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52-55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52集 四食的总论
  正墩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系列佛法讲座。这一集我们要学习有关四食的道理。

  四食是所谓的抟食、触食、意思食以及识食。这是包括三界一切有情在世间长养的来源,而有情生命的长养的意义,代表了生命在世间的存在;同时也透露了有情生命会有未来在三界的后有。因此四食的道理,便与有情迷堕生死轮回或解脱,有著密切的关系。

  在佛法内容的主轴“三乘菩提”当中,无论是以佛菩提般若智慧,或者二乘声闻菩提的解脱智慧,同样都要面对生命中一个根本的严肃课题:那就是如何透过佛法的修习来解决生死的问题?如何挣脱无始以来生命在世间系缚、六趣轮回无穷尽的苦?所以我们应从透过佛法的智慧,正确地认识生命的本质开始,清楚且正确地观察生命中苦的现象、苦不断形成积集的过程、苦灭解脱的涅槃境界,以及如何实践灭苦的方法。而这一切的道理,都离不开有情生命出现、存在世间的无常本质——那就是五蕴。五蕴又称为五阴,因为会遮盖有情而不得解脱,包括色、受、想、行、识,五种有情生命身心的现象,乃是由所谓的六界的六种功能所合成;也就是四大—地界、水界、火界、风界-再加上空界与识界。弥勒菩萨对于有情身心出生因缘的开示,是这么说的:【云何从缘所生?所谓缘于六界得和合故。何等为六?谓地、水、火、风、空、识。此六界合时,是名从缘生故。】(《大乘舍黎娑担摩经》)又说:【如是等六界缘和合故,乃生其身。……然非众缘,身亦不立。】(《大乘舍黎娑担摩经》)因此我们了解这六界和合,便是有情身心出生的因缘。

  解脱的修行,在《中阿含经》中提到有关四念处观,首先要如何透过对自身观察的方法,来进行解脱智慧的修行,进而才能断我见。如来是这么开示佛弟子的:【比丘观身如身。比丘者观身诸界:我此身中有地界、水界、火界、风界、空界、识界。犹如屠儿杀牛剥皮,布地于上,分作六段。】(《中阿含经》卷24)六界的六个功能是组成有情生命中,包括物质的色阴与非物质的非色阴(受想行识)等五阴的基础。

  其中必须特别强调的是,这六界是以识界为中心,由这个识界-本识-也就是阿含经中所说的“入胎识”——如来藏阿赖耶识的功能为根本,才能有五阴,也才能有六入、十二处、十八界的组成或出生,而成为世间的有情生命。由识界入胎识如来藏进入母胎中,具有造色功能的如来藏,摄取母血中的地水火风四大物质,制造了色身五根;并且在色身中留出了空缺处,这就是空界,让食物、血液、内分泌等流体物质可以流通,而完成摄取营养及新陈代谢的作用。因为这六界的功能,才能有我们的蕴处界等法出生与运作,才能生活在人间,有一切生命的身心行为活动。这个道理,弥勒菩萨有这样的开示:【又有六法,是诸色根及所依处,随其所应之所依止,无有障碍,引导赡养,于彼彼生自在而转,谓四大种、空界、识界。】(《瑜伽师地论》卷14)这是解脱道修观行中,包含身念处观的四念处观的中心法义。有些修解脱道的人虽知以四念处观行来实证四圣谛的智慧,但大多数的人却不明白“入胎识”这个最核心的关键;或者错把入胎识当作识阴意识,而落入断见或者常见的过失;等而下之的,就是只在断我所的贪爱上著墨,以为这样就可以成就解脱果。因此若不能确实理解,接受这个身念处观的最重要前提,而只是单在色身的缘生无常上面来观行,终究是断不了身见,无法成就解脱初果的。所以必须先确认有一个本识能入母胎中,摄取四大来制造色身;有了色身,入胎识便渐次出生识阴,出生诸法。

  五阴及世间万法是所生之法,但这个本识是在五阴出生之前就已存在;而在有情的一世生命结束时,色身毁坏、五阴灭尽,十二处、十八界、六入不复存在以后,这个本识仍继续存在;而因为入胎识中含藏的无明烦恼以及业的作用,将令有情的下一个五阴继续出生。即使修行解脱道而灭除了一念无明的烦恼现行,阴、处、界、入不再出生,入胎识仍单独存在而永远不灭,成为未来无余涅槃中的本际。透过这样能确实了知无余涅槃中并非断灭境界,才有可能眞的断除我见,才能说是有实证解脱果。

  为何说六界中的识界是指入胎识如来藏呢?而不是指识阴等六识?譬如在《阿含经》中说:【以六界合故便生母胎,因六界便有六处,因六处便有更乐,因更乐便有觉。】(《中阿含经》卷3)意思是说,由于地、水、火、风、空、识等六界和合在一起的缘故,便出生了母胎;因为这六界的缘故,便有六根;因为有这六根的缘故,便有了因为六尘境界与六根的六种触,也是所谓的“缘六入处有触”,因此也就有了所领受的苦、乐、舍等种种觉知。很清楚地,六入处的出生,是由于六界和合的缘故,而在六入处出现之后才有触,乃至有了触之后才有的感受及觉知,这更是远远地在六界和合之后的事情了。由此可见,六界中的识界,所指的是出生母胎、出生六根的本识,也是出生六识觉知心的本识。因此这个识,当然不是指母胎具足以后才能出生的识阴等六识;因为这个识界,是在母胎及六识出生以前就已存在的,当然不是识阴六识。六识觉知心不可能在母胎的五色根都还没有成熟之前就存在。弥勒菩萨说:【去来今世,六界为缘,得入母胎。】并且更进一步说明:【六界为所依故,筋骨血肉众缘和合,围遶虚空。】(《瑜伽师地论》卷31)藉由这样的理解与观察,才有可能能断我见。

