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口袋书总目录 >> 上一册 · 下一册

10、浅谈达赖喇嘛之双身法-兼论解读《密续》之达文西密码


  10.浅谈达赖喇嘛之双身法-兼论解读《密续》之达文西密码

  <编者注:本电子书暂未附图,看图请下载PDF版电子书>

  ────────────────────────────────

  目 录

  一、前言………………………………………………………………01

  二、解读“密续”之达文西密码……………………………………08

  三、西藏密宗之修行方法……………………………………………14

  甲、供养…………………………………………………………15

  乙、灌顶…………………………………………………………18

  丙、观想…………………………………………………………22

  丁、持咒…………………………………………………………27

  戊、明点脉气……………………………………………………28

  己、“无上瑜伽”双身法………………………………………30

  四、达赖喇嘛《藏传佛教世界》中之双身法………………………44

  五、达赖喇嘛《揭开心智的奥秘》中之双身法……………………64

  六、莲花生《亥母甚深引导》中之双身法…………………………68

  七、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广论》中之双身法………………………75

  八、西藏密宗的真相…………………………………………………85

  甲、双身法为西藏密宗的中心思想和最究竟修行……………86

  乙、西藏密宗不是佛教…………………………………………89

  ────────────────────────────────

  一、前言

  数十年来在台湾号称最清净,号称从来都不传、不修双身法的西藏密宗黄教,是否真的如同他们对外宣称的那样清净?是心口如一或是心口不一?在本书中将会提出事实证据,让您可以一探究竟;并且可以在您的家人或朋友正在或将要修学西藏密宗时,能确实帮助他们作出正确的抉择,预防可能发生身心被严重伤害的事件,这就是本书写作的目的。

  在西藏密宗的修行之中,最终且最究竟的法门称为“无上瑜伽”。现今西藏密宗的代表人物——达赖喇嘛,在许多公开演讲的场合和出版品中,也一直极力宣扬“无上瑜伽”。例如他在《藏传佛教世界》(陈琴富译,立绪文化事业有限公司,86年8月出版)中说:“密乘的奥义最完整地表达在无上瑜伽的教义及修行之中。”达赖喇嘛认为“无上瑜伽”可以最完整地代表西藏密宗的教义和修行。但是什么是“无上瑜伽”的真正修行内容呢?藏密黄教的创教祖师,也就是达赖喇嘛的祖师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法尊法师译,释印顺润文,妙吉祥出版社,75年8月出版)中,非常清楚地说:

  尔时续部之名亦曰笑续、视续、执手或抱持续、二相合续,共为四部。……事行瑜伽及上瑜伽四续部者,以笑视抱持二合执手而表示之。如是事续等中有以诸尊顾视显示智慧方便随贪。有以欢笑,有以执手,有以抱持,有以二合。

  也就是说“密续”中所谈的密宗道修行,从初学阶段到最后阶段,总共就是“事续、行续、瑜伽续和上瑜伽续”四部,全部都是在谈男女两性关系:从一开始的微笑、互相凝视,进而相抱,以致于最后的男女二根相合。这就是西藏密宗最主要的修行内容。而其中最后的第四部,称为“二相合续”、“上瑜伽”等,就是密宗道的中心思想和最究竟修行方法——“无上瑜伽”。“无上瑜伽”真正的修行内容,是不折不扣的印度教性力派 Tantrism 男女双身修法,也称为坦特罗 Tanta 或谭崔。西藏密宗和印度教性力派的渊源可以由印度教性力派的“密续”梵文名称为 Tantra,和西藏密宗的“密续”梵文名称 Tantra 完全一样而得到印证。

  西藏密宗的起源,是在西元第八世纪的时候,由西藏密宗各派共同教主莲花生,从印度经尼泊尔进入西藏开始。他引进许多使用佛教名词的印度教性力派之教义,自此西藏密宗的教义和修行方法才大致确定下来——以印度教性力派;“双身法”为根本。虽然西藏密宗的共同教主为莲花生,但是真正教派的成立,则是由后来的阿底峡在第十一世纪初创立了噶当派。其后又陆续出现了萨迦(花派)、宁玛(红派)、觉曩、噶举(白派)、格鲁(黄派)等教派,格鲁派虽然是最晚出现的教派,但却后来居上,统一了西藏。

  格鲁派由宗喀巴在十五世纪初以噶当派为基础所创立。这一派因为身穿黄色衣帽,因此又称为黄教。宗喀巴以“活佛转世”的说法,建立了宗教领袖“达赖”和“班禅”的继承制度。后来在十七世纪的时候,达赖五世以高明的政治手腕,借用蒙古军的强大武力做后盾,统一了西藏的各个宗派,并建立了西藏政教合一的统治体系。也因此导致黄教“达赖喇嘛”成为西藏密宗的代表人物,并一直持续到现在的达赖喇嘛十四世。

  西藏密宗虽然繁衍成黄、红、白、花等教派,但其修行内容都延续莲花生的基本教义。各派间虽稍有不同,但以印度教性力派为本源的根本教法并没有差别,只有觉曩派以双身法表相掩护而暗传如来藏他空见,实际上并不弘传双身法(被达赖五世消灭后重新刻版指为亦传双身法)。在诸多双身法的教义中,又以黄教的创教祖师宗喀巴算是集大成者。宗喀巴以《菩提道次第广论》和《密宗道次第广论》阐明西藏密宗修行的次第,成为黄教的根本圣典。《菩提道次第广论》中主要在介绍西藏密宗的基本观念,偏重在理论方面,并假借佛教的许多经论文字,扭曲意涵而为《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说的内涵铺路;而其后半部之止观双运等法,仍然是男女合修的双身法;只是多用暗语来说,语意隐晦,故世人读之多不能理解。《密宗道次第广论》则在介绍西藏密宗的修行次第与中心思想,偏重在实修方面;从生起次第就开始为双身法作准备。而其中实修的最究竟方法就是“无上瑜伽”之双身法。黄教从十五世纪的宗喀巴极力弘传双身法,到目前的达赖喇嘛十四世,虽然已历经五百多年了,其基本教义中以“无上瑜伽”双身法为中心思想和最究竟之修行方法的本质并没有丝毫改变。P.6

  另外本书在后续引述西藏密宗修行内容时,由于西藏密宗修行的本质,难免会有一些淫秽不雅的字句出现,在此特别请读者体谅;因为西藏密宗本来原文意涵就是这样,这些都是为了要如实显现西藏密宗修行真相的必要引证和说明,若不如实引证说明出来,则将失掉公信力,读者也将无法实际了知西藏密宗的真义。另本文在举证西藏密宗祖师、喇嘛、上师的著作内容时,原引用文字使用〔隶书〕字体标示,本文作者注解用〔明体〕字来标示,如果是原引用文章中已经有的注解,将用〔原注:〕标示,如果是编辑者所加的注解,将用〔编案:〕标示。

