么不如实见,有一些人即使知道了业缘果报的这些基本的道理,可是仍然没有办法安止于正确的知见,而屡屡犯下了不应该犯的错误,所以这个就叫不如实见。所以,圣谛最主要的分野就是“唯圣人乃能够如实知、如实见”。

  谈到四圣谛的内涵,就是包含有四个,通称是苦、集、灭、道。在 平实导师的《阿含正义》的这本书里面,在这个部分的内容,平实导师以相当的篇幅引用了《中阿含》的《分别圣谛经》。这《分别圣谛经》是舍利弗代 佛说法,而为这个弟子们开示四圣谛的各个的道理,可以说在里面讲得非常的详细;所以,平实导师在这个部分的内容里面,花了许多的篇幅把它清楚地翻译出来,让大家能够依循。那么我们在这里,其实如果大家能够真正掌握舍利弗尊者,或者是平实导师翻译的意思的话,那其实这几个讲次在您来说的话,其实都是有些多余了;不过我们就是怕有遗珠之憾,所以才要再进一步来跟大家说。

  首先谈到四圣谛里面,必须要先谈到苦圣谛。为什么?因为四圣谛,苦、集、灭、道这个四个字:第一个是苦圣谛;第二个就是集,其实谈的是苦的集;第三个灭谛,谈到是苦的灭;第四个谈到的道,是苦灭之道,或是通称灭苦之道都可以。所以,苦、集、灭、道的后面的集、灭、道这个三个谛,完全都是基于苦谛而开展出来的;所以要进入四圣谛来修学的时候,就必须要先从认识苦圣谛开始。那这一件事情,我们必须要提醒大家:四圣谛不仅是二乘解脱道的重心,并且四圣谛也是大乘佛法在断我见的层次所必修的,并且也是大乘佛法入初地之前必须要观行得非常清楚的,甚至也是大乘佛法到四地以后,所必须要再重新观行的地方。所以这一个部分可以说,四圣谛的本身是佛法中的重要义理。当然每一个人只要讲学佛的话,就必须要好好地了解四圣谛。

  那么关于四圣谛的修学,佛陀也确实曾经开示过说:学这个四圣谛必须要依次而学。所以这个跟我们之前跟大家说的一致,就是说您必须要先了解苦圣谛之后,基于苦圣谛才来渐次开展其他的三个谛。所以,我们先来看看苦圣谛:那苦圣谛这件事情,一般在佛经里面讲到的苦,有各式各样不同的苦,比较常见的说法,是八苦的说法;这一个八苦,就是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最后是五阴炽盛。这个八个苦,从这个文字整个看下来,除了五阴炽盛——最后那个五阴炽盛的苦之外,其他的从生、老、病、死到求不得这七个苦,可以说世间的大众应该都有直接的体会。比方说,生、老、病、死,每一个人都是历经了生、老、病、死的过程,所以这个生、老、病、死,对大家来讲应该都是每一个人都了然于胸;只是每一个人对于这个生、老、病、死中间的苦,到底是如何地觉受会有所不同。那是不是由于生、老、病、死的痛苦的觉受,而能够想到是不是有什么样的方式来出离?那个又是另外一回事!

  至于说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这三个,更是世间人所体会的痛苦中非常鲜明的。比方说,爱别离这一件事情,可以说世间人都有历经过心爱的事物或者心爱的人要暂时别离,乃至于永久别离的状态;那一旦面临到这个状况的时候,相信每一个人那个心里面的痛苦都是不言可喻的。同样的,怨憎会也是每一个人都经常会经历到的状况,不管是在家庭中,不管是在朋友圈,乃至在职场上面,多多少少都会碰到一些人,跟我们不知道因为什么因缘的关系,所以结下了怨;这些怨导致于说,我们每一次碰到的这些人或事的时候,总是会觉得非常地痛苦,这里面往往甚至都会随著境界来临而生起瞋心。求不得,那又是世间人常常经历过的痛苦之一,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许许多多的愿望,从小到大都有大小不同的愿望,那这些愿望慢慢大家就会知道,这些愿望能够实现的可以说都是居少的,绝大部分都是没有办法实现的;所以在求不得的这种状况,在世间人来说可以说是很平常的事情。

  所以,像这个从生、老、病、死、爱别离一直到求不得这些七个苦,世间人都知道,所以世间人也常常会想说:好,那么我们在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不妨就接受它们是世间的常态吧!所以,有一种说法教我们说:心胸宽一点、计较少一点、付出多一点、欲望少一点;用这样的方式,那我们就比较不会被这些七项的内容所困住,进而感到十分地痛苦了。所以这个是一般的人,对于佛教讲的这个八苦里面的七苦一般的理解,大概也都只是这样子而已。但是实际上,我们如果深入来看的时候,佛教讲的这个七个苦,是不是真的因为我们心胸宽一点、计较少一点这些世间的作法,就能够有效地离开这些苦呢?答案恐怕是未必!

  至于为什么呢?我们再往下看,大家注意看到:这个七个苦之外,还有一个苦,因为我们整个讲的内容是八苦,所以除了七个苦之外,还有一个苦叫作五阴炽盛苦。这个五阴的内涵就是色、受、想、行、识,其中对于一般人来说,色可以说就是函盖我们色身的这些事情叫色阴,那么受、想、行阴可以说是对应到一般人所理解到的心理的活动;所以,五阴讲的这个,就不外乎对应到一般人所认知到的身心的所有一切。那这个五阴炽盛这是什么意思呢?一般人,我们说身心的活动对我们来讲,从我们知道了我们自己的存在,一直到现在这个时空之下,那五阴对我们来讲—我们的身心活动来讲—可以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我们每一分、每一秒,除了睡著、熟睡了、毫无觉知之外,其实我们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经历五阴的这个状况;然而,我们却从来不觉得有什么炽盛的地方,不是吗?所以,为什么我们说苦,八个苦里面的最后一个,却放上一个五阴炽盛呢?

  实际上五阴“炽盛”的这个两个字,当然也可以把它解释成说有一些人贪瞋痴特别猛烈的状况,把它解释成这个五阴炽盛。但实际上五阴炽盛这个字眼,其实遍及一切这个未入佛门修学的众生,不管它是不是贪瞋痴真的是如表相上的这么样的炽盛;这是因为说我们的五阴的活动,其实就是充满了佛教讲的无明,也充满了我们的业缘果报的影子。所以,在五阴的活动当中,其实我们都是不由自主地受到我们自己的种种的习气跟无明的影响,所以我们会去造作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这也就是世间的众生之所以在三界轮回当中,一路地浮浮沉沉不能解脱的道理。所以,如果从这个观点来看,从无明、习气等等这个观点来看的时候,有哪一个凡夫众生不是五阴炽盛的呢?所以从这一点来看的话,它确实是很贴切的一个形容。

  那么从五阴炽盛再回去看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我们可以发现,从所有的这个七个苦,其实都函盖在五阴炽盛的苦里面;怎么说?那就是因为我们之因为有这一生的五阴炽盛,所以跟著我们的无明、跟著我们的习性,去造作了许许多多的业,导致于说我们在往生—此生结束之后—继续往生到下一趣的时候,我们要继续经历下一生的生老病死,乃至于继续经历无量生的生老病死,这不就是五阴炽盛的原因吗?