  然而,一向以阿含专家形象而众知的一位法师,在他的著作《大乘起信论讲记》中谈到了六界,是这么主张的:【见闻觉知,是识的作用。……此空、地、水、火、风、识──六界,都是虚妄无性的……。】(《大乘起信论讲记》,正闻出版社,页373。)在他另一本著作《佛法概论》中则说:“人在最初托胎的时候,有‘有取识’。”又说:【识指‘有取识’,即执取身心的,与染爱相应的识。】(《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页73。)很明显这样的说法,便是错把识界入胎识,解释成有见闻觉知与染爱相应的六识,违背 世尊在《阿含经》中所开示:识界入母胎后,而出生诸色根、阴、界、入的道理。断了我见以后,也了知蕴处界的出生,都是从本识如来藏而来;了知蕴处界的存在与运作都依本识而有;当然接著一定要了知,代表著在三界中生命的蕴处界的存在与维持,究竟是依靠什么样的作用来作为助缘;接著当然就会观察到,令有情长养的食,才能维持不坏。《阿含经》中说:“一切众生由食而存,无食则死。”(《增壹阿含经》卷42)而能长养有情的三界食,包括了任持长养现在已生的生命,也包括会导致未来有情生命出生的功能。

  确实了知三界食,才能确实断除三界食的贪爱,才不会继续增长种种食,而不断地存在、出生于三界之中,就可以灭尽自己而证无余涅槃,永无三界生死的种种痛苦。然而三界食的道理很深,须先从六界的内容稍加了知,然后才能正确地探讨三界食的正确内容。因为一切的食都是能长养有情生命所需的诸根大种:地界指的是身中坚硬的物质,水界是身中的水分湿性,火界是身中的温暖及能引生体温的物质,风界是身体中的种种流动,空界则是身中的空缺处,识界是能出生六根及识阴六识的入胎识如来藏的功能,由这六界和合,而产生人类具足的五阴;为了维持有情生命五阴身心中六界和合与正常运作,当然就必须要有食,方能长养五阴而得正常运作。

  而六界的体性各有不同,所需的食性就有差异,因此便有四种不同的食,作为三界中不同五阴的所需。大乘佛法以及四阿含诸经中都说四食之法,《长阿含经》中 佛陀说:【一切众生皆仰食存。……复有四法,谓四种食:抟食、触食、念食、识食。】(《长阿含经》卷8)又说函盖三界九地的一切有情,皆以食而存。在欲界中,这四种食都具足的。段食,又可称作抟食、团食;触食,又可称作细滑食;念食又称意思食,以及识食。在色界中则具有触食、念食、识食三种。而无色界众生则只有识食,特别是非想非非想天中;但如果要说无色界中仍有触食、念食、识食三食的说法,则是指无色界的下三天: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其中的触食与念食也都是方便说;无色界中没有色身,所以没有身的触,因此说没有触食;如果说有触食;所说的是指定境中的意识自内心中的定境触,而无任何色身触的触食。而无色界中的念食,也不是念心所相应的念,而是有时在定中出现的所曾经经历定境的了知,不属于忆念的念,并且是随知随舍,所以也是方便说有念食、意思食。地狱众生则有团食、触食、念食、识食。这里所说地狱众生的团食,意思是说地狱众生所受的溶铜灌口之苦,但这是不能成就食的作用,团食只是方便说。

  四食都属于色阴与识阴等五阴相应的境界,因此任何人在佛法中所证菩提——悟的内容,假使被印证仍在四食境界中,那么所悟不论是二乘菩提或大乘佛菩提,都属于错悟,并未见道,皆不能出离三界生死。想要断四食而出三界生死,就应当正确了知四食的内容,这样便不会堕入四食中,长养五蕴而流转生死。

  许多自称开悟的人,主张离念灵知心了了分明、清楚无念时就是开悟的境界,事实上这样的境界只是意识心的境界;当离念灵知心现行、存在之时,不论当下这一念的觉知心中有无语言文字妄想,其实都仍有识食、意思食、触食存在,不曾断离三种食。如果有人以离念灵知心没有语言文字妄想时,或者以二禅乃至非想非非想定中的离念灵知心作为实相心,因此自认已证三界外的涅槃心实相法界,其实都是尚未离开触食、意思食或识食的境界,仍是三界生死流转的法。

  当代佛教界修行人中,最常见的说法是:如果能将觉知心处在触知六尘而不贪著六尘境界,也不起心动念,那就是开悟,就是证得涅槃境界。但这个对六尘境界,有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知的境界相,仍然尚未离开识食;那当然也仍就是三界生死流转之法。如果有人能如实了知四食的内容,便可以了知涅槃境界并非六识觉知心的境界,涅槃境界中是已灭四食,涅槃并非意根、意识觉知心所行境界;因为识蕴六识与意根所行的境界,都不可能离开识食境界。因此假使有人想要以欲界定的离念灵知心,或者是想要以二禅乃至非想非非想定中的离念灵知心,来进入无余涅槃境界中,都是虚妄想。因为离念灵知心永远都有识食,并非没有识食的;即便是三界顶的非想非非想定境界的离念灵知心,虽然已经没有了意思食,但仍然还有舍根在;既然仍有舍根存在,当然就有识食,当然就不是三界外的无余涅槃境界,是不可能出离三界生死的。

  若能了知四食的意涵,便可了知解脱道苦灭谛的实证境界,可藉此自我检查所证涅槃是否正确,即可发起解脱道的智慧境界,因此也可避免错悟,而远离未悟言悟的大妄语业。同时我们也必须了解,具足、满足四食观行还有许多内容,如在抟食的境界中,其实也同时存在著触食、意思食及识食,需要再进一步深入了解触食、意思食及识食以后,合并抟食的意义,深入反复思惟及现观,才能贯通四食的真义以及四食与见道、修道的关联,并不是单独观行其中一种食便能成就。《杂阿含经》中说:【于此四食有贪有喜,则有忧悲、有尘垢,若于四食无贪无喜,则无忧悲,亦无尘垢。】(《杂阿含经》卷15)

  所以解脱修行中,若要深入断除我执,必须依靠四餐具足的观行才能圆满,这是南传佛法的阿含道修行人都必须了解,也应当实修亲证的。

  这一集有关四食的说明到此,下一集继续说明四食的佛法道理。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53集 抟食
  正墩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系列佛法讲座,这一集我们要继续学习有关四食的道理。