  二、解读“密续”之达文西密码

  西藏密宗的教义里,经常使用隐讳的暗语说明来包装其见不得人的重要修行内容。主要的原因是他们真正的修行内容和其表面所标榜之“佛法”修行完全相反,亦与佛法的修行无关;如果让一般人或西藏密宗初学者知道西藏密宗的实际修行内容,将会遭致许多的批评与障碍,因此故意用暗语来作掩饰。是故,想要能解读西藏密宗“密续”的真正涵意,首先必须了解密续中经常使用之暗语的意思。以下对这些暗语的说明,便是提供正确解读“密续”之密码,可以让读者很快地了解本书后续所引述密续内容的真正意义,不致于产生误会。8

  明妃、佛母、亥母、空行母:供男性合修双身法之女性。

  勇父:供女性合修双身法之男性。

  外印、事业手印、业印:实际合修双身法之实体明妃。

  智慧手印、智印:以观想方式修双身法时之想像明妃。

  智慧:在双身法中代表女性,因为西藏密宗认为女性之配合双修,

  可以让男性在乐空双运中体验大乐境界,产生“智慧”。

  方便:在双身法中代表男性,因为男性以此双身法之方便法门,

  可以证得西藏密宗的“即身成佛”境界。

  杵、金刚杵:因为形状类似,在双身法中喻指男性之生殖器官。

  铃、金刚铃:因为形状类似,在双身法中喻指女性之生殖器官。

  莲、莲花、莲华:因为形状类似,在双身法中喻指女性生殖器官。

  二根:男女两性之生殖器官,即是男根、女根。

  交合、结合、和合、相合、密合:指两性之性器官交合。

  入定:在双身法中,指进入性高潮时一心专注触乐而保持在一念不生的状态中。

  等至:在双身法中,指男女双方同时达到性高潮。

  双运:双身法中男女双方一起交合的互动运作。

  双修:双身法中男女双方合作共修,一起交合。10

  明点:体内各脉中的明亮小光点,是由“观想”而在觉知心中所产生的影像。

  在双身法中指男性的精液,在秘密灌顶中则是指喇嘛与弟子所供养的女子

  交合后发泄出来的精液。

  菩提、菩提心:在双身法中指男女性交时流出的精液或淫液,“白菩提”为男性精液,

  “红菩提”为女性淫液或经血。在灌顶仪式中做为灌入受灌者口中之用。

  甘露:双身法中,指精液混和了女性的淫液,秘密灌顶仪式中灌入受灌者口中之用。

  五甘露:大香、小香、脑髓、白菩提以及红菩提五种名为五甘露。

  大香,喇嘛有香味之大便;小香,喇嘛有香味之小便;

  脑髓,已死亡修行者的脑髓;白菩提,男修行者之精液;

  红菩提,女修行者之淫液或经血。五甘露为西藏密宗之珍贵饮品。

  界:在双身法中,喻指男性之精液或女性之淫液。在佛法中,界是指种子、功能;

  西藏密宗借用“界”字来代表精液中的精子,名为“界”是因为喇嘛的“种子”

  可以使女人受种而生子。

  金刚:双身法中,指男性的生殖器坚挺如金刚,有时是指喇嘛的精液和“佛母”的淫液。

  双身佛:西藏密宗之佛像,男女裸身交抱,请参阅附录图一。

  嘎巴拉、颅器:西藏密宗祭祀时之供器,以死人头盖骨上下切成两半,

  用以装盛双身法中产生的液体作为供品之用,请参阅附录图三。

  智拳印:西藏密宗之大日如来手印,用右手握拳握住左手中指,代表智慧。

  以其形状类似,暗示男女以坐姿合修双身法时双方性器官交合的状态;

  认为合修双身法可以产生智慧,为西藏密宗“无上瑜伽”双身法之代表手印,

  请参阅附录图二。

  三、西藏密宗之修行方法

  西藏密宗各个教派的修行方法,虽然都宣称自己和别派不一样。但是,详细了解之后,会发现不同的部分都只是些小细节而已,例如持不同的咒语、观想不同的影像、不同的灌顶仪式等。综合这些修行内容,概略可以分成六大类,就是供养、灌顶、观想、持咒、脉气明点和“无上瑜伽”双身法。虽然说这些修行方法分成六类,但是在每一类的修行中,都是为了最后的“无上瑜伽”双身法所作的准备。也就是说,这六类修行是由最终的“无上瑜伽”双身法所连贯起来,全部的修行都是为最后的双身法男女合修作准备,都是以“无上瑜伽”双身法为中心思想。读者如果要对西藏密宗做更进一步的了解,请参阅平实导师著作的《狂密与真密》共四辑〔编案:正智出版社出版,已全文公开上网;学人可于“成佛之道”网站下载阅读,网址:http://www.a202.idv.tw/a202-big5/book2013/book2013.htm。〕以下就是这六类修行方法的简略说明:

  甲、供养

  供养之目的,主要是培植学人修行密法的“福德资粮”。因此对于初学西藏密宗的人,这是最先要做的事情。而西藏密宗的喇嘛也会根据学人供养喇嘛的“诚意(视财物之多寡而定)”来提供不同程度的指导。供养的物品初期都是实际的财物,到后面开始修习观想的时候,再加上用想像的方式来做供养。另外,当最后进入密坛实修双身法时所产生的精液和淫液,也是供养的物品之一。供养的对象范围很广,可以是自己的喇嘛、本尊、神或是鬼神假冒的“佛菩萨”。但由于所供养的物品是血肉或污秽的东西,这些受供的“佛菩萨”其实都不是真正的佛菩萨,而是由鬼神假冒化现的假佛菩萨,因为真正的佛菩萨不会接受不净的供品。

  另外实修“双身法”的男女交合,也是供养的一种。这在白教陈健民的《曲肱斋全集》(普贤王如来佛教会出版)中叙述如下:

  “又密处〔私处〕有〔梵文〕(啥)字,变为与自己同样之马头金刚,身颜绿色;其佛母密处有金刚杵〔男性生殖器〕,杵之股端蓝白色,猪头,持小鼓及天灵盖,作安乐供养之想。”此中明明标出男女两尊之密处〔明明标示出男女两个本尊的私处〕。论一般圆满次第,男为杵〔男性生殖器〕,女为莲〔女性生殖器〕,互相双运〔双方交合互相运动〕行事业〔作种种交合动作〕,或作供养〔或以交合之淫乐做供养〕,一切皆由此两密处杵莲双运而出生〔一切都由两人私处的交合中而出生〕。又此供养说为密供安乐,亦可断定为杵莲抽掷腾挪〔可以断定为男女两性生殖器官互相抽送、抛掷、腾跃、挪动〕,发生四喜之大乐〔发生第四喜的大乐〕,而为供养也〔而做为供养〕。