  接下来,由于五阴炽盛的缘故,我们会有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这些苦。比方说爱别离,当我们跟喜爱的事物分离的时候,对于喜爱的事物这个喜爱本身,就是属于我们五阴的身心活动,我们正是因为看到了某些境界,起了相应的受,这些受可能就是乐受;那么这一些受,进一步再又起了想,那这个想就是想象这个境界如何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编织出对于这个境界的想象;然后接下来对于这个行、对于这个境界,再进一步有了种种的行——包含我们刚才讲受、想的心行,包含讲我们作了种种的行为,来去帮助自己能够紧紧地抓住这个境界,使得它不要去别离,那这个不就是行蕴吗?那么关于受、想、行这个运作的过程中,所有的认知的作用不就是识蕴吗?所以,我们在执著境界的这件事情来讲,可以说受、想、行、识四个蕴的运作是非常分明的事情。正因为我们有了对于境界执著的这种爱,相应的这些受、想、行、识等等,所以当我们爱别离的时候,就会生起了种种的苦受;所以,爱别离它的根本的原因,仍然是在于五阴炽盛。那同理可证,怨憎会、求不得同样是如此。

  所以,八个苦其实它总结就是五阴炽盛。所以我们今天在学这个苦圣谛的时候,就是第一个必须要学到说,我们的五阴是怎么回事?这个五阴的运作是怎么运作的?这个五阴又为什么是炽盛的?要一一去了解;然而,这个了解另外有一个面向,或许可以帮助学佛人更清楚地了知苦圣谛,那个就是三苦的讲法。这个三苦的讲法叫作苦苦、坏苦跟行苦。

  现在先讲苦苦,苦苦就是,我给它的定义就是:世间的人,大家毫不犹豫都知道说这一件事情是苦的,那么它就叫作苦苦。比方说,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那这三个苦当我们讲出来的时候,即便是一个没有修行的人,当他听到了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也知道这是一个难受的境界,所以像这一些都叫作苦苦;至于生老病死带给身体上面的苦受,也是一般人能够直接体会的,当然也叫苦苦的范围。所以,刚才讲的八苦的前面七个苦,都可以把它隶属在苦苦的范围。

  接下来,我们就进入到坏苦。坏苦的意思就是说:它的这个坏字就表示说,现前这个境界终有一天会变坏;也就是说,基于世间一切法都是无常的道理,我们就知道说眼前所见、所知、所闻的一切,都会逐渐地变坏,这里面由于变坏了而引生的苦受,就是叫作坏苦。所以这个坏苦,就比这个苦苦稍微不直接一点。比方说,今天假如说我们贪著一个境界的时候,当这个境界完好如初地在我们现前现起的时候,我们可以毫无阻碍地贪著这个境界的时候,那么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个往往代表的是这里面不是苦受,而往往是乐受;所以正在贪著一个境界,并且这个境界是无阻碍地现起的时候,往往这就不是叫苦苦。但是当我们在贪著这个境界的时候,如果能够细心去观察,观察到这个境界无时无刻可以说每一个刹那都在变坏,所以你再怎么执著的事物,在下一个刹那的时候它就已经坏了几分,然后再下一个刹那的时候又再坏了几分;那么能够认知到每一个这样子的这个时刻它都在变坏,以至于说你即便是眼前正在享受这个境界,你也知道这一切的境界终将会失去,无论它是再怎么美好,终有一天你必然会全然失去;那么认知到这样的话,心里面生起的苦受,那就叫作坏苦。

  那最后一个叫行苦,行苦又比坏苦更加的细微。就是说依照特定的境界,然后我们顺著时间下来的话,我们能了知到这个境界终究会变坏的话,而因此生起苦受,这个叫坏苦。可是行苦这件事情,就不再只是就坏苦这个层次来说,因为坏这件事情,指的必然是目前的境界变坏了;可是行苦这件事情,是指一切有所变化都叫作行苦;一切喔!那就表示说:不管是由好变坏或是坏变好,只要变化都叫作行苦。那么如果一个人能够体会到这个一切的世间无常的必然性,任何境界都必然是无常的话,那么他如果认知到这个,因此而觉得说,这个是不安隐的状态对他来讲是一种苦的话,那么这个就叫作行苦。

  所以,从苦苦、坏苦、行苦的话,可以说它所谈到的苦的状况,是一路的更深入、更微细。我们在修行的时候,一样也不能够只是停留在苦苦这个层次,而必须从苦苦、坏苦、行苦,进一步探究到所有一切苦的真正的根源;从这个根源—掌握到这个根源之后—再从这个根源再往回回溯到说所有一切的境界,想办法去解决这里面的苦的问题。

  所以,这边就跟大家讲:了解苦圣谛从这个方向去想的时候,你就知道说为什么一切皆苦。因为世间一切的法莫非是无常,所以既然都是无常的话,它们必然都是在行苦的范围;乃至于说,今天您如果修禅定—修到非想非非想定—四禅八定最高的非想非非想定的境界的话,那仍然是行苦所摄。所以了知到这个之后,才能够进一步探究,到底应该要如何从根本上去离开了这些苦,这个就是学习苦圣谛应该第一个要注意的地方。

  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49集 苦圣谛(下)
  叶正纬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上一次跟大家讲苦圣谛,我们现在就从苦谛开始切入跟大家说。也就是说,我们要学习四圣谛的话,必须要从苦圣谛先下手;那么苦圣谛,就要了解苦到底讲的是什么?甚至要了解说佛教里面讲的,这个一切皆苦、有受皆苦这些事情,是不是真的全然完全是悲观呢?俨然就好像讲说人生的一切不外乎是痛苦而已,其实不是这样子的。

  我们上次说佛教里面讲的苦这件事情呢,可以用八苦来说,那个八苦里面最关键性的,就是五阴炽盛苦,因为前面的七苦都包含在五阴炽盛苦里面。然后,我们也给大家举说另外有三苦的说法,对于大家的修行也会有很大的帮助,就是苦苦、坏苦跟行苦。上次有简单地提过,苦苦就是世间人、大家都以为的苦,都认知到、都同意是苦的那个部分,就叫作苦苦;比方说,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这些都是苦苦。

  那接下来,就是说坏苦呢,就是目前你已经或者说你正在参与这个境界,然后你并不觉得目前这个境界是苦,可是你如果仔细去看的话,这些境界都是无常变化,它终究有一天会变坏;所以,你正在享受的美好境界,到最后也会全然的失去,这个就叫作坏苦的觉受。那行苦呢就表示说,只要是有变动、有无常性的,它就是摄在行苦的范围;所以,您假如是认知到世间所有一切,不管是从好变坏,或者是从坏变好,乃至于当下所有一切你所觉知到的这些事情呢,它莫不是逐渐在变化的话,那么这个就是进入行苦的范围。