  佛说:“一切众生以四食存。”(《长阿含经卷》20)三界有情会有这四食的意涵,便是因为有情众生受用物质的食、精神的食,而能令有情生命在世间安住长养。弥勒菩萨也说:【饮食受用者,谓三界将生、已生有情寿命安住。此中当知:触、意思、识三种食故。一切三界有情寿命安住。段食一种唯令欲界有情寿命安住。】(《瑜伽师地论》卷5)四食中最容易观察到而了解的,就属于物质色法的抟食,也就是欲界人间有情的一切吃喝饮食。《增壹阿含经》中,如来开示说:【彼抟食者,如今人中所食,诸入口之物可食噉者,是谓名为抟食。】(《增壹阿含经》卷21)所以简单的说,只要欲界有情能入口而食用的就是抟食,但为什么称作团食、或者抟食、段食呢?这是因为人间的食物或为一圑之状、或是一段之状、或以人工抟成各种形状的缘故。四食有共通的一个要件,所有的食都是要能长养众生,所以 弥勒菩萨也是基于这个道理,来说明段食的建立:【问:“段食何时建立为食”?答:于“变坏时、若受用时建立”。】(《瑜伽师地论》卷57)欲界的食物具有形色,可分段分聚,欲界的有情食用抟食,便是以烂坏为相,方得成就欲界饮食的作用。

  以科学的道理来说,那就是入口的食物,还不能成为帮助生命存活成长的物质,需要经过了牙齿撕裂磨碎的过程,且需要更进一步透过后续消化器官的作用,包括胃肠的蠕动,以及消化酶来进行食物的分解,这样把食物的大分子分解成小分子。原本在就食之前,可能是色香味俱佳的美食,在肠胃之中经过消化,早已变得面目全非;但也因为变成了这样糜烂坏相的小分子,才能让细胞吸收,能长养色身的诸根,让有情在世间的生存有所帮助。在进食的过程,会感受到物质的质地形状的触尘,也会领受香尘,以及包括酸甜苦辣各种味道的味尘。抟食的范围虽包括色、香、触三尘,但正在受用食物时,不能算是真正的抟食,重点还是因为能透过正确的消化吸收而长养有情才是抟食;如果是不正确的消化,结果反倒是会减损有情的色身,那就不能称作是段食了。弥勒菩萨说:

  此中段食当言香味触处所摄,何以故?由香味触若正消变,便能长养;不正消变,乃为损减。色等余法,无有长养、损减消变,是故说彼非段食性。(《瑜伽师地论》卷66)

  至于在欲界中不同种类的有情当中段食的差别,如来在《长阿含经》中是这么开示的:各类不同的众生所摄取的食并不相同,生长在我们南瞻部洲的人类,是以种种五谷米饭、面、鱼、肉等作为抟食的内容,同时也是以色身对所穿衣服粗细厚薄的触觉,以及洗浴、男女触等色身触觉作为细滑食。与南瞻部洲同属于四大部洲的西牛货洲、东胜身洲的抟食及细滑食也是相同的,而北俱卢洲的人们的细滑食也相同,但只吃自然出生的粳米作为抟食,这种粳米的味道和欲界天食物的味道一样具足。龙和金翅鸟等类的众生,吃海龟、海鳖、鱼等作为抟食;阿修罗、欲界六天,也是以清净的抟食作为抟食。

  龙和金翅鸟等类众生、阿修罗和欲界天人,这三者也都以所穿衣服粗细厚薄的触觉,以及洗浴、男女触等色身触觉作为细滑食(须要说明的是,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中,与异性互视而笑或者熟视,即能满足男女欲,这样也属于细滑食的一种)。从他化自在天以上的色界、无色界诸天,则都是只以禅定的喜乐为食,所以我们可以了解的是,只要在欲界当中,不论是欲界人间、欲界天界,畜生、饿鬼、地狱的所有有情,都有抟食存在;然而比欲界更高的境界-色界、无色界-却没有抟食。也就是说,如果贪爱抟食而不能放舍,那便是被欲界所系缚,是无法解脱欲界境界的。

  有关人间抟食的开始与初期的演变,在《长阿含经》中这么说:有众生因为福报享尽、或是行阴报尽、或是命根已尽,所以从色界二禅天的光音天命终后而生来人间,那时都是化生而不是胎生,而人们是以欢喜为食的,各以身上散发出来的身光,照耀自己所需看见的一切;也都有神足通可以飞行在虚空中,大家都安乐而没有障碍,住在人间的时间非常的长久。那时的人们没有男女、尊卑、上下的施设,各自也都没有不同的名字;因为大众共同出生在这个人间,所以就称为众生。这时的人间地上有自然而生的地味出现,凝固而留在地上;犹如醍醐的味道,地味也像是这样,犹如生酥一样的味道,甘甜如蜜;后来就有众生因为好奇而以手沾来口中试尝,因而知道是什么味道。因初次试尝而觉得味道很好,就产生味道的贪著;就像是这样子,大家辗转的尝个不停,就都产生了更大的贪著,后来就改用双手捧来吃,渐渐的地味变成比以前更硬化的抟食。大家又都贪味而抟食不停,其余没有尝过的众生看见了,也都效法他们而继续吃起来;这样子继续不停的吃起来之后,后时的人间众生身体就越来越粗涩,身上的光明就越来越少,到后来终于没有光明,原有神足通也消失,不能再飞行。人间抟食出现的过程,也是让有情因贪食而逐渐改变色身。

  《大般涅槃经》中说:智者复观:“一切众生为饮食故身、心受苦,若从众苦而得食者,我当云何于是食中而生贪著?”是故,于食不生贪心。(《大般涅槃经》卷38)

  所以修行解脱道的行者,若是我见确实已断,却仍然对抟食有所贪爱,应当要赶快进入修道位中修除。对大乘行者来说,假使所悟的眞心是与抟食相应的心,当然所悟的内容必定是错误的。我们要了解,无论是有念或离念的灵知心,都是永远与抟食相应的,以这样的基础或目标作为开悟,就是错误的;应该赶快放弃原来的错误知见与方法,跟随真悟善知识学习,进入加行位中求见道,以免因为错悟而自谓已悟,来世落入三恶道中;若是大乘已见道者,也应当进入修道位中修断抟食的贪爱,以免久住贤位中,不能入地成为修道位的菩萨。