  以上这一段文章中,前半段说明修行人用观想的方法,观想男女两位本尊的私处有男性生殖器(金刚杵)和女性生殖器(莲花)互相交合,以此观想而做供养。而后半段则说明用实际修行双身法之男女生殖器(金刚杵和莲花)互相抽送、抛掷、腾跃、挪动所产生的第四喜大乐做为实体供养。因此无论是用观想供养或实体供养,其目的还是为了最后的“无上瑜伽”双身法做准备;观想与喇嘛交合而作的供养,暗中的目的是为了使弟子产生与喇嘛交合的渴望。

  乙、灌顶

  灌顶主要之目的是要得到喇嘛的加持帮助,让自己的“修行”能够更顺利、更快速。灌顶的来源是喇嘛、鬼神或是“佛菩萨”。但西藏密宗之“佛菩萨”都是受用污秽供品的假佛菩萨。

  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提到灌顶有许多种类,例如瓶灌、因灌、慧灌及密灌等。虽然有许多不同的名称和仪轨,但其实都是以“无上瑜伽”双身法的精神来灌顶的,而且最后还是会以“双身法”做为最究竟之灌顶。例如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初修阶段的“瓶灌”中,认为应该如下灌顶:

  次诸如来明妃等至〔喇嘛观想诸如来和明妃一起达到性高潮〕,大贪溶化〔双方同入性高潮而产生了淫液〕,从毗卢门灌入顶中〔观想从顶门灌入喇嘛自己头脑中〕,随金刚路出菩提心〔再观想下降而从喇嘛尿道中射出精液〕,而为莲华之上〔而观想射在女性弟子生殖器中,产生精液和淫液混合之甘露〕,生为天身弟子灌顶〔为已经观想出生了天身的弟子灌顶〕。

  这一段意思是说喇嘛要先观想诸如来和明圮交合而一起达到性高潮,使得最大的性欲贪爱溶化而产生了“甘露”,再观想那种甘露灌入喇嘛自己的脑中,再观想脑中的甘露下降到自己的尿道中射出于女人下体中,成为可以为弟子灌顶用的甘露,再观想其中的“甘露”已经灌入弟子的顶门中,以此方式来为已经观想成就广大“天身”的弟子灌顶。这是以双身法精神修习观想“瓶灌”的方法。

  而最后阶段的灌顶,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的“后密灌顶”,则说明如下:

  为讲经等所传后密灌顶,谓由师长与自十二至二十岁九明等至〔谓须由师长与自十二岁至二十岁各种不同年龄之九位明妃,一一与之交合而同入性高潮中并观乐空不二,然后一一射精于明妃下体中而收集存放在嘎巴拉中〕,俱种〔具备与九位明妃交合而收集混合成为红白菩提——喇嘛与九位明妃混合后之淫液——俱有男女双方之种子〕金刚〔此淫液名为金刚菩提心〕注弟子口,依彼灌顶。如是第三灌顶前者,与一明〔在前面第三灌顶中与一位明妃〕合受妙欢喜;后者,随与九明等至〔后者则是随即与九位明妃同入性高潮中〕,即由彼彼所生妙喜〔由那样而产生妙喜,取得甘露为弟子灌顶〕。

  宗喀巴这一段“密续”是说,在最后、最究竟阶段的灌顶仪式中,必须由喇嘛和九位妙龄少女明妃〔年龄分别从十二岁到二十岁,每一年龄各一位〕,一起在坛城中进行十人合修交合,一一达到性高潮,再将十人混合后的精液和淫液注入弟子口中,依照这种方法灌顶。这是用双身法灌顶的“后密灌顶”仪式。

  丙、观想

  观想,是以打坐的姿势,两眼闭上,集中自己的注意力,去想像一个预先设定的影像;例如广大的天身,或是佛的形相等。西藏密宗认为:喇嘛们透过长时间训练,在观想成功的时候,所观想之影像可以随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那个观想出来的影像是事实上存在的。如果活著的时候无法观想成功,则死亡以后,透过所观想的影像,也可以得到和所观想影像一样的成就。例如所观想的是佛的影像时,如果无法在活著时“成佛”,则死后自己透过和生前一样的观想,自己也会变成佛。以下是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对观想的说明:

  自身诸微尘,若修为佛身〔若把自己的身体透过观想修为佛身〕,即当成正觉〔就会和佛一样得到正等正觉〕。……修诸微尘为金刚等调伏作意之瑜伽师,应于每日四次修为佛身。由修佛身得何成就?当成正觉〔将会得到和佛一样的正等正觉〕,义即当得相好庄严之佛身也〔就是得到和佛一样法相美好庄严的佛身〕。

  宗喀巴认为:修行人只要能够观想自己的身相和佛的身相完全一样,就能够得到和佛完全一样的正等正觉的智慧;只要每天修行观想自己为佛身四次,就一定能够得到佛的正等正觉智慧,也能得到佛的法相美好庄严佛身。这种观想方法类似台湾许多游乐场所中,都设有脸部挖空的拍照模特儿纸板,只要游客将脸套到该模特儿挖空的睑部中,从正面看该游客的外表身相就和模特儿一模一样,但面貌却是该游客的模样。如此幼稚可笑的想法连一般小孩子都知道是假的,不可能成为事实。但宗喀巴却认为:透过这样的观想,修行人就可以成佛,而且把它当做非常殊胜的修行法门。如果这道理可以通的话,大家也不用朝九晚五地每天辛苦赚钱,只要每天四次观想自己成为亿万富翁,离开观想境界时就一定能够成为亿万富翁。但事实上却不是如此,观想成佛只是在做白日梦而已。

  西藏密宗喇嘛诺姆启堪布道然巴罗布仓桑布认为:在许多场合中,观想和灌顶合并使用,效果会更好。在《那洛六法》中,他说:

  其法维〔为〕何?即先观想根本上师现本尊相〔原注:修此那洛空行母法者可将本尊观成男相,因佛本无男女之别,女相可,男相亦无不可也〕在己顶上,自己以最美最好之空行母供养之。上师乃手抱空行母,相顾大乐,红白甘露〔所观想中的喇嘛和观想中供养给喇嘛的空行母,在观想中二人交合的私处,有精液和淫液流出而从空中〕下降注入己顶〔注入自己的头顶中〕。

  也就是先观想喇嘛在自己的头顶上空显现本尊的身相,然后自己再观想以最美最好的空行母供养给喇嘛;喇嘛看见空行母以后就抱著空行母,一起交合产生大乐;所观想的本尊上师和空行母交合的私处中,就会有精液和淫液混合而流出成为甘露,下降注入自己的头顶上,来为自己灌顶。

  上述的观想也是为了将来的“双身法”修行预做准备。在适当的时候,喇嘛会要求异性弟子将实体上师(喇嘛)当作观想的对象,并观想自己和喇嘛结合。这样经过长期观想的自我催眠以后,如果学人一直不断地确实观想著喇嘛和自己结合,观想久了意愿大增,当然时机就成熟了,自然就会有意愿和喇嘛上床实际合修“双身法”。而喇嘛也会仔细观察每位异性学人的观想进展,在徒弟意愿坚定时即是因缘成熟时,便会引诱异性学人共同进行实体双修。若这个观想不成熟时即表示催眠不成功,实际合修的因缘便不成熟;男上师若强行逼迫尚无意愿与上师实修的女弟子合修,便会成为轰动社会的性丑闻了。这就是西藏密宗观想的目的——做为实修双身法的心理催眠。