  为什么这些东西——行苦这个部分,如果是苦苦讲成苦的话呢,还能够说;那坏苦能够讲成苦也勉强说得过去,因为只要一个人,能够想得远、看得远,他知道说目前美好的境界终究会全然失去的话,那讲坏苦也不为过;可是为什么讲行苦呢?这个行苦最主要是因为我们一切的行,不管是身行、口行、意行这个一切的行,虽然说它是因为无常性而让你能够观察到这个行,所以你会觉得说,因为无常性而导致了苦。实际上这个行的本身,如果按照它的意义来讲,那是因为我们的身行、口行跟意行这个行之中,往往充满了许多的无明、许多的习气;所以,我们因为往世所累积来这些无明、习气等等的影响,再加上所受到的这些业报使然,所以使得说我们在行的当中,从来都没有走在正道上面,在每一个每一个刹那刹那的行,几乎都是贪、瞋、痴三毒的展现;以此来说,每一个的行都是叫作苦。当然这个苦要让大家能够察觉,就必须要从我们所谓的这些真的有行的相来察觉;那这些行的相呢,它的本身就是由无常来显现的,所以这个是关于行苦比较深入的看法是如此。

  但是,这个行苦也揭示了、告诉我们说,这些所有一切的苦来说,我们说显而易见的当然是苦苦;接下来比较不容易,但是也可以经过思惟而了知的是坏苦;最不容易看到的是行苦,它们含摄的范围是苦苦包含于坏苦,而坏苦又包含于行苦,所以行苦是摄遍所有一切的苦。

  现在这样三苦了解了之后呢,回头再来看看八苦里面的五阴炽盛苦。现在大家是不是开始觉得五阴炽盛苦跟行苦谈的是同样一件事情呢?因为我们刚才在解释行苦的时候,跟大家讲了行苦就是身口意行;而这个身口意行,不就是我们的色受想行识这个五阴在运行的状况吗!所以,五阴炽盛苦确实就是跟行苦两个是一体的两面,只是文字上的讲法不太一样。所以我们在学习苦圣谛的时候,要透过这些方式:比方说透过苦苦,认知到这个苦苦,然后自己心里面要生起了想要离开苦苦了,才会有想要来修行的这个意乐;接下来,再进一步除了苦苦之外,进一步再认知到坏苦,体会到无常变坏的这个威力;接下来,我们就要想说,如何能够离开了这些无常变化所带来的苦受呢?那你的修行的这些动力就会更强;再接下来,如果再进一步进到行苦的时候,那我们刚刚说行苦包含了一切的苦,所以这个表示说当您认知到一切的这些行莫非是苦,也知道说它为何是苦的时候,这个时候您生起了想要彻底地解决这些苦的意愿的时候,那么您的修行的这些愿力必然就会更强大,那个时候修行之路就在您面前打开了。

  现在我们回头来看看:关于苦圣谛它的用意,就是说让大家透过对于世间一切法是苦的这个认知,来驱动您的修行。也许有人会说,那是不是这样讲:佛教所谈到的就是一个完全悲观的人生呢?因为谈来谈去全部都是痛苦嘛!实际上,我们要告诉大家绝对不是这样。跟大家先把话说在前头,所有的一切菩萨道的修行,其实没有任何一个菩萨的修行是悲观的、是灰色的人生观;不是的!菩萨道的修行才是真正积极的人生观。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们知道,当 佛开示这个苦圣谛出来的时候,不管您从八苦或者是从三苦的立场,仔细去思惟、去针对著世间的境界,一一去简择思惟之后,您必然也会同意,确实就是像 佛陀讲这样一切都是苦圣谛的函盖范围。当你认知到这样子的时候,对于一般的人来讲,如果他没有听进 佛陀的教导,没有好好去学的话,他是认知不到的。

  各位请想想看:当你认知到这一切是苦的本质之后,然后你进一步按照 佛陀所讲的这些法门一一去修行,然后最终你能够离开苦,或者更正确地讲,是能够超越这些苦的时候,那么你过的岂不是真正积极的人生观吗?因为你掌握了世间诸法的真正的样貌,了解了它们是苦的本质了;并且又有依照 佛陀所教的方法一一去超越这些苦,那不就是真正积极的菩萨道吗?相对来讲,如果像世间的一般人一样,没有办法认清楚这些苦的实质,然后只是不断地在三界众多的这些现象里面,完全顺著自己的无明习气去做的话,那请问大家:这种状况是不是就像是一个鸵鸟一样呢?把头埋在沙子里面,完全看不见事物的本质,然后放任自己在三界轮回中载浮载沉呢?所以这两者一比较之下,您会发现当 佛陀开示苦圣谛的时候,其实祂是告诉你如实、确实就是如此;所以,才让你愿意努力修行去超越这一切,这个才是真正积极的菩萨道的人生观。

  那接下来,就是关于八苦跟三苦。我们讲到说八苦的关键在于五阴炽盛,三苦的关键在于行苦;那么我们说,五阴炽盛跟行苦它们都是一体的两面。接下来,我们就是要问了:既然五阴炽盛或者行苦呢,它们是一切苦都含摄,那么我们应该要如何去超越这个部分的苦呢?我们就要认知到这个苦到底它是怎么来的?那么我们用一个方式跟大家说:我们仔细想想看,所有这些的苦都跟我们对境界的认知有关系;今天我们可以想象一个状况就是说,今天如果碰到一个境界,我们感受到这个中间有苦的话,那么我们想离开或是我们想超越这个部分的苦的话,我们可以有各式各样的作法。比方说,世间人的作法就是想办法去改变眼前他所不喜欢的境界,用尽各式各样的方式;乃至于说许多人根本不知道因缘果报的道理,而用尽了一切的邪恶的手段,想办法把眼前的境界改成他所喜欢的境界,这就是世间人的作法。但是这种作法呢,显然并没有真正离开了这个苦,因为接下来的这个后世,还有无量的苦在等著他,所以这个不是根本解决苦的道理。

  那么再回头,如果是用改变境界这个方式不好的话,那有其他的方法吗?有的!我们再想想看:有许多的状况,它之所以真正能够成为一个苦,就是在于说你对于这个境界本身来讲,这个境界是你不容易直接去改易它的。比方说,这个坏苦这件事情,世间一切莫非都是无常的,所以对于它会变坏的这个特性来讲,您能够改变让它恒常不变吗?所以这个事情也没办法这样。所以,如果真的要去对治这个部分的苦的话,那应该要把这个矛头,从原来指向境界、改变境界的这个方向,要把这个矛头倒转过来,把它转到向我们自己的这个方面。也就是说,今天所有这一切的苦呢,要成就我们所感受的这个苦,除了要有境界之外,一定还要有一个能觉知境界的我在那边,才能够共同成就了苦受;那这个果本身,我们可以说,当我们把这个修行的方向转一个方向,转到说修行自我开始,那就表示我们开始走向修行的这个正路了。

  那么对于这个部分来讲,我们可以说修行的时候,真正要解决对这个境界的这些苦,包含苦苦、坏苦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可以说:好!我们可以让我们自己开解我们自己。比方说,对于眼前的境界终必坏灭这个状况来说,我们可以先作好心理建设,让自己预先打预防针,告诉自己说眼前美好的事物终究会坏灭,然后不断地告诉自己、不断地告诉自己这个境界会坏灭、这个境界会坏灭;那么一旦我们常常这样练习,有些人甚至主张说我们生活中的所有的一切,都必须要经常作这样无常的观行。比方说,有人说:甚至说当你拿起一枝笔来写字的时候,那你就要观行了,这个笔在写字的时候,这个笔写一写呢,终究这个笔会没水啦,或者这个纸张终于会用尽,或是你写一写终究会写完啦等等;那你这个写字的场合呢可以看作是一个无常的现行,你要教育自己、要给自己心理建设说,要能够接受它的无常。