  已究竟圆满解脱的 佛陀,虽然如来法身不受食,但 佛陀示现在人间的色身也是有抟食的;佛身无食,所指的是如来的庄严圆满报身与法身,若是佛示现在人间的应身之色身,就必须有抟食才能生存与运作,才能作为人们依止修学正法的应身,所以诸佛在人间示现时,也都必须托钵乞食。至于应身佛的色身在人间受用的食物是什么呢?其实是同于人类的食物,在《增壹阿含经》世尊开示有关如何供养在人间的应身佛,如是说:【可用人间之食,用食如来。所以然者,我身生于人间、长于人间,于人间得佛。】(《增壹阿含经》卷28)为何应身佛的饮食同于人类?因为应身佛在人间化度众生时,不以神通化身、欲界天身、色界天身示现于人间,一方面要世人知道,以人身学佛修行也可以成佛;另一方面若有人身住世时,人间及天界众生都可以常常来请教,所以必须如同世间人一样的示现入胎,然后有色身出胎而有色身住世,这样才能方便众生来亲近修学佛法。既然如此,想要维持胎生色身,当然需要有飮食的滋养,才能维持色身的存在与正常运作,所以诸佛示现在人间时,一定都得同样托钵飮食;但是在世间示现受生而有了人身,并不意味诸佛的段食尚未断除,要知道诸佛对人间的飮食是完全没有贪爱的,在《佛说如来不思议秘密大乘经》中说:【菩萨法身非饮食力而能成故,亦非段食可能资养。菩萨了知如是相已,即为悲愍一切有情,现受饮食。】(《佛说如来不思议秘密大乘经》卷2)

  至于要如何断抟食呢?佛陀在《杂阿含经》是这样的开示:“怎样是比丘对抟食所应观察的事呢?譬如有夫妇二人,只有一个独子,很喜爱而常常挂心的抱持、养育著;有一天他们想要度过旷野险道难行之处,但因为粮食缺乏而用尽了,他们三人饥饿困苦到极点,心里盘算著,知道不可能度过旷野险道了,所以夫妇两人这样子商议说:‘我们正是只有一个儿子,非常的爱念;假使我们夫妇吃了他的肉,就可以度过这个危难。这样只要死一个人就可以,不要使三人都死在这里。’这样商量好了以后,无奈杀了儿子;含悲垂泪,勉强的吃儿子的肉,最后度过旷野险道。比丘们!你们的看法如何呢?他们夫妇二人共食儿子身肉时,难道会去品尝儿子身肉的味道、贪著儿子身肉的美味吗?”比丘们答说:“不会的!世尊!”佛又问:“比丘们!他们夫妇强食儿子身肉,度过旷野险道了没有?”比丘们答说:“已经度过了,世尊!”佛告诉比丘们:“我们凡是正在受用抟食的时候,都应当像那对夫妻一样的看法。能够像这样子确实观察的话,抟食是否已断?自己就可以知道了。抟食的贪爱确实已经知道是断除了,对于五欲上的受用贪爱就跟著断除了。五欲作用的贪爱已经断除的人,我不曾看见这些多闻的圣弟子们还有在五欲的作用上有一个结使是不曾断除的。假使还有一个结使系缚的缘故,就会再度还生于人间。”

  所以在《大般涅槃经》中,对于受生世间的佛弟子,对于不得不受的抟食,如来是这么开示的:【智者当观:“因于饮食,身得增长。我今出家,受戒修道,为欲舍身。今贪此食,云何当得舍此身耶?】(《大般涅槃经》卷38)对于修证解脱的佛弟子而言,若想要证涅槃,除了要透过无常、苦、空、无我的观行来断我见之外,更进一步应当修食的厌离观,来深化断我见、我执、我所执的智慧。因此,如来说:

  复观于厌离食想,作是念言:“若一切法无常苦、空、无我,云何为食起身、口、意三种恶业?若有众生为贪食故起身、口、意三种恶业,所得财物,众皆共之;后受苦果,无共分者。”(《大般涅槃经》卷38)

  对于凡夫而言,因为贪爱世间饮食、资具、眷属等的我所而造作的种种恶业,也都是因为这样无止尽的贪欲心而造成的,但大多数的众生却不能有智慧的看得到,盲目地追逐眼前的享受、财富,而却要以造作恶业的手段才能换来,其实是非常不值得的傻事。因为一生努力追求的世间财富,其实是无常的,自己不能真正的恒时拥有,而是被五家共有而所分;但因为自己为了成就当前一时拥有财富的满足感,在过程当中所造作的恶业必须要受恶报的代价,却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你分担。

  所以抟食的断除是极为重要的,这是对于断除欲界种种贪爱的指标,如果不能断除对于抟食的贪爱,就无法解脱于欲界境界,更谈不上想要解脱于三界生死,所以若想要眞正修行解脱道,求取解脱果证,就不应该对抟食有所贪爱;如果每日贪著飮食,就会被抟食系缚而不能解脱生死,因为这正是我所的执著,也正是贪著五欲的作用,所以佛法修行者对于饮食都应当如理作意的思惟简择。弥勒菩萨开示说:【云何名为:由正思择食于所食?正思择者,如以妙慧等随观察段食过患,见过患已深生厌恶,然后吞咽。】(《瑜伽师地论》卷23)

  贪著抟食,人多是全面的,既贪著食物的味道,也贪著分量、色相,质地务求精美,食不厌精,或者贪著原味、或饱足感。也有人不贪饱足感,但对于抟食味道,务求了了分明、时时觉知;这已经是对抟食的法味、韵味的一种法贪;阿含中说为食之味、食之集,既有食味、食集,堕入我所的爱著中,当然就不能离开生死。

  至于等而下之者,自设血肉饮食作为修行法门的助力,如达赖喇嘛的著作《藏传佛教世界—西藏佛教的哲学与实践》中说:【一个无上瑜伽的圆满行者能够借著禅定的力量,转化五肉和五甘露为清净物品,消融它们用来增加体内喜乐的能量。】(《藏传佛教世界—西藏佛教的哲学与实践》,立绪文化出版,页108。)这样的说法不但无稽,且所说无论是修行的目的与方法,皆与佛法修证无关,既不能解脱,反倒是增加极重的贪欲,令自己下堕!