  丁、持咒

  持咒就是反覆地念诵西藏密宗的咒语,它有四个目的:

  (一)藉由持诵密咒真言以便招来鬼神干预因果,帮忙消灾除罪。

  (二)藉由持咒和鬼神感应,透过鬼神的告知,来知道一些过去或未来的事,展现神通(事实上是鬼通),由此而对西藏密宗产生绝对不疑的信仰。

  (三)藉由单调的念诵,培养自己心神专注的能力,以便在后续修行;“双身法”的时候能够一心专注触乐,持久不泄。

  (四)藉双身法咒语的长期不断持诵达成催眠目的,使西藏密宗行者渐渐信受双身法以至完全不疑,绝对信受双身法成佛的好处。

  戊、明点脉气

  “明点”、“脉气”和“无上瑜伽”双身法,这三个修行方法是西藏密宗最后阶段修行的根本。西藏密宗说这三个修行方法是“佛教禅定”。但其实是经由气功的修练,让喇嘛们在实修双身法时能够持久不泄,可以长时间体验交合触受的“大乐境界”。一般而言,西藏密宗的喇嘛们必须练成明点和脉气以后,再进修秘功,练到能将射出的精液再度吸回膀胱之中,才有资格接受“乐空双运”的男女双身修法之秘密灌顶,以及其后的真正实修“无上瑜伽”双身法。因此,明点和脉气,是西藏密宗喇嘛们入门实修“即身成佛”双身法的必修课程。但在实务上,藏密的喇嘛们都等不及修练成吸回精液的气功成就,就已迫不及待地寻找女弟子实修“无上瑜伽”双身法了。

  其原因是要练成此等气功,须花费数年甚至数十年功夫,而且亦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修成功。喇嘛们贪爱淫乐,根本无法等那么久才开始修习能满足彼等性欲大乐的“无上瑜伽”。

  西藏密宗认为人体内从头顶连到下体密处,有一条主要的“中脉”,中脉的左、右各有一条“左脉”和“右脉”。由中脉、左脉和右脉再分支出来许多小脉。“气”就在这些脉中运行,因此叫“脉气”。“明点”则是透过“观想”,想像在这些脉中有明亮的小光点,随著运气和观想而上下移动。简单地说,“脉气”就是修练气功,而“明点”则属于观想的一种。然而,这两种方法都和佛法修行无关。

  己、“无上瑜伽”双身法

  “双身法”在西藏密宗的密续里,又称为“无上瑜伽”。所谓的“双身法”,就是西藏密宗男女两位修行人透过性器官的交合,去体验性交中各种身体触觉的快乐,以达到性高潮,并要将性高潮的乐触扩大到全身,认为这就是证得第四喜而成就“佛果”了。并设法每天都要维持这个性高潮不退,去体验这当中的全身大乐境界。西藏密宗的各教派中,除了古时的觉曩派以外,其他教派因为都传承了印度教性力派的思想,故都以男女合修性高潮的“双身法”作为中心思想和最究竟修行方法;但这其实都与佛法的断我见、断我执及实证般若智慧无关。对外号称最清净而从来不修双身法的黄教达赖喇嘛,他的祖师宗喀巴及达赖自己,都认为双身法是这世界上最完美而且最快速的成佛修行方法,可以帮助藏密的喇嘛们在这一世体验“空乐不二”的境界,而能“即身成佛”。以下是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的叙述:

  安乐如前〔所谓的安乐就像前面说的双身法中所领受的〕,律仪,谓受二根和合之乐〔双身法中的律仪就是享受男女两性器官和合在一起的快乐〕。……佛为摄受欲界增上贪行有情〔佛为了度化欲界中非常贪著男女欲爱的有情众生〕,故现等至〔是故示现交合时一起达到性高潮〕。……如是离贪欲〔像这样离开男女贪欲〕,汝终不应为〔你终究不应该做〕,汝受用欲事〔你去享受男女欲爱的事情〕,但行无所畏〔只需直接去做而不用害怕邪淫的因果报应及犯戒的因果报应〕。

  “无上瑜伽”双身法,是西藏密宗“佛教禅定”中最终、也最究竟的修行法门。西藏密宗认为喇嘛与女弟子二人在双身交合的性高潮时,专注一心去享受全身乐触的境界就是“禅定”的最高成就。事实上,这与禅定境界完全无关,不能使人成就禅定的实证,因为永远无法使人证得初禅,其余禅定就更不用说了。

  西藏密宗的实际修行分为四个阶段,就是“事续”、“行续”、“瑜伽续”和最后的“无上瑜伽续”,全部都是在建立男女两性的交合关系。前面的三个阶段只能从初步的相看、微笑开始,渐进到牵手、相抱,但不可以男女二根交合,而最后阶段“无上瑜伽”就是男女实际二根交合,共修“双身法”。以下是宗喀巴的说明:

  由明妃欲尘贪为道门中〔用明妃和欲爱贪做为修行的方法中〕,求菩提者,无上部中俱缘真实及自所修明妃,以笑等贪而为正道〔无上瑜伽部中和实体明妃双修微笑乃至交合等欲贪为正确的修行〕。下三续部,唯缘所修智妃欲尘喜乐为道〔较低下的三续部中,要以想像的明妃,用贪欲喜乐做为修行方法〕。瑜伽续中既不可修二根交合〔瑜伽续中不可修实际男女两性器官的交合〕,故除彼外缘余执手或抱持触喜乐为道〔除此之外,用牵手或抱持接触的贪欲喜乐做为修行方法〕,配瑜伽续。除触麈外,依笑视缘所生喜乐为道,配事行续〔事续和行续中,不可以接触到异性身体,只能用微笑或互相凝视所产生的喜乐为修行方法〕。

  上述文章中,宗喀巴认为密续四部中的下三续部都是为了最究竟的“无上部”做准备,而“无上部”就是“无上瑜伽部”,也就是“无上瑜伽”双身法。在“无上瑜伽部”中的修行,必须和因缘具足的实体明妃双修欲贪才是正确的方法,不以观想的明妃来观想合修双身法。而且是在密灌以后,要设法常常与已受密灌的异性同门合修双身法,保持每天都有性高潮的乐空双运境界,否则即是违犯密宗的三昧耶戒——金刚戒。假使有每天与人合修而不泄露精液,就是戒行清净的人。在以下另一段文章中,宗喀巴更将“无上瑜伽部续”直接称呼为“二相合续”,也就是谈男女二根互相结合的“密续”。