  乃至于说碰到生活中的其他的事情,包含说、比方说迎接一个新生儿的诞生,那这个在世间人来说,是一个非常高兴的事情。可是他们也会主张—这一派的修行人也会主张说—关于这一点来说的话,你也得观行婴儿从出生之后,他不是就只有出生了,我们所感受到出生的喜悦而已;其实我们应该要把无常的观行也放在上面,必须要看出这个婴儿从出生渐次成长,不就是逐渐丧失了他出生时候的那样子的天真无邪吗?并且他还要逐渐长大,终究也是有老病死的过程啊!所以从这个婴儿的出生这件事情,也必须要这样无常的观行。所以这种的方式相当于说,每一个境界来的时候,我们就好好地观行这个境界里面的无常性,以这个方式来对治坏苦。那你一旦能够对治坏苦的话,你对于苦苦的那个对治也必然会更得力,这个是第二个层次。

  但是各位想想看:这样子的一个修行的方法,虽然能够让我们应对世间的无常样貌的时候,能够多一分的心理建设、能够少一分的痛苦觉受,可是大家想想看,这个作法它有根本的解决问题吗?这个作法很显然一个状况就是说,每一个境界的无常性它都是独立的。比方说,我们刚刚说您手上拿了这一枝原子笔会写到没水的这个无常性,跟一个婴儿出生之后所经历过的老病死的无常性,对您的觉受来讲、对于您自己本身的觉受来讲,那一定是不同的;所以,您对于这些每一个境界的无常性来讲,势必都需要好好地观行,这也就是某一派的这个修行人所积极主张的。

  可是我们却要说世间的境界,大家想想看:世间的境界是不是有千万种,乃至于无量种的境界呢?如果说这些无量种的境界,每一种境界都要这样子去观行的话,那请问您要解决到什么时候呢?所以与其这样子的话,有没有一个更根本的方式,去解决坏苦的这些问题呢?甚至我们要说的是说,一切的这个行苦是:您只要有察觉到说我们五阴在三界世间里面在运行的时候,它本身就是一种苦啊!那么这种苦跟我们前面讲说,基于我们自己的立场,去观行眼前境界的无常变坏的这件事情来讲,您是不是觉得说,这里面没有办法把它接轨起来一起来看呢?是的!因为刚才所讲的对治坏苦这些状况,始终把能够感觉境界苦的那个我,跟境界本身的变坏,把它分成两个独立的个体去看;那你每次都要很努力地去观行境界的变坏相,用这个来对治坏苦。但是这样子就算你真的能够对治许多坏苦的状况,就算你真的能够对治许多坏苦的状况,但是对于行苦这方面,您可就没有办法了。因为这些行苦的本身,牵涉到身口意行;请问是谁的身口意行呢?当然就是这个修行人本身的身口意行啊!那五阴炽盛,这个五阴是谁的五阴呢?当然是这个修行人本身的五阴啊!所以刚才修行的这个方法呢,所谓的观察境界坏灭的这个方法,其实它有许多地方都作不到真正解决苦的这个事情。

  我们现在从另外一方面来看:我们说一开始一个正确的方向,就是把修行的矛头,从改变境界转向说把这个矛头对向自己、来修行自己;那么这个修行自己,前面所讲到一个世间人常说的方法,就是给自己心理建设,让自己接受世间法的无常,这是世间人常常讲的一种方法。但是我们现在要给大家说的是,现在佛教里面讲到的方法呢,有更进一步、更关键的方法,那就是要来看看我们所执著的那个我,也就是面对境界的时候,能够见闻觉知的那个我,到底祂的实况是如何?因为所有一切的苦苦、坏苦,乃至于我们刚才讲的行苦的本身,它不外乎就是因为有了这个我在运行,所以我们才能够针对每一个境界,去感受那样子的苦存在。所以,今天我们要解决苦的问题的时候,最根本、最核心的,其实就是从我们所感知的这个我,也就是见闻觉知的这个我开始。

  实际上,我们如果注意去看,所有一切的这些苦,不管是八苦、不管是三苦,所有这一切的苦,其实都是因为我们对于这个能见闻觉知的我,有牢不可破的执著。因为,我们先有了这个执著,所以我们对于不同的境界现起之后,我们就是会因为这个现起的境界,跟我们所牢牢执著的我是合还是不合,而引起了是乐、还是苦这个种种的觉受;所以一切苦的根源,其实是我们对于有一个我的这种执著,在佛法里面这个就叫作我执。那么这个执著,如果您想想看,这个执著如果我们能够弃舍的话,那么就相当于说,我们在面对这个境界,不管这个境界是好的境界,是坏的境界,是目前看起来不动的境界,还是目前看起来急速变迁的境界,不管是哪一种境界,如果我们的我执这个问题能够得到一个根本性的解决之后呢,那就好像一般人所述说的境界俨然就在前面,仍然是这样子的在演出,可是背后那个见闻觉知的我却完全变了一个样——祂不再像以前那样见闻觉知了。

  甚至我们可以打个比方说,那就好像说,原先的见闻觉知的我,透过去除我执之后,原先那个见闻觉知的我,就俨然变成像一团透明的空气一样。那你说,如果想象像一团透明的空气这样子的话,那么这个空气,请问世间有什么样的东西,能够真正去阻挡它的行进呢?所以说,以这个比喻来让大家了解到,佛教里面的所谓的去除我执的话呢,那它所成就的状况就是:没有了你所执著的见闻觉知的我之后,对于这一层的执著把它解决了之后,那么一切的境界,不管它是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这些受对于你来讲其实到最后它都是如实的呈现,都是只有事情在眼前的这个流转,而不再有因为见闻觉知而起了诸般的苦的这个觉受。所以,这是苦圣谛的一个入门的观行的方法。

  所以,在今天跟大家讲的这个部分就是说:大家在切入这个苦圣谛的时候,不是从一个境界、一个境界去切入,而是一开始的时候必须要先认知到五阴炽盛苦跟行苦背后的关键就是我执;所以你必须要依照善知识的教导,去了解到什么样的状况是我执,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开始去断除我执。那么一旦你掌握到如何开始可以断除我执之后,那就相当于你是从核心去掌握到断除这些苦的这个方式——从核心去掌握;那么一旦对核心有所掌握,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再次来历缘对境,用这个断除我执的功德一一去历缘对境,增益断除我执的这个部分的功德受用。这个其实就是我们说从初果人到二果人,乃至三果人一路修上去,他的修行的方式就是如此。

  今天就先上到这里。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50集 集圣谛、灭圣谛
  叶正纬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继续上一次的讲次,继续来跟大家谈苦圣谛以及后面的集、灭、道圣谛。