  这一集的内容说明到此,下一集继续说明四食的佛法道理。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54集 触食
  正墩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系列佛法讲座。这一集我们要继续学习有关四食的道理。

  触食,主要指的是六根触六尘境而生起的六识对境界的领受,能令身心长养的业用,又称作细触食、细滑食。《成唯识论》中说:二者触食,触境为相。谓有漏触。才取境时,摄受喜等,能为食事。此触虽与诸识相应,属六识者食义偏胜。触麁显境,摄受喜乐及顺益舍,资养胜故。(《成唯识论》卷4)

  世间最细致强烈的细滑食,是指欲界人间男女交合时的种种细滑触,这个触觉异于种种身觉境界上的粗涩触、细滑触,是人间最细致的细滑触,但也是最为人类所贪著,故名粗重贪著。其次的细滑食是洗澡沐浴时引生的细滑触,再其次则是欲界色身对于衣服在身上产生的触觉,这个触觉是生活中很重要的身觉境界,每日时时刻刻受用,却往往被严重的忽略而浑然不知。这个细滑触,能使人类在人间正常的生活,但很多人受用时并不自知,等到不能正常运作时,才会注意到这个细滑触的存在,才体会这种细滑触也是生存在人间时不能或缺的。

  还有更微细,也是多被忽略的细滑食,那就是身触外觉的较微细的部分,譬如脚底板、小腿及大腿对外境的觉受。此一觉受的重要性,是一切人在生活上极为重要的法性,但人们往往失去这些觉受后,等到发觉自己走路时竟然会常常出现问题,这时才感受到这类对外境觉受的重要性。相对于外触觉,脚底、小腿、大腿的内触觉,若仔细观察将会发觉,如果失去这些内觉的领受,根本就无法走路,此时才会知道自身每一小部分的外触觉、内触觉,竟然是如此的重要。再由此扩及全身的内外触觉而做观察,将会发觉:如果身上有哪一个地方是没有外触觉或内触觉,在人间的生活及修行,就会大乱而无法正常生活。

  这种包括外身觉与内身觉的触觉,正是意识与末那识的食,在有情身中是极为重要的法性,却也是有情在人间时极为爱著的,但对自己执著的这些内、外触觉,大部分的人却毫无知悉。这种内、外身觉,无论是在清醒位及闷绝位、正死位、无想定位、灭尽定位中,都一直存在著,只是有粗细的差别而已;粗觉由意识所领受,成为意识心的触食;微细觉则由意根末那识所领受,成为意根的触食;意识与意根就以这些内、外身觉的触受作为增长意识、意根的食。若领受不到自己一直都有这种触的粗食与细食,而不懂得如何下手断除这一类的触食,更不知道这些触食会使意识与意根不愿取灭,当然是无法取证解脱。至于若不能正确了知这些触食的存在与内容,就更谈不上证得解脱道的果证。由于无明众生不明白,自己不断地受用种种粗细的内外触食,意识与意根落在心所法及触尘中,以这种触食不断地增长意识与意根的自我执著性,使得意识与意根不愿意接受自己的虚妄性,因此会在极深沉的意根作意中,经常想要保持意根自己及意识觉知心的存在,以便时时领受这类粗细不同的内外触食。

  至于欲界天有抟食,也有细滑食;相对欲界人间来说,都是更微细的。而色界天人的细滑食,包括了初禅境界中的身乐觉受,二禅等至境界的心境喜受,以及三禅等至位的心喜与身乐,这些细滑触,都属于色界有情的触食。色界天人的天身能够出生与长养,是以禅定所生的禅悦为食,禅定的制心一处能力,作为色界天身的食;而禅定所产生的身心二乐,就成为色界天人或人间证得禅定者的意识与意根的触食。由于爱著禅悦乐触,所以就会继续保持禅定的定力,因此,就会使色界天身保持坚固。但也是由于贪著色界身心二乐的缘故,所以色界天人不得解脱色界,只能解脱于欲界生死而已。

  若是欲界的人证得色界三禅天以下的定境,就会发起三禅天以下的天身,与欲界人身在一起互相摩触,产生乐触,这个乐触就成为证得色界定的人意识与意根的触食,而人身中的色界天身其实仍然以禅定的制心一处及离欲功德为食,安住在禅定境界中的意识与意根常常领受初禅到三禅中的身乐触、心乐触,就会贪著色界境界,常乐于意识与意根住于色界境界中,不愿意灭失自己与乐触,所以意识与意根因此而增长广大,难以断灭。在欲界中的色界天身也正因为这个缘故而获得长养。

  若在人间舍报而生到色界天,就不需要欲界的抟食,因此,色界天人都没有舌与鼻的胜义根,只有这二根的扶尘根,所以色界天没有香、味二尘的存在,色界天人也不能了别欲界抟食的香、味二尘,全部都以禅悦为食,以制心一处的功夫来长养色界定而维持色界天身的存续长养。禅悦的出现,是由远离欲界五欲、五盖,加上禅定的制心一处功夫而生的,所以色界天人一念不生的境界,也是一种意识领受定境法尘的触食境界。但在阿含解脱道中,禅定境界却有时方便说是已经断食的境界;但这不是说已经究竟断了世间四食的解脱,而是因为相对于下界的欲界而言,禅定是解脱于下界欲界境界的,所以初禅就名为离生喜乐定。因为证得了初禅,是已经断离了欲界爱,从此可以离开欲界生,当然也就是离开欲界抟食,所以称离生喜乐定,舍寿之后不会再度于欲界当中出生。