  勇金刚论师于(结合释)中亦说为四续部〔也说是有四续部〕。《金刚藏庄严续》〈第十一品〉

  先说方便续中贪续多种差别,次云:“此明互相抱,续部诸差别,如是由执手,笑视亦应知。”此说能诠教续〔这样的说法能够解释所教的续〕,故是显示四续部之差别〔显示出四续部的差别〕。尔时续部之名亦曰笑续〔续部的名称又称为互相微笑续〕、视续〔互相凝视续〕、执手或抱持续〔牵手或互相抱持续〕、二相合续〔男女二根互相结合续〕,共为四部。

  宗喀巴认为“无上瑜伽”双身法可以让学人体验真正性高潮中的“乐空双运”,并证得遍身乐触觉受大乐的“正遍知觉”,以及不漏精液的“无漏法”,在这一世就“即身成佛”。因此,它是藏密主要的思想和最究竟的修行法门,生起次第所修的明点观想、宝瓶气、盘腿跳跃、拙火、佛父佛母交合的观想,全都是为了最后要与异性交合而作的准备功夫。每一位藏密喇嘛,在完成初期入门的基本修行以后,都必须实修“无上瑜伽”双身法,去体验“空乐不二”的“即身成佛”境界,否则就不算完成修行。因此,藏密喇嘛在修行的过程中,都必须运用各种手段找到令其垂涎的女子,进行实际男女二根交合的淫乐体验,才算受过西藏密宗正统的完整训练。当喇嘛们受过此等完整训练,来到台湾以后,不择手段地普遍与女弟子合修双身法;并且常用强迫恐吓的手段,逼使女弟子就范,以致几乎年年发生性侵害案件。已爆发出来的事件,永远都只是冰山之一角;大部分密宗女修行人,与喇嘛合修过双身法以后,都会为自己保密而不使配偶知道;也有许多并无意愿的女修行人被喇嘛强暴以后,为了面子与家庭,忍气吞声而离开密宗。社会人士不知西藏密宗其实不是佛教,更不知“贪淫”就是西藏密宗的本质,而往往又指责说:“佛门又发生性侵害案件了。”其实都不是佛门中的事件,因为密宗并不是佛教,所以说佛门真是冤枉啊!

  由于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对于“无上瑜伽”双身法的暗中宣扬,也因为“双身法”在性欲的感官享受上是如此地快乐,而所证得的体验又可称为是“成佛”的崇高成就。因此,鼓舞许多藏密喇嘛们,运用引诱、欺骗、恐吓、强迫等各种手段,积极寻找女子进行实际两性交合的大乐体验,毫无忌惮。这也是今日藏密的喇嘛们,在全世界爆发许多性侵丑闻的主要原因。但是,这些被揭露的性侵丑闻,却永远只是冰山顶端露出水面的一小部分而已。原因为这些受害的女子,大部分都是有家室的良家妇女,当受到性侵害以后都不敢公开自己的受害经历,只能自认倒霉,选择悄悄地离开。真正有勇气将藏密喇嘛们的恶行公开的,只是其中非常少数有勇气的受害者。当然,另外有极小部分的女子,是自己甘愿和喇嘛同流合污,成为所谓的“佛母”,配合喇嘛双修,也愿意帮助喇嘛寻找更多的女子来满足喇嘛男女交合的欲求,这些同流合污的女子当然不会揭发藏密实修“双身法”的真相,却都不是这些女修行者配偶所能知道的秘密。

  对于这些经常会重复发生的性侵害丑闻事件,西藏密宗自有一套相当制式而快速的回应程序。首先,被告发的喇嘛一定在第一时间逃离该国家,避不出面,让法律无法追究该喇嘛。如果被控性侵害的喇嘛知名度并不很高,西藏密宗的发言单位即立刻发表声明,说该喇嘛是假冒的,是骗财骗色的“假喇嘛”;说他们并不认识这个人,并和大家一样同声谴责该“假喇嘛”的恶行。如果该喇嘛名声非常响亮,无法切割及否认为“假喇嘛”时,则是完全否认被害人的指控;或是说被害人精神有问题;或是说被害人与该喇嘛之间有财物纠纷,故意捏造事实来指控喇嘛,过失不在该喇嘛;或是赶快私下支付赔偿金和解封口,然后就不再做任何公开回应,让这个事件随著时间的逝去而渐渐被人淡忘。

  在过去一再发生的许多藏密喇嘛性侵害丑闻中,西藏密宗相关人员,都是遵循这种回应模式处理。远从西元一九九四年十一月十日在美国加州发生,全世界畅销书《西藏生死书》作者索甲仁波切性侵多位女子的事件。东窗事发之后索甲仁波切立即逃离美国,最后私底下支付了金额不详的赔偿金来和解摆平;并且不再做任何公开发言,让这事件随著时间的逝去而渐渐被人淡忘。另外,最近几年在台湾,几乎是每年都会发生的喇嘛性侵害事件中,较有名的为二○○六年七月十四日被告发,西藏密宗佐钦寺的住持喇嘛林喇仁波切性侵二十几位女子,并强迫受害女子口交及吞下精液,说是赐给女弟子“白菩提”心。当东窗事发之后林喇仁波切立即逃离台湾,使得台湾的法律无法追究他;并透过同伙指控受害的事件揭发者,然后就不再回应,也是让这个事件随著时间的逝去而渐渐被人淡忘。

  以上这两个例子,因为被告发者都是非常有名气的西藏密宗人物,所以就遵循上述的第二类模式回应。而林喇仁波切的事件,在刚被揭露时,其实藏密仍是先以第一类模式来回应,由西藏密宗发言单位发表声明,说他是“假喇嘛”。后来,被人举发他是有名的佐钦寺堪布(住持),并提出正式文件与照片,证明不是假喇嘛,西藏密宗发言单位才改用第二类模式回应。其他在台湾发生的许多名气较小的案例,西藏密宗的发言单位则是遵循第一类模式回应,都直接否认,说被告发的性侵害者不是西藏密宗之喇嘛;说他们并不认识这个人,说是“假喇嘛”!总是非常直接而快速地撇清和这些性侵丑闻的关系。

  综合而言,这些喇嘛性侵事件仍会持续不断,而经常发生的主要原因,就是西藏密宗这个最终、最究竟的修行法门——“无上瑜伽”双身法。他们自始至终都是为了广泛地与异性弟子合修双身法,每日积极寻求能够长住于遍身乐触的行淫境界中,才会导致这种性侵害的事件几乎每年都会在台湾重复上演。事实上,尚未被揭露的事件更多;已被揭露的事件,永远都只是冰山露出水面的极少比例。

  四、达赖喇嘛《藏传佛教世界》中之双身法

  已略说西藏密宗的双身法理论与实修本质以后,接著可以举例说明达赖喇嘛的真实面目了。现在的达赖喇嘛十四世,在他的《藏传佛教世界》一书中,有非常多的地方提到“无上瑜伽”双身法,特别是在最后第十九章的“无上瑜伽修行”中,讨论到性高潮、精液外漏、与明妃双运等。以下就是他在《藏传佛教世界》中的一些叙述及其说明:

  在藏传佛教中也有一个思想与修证体系即密续(Tantra)(p.25)

  密续(Tantra)其实就是印度教性力派(Tantrism)的经典,主要的修行方法就是“双身法”;西藏密宗直接拿这些印度教性力派的密续教义,当作自己主要的思想和修证体系。事实上这些“双身法”的修行都是西藏密宗直接使用印度教性力派修行内容,再自己冠上佛经中的各种名词而包装成佛法的表相。事实上,在正统佛经中完全找不到这些教义,所以西藏密宗的教理、实修,和佛法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却与印度教性力派的法义符合,并无差别。达赖喇嘛在书中如此说:

  密乘的奥义最完整地表达在无上瑜伽的教义及修行之中。例如在三转法轮中有关“无漏智”、“佛性”等等的解释,只有在无上瑜伽才表达得最为圆满。(p.19)

  密乘真正的奥义,是用一些佛法中胜妙的名词来包装一般人无法接受的双身法修行内容。故意把男女追求性欲望满足的世俗行为,美化高推成佛法中非常神圣的修行,而加以合理化、神圣化。例如 佛所说的“无漏智”,是断我见、断我执、断法执,证宇宙万有本源的如来藏,了知宇宙万有的真相而具足一切种智,证得没有烦恼之圆满无漏解脱的出世间智慧,不再有漏失法财智慧的情况。但西藏密宗的所谓“无漏智”,却是在性高潮时不泄漏精液〔不射精〕,现观“空乐不二”、“乐空双运”的“无漏”失精液的性交“智慧”。这种把佛法至高清净的名词,套在取自印度教之世俗低贱而淫秽的男女双修体验中,也只有西藏密宗才做得出来。事实上,佛所制订的出家戒律中,最先必须断除的就是“淫欲”。西藏密宗的喇嘛们,不但没戒除淫欲,还广行淫事,并且把它当做修行最圆满的,说是“无上瑜伽”法门,全心全力地去修习,是颠倒想、下堕想。达赖喇嘛又说:

  在这四种自然发生的状态中,给我们体验根本净光最好的机会是性高潮。……修行双运的前提是行者必须有能力不漏点。根据《时轮本续》的解释,性液的外漏对修行是有伤害的,本续中强调行者要能保持自己不外漏,即使是梦遗也不行。(p.93)

  达赖喇嘛在上述文字中说明,想要体验根本净光最好的机会就是“性高潮”,这就是“无上瑜伽”的修行内容。然而这只是假藉体验根本净光之名,而行追求性欲享乐之实。更何况即使是真有所谓根本净光的体验,那也只是第六识意识觉知心的有生有灭境界,和佛法中实证不生不灭第八识如来藏,进而证知万法都从如来藏中出生的智慧而成就无漏智,一点关系都没有。达赖喇嘛认为修习“无上瑜伽”的关键就是在男女双修交合时,喇嘛们必须能够持续保持性高潮而不中断,控制自己不泄漏精液——不射精,并在长时间的性高潮中去体验根本净光。西藏密宗认为这就是证得“无上瑜伽”中的“空乐不二”,就是证得“无漏法”。只要能够在性高潮时能随心所欲地自己控制不射精,就说是没有贪爱,就说不是在做男女交合之事,而是在修习“无上瑜伽”法门。达赖喇嘛又说:

  为说明这点,佛陀在传授较高层次的密乘时,化身为本尊身在坛城与明妃双运,因此行者也能藉著观想,看到自己化身本尊与明妃双运。(p.94)

  达赖喇嘛以上的说法,在所有 释迦牟尼佛的经典中部找不到。但是达赖喇嘛却把这些淫秽的“修行”方法说成是“佛陀所传授的较高层次密乘”;闺房技艺经过佛法名词的包装以后,不但摇身一变成为佛法,而且还推祟说是比佛教更高层次的“密乘”?达赖喇嘛在这一段文章中,故意误导读者而贬抑大乘佛经,来行销推广西藏密宗习自印度教性力派的“无上瑜伽”双身法——谭崔,并诬陷说这是“佛陀”所传授的更胜妙法门,这是严重地谤佛及谤法。由此可看出西藏密宗根本不是佛教。达赖又说:

  密乘的另一个特色是有关证悟双身的过程,亦即证悟的具象化。得到自利法身(dharmakaya)和利他色身(rupakaya)。(p.94)

  为了证果使双身合一,结合智慧与方便是基本的方法。(p.95)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观想本尊与证悟空性结成一体,这一刻的意识因此包含了智慧与方便,这就是所谓“结合智慧与方便的金刚萨埵瑜伽”。(p.96)

  此处所说的“证悟”和真正佛法中的“证悟”完全无关。佛法中的“证悟”空性,是证得不生不灭的真心第八识如来藏。而西藏密宗所说的“证悟”,是证得性高潮时全身触乐的空无形相,以及觉知触乐的意识心也是空无形相,说这就是证得“空性”;又说性交时的大乐境界由意识觉知心而生起,因此空和乐是合在一起的,是“空乐不二”,说这就是“乐空双运”的境界。西藏密宗认为这就是证得“空性”的智慧,而这空性的智慧是因为有双身修行的男性运用交合的方便法门,以及女性拥有女阴而能使男人获得性交大乐的智慧,因此“无上输伽”就是“结合智慧与方便的金刚萨埵瑜伽”。但事实上这些都是第六识意识觉知心与色身、受阴等有生有灭的境界,和佛法中证得第八识如来藏的不生不灭的境界完全无关。而且佛法中成佛所具足的身相是法身佛、报身佛、化身佛的三身,都是单身而且是中性的清净身,根本没有男女双身交合的示现,只有西藏密宗才有“双身佛”〔请参阅附录图一〕。密续中所说的双身是指男女交合共修的双身,也就是双身法;女性代表双身合一的智慧,男性代表双身合一的方便;说智慧和方便的结合代表男女两性的结合,也就是西藏密宗“无上瑜伽”双身法。达赖喇嘛又说:

  在《金刚幕本续》中解释,密宗系统有四部。不过,只有无上瑜伽能完全展示密续的深广与独特,因此我们应该视其他三部为迈向无上瑜伽的进阶。虽然四部密续都是利用欲望来导引行者入道,但使用的欲望层次却不相同。在第一部“事续”中,入道的欲念仅仅是对具有吸引力的异性凝视而已,其他三部——行部、瑜伽部和无上瑜伽部——的入道意念则分别是对此异性微笑,进而想牵手、触摸,乃至最后想望性的结合。(p.100)

  达赖喇嘛上述的说法也确认西藏密宗系统的修行共有四部,内容全部都是男女两性关系的建立;这证明他们在台湾宣称没有在传修“双身法交合实修”的说法,是在说谎,心口不一,是欺骗善良的台湾民众。达赖喇嘛说:前三部以凝视、微笑、牵手等由浅入深逐渐建立两性的关系,都是为第四部的“无上瑜伽”做准备。而第四部“无上瑜伽”的内容则是实际“性的结合”。全部密宗道的修行“都是利用欲望来引导行者入道”。这就是西藏密宗修行的精神——以“想望与异性亲近”作出发点,以“实际两性二根结合”当作最终之目的。达赖喇嘛又说:

  在此,即使是一开始,接受灌顶也必须有双运的体验做基础,这表示男女本尊必须同时出现在坛城,五方佛与明妃必须同时具象在坛城之内。(p.109)

  达赖喇嘛认为即使在修行一开始的“灌顶”仪式中也“必须有双运的体验做基础”,所以从正式入门的灌顶(不是结缘灌顶)时,上师就已经是以双身法的精神预作交合的观想,来为信徒灌顶了,只是信徒们都不知道罢了。在坛城中所举行的灌顶仪式,“男女本尊”或“五方佛与明妃”必须同时出现。由此可印证男女双身修法是从初阶修行一直贯穿到最终的“无上瑜伽”修行,这就是西藏密宗全部修行内容之真相。达赖喇嘛又说:

  当行者在密宗道达到较高层次时,他们会被要求去寻找明妃〔女性密宗修行人〕或勇父〔喇嘛或男性密宗修行人〕以作为入道的动力,当进行双运时,男性行者有较高的证量就可以帮助女性行者证悟佛果;同理,女性行者如果有较高的证量也可以协助男性行者证悟。因此不论行者的性别,其效果是互补的。(p.110)

  此处再一次验证西藏密宗的“较高层次”修行方法就是双身法。而所谓的“证悟”,就是在男女交合中“双运”(双方配合互相运动),达到性高潮时去体验“空”与“乐”的境界。男性行者有较高的空乐体验证量,就由男性帮助女性体验;若女性有较高的体验证量,就由女性帮助男性。这些内容都是关于欲界人间极原始的性结合和性高潮的体验,竟然能高推成佛法的修行和证量,实在不可思议、荒谬至极。达赖喇嘛又说:

  空乐圆融是指了悟空性的智慧与俱生大乐的体验两相结合。在这种结合之中,证悟空性的后得智就在大乐之中生起,因此智慧与大乐两者是在一个纯净光明的意识中经验,此一圆融也可以经由大乐重新体证空性而产生。(p.128)

  此处所谓“空性的智慧”,是指性高潮时观察遍身大乐之触受(其实是受阴)空无形相,本性清净,名为“空性”;再观大乐中觉受大乐之意识心也空无形相,也说是“空性”。这两种“空性”的体悟,就是“了悟空性的智慧”。而这种性高潮时的“俱生大乐”,是由意识心所生起,因此意识心的空性和男女交合的“俱生大乐”是一起的,就是“空乐不二”。这样长住在遍身大乐的境界中,让俱生大乐和这两种“空性”双运不断,就是“乐空双运”,就是成就“空乐圆融”之“无上瑜伽”。因此“空乐圆融”或称“空乐不二”,就是指男女交合时“了悟空性的智慧与俱生大乐的体验两相结合”。然而这些内容只不过是世俗男女交合性高潮时的一些性欲体验,落在色阴、受阴、识阴、行阴、想阴之中,五阴具足、我见具足,根本是凡夫境界,竟然可以被西藏密宗包装而美化成佛法中的清净修行经验,并号称比传统显教更胜妙的“无上乘”修行,实在颠倒。达赖喇嘛又说:

  因为是运用喜乐证入空性,在无上瑜伽中许多双运的本尊被描述成性的交抱,事实上,空乐不二与一般两性的交合是完全不同的。(p.130)(请详附图及说明)

  附图:

  说明:清代铜制西藏密宗双身本尊,双身可以分开,合起时男女生殖器套在一起。资料来源:http://cul.neWs.tom.com/l009/2005926-22918.html

  达赖喇嘛所说的“性的交抱”之“双运的本尊”,请参阅上图;这是西藏密宗的特色,在网路上资料非常多。事实上,“空乐不二”与“一般两性的交合”是完全一样的,本质上都是追求男女两性的交合及其所产生的遍身触受大乐体验,只是西藏密宗把这种世俗闺房技艺冠上佛法的名相,再作不实的高推,骗人说是佛法的实修,口中高唱“博爱”的意思,其实是想要爱尽天下所有的女人——达到与天下所有女人交合的目的。这样“博爱”所证入的空性,和佛法中所讲的不生不灭、无形无相、离五欲六尘见闻觉知的第八识如来藏空性,完全不同。无论西藏密宗把他们所说的“无上瑜伽”吹捧得如何胜妙究竟,其实际修行内容永远是一般世俗法——闺房中男女性欲交欢的游戏,本质上是永远无法改变的。因为,其中的所有境界与“智慧”,完全落入五阴之中,无一不在五阴的范围之内,都与佛法的实证完全无关。达赖喇嘛又说:

  从生起次第进阶入圆满次第的首阶,一个在家行者可能会急于寻找异性进行双运以入道,但对于一个受戒的出家行者却还不到修行双运的时候。(p.137)

  对于一位受戒的藏密出家行者而言,修行双运的时候是完成“生起次第”后,也就是下三部续“事部”、“行部”和“瑜伽部”的修行之后,才可以进行“圆满次第”之“无上瑜伽部”双身法修行。然而,西藏密宗所谓的出家喇嘛持戒,和一般佛教出家人的持守出家戒是完全不同的。释迦牟尼佛所制订的出家比丘、比丘尼、菩萨戒中,淫戒是第一重戒;出家人毁犯了淫戒,是立刻丧失出家戒体,也就是失去了出家人的资格。假使有大法师暗中实修了双身法,当时就已失去了出家戒及菩萨戒体,从此以后他为人传授的戒都是无效的——受戒者都领受不到戒体而没有持戒的功德。事实上,这些大法师的本身其实已是穿著僧衣的俗人了!若还不肯脱下僧衣还俗,即是恶意欺骗佛教界、恶意欺骗世人的骗子。而在西藏密宗自己另设的三昧耶戒——金刚戒中,男女双修的“无上瑜伽”交合,不但不犯淫戒,反而是修行的最终、最究竟法门,也是西藏密宗行者必须受持的戒法,称为三昧耶戒、金刚戒;受持西藏密宗这种戒的人,只要一天没有与异性合修双身法,就是犯戒;所以只要喇嘛按照密续的方法和次第修双身法就不犯戒,反而是最高的修行成就,是持戒最清净者。这完全违反佛教中的戒律。达赖喇嘛又说:

  通常我教导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广论》(sNgags rimchen mo)在没有翻译中断的情况下要花二十天。(p.149)