  上一次我们谈到说苦圣谛呢,它是一个 佛陀所教给我们的对于三界一切法的一个如实的观行。这个苦圣谛不管是从八苦的观点,还是从三苦的观点,它其实最终的函盖,在八苦的讲法,就是含摄到五阴炽盛苦;在三苦的讲法,就是含摄到行苦;而五阴炽盛苦跟行苦,它都是一体的两面,谈到的都是我们的身心,因为我们身心的活动所导致的一切的苦。可见,对于一切苦来讲,它的根源必然是源于我们的身心,而这个身心之所以会导致这些苦,它的原因是在于:我们有情众生对于所谓自我有不如理作意的执著,并且这个执著对于一般的众生来讲,几乎是牢不可破的;因为每一个人从早到晚,几乎无时无刻每一个刹那,对于我的执著都是时时刻刻在运行的。所以苦圣谛就必须要先透过善知识的教导,然后您再仔细地观行之后,必须要能够确认一切苦的根源,就是因为对这个虚妄的不如理作意的我起了执著,以至于导致了我们后续许多的苦,这个就叫作我执。所以要对付苦,当然就是要对治我执、去减轻我执乃至于解决我执的问题。

  但是要解决我执的时候,就必须要有清楚的知见,要有正确的认知,这个部分就是说对于我执正确的认知这些事情,我们把它叫作我见。等于是说,我们必须要在认知的层次先了知了我见,先了知了什么是众生所执著的虚妄我,什么样状况众生所执著的虚妄我会导致了许多后续的苦;对于这些东西先有一个清楚的了知,也就是了知了众生基于我而起了不如理作意的种种的知见,那这个部分知见就叫作我见。先知道了我见的内涵之后,才能够依据这个内涵,在历缘对境的修持当中一一地去减轻,乃至于对治、断除我执。所以,我们要说苦圣谛它最核心的概念,就是要了知到一切苦的根源;换句话说,就是要了知我见的内涵,然后从我见的内涵出发,进一步再去断我执。这个就是苦圣谛,整个把它作一个总持性的了解,就应该是如此。

  我们继续来看苦圣谛接下来的下一个——就是所谓的集圣谛。集圣谛讲的是说,这些苦是如何产生的,我们刚刚是看到现象,或是眼前的境界,我们对于跟眼前的境界互动的时候,因为有对于我的不如理作意的执著,所以产生了种种的苦。所以很自然这些苦,在苦圣谛谈的苦,就是当下所导致众多的状况;但是,如果要问到说,为什么会这样子的时候,那就是到了集谛来解释。所以集谛在跟我们解释这些苦是如何而产生的,包含你所觉知的这些苦受,或者是甚至你没有觉知的苦受,但实际上却会导致你在三界轮回不得解脱的这些种种的状况。那么这些苦是如何出生的?那集谛就是告诉我们、解释这些到底是怎么样生起的。一般人对于集谛的理解往往会把它解释成苦——所有一切的苦,正如我们之前讲的苦,不就是对于这个有所执著才产生的吗?所以,一般人往往说:既然苦是因为执著而产生的,那么集谛讲的不外乎是我们是如何的去执著,所以只要不执著,不就没有苦了吗?

  请大家注意听好了!一般人会觉得说苦是由于执著产生,只要不执著就没有苦。所以,如果按照这样解释的话,什么是集呢,苦集的集呢?那他会告诉你说:执著就是集;那接下来什么是灭呢?他会告诉你:不执著就是灭;那道呢?同样的不执著就是道。可是灭跟道的差别在哪里呢?灭指的是:完全不执著的状况就叫灭;道呢?就是告诉你如何去做才能够不执著,这就是道。这些事情听起来好像言之成理,因为确实大家在谈佛教修行的时候,都是谈的就是说,要少一些执著,所以如果我们能够不执著,就没有痛苦了。所以,把苦、集、灭、道全部用执著或者不执著来把它贯通的话,看起来似乎也是对的。实际上这个讲法,我们说“很容易误导大家”。

  现在回头来看看:我们说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主张,那是因为主张苦就是执著而生的。可是我们要进一步问说,我们当然知道苦是执著而生的,可是要问你的是说:这个执著的本质是什么才会导致苦呢?前面我们在给大家分析苦圣谛的时候,曾经说对于苦圣谛的这些观行的话,一般人的观行都会觉得说,是这个眼前的境界导致了跟我和与不和,而导致了有苦或是没有苦。所以我们说,当时曾经讲过比较有聪慧的人会觉得说,既然一切都是坏苦所含摄的,那我只要心理建设了,只要知道它必然变坏了,只要不要去这么执著它,那不就是没有苦了吗!

  好,上一次我们曾经跟大家说,这样子的一个苦,只能够针对特定的境界来减轻你对那个境界的执著。可是,我们接下来也跟大家讲,因为苦的最根本,所有一切的苦,不外乎是含摄到五阴炽盛苦或是行苦;当你用这样角度去看的时候,你最根本要解决苦的它的根源,其实是我执。所以所谓的苦,乃执著而生的,这个执著讲到的不是我对于境界的执著,这个执著讲到是我们对于自己的执著,才是一切苦的根源。所以,如果说要真的这样解释的话,那么我们必须要针对执著这两个字,仔细地去分辨清楚。因为,如果按照一般大众想象到的是执著、不执著的话,那么当大家在说执著、不执著,都是基于有一个鲜明的、实在的我;在这个鲜明、实在的我的前提之下,来谈执著或不执著。比方说,在网络上面有流行一个比喻,就是有一个人在烦恼深重的时候,他想要求解脱之道,他就问了一位师父。这个师父当下并不回答这个学人,而是叫这个学人手里面拿著一个装满水的杯子,让他拿著、不让他放下来;当然拿久了之后—这个学人装满水的杯子拿久了之后—手当然会很酸;当他很酸的时候,这位师父就跟他说:现在你把杯子放下来吧!然后他就依照指示把杯子放下来了。师父就问他说:“现在放下来了,感觉如何呢?”这个弟子就说:“放下来之后,感觉超级的轻松。”那师父就跟他讲说:“你原来是因为一直拿著这个杯子,所以你觉得手酸痛不已,你只要一放下就轻松了。那么你之前心里的烦恼不也是这样吗?你心里会有烦恼,就是因为你的心里放不下;只要你心里把它放下了,它不就当下解脱自在了吗?”所以,这个故事最后的结局,就是这个学人法喜充满的回家了。

  可是我们现在要问大家、请问大家:这个故事里面,这个学人法喜充满的回家之后,是不是真正解决了苦的问题呢?现在注意去看看他所比喻的境界里面,把装满水的杯子放下来这件事情,请问在放的过程中,我们是不是清楚地觉知到什么是我们自己?什么是杯子呢?所以能够这样放下来的话,表示我们能够清楚地界定“这个烦恼跟我们自己本身那是两回事”;在有了这个清楚的觉知之下,所以我们可以很轻易地就是说,我们把杯子放下,我们把背包放下,我们把什么东西放下,它的前提都是在于我们要放下的东西,跟我们自己本身是有清楚的界限,这个界限是不需要怎么样努力就可以分得很清楚,所以你才可以很率然的就把它给放下来。

  我们回头再看苦圣谛的时候,我们不是说苦圣谛的时候,对于境界来讲,真正一切苦的根源,不就是对于这个虚妄我不如理作意的执著吗?现在这个执著显然不是对于杯子,不是对于背包的一个执著,这个执著很显然是对于我们自己有一个所谓的真实现行的自己的执著;那这个执著,请问大家:这个执著既然是自己对自己的执著,请问您要如何放下呢?您是不是开始觉得放下这个比喻,没有办法用上了呢?确实如此。因为一般人所讲的执著、不执著,或者是放下这些事情,都没有办法用在我执的这个状况里面;因为我执讲到的,就是我们自己对自己的执著,那你又要自己怎么放下呢?所以我们可以说用这样的讲法,大家要深思,因为这个容易误导学人。