  有关识蕴觉知心六识的触食,如果对于六尘仍有时时想要触知的欲望,那就是还没有断除对六识功德的贪爱,仍执著六识的能见、能闻,乃至能知之性。因此落于六识的我所中,不愿意让六识消失,心中常乐于使六识现行而自觉能见色、闻声,乃至知法,这就会落入眼见色、耳闻声,乃至意知法而生的苦、乐、舍受中,就不能断除六识的触食,都落在六识心自性上面。还没有断除我见、我所贪的凡夫,是属于触食境界具足的。在长阿含部《起世经》中,佛开示另一种属于意根的触食,包括种种禽类等卵生动物,在卵中安住成熟过程,因需要在卵中获得色身长养所需的四大物质,才能让卵变成鸟类、鱼类等色身,必须由住于卵中的意根与入胎识如来藏的触心所的运作,在入胎识的识食运作下,加上意根的触食,才能使卵中的物质转变成鸟类等色身,这是属于极微细的触食。在卵中的后期,五根粗具规模,这时才开始会有少分的意识出现,开始领受意识相应的触食。在这意识相应的粗触食下逐渐生长,渐渐拥有旁生类的具足意识,最后破壳而出,成为鸟类等动物。因此,我们可以了解,不单有意识觉知心存在时的触食,而是意根存在时,本来就有意根的触食,只是这个触食太微细了,很难察觉到。因此,有极少数人想要进一步深入解脱修行,但仍未断我见,便会如此错误的主张说:“意识灭了,就是无余涅槃。”所以往生无想天时,就留著色界天身而入无想定中,在无想天中安住五百大劫;这期间意识已不存在,没有意识的触食,但由于意根一直没有灭掉,等到寿尽时,意根的触食便使意识忽然出现,随即便因为宿业果报而下堕于三途。这就是因为不能观察到触食的缘故,所以无法确实断除我见与我执。

  修学解脱道佛法,要如何断除最基本的触食呢?《杂阿含经》中说:“如何是比丘所应观察的触食呢?譬如有一条牛,生剥它的皮以后;不论是在何处,它都会被各种虫在身上啃咬而产生苦痛;也会因为空中沙尘而身受苦痛,也会常常被草木的尖端所刺,犹如针刺一般的痛苦。如果它躺在地上,会被地上的虫咬而有痛苦;如果在水中,又会被水中的虫啃咬而有痛苦;假使它让身体保持在空中,又会有飞虫飞来咬它而产生痛苦。所以,不论是行住坐卧,都一直会有痛苦来荼毒它的色身。像是这样子,比丘们!对于这样因为种种的触而长养色身与六识身、意根,都应当如此来观行;能像这样子观行的人,触食已断的时候,他一定自己会知道的;对触食的贪爱已断、已知的人,苦、乐、舍三受的执著就跟著断除了;这三受的执著已经断除的人,这样的多闻的圣弟子们,就再也没有比这个更高的修行工作需要去作,不必再于解脱道上作些什么了,因为他们已经在修学解脱道上面所应该作的工作都已经作完了的缘故。”

  如果自称已证悟佛法者,却还落在离念灵知心意识自性上面;不能离开眼识触色尘的欲望与喜乐受……乃至意识触知法尘的欲望与喜乐受,个个都还没有断除识蕴我所的贪爱,就连自己识蕴我见未断都不自知,何况能了知六识心的触食及断除呢?

  至于更微细,属于意根的触食,在求证解脱道上,也都应断除。如卵生众生的触食,相较于六尘触的食,更是微细百倍,也得要断除。这一类触食,犹如人们眠熟时,意识觉知心断灭了,也犹如有人证得四禅后的无想定位中,虽然灭了觉知心,但仍都有触食的存在。这些触食的内涵,也应该要有智慧了知,否则仍永远难以离开三界食,仍将永堕三界法中,无法证得解脱境界。

  由此可知,触食是有六识及意根的粗细层次差别的,六识对六尘的触知,都是属于极粗糙的六尘触食,应及早断除此类触食的贪爱。断了这个触食贪爱,才能以更细致的觉知心深入清醒位中,体会意根的触食,才能更深入的体会眠熟位中的意根触食,然后才能了知卵生有情在初入卵中时的意根触食。

  一位专研《阿含经》的法师,在他的著作《佛在人间》中,针对四食却是这么说的:【前二种食,属于物质的;后二种食,属于精神的。】(《佛在人间》,正闻出版社,页76。)很显然,他是把触食判定为与抟食一样的物质色法,但这样的说法是有问题的。请问,有情是如何能将触,以物质食物的型式让色身来直接受用呢?而他在另一本著作《佛法概论》中却又说:“触是六根发六识 ,认识六尘境界的触。”又说:“这里的触食,主要为可意触,合意触生起喜乐受……。”(《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页71。)这里的说法,却又变成六识的作用而不是物质,所以他的说法,同时也是自语相违的。因此,诸如此类的佛门人士,包括佛学的学术研究者,若只在经典的科判、不同语言译本的对读,或者文献考证上钻研,却不曾发愤踏实地在定慧行门上精进,无法贯通佛法三转法轮诸经的真实义理,以至于误会如来演说三乘菩提的内涵,竟还大胆主张学术高过佛法的实修,到头来,却对佛法的误解是如此严重。

  若是仅以阿含解脱道的法来说,一般修行人若能深入了知四食的内涵,即使尚未证解脱道的四果,单凭解脱道的深入了知与观行,求取实证以后,一样可以简择那些自称证果的人的落处,而确定无误,无有所疑。若以更加胜妙许多的大乘佛法妙义来说,大乘见道转入相见道位中,持续进修般若别相智,再进修一切种智,菩萨单凭佛菩提道的种智法义,也能渐渐的了知到触食的内涵。发起深妙智慧以后,当然更能透视诸方大师所堕我执、我见、我所执的虚妄想,也可以证知确信般若中观超胜二乘解脱道,因为解脱道的智慧都只能了知意识的触食,而无法了知意根的触食。

  然而,在佛法的修行上,最粗浅但也是最要远离的,则是会让自己下堕恶道的邪行粗重触食,欲界最粗重的男女交合细滑食的贪爱。或许您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竟会发生在清净的佛教之中。的确,真正的佛教中不应发生,但这却在伪装成佛教的西藏密宗喇嘛教中,是常见的修行法门——所谓无上瑜伽的男女共修。密宗四大派法王、活佛、喇嘛们对此最为贪著,歴代包括号称最清净的宗喀巴、密勒日巴等,或者以观想,或者与实体明妃合修乐空双运,都是深重地贪著细滑触食。西藏密宗喇嘛教的教义的中心思想与修证境界,本质只是人间欲乐的境界,与佛法毫无相关,但因长期以来,不断吹嘘能即身成佛,而蛊惑不少不明究理的人。藉此针对触食道理的讲解,让大家认清真相,因而能远离。

  这一集有关触食的说明到此。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55集 意思食
  正墩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系列佛法讲座。这一集我们要继续学习,有关四食的道理。