  我们应该要回归到的是说,应该要正确地认知到:正确认知到就是在我们一般的状况当中,我们是如何现起对于这个虚妄的我,如何不如理作意的执著。必须要先有这个清楚的认知,也就是要认知到我们的我见—每一个人与生俱来—也包含后天学习的种种的我见,要对这些我见有了认知之后,你才能够说按照这个认知,进一步来削减对于不如理作意的这个我的执著,应该要如何地去削减它?就是说,如何去断除我执的这件事情,当然就是有待于各位要跟随善知识的教导。如果有缘的话,欢迎大家来正觉同修会修学,每一班的亲教师都会告诉你“我见的内涵”,并且进一步指导你“如何一步一步地断除我执”。

  所以,这个集谛的本身讲到的应该是说,我们对于我的执著到底是怎么生成的?集谛的具体内涵讲到的就是这一回事。因为苦谛就是因为有了这个不如理作意的我的执著,所以对于世间的万象开始生起更不如理作意的执著,因此才导致了种种的苦;所以集谛的本身,就是在解释这件事情,当你认清了这个事情之后,你自然就能够顺著这个理路呢,仔细去断除我见跟我执。

  那么关于这一点,如何去断除集谛的这个部分,可以说就是在后面的灭跟道的两者。那我们先看看后面灭的圣谛的部分,关于灭的圣谛的部分,也是有许许多多的人都误会,最常见的误会呢就是像我们前面在讲集谛的部分,那种误会也就是说大家觉得什么叫灭,就是你不执著就是灭了;可是当大家嘴巴里说不执著的时候,其实只是对于眼前的境界不在乎了,可以淡然处之了,叫作不执著。可是我们从苦圣谛、集圣谛的时候,就一路在讲,所有一切的关键核心,都在于说众生执著著那个虚妄的我存在,所以在这一点来说的话,苦的一切根源都是在于我执。

  而集谛是在解释这一切的原因。那么对于集谛来讲,我们可以说最直接的观行的方式,就是要看五阴里面—在五阴的运作里面—甚至是说一切的蕴处界在运作的时候,到底这个我是如何地运行?透过观察了之后,才会知道说这里面的我,其实充满了虚妄性,反而是见到了自己层层地执著而已;所以这样子的话,就可以知道了我见的内涵,并且再来历缘对境断除我执。这个是从蕴处界下手,透过了解集谛之后,从蕴处界下手;当然,另外一个更深入的方式,就是透过十二因缘:也就是了解我们众生在三界轮转的时候,那么透过十二支缘起的一一支,它是如何的运行,从那个运行当中,配合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去观行,了知到说中间运行的这些东西,其实只有每一支的运行而已;那里面其实真的没有我们所执著、所以为活灵活现的那个我存在。一旦到了这个地步之后,也可以说已经能够掌握我见的内涵;从此之后,就可以分分地在历缘对境当中去断除我执了。这个是集圣谛的两种的入手方式。

  可是不管是从蕴处界,还是从十二因缘去入手,那么最终要达到的境界就是叫灭的圣谛。灭圣谛里面,在佛典里面,在描述灭圣谛的时候,它是这样讲的,最重要讲法就是说:灭圣谛就是阿罗汉所证到的境界。这个境界可以用四句来形容,就是:“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这个四句就形容了阿罗汉他证到了灭圣谛的状况。所以,可见灭圣谛就是灭掉了一切苦的状况;灭掉了一切苦的状况,所以这个就是阿罗汉的解脱境界。从这里来看,各位也可以看到,因为这里面谈到的是“我生已尽”,从此之后不再轮回;“梵行已立”,该有的清净行,在这个时间点上已经确实的建立起来了;“所作已作”,就是所有解脱道里面,关于解脱的事情,已经该修习的都已经修习完成;这也就是说,后面的“自知不受后有”,就是他自己很清楚目前以他所证到的解脱果呢,他不会再有后生的生起,也就是说,他尽此一世之后就再也没有未来世了,这是每一位阿罗汉都自己知道的事情。

  这两件事情,对应到苦谛、对应到集谛的状况,就是说整个透过了解集谛之后,然后透过集谛分分地去对治之后,就知道说能够尽了一切的苦,达到了灭谛的状况,这个才是真正灭圣谛所讲的状况。如果用另外一个更简洁的话来讲,灭圣谛谈到的就是所谓的涅槃的状况。当然正觉同修会的学员们,应该都知道涅槃的法义,包含四种不同的法义在;但对于一般的学员来讲,我们就概括性来讲,就是说灭圣谛讲到的就是涅槃的状况。所以对这方面,一般人常常会误会说,灭就是不执著就好,现在不执著这三个字,跟我们刚才跟大家讲的灭圣谛的状况,包含“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这个四句,包含我们刚才讲说灭圣谛就是在描述涅槃的状况,这个状况各位来对比一下,马上可以发现“不执著”这三个字,真的非常容易造成误解。所以希望大家修学的时候,千万不要便宜行事,甚至都还希望大家先在佛法的解脱的正确的修行路上,先远离了不执著的这些说法,先回归到阿含经里面,所有一切关于解脱的正规的说法。这样子的话,才能够确保我们的修行比较不出差错,这个其实也是 平实导师写作《阿含正义》最大的心愿。那这是关于灭圣谛的部分。

  接下来,关于道圣谛的部分。我们刚讲说苦,就是跟大家解释,何以世间的诸法、一切的本质都是苦;集就是跟大家解释这些苦到底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有这些苦;那灭就是告诉你说,灭尽一切苦的胜妙的境界。接下来,道呢?道就是道路、路途、方向的意思;就是跟您讲说,如何作才能够从您目前的修行状态,一路往灭圣谛的方向行进。这个道圣谛呢,在阿含部里面具体而言,有三十七项内容,这三十七项内容,各位其实也可以在法界卫星,之前正觉同修会的许多亲教师所录的录像里面,有一些都会谈到三十七道品的状况,所以大家也可以参阅。

  在这里我们道圣谛的部分,就依照 平实导师在这个部分的《阿含正义》所讲述的内容,以八正道为主。八正道的内涵就是: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其中的正志,另外一个翻译叫作正思惟。一般来说,在道圣谛这个方面,如果我们专就二乘的解脱道来讲的话,那么在这个解脱道里面修学,有所谓的二乘的八正道,当然也有所谓大乘的八正道。二乘的八正道跟大乘的八正道最大的差别就在于说,大乘的八正道必须以实证自心如来,实证第八识的这个功德,依照这个功德出发的话,重新把证悟的这些功德在每一项的内容里面,包含正见、正思惟等等,每一项的内容里面,透过证悟如来藏的功德,把每一项的功德一一具体地实现在我们的行住坐卧当中,这个就是大乘八正道跟二乘八正道基本上的差异。至于八正道详细内涵,我们下一个讲次再继续跟大家讲解,今天就先上到这里。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51集 道圣谛、异生性
  叶正纬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继续来跟大家讲四圣谛里面的道圣谛,上次有讲到道圣谛呢,其实它在阿含部里面有谈到三十七项内容,这个就是通称的三十七道品;三十七道品的内涵,之前在正觉同修会的法界卫星录像节目里面,也有许多的亲教师针对三十七道品有各别的讲述,所以大家可以去参阅,我们这里因为依照著《阿含正义》这一本书所讲到的道圣谛的内涵,我们就先把它局限在讲八正道而已。八正道我们上次也讲过,道圣谛就是说让大家按照这个方式去修学,逐步能够达到灭圣谛所讲的境界,这个就是道圣谛。在道圣谛当然就是说,灭圣谛的本身就像我们上次讲的,灭圣谛如果真的要只用简洁的字句描述的话,灭圣谛讲到的就是涅槃的境界。可是同修会的学员们大家都知道,涅槃有四种的法义,涅槃约略来说,可以把它分成是二乘人所证的涅槃的状况跟大乘人所证得的涅槃的状况,大致上我们可以勉强把它分成这两类。所以自然而然地,道圣谛讲的是让大家能够依止修行、趋向于涅槃的话,很自然讲到的也有二乘的道圣谛跟大乘的道圣谛,以八正道来讲,当然就是有二乘的八正道跟大乘的八正道。

  我们先直接看二乘的八正道,二乘的八正道很单纯,就是要让大家能够完全解脱于我们的一切的烦恼现行,这个就是二乘的八正道。这个内容有八项的内容,分别是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中间的这个正思惟呢,我们说在《阿含正义》里面所引用的《分别圣谛经》的这个部分,是翻译成正志,其实它是同样的意思。关于八正道里面呢,在这里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当然就不是要依据这些一一的品项详细地跟大家说,而是只能够提纲挈领地跟大家说里面的概要。

  我们先跟大家说,在这个八项内容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正见,所以正见排在第一个,正思惟或是正志都是基于正见而来的。这个其实是一个非常合理的事情,因为我们所有一切的行止都必须要先有一个清楚的知见,按照这个知见才可以说我们在修什么事情、我们在走上什么路;按照这个知见才能够来思惟说,我们在日常生活的修行,在我们的身口意的修行里面,我们应该要如何去把刚才的那个知见落实出来,所以正思惟的这件事情必然是基于正见。

  接下来正语、正业、正命呢?正语可以说,我们从嘴巴讲出来的必然是正确的话语。正业表示的是说我们所做的事情,因为每一个业意思就是指的说在后世会导致什么样的业报,正业这部分内涵当然指的就是说该如何去导正我们的行为,让我们做出来的对于后世来讲,应该就是走在正道之上的业报,而不要像一般的凡夫一样落在不好的业报,甚至落在三恶道里面,这个是正业。正命指的就是我们在这一世,希望能够存续我们这一世的生命,我们自然要做一些事情,但是在做一些事情的当下,必须要考虑到所做的这个事情不能够违背于佛法、不能够违背于善行,甚至不能够由目前看起来似乎无害,但是对于未来众生的这个法身慧命是会有违背的状况;我们谨记这个原则的时候,比方说我们在谋生的时候,我们就会考虑到,职业上面该做的事情是正当不正当,这个都是正命。正精进当然就是说,如何去区分正精进跟邪精进呢?当然就是要依照正见来判定,你现在到底是正精进还是邪精进,只要不符合正见的,你按照那个方向拚命去努力,那就叫邪精进。当然就是说,我们前面讲的正语、正业、正命的话,如何判断它是正或是邪,一切都要回归正见来判断,如果正见所讲到的只是一个概略性的描述的话,那么要把这个概略性的描述,要来对应到细部的实施细则的时候,自然而然我们就要基于正见来加以正思惟,所以我们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的这些事情都必须要基于正见,乃至于基于正见加上正思惟而来。至于后面的正念,正念就表示说我们在修学的时候,什么样的法,我们应该要常念在心,要导正我们自己的每一个念头的流转,这些正或是邪的分际当然就是基于正见而来;同样的如果说,正见只是一个概略性的原则指示的话,那如何实施,当然就要透过正思惟把它深化,所以这是正念。正定那更是如此,因为一般人讲禅定的时候,都常常会落入在只注重定的境界,所以他就会讲求说我们坐的时候一定要怎么坐,然后面对境界的时候,那个境界有怎么样、怎么样的变化,甚至于说到最后,还会执著于那个定的境界,一坐上去四个小时不下座,在舒服地享受打坐的境界;如果是这样子的一个打坐的话,显然他就违背了我们在佛法修学上面的正定,因为这个正定,如果只在讲究定的境界,只是在贪著定的境界的话,显然就会违背了正见所开示的,甚至是违背了正见加上正思惟所含摄的范围。所以所有一切的,这些其他的六项内容可以说它们都是要正见与正思惟,而正思惟也仍然是必须基于正见;所以我们才说:八正道里面最关键、最关键就是在于正见。

  现在大家从苦、集、灭、道,我们很快速的,在这个前面的几个讲次一路讲下来的话,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印象。从苦、集这两个圣谛,一路讲下来的话,大家有没有发现,在所有的解脱道的修行里面,“我见”跟“我执”始终是解脱道修行的关键呢。是的,这个部分确实是如此,所以我们说在正见来讲,整个八正道的正见的内涵,它其实就是要让大家认清楚:我见到底是什么?如果我们说佛法修学解脱道的正见,把它浓缩到最简单的,就是你要认清楚我见,并且进一步要知道我见的不如理作意之处,要能够进一步的断除我见,这个就是八正道里面,正见的最关键的内容-从我见跟断我见的这些关键的内容-演绎出来了,其他当然都还可以再进一步再演绎,不过它的最核心的仍然就是应该要断我见。正思惟呢,我们说过正思惟必须要基于正见,所以所有一切在解脱道方面的思惟,都是要基于这个断我见而来,我们前面有讲过,我们一切苦的根源都是我执,认知到我的虚妄性的这个认知,就是叫作断我见的清楚认知;所以我们说正思惟的这个事情,其实是要基于断我见的这个清楚的认知,然后进一步去思惟我们在历缘对境里面,应该要怎么样去把断我见这个功德发挥出来,在每一个历缘对境里面才能够帮助我们有效的能够离开我执,所以这个是正思惟的层次。换句话说,在二乘八正道的正见跟正思惟,从头到尾都是环绕著断我见、断我执,这个两个关键上面,要先断我见,然后透过断我见的清楚的认知之后,在历缘对境里面断我执,这个就是二乘的八正道。