  四食中的念食,又称为意思食。由于意识、意根的思惟与念想,而成为长养意识与意根持续现行的动力、养分,所以念食(意思食)就是意识与意根的食物。有一种状况的念食出现在一般所谓冬眠或夏眠,蛰伏状态的动物在冬眠状态中,都是意思为食的;以意根的思心所运作,而使生命留住。两栖类动物,如阿拉斯加木蛙、北美洲灰树蛙,甚至哺乳动物中的极地松鼠,在严冬寒冰的低温下仍可以存活,身体中的液体有很大比例都已经冻结,停止了呼吸及心跳,呈现死亡的样子,仍以意根的思心所运作而得以存命;等到气温回暖、寒冰解冻时,这些动物全身也随著解冻,又活转过来。这类有情正是 佛所说“以意思惟、润益诸根、增长寿命者”(《起世经》卷7),都是以意根的“思”为食的众生。

  这种念食、意根思食的状况,略有两种:一种为意根与意识同时存在,另一种是意根单独存在。意根与意识同时存在的,在旁生有情中,譬如北极熊冬眠过程进入一种昏睡的状况,意识多时是不现行的,但常常会醒来观察环境,若发现天气等状况仍不适合活动时,就会继续灭掉意识,而再进入眠熟位中;若发现有紧急状况的危险,也会离开睡眠,在醒来进行观察之时,这是意识的作用,所以也仍摄属于意识的触食,但同时仍有意根的触食。眠熟后,意识灭了,则回归到只有意根触食的状态中,名为意根思心所的触食,简称意思食。

  若是只有意根单独存在的念食,则是发生在卵生动物的入胎识如来藏。在初受生、入于卵中时,五根发育还不具足,过去世的意识早在舍报时已灭;若有中阴身,中阴身的意识在入胎时也断灭,而此世的意识尚未现行,所以还没有见闻觉知,无法对六尘有任何了别;但是意根缘于卵中的内身触的法尘境界,这种只有意根所缘的内身触的法尘境界,就是意根的念食。是由于意根的我执及触食,来促使如来藏不断演变所执持的卵身产生质变,所以也是念食,也就是意根思心所的触食。

  人类受生的情况也是一样,如来藏初入胎时执取了受精卵,也是靠著意根的念食,而长养了色身;等到在母胎中的后期,渐渐成长而具足五根,成为人类色身,而使意识觉知心得以满分现行运作,这时才能从母胎中出生。其实这也是意根的念食—意思食—在运作的。至于有情活著的时候,在意识断灭的五位中的其中四位,也就是眠熟位、闷绝位、灭尽定位、无想定位,包含无想天中,也是依靠意根的念食而存活,不致于舍报往生。

  意根的念食,在三界一切位中都存在著,所以遍于三界九地,因此说一切天人也有这种念食——意思食。譬如欲界天中,往往思欲享乐;即使是初果人受生于欲界天中,也常常会思欲享乐,这就是欲界天人的念食。欲界天如此,色界天也同样不离念食,只是所思所念的对象有所差别而已。所以 世尊在《阿含经》中说,在欲界天之上的诸天,是以禅定的身心之乐为食的:【自上诸天,以禅定喜乐为食。……何等众生念食?有众生因念食得存,诸根增长,寿命不绝,是为念食。】(《长阿含经》卷20)佛弟子若生于色界,因为具有佛法正思惟的作意,常会在定中想起自己应该精进于佛法修行,而不应因为禅定的殊胜境界,终日无所事事安住于定境当中。这样的意念或决定思,就成为色界天中的佛弟子的意识与意根的念食,使色界天中的佛弟子常常以神通化身来人间闻熏正法,使他们的意识与意根常与善法欲相应,就不会常常无意义的枯住于色界禅定定境当中,就可以远离意思食。所以说,禅定中的微细境界受,也是念食的一种。

  进一步来说,一切意识心的行为—不论是善、恶、净法—也都是意思食,又名念食。所以在善法中应保持念食,在恶法上应远离念食(意思食)。佛陀常以遮障解脱的不善积聚,恶不善法的五盖,以及能趣向证涅槃的三十七道品中的善积聚七觉支同时来说明。如在《杂阿含经》中,世尊开示说:“五盖、七觉分,有食、无食。”如身体依于饮食而建立,不能离开饮食;同样的道理,五盖也是依于食而建立,不能离食而有五盖;贪欲盖是以触的法相为食;在触觉上面生起了不正确的思惟,使得尚未生起的贪欲生起了,已经生起的贪欲能使它增广起来,所以是由触觉而生起贪欲的,这就是贪欲盖的食。瞋恚盖的食是说障碍的法相;对于障碍自己顺心境界的法相,心中生起了不正确的思惟,瞋恚盖就因为障碍而生起,或更加的增广。睡眠盖的食共有五种;就是身体疲累、不乐于目前的境界、打呵欠、吃过多的食物、心中懈怠;对于眼前的境界生起不正思惟时,睡眠盖就会生起,乃至增广。掉悔盖的食共有四种,是说对于亲属、人类众生、天界众生、以前所经历的娱乐上面的种种觉知;由于自己主动,或由别人提醒而忆起这些觉知,因此生起了不正确的思惟,使得掉悔盖生起,或者更加增广。疑盖的食是对于过去世、未来世、现在世实有或虚妄产生了犹豫;在这些法相上面生起了不正确的思惟,使得疑盖生起,乃至增广。

  相对地,善法的七觉分也是同样的道理。念觉分的不食,是对于四念处的法义不曾加以思惟,念觉分因而不能生起,或渐渐退失。择法觉分的不食,是对于善法、不善法的抉择上面,不曾加以思惟,所以使得择法觉分不能生起,或者退失。精进觉分的不食,是说在四正断不曾作确实的思惟,精进觉分就不能生起或者退失。喜觉分的不食,是在喜与喜处这两个法的法相上面不作思惟,使得喜觉分不能生起或退失。猗觉分的不食有两种:身上乐触而对五欲得以止息,以及心中有乐受而对五欲得以止息;对于这两种猗的法不加以思惟,使得初禅乐触、乐受觉分不能生起,乃至退失。定觉分的不食,是对于四禅中的境界相,不加以思惟、修证,使得定觉分不能生起或者退失。舍觉分的不食,是对于断除我见、离五欲,灭尽三界有的这三法的功能,不加以思惟,使得舍觉分不能生起,或者退失。

  至于有关恶不善法的五盖的不食,如贪欲盖的不食,是对于不净观加以思惟,使得贪欲盖不再生起,乃至断除。瞋恚盖的不食,是以慈心来思惟诸法,使得瞋恚盖不生起,乃至消灭。睡眠盖的不食,是明白观照及思惟睡眠,使得睡眠盖不生起,乃至消灭。掉悔盖的不食,是寂静的安止下来,思惟悼悔盖的内容与过失,使得掉悔盖不生,乃至消灭。疑盖的不食,是对于缘起法加以思惟,使得疑盖不生起,乃至消灭。

  如色身都是依于食,而久住于世间建立的,没有食物就不可能使色身存在人间。同样的道理,七觉分也是依食而安住、依食而建立。念觉分的食是说,四念处加以思惟以后,念觉分就生起,乃至不断的辗转出生,以及继续增广。择法觉分的食是说,择法觉分有二种:有抉择善法的,也有抉择不善法的;修行者思惟抉择诸法以后,择法觉分就会生起,乃至重新再出生,乃至渐次增广。精进觉分的食,是说修行者对于四正断加以思惟,使得精进觉分生起,乃至一再地重生,并且渐次增广。喜觉分的食,是说喜有二种:有喜,也有喜处;修行者思惟喜和喜处,使得喜觉分生起,乃至一再出生,并且次第的增广。猗觉分的食有两种:有身受乐触的止息,还有心得乐受的止息等两种思惟;这是指初禅到三禅的乐受,使得快乐觉分生起,乃至一再地重新出生,并且逐渐增广。定觉分的食,是说有第四禅的思惟,使得定觉分生起,乃至一再地出生,并且次第的增广起来。舍觉分的食,是对于舍的三种功能:断舍我见、无五欲贪著、灭尽三界有,这三种功能,修行者思惟这个舍觉分,使得舍觉分生起,或重新出生乃至增广。

  由此可知,从意识心与意根相应的意思食上面来看,三界中的一切法都有食,善、恶、无记法的学习与思惟,以及一再地受熏与思惟,都属于意思食,而意识的行为,一定会导致意根的心行改变或增广。同时意思食一直都有相对的两面,经由善法思惟与观行,使得善法得到意思食的长养,就使得不善法相对的消灭;相对地,经由不善法的思惟与熏习,使得不善法一再地重新出生与长养,也会使善法减损。所以食的意思是包括学习,一再地受熏而成为种子,也就是所谓功能差别。不单只是色身需要物质的食物的食,法身慧命、解脱境界等善法,也是同样要有食,才能出生、长养,才能成就解脱果或佛菩提果,这就是食的眞实意义。

  既然五蕴身心各都有食,三界有情各都有食,假使所证眞心却落在有食的境界,就当然是错悟的大乘见道;假使所证解脱道是不离食的意识境界,那便是未断三界有境界,落入我见的凡夫。至于尚未究竟佛道的菩萨仍然有食,而用以增长法身慧命,直到究竟成佛时,不再有任何受熏,所以不再转变心中的一切种子,才能说是念食、识食都已断尽,所以只有佛地境界才是离食的。但为了能使众生亲近学法,因而示现于人间的应身,仍然必须要摄取抟食,藉此任持长养欲界色身;但其实 佛陀是早已远离抟食的,只是为了利益众生而受人身的缘故,必须受食。修习解脱道及佛菩提道的佛子们,都可以藉此来实际观察自身所修证的解脱道,看看自己的知见是否符合 世尊的开示,然后再对自己于解脱道中的证境,加以抉择及定位,可以免除大妄语及僭越的果报。

  如何断除意思食?《阿含经》中,佛是这样开示的:如何是比丘应该正确观察的意思食呢?譬如聚落、城邑的旁边有大火生起,而这大火聚是没有青烟、也没有火焰的。当时一个在世间法中很聪明黠慧的人,背离苦痛而转向快乐,厌恶死亡而乐于生存。他这样子想:“那里有大火,虽没有青烟,也没有火焰。我走到那里时应该回避,不要坠入火中,我若坠入其中的话,必死无疑。”他这样子思惟以后,在路上常常生起这样的思惟与愿望,所以就舍离火聚而从远方走过去。修行者观察意思食也是这样的观察与思惟的,像这样子的观察与思惟,因此而有如理作意的抉择,与远离作意的人,意思食就可以断除;意思食断除的话,三界爱就断除了;三界爱断除的人,那些多闻的圣弟子对于解脱道的修证,想要再往上进修的话,就没有可以再向上进修的了,因为在解脱道上面所应该作的一切事情,他都已经作好的缘故。

  由此可知,意思食是难以发觉的,因为这种食的法相很微细,没有人会注意到意识、意根在三界万法中的熏习,都是意识与意根的长养及流转的食物。换句话说,无明众生对于三界一切法的法相不断地熏习,以不如理作意,错误认知离念灵知与处处作主的心是常住不坏心,自然对于依他而起的世间一切万法,及对五阴自我更加地执著;因而永远都不愿意让识蕴六识觉知心与意根,这个能取、能触知的我消失,不断地想要在这些被我所取、所触知的三界万法的境界加以触知。由于这样对三界法贪爱,产生取后有的势力,真心如来藏就会在此世寿尽舍报而舍离色身后,再度入胎受生,如是流转不绝地一再重复生死的过程。

  假使对于意思食能详细的加以观行,了知意思食的虚妄性而断除它,这样对意思食已有了如理作意的了相作意,以及胜解作意,就能心得决定地舍离意思食;则将使意识与意根对三界万法的执著灭除掉,不乐于接触六尘境界,乐于远离一切善恶境界,及舍受境界,于一切境界中都无所爱;舍寿时,不愿再使意识与意根继续存在,所以不再入胎,也不受生于天界,意识与意根就消失,而不再出现于三界中,就成为无余涅槃,而能永远离开三界生死的流转。这就是以意思食来说明证解脱的道理,但还是要强调的是:这一切都须以确认识界——入胎识的真实存在作为前提,才能成立与实证。

  这一集有关意思食的内容说明到此。请继续收看下一集,有关四食中识食的课程内容。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