  讲到的最关键的内涵,甚至我们可以这样说,所有的一切三十七道品都必须要回归到这个核心的要义,为什么呢?因为所有一切的道圣谛,它的目的都是在引领大众能够趋向于灭的圣谛,引领趋向灭圣谛就是要离开苦跟集。然而因为苦跟集的两个圣谛,它的根源就是我见跟我执,所以所有一切道圣谛的关键都不能够离开断我见、断我执,以这个来看的时候,我们对于解脱道的修行的理路就会非常的清楚。比方说道圣谛,道圣谛里面有所谓的四念处的修行,这个四念处的修行,当您看坊间有许多人在解释四念处的修行的时候,您不妨用这个理路去看看;所有一切道圣谛,它的核心都是断我见跟断我执,所以您按照这个理路去检视,他在讲四念处的时候是不是完全按照这个方式去讲,如果他讲的这个四念处都是用不执著的方式去讲的话,那十之八九您可以判断这个不是正确的道圣谛的内涵,因为道圣谛必然不会离开断我见、断我执。虽然说这个三十七道品讲出来的文字相每一个品都不一样,可是实际上,每一个品都需要紧紧扣著“断我见”跟“断我执”这个核心的义理来述说,这样子的话才是真正的道圣谛。这个就是二乘的八正道里面,最关键的正见跟正思惟的道理,其他的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的话,就请大家按照正见、正思惟里面的断我见跟断我执的内涵;请大家依照这个方式去思惟,应该就能够掌握到二乘八正道的这个义理了。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道圣谛既然是趣向于涅槃,而这个涅槃呢,在二乘人所了知的涅槃跟大乘人了知的涅槃是不太一样的,所以自然而然的,二乘的八正道跟大乘的八正道也有不同的内涵。那么它们中间的关键就在于说,二乘人他主要是力求自己的解脱,而大乘人呢,他主要修行的目标是将来要成佛的。那在成佛的过程中,第一个不能够离开一切有缘的众生;第二个始终都要紧扣著大乘里面所讲到的诸法实相,也就是我们的第八识如来藏。用这些观点去看的时候,您就可以比较能够了解大乘的八正道跟二乘八正道的差别。

  比方说,在二乘的八正道里面讲到的正语,谈到的一定是说,你的口说出来的话必须要远离四种过失,比方说妄语等等的过失,你要能够远离;这个是二乘人所讲到的正语的范围不过就是如此,但是到了大乘的八正道,就不完全是如此了,因为在二乘的八正道里面这个正语的范围,往往现在有许多人把这个正语讲成说你一定要说好话,不能够说让众生不悦耳的话,这个叫正语。但是我们说,这个其实在二乘的八正道里面或许能够讲得通,可是在大乘的八正道里面的正语呢,就不能够这样看;因为大乘的八正道,我们说其中一个条件是:不能够轻易地离开一切有缘的众生。换句话说,大乘的菩萨是要发心,要度尽所有一切的有情的,只要有缘莫不尽心尽力地去帮忙他;所以按照这个道理来说,当您看到众生误会了佛法的真义,走向了这个错误的道路,以至于说将来的修行可能会落入三恶道的时候,这个时候,只要您是菩萨种性的人的话,那您一定会想尽办法去规劝这个眼前走错路的修行人,其他的一切方法用尽的时候,甚至希望说能够用骂的把他骂醒也好。所以大乘八正道里面的这个正语呢,就不再只是离开了口业的四项过失而已,它还必须要再加上要基于为众生的法身慧命著想;所以你该说的,只要是在众生的法身慧命的这个大前提--为了让众生迈向正确的修行之路这个大前提之下,您该说的还是要说,这个才是大乘八正道里面正语的完整内涵。

  所以从这个小小的区别,您就可以知道说,大乘的八正道跟二乘的八正道是不一样的,更何况大乘的八正道里面另外有一样重要的就是说:一切都要基于第八识如来藏,以这个第八识如来藏为中心,来演绎、来观行一切的法。所以所有在大乘八正道里面的正见,必然所有一切的正见都要是基于如来藏第八识而来,也是不能够须臾离开如来藏第八识而说所谓的大乘八正道的正见。所以依照这个来看的话,这跟二乘人的正见是有很大很大的差别的。

  好!讲完道圣谛之后接下来我们来继续看看,平实导师在道圣谛讲完之后接下来有讲到了异生性的这件事情,那我们很快地来看看异生性这个部分,我们给大家引了论典里面的一句文字是这样,《显扬圣教论》里面说:

  异生性者,此有二种:一、愚夫异生性,二、无闻异生性。愚夫异生性者,谓无始世来有情身中愚夫之性;无闻异生性者,谓如来法外诸邪道性。(《显扬圣教论》卷1)

  好!在《显扬圣教论》里面讲的这个异生性,我们因为时间的关系没有办法细讲,但总的来说我们可以举例直接跟大家来讲。比方说:一切的愚夫众生如果还没有修行佛法的时候,只能够放任自己在三界里面载浮载沈的时候,那我们就说这样的人他具有了异生性,那这个异生性就是属于在《显扬圣教论》里面讲到的“愚夫异生性”。那“无闻异生性”讲的就是说在学的时候,有心想要修行了,可是却走错路了,没有遵循 世尊所开示的正确的方法去修行,以至于修行的努力,再怎么精进努力,结果越修行离正道越远,这个也叫作异生性。

  所以我们在了解异生性这件事情来讲的话,我们不妨就用正见这个部分来看。比方说:以二乘的解脱道来说,我们前面花了许多时间来告诉大家,就是说四圣谛的关键,所有一切这些解脱道修行的关键,包含三十七道品的关键都是在断我见、断我执。所以如果能够建立这个正确的知见,能够基于这个正确的知见予以正确的思惟的话,那么接下来所走的修行路就不会离开了这个正道。二乘人一直到了证初果之后,证初果就是真的真的心得决定,对于 佛所开示的解脱的这个道理能够心得决定,从此之后,他就剩下二、三、四果要去证。那么基于这个立场,我们就说二乘的人在他证了初果--能够确定了 佛所开示的解脱正见,这些正确性之后,我们就说二乘的这个初果人已经离开了异生性;这个其实可以跟初果人证初果之后,最多七返人天就可以证阿罗汉果,并且初果所成就的四不坏净可以让初果人远离三恶道,并且是永远离开三恶道;这个事情来讲,可以相互的呼应去理解二乘的异生性。

  那么接下来大乘的异生性呢?一样地,大乘的异生性仍然是要依照大乘八正道里面的正见,来确定说我们所知道的知见,以及我们基于正见而来的思惟,是一切都是符于大乘的佛法中所说,那这样子的话才可以说我们不落入大乘佛法所讲的异生性。换句话说,大乘佛法的异生性是基于大乘的正见跟正思惟来界定,然而什么时候大乘的菩萨开始真正离开了大乘异生性呢?那是在入初地的时候,所以刚好跟初果是对应的,二乘人是证了初果之后离开了二乘的异生性,大乘人是在证了初地之后才离开大乘的异生性。那中间一个是初果、一个是初地,中间的差别非常非常的大,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其实就是因为二乘的正见的范围其实就是断我见;所以这中间的义理非常地单纯,没有太多的歧异的地方。但是在大乘的部分,它的正见呢,虽然说它的关键就是第八识如来藏,可是大家也知道,关于第八识如来藏呢,众生可以说对于这个部分的义理误会的人比比皆是,甚至真正破参明心了之后的人对于这个第八识如来藏,祂的种种的功德性用是不是能够如实地现观、能够如实地掌握,那也还得要等待善知识的摄受才有办法。换句话说,即使是破参明心了,没有善知识的摄受而自己在盲修瞎练的话,那么从您破参明心之后,到了入地这么长远的路途的话,您是很有很有可能走错路了。这个就是说,大乘的异生性既深又广,远远不同于二乘的异生性,这也就是 平实导师在这个部分来跟大家讲述的内容。

  我们也就演述到这里,今天就到此,谢谢大家的观赏。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