  达赖喇嘛在《藏传佛教世界》最后的问答中,亲口承认他有教导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广论》。而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广论》,不但是黄教的密宗道修行宝典,也是集西藏密宗各派双身法修行大全之黄色宝典。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所有前期各种不同的修行法门,如供养、灌顶、观想、持咒、脉气明点等,都和双身法有关,而到最后也都汇归“无上瑜伽”双身法。因此“无上瑜伽”双身法是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广论》中的精髓。由此也可证明达赖喇嘛经常亲自传授其祖师宗喀巴所宣扬的“无上瑜伽”双身法。在西藏密宗最高法王达赖喇嘛与各派法王都如此传授、如此实修的情况下,期待西藏密宗喇嘛们来到台湾或去到全世界各处弘法时,不发生勾引女弟子、师徒乱伦、妨害家庭、性侵害女弟子等等的情况,真是缘木求鱼的痴心妄想。了解了内情以后,您若已劝止妻女或朋友的妻女远离西藏密宗,但他们却不信受而抱怨说那些丑闻62只是某一喇嘛的个人行为,那么他们其实是置妻子、女儿于险境,等于是妄想身边饿得发慌的色狼,能忍得住性饥渴而不侵犯她们。

  五、达赖喇嘛《揭开心智的奥秘》中之双身法

  达赖喇嘛在《揭开心智的奥秘》(杰瑞米海华等编著,靳文颖译,众生出版社,85年6月30日出版)一书中,提倡体验性高潮中的明光心。他教人以性高潮做为修行方法,这也是典型的“双身法”。虽然他认为一般人误解他的祖师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之“无上瑜伽”中关于“性”的修行内容,但是他又一直都无法提出符合佛法的合理解释——在《狂密与真密》揭露及辨正他们的修行并非佛法以后。在真正佛法的修行中,是完全不会和“性”有关联的,而且佛也说要绝对远离对于欲爱的执著,才能初步解脱于欲界中的生死,然后才能进求解脱三界中的生死。因此,西藏密宗想要解释藉由“性”来增进佛法的修行,是完全和解脱的真理完全矛盾而抵触的。以下是达赖喇嘛在《揭开心智的奥秘》中的叙述:

  而最强的感受是在性高潮的时候。这是大乐的修习(Practice bliss)之所以包括在最高瑜伽密续中的原因之一。一般人对于无上瑜伽密续(Anuttara yoga tantra)中,关于性以及其他的象喻存有诸多误解。性的象喻真正的理由,完全是因为在四种明光出现的状况当中,性高潮最为强烈。因此这种象喻才用在静坐中,以延长明光出现的经验,或使之更清晰鲜明——目的就在于此。在性高潮时,因为明光出现的经验较持久,因此你较有机会加以利用。(p.147~148)

  上述文章中,达赖喇嘛用“因为要证得四种明光”之理由,而想要将性高潮的大乐体验合理化。但在佛的经典中从来没有提到佛法的证悟是要证得明光。因为明光只是意识的境界,佛已在经中全然否定意识了,何况意识所住的境界,怎会是佛法所证的解脱境界呢?因此,即使能够证得达赖喇嘛所谓的明光,也根本不是佛法中的证悟,只是密宗里的集体意识凭空施设;更何况在佛经中,根本没有要藉由性高潮来体验明光的说法。达赖喇嘛以这种凭空想像的体验明光之虚幻境界,做为修行“无上瑜伽”双身法的主要理由,用来取代佛法中远离淫欲而且全然否定意识及六尘境界的解脱正理,想要为藏密喇嘛们贪爱性欲享乐之行为合理化,实在非常牵强;所以他们的本质其实只是出家人贪著在家法——想要在衣食住行全都受别人供养之时,可以同时拥有在家人的妻妾闺房游戏。假使大家都认同密宗的理论与实修的法门,那么在密宗各派法王都极力传、修双身法,大家每天都同心努力追求遍身淫乐的环境下,期待喇嘛们来到台湾时不会对您的妻子、女儿生起淫念及淫行,不对您的妻子、女儿加以勾引上床,是绝无可能的。

  六、莲花生《亥母甚深引导》中之双身法

  白教陈健民之《曲肱斋全集》第三册(80年7月10日出版)中,引述西藏密宗共同教主莲花生在《亥母甚深引导》一书中,教导实修双身法的方法如下:

  于不令人窥见之寂静茅蓬中行之,令其洗身庄严,涂以香油,佩以香囊,始启请勇父空行母众次于具相明母腿上伸置自足,互抱吻、以手摸抚口唇舌,揉双乳或莲杆互观〔或互相观赏对方之性器官〕,杵置彼手〔将阳具置于明妃手中〕,尽力表示生乐之方便〔令明妃知晓男性下体生起乐触之各种方法〕,正作业时〔正作行淫之业时〕,若生贪欲〔若生贪求性高潮之心〕,应了达其自性即法身法之妙用〔应了达此贪求射精高潮之心,其自性即是法身之法所生妙用〕,故于贪上认识自性,本来面目〔所以就在贪心上面认识心之自性〕,而定于本面上〔而认定受乐时之觉知心即是本来面目、本体自性〕,普通贪欲自能摧坏〔这样就能将普通之贪欲摧坏〕,是为由贪欲显大乐之方便〔这就是由贪欲显示大乐之方便法门〕,故应精勤修持。

  复次,自他加持者初发最殊胜菩提心,观一切法空,空中现卧具,即莲日轮。轮上自成马头金刚,一面二臂,如生起次第所说。次、自密处现吽字〔由自己之下体出现吽字〕,由吽转成五股杵,空隙中现蓝色吽字,头向内,杵尖口有黄红呸字向外、佛母一刹那转成金刚亥母一面二臂,具足庄严,极安乐喜悦,双乳突凸,嘎嘎丰盈〔原注:乳头状〕乐不可支,观密处无缘现四瓣莲花,花中现花胚阿〔梵字〕字庄严,自佛父母诸脉轮中,想一切勇父勇母同时密修相同〔观想一切佛父佛母皆作同一种交合之密修〕,此后莲胚阿〔梵字〕上以杵击下〔以阳具冲入而猛烈行淫〕;稍定〔至乐生时稍微缓慢而安定下来〕,于离戏论本来根本定上〔于淫乐高潮之一念不生境界上〕,继续如羊抖身,周身颤动〔抖动让淫乐更增〕想明点如瀑流下〔于射精时应观想精液犹如瀑流之雄壮流下〕,应如农夫以锄挖沟引水,不使〔淫液〕外流而散布全身,降于各轮〔复应以阳具如农夫以锄挖沟引水一般,不使淫液外流,再降于中脉五轮〕,如密修法修持,但降于各轮,身应摆动,事业令明点不漏为要〔淫行中之各种动作以不使精液漏失为要〕,此后明点降密处时,想供献密处佛父空行母如前而行〔此后观想明点降至下体中时,亦应观想以此乐受供养下体中之“佛父佛母”,供养之法亦如自己与明妃合修时之受乐过程一般〕,尔时于持之善巧〔不射精维持性高潮之善巧方便法门〕。如塞池中出水之口,上根持时,住于离一切戏论网边际之如来体上〔住于淫乐高潮一念不生境界之觉知心体上〕中根持时,以气为主,须持上气,而下气如惹比鸡瓶,有风不漏,如是持下气则下气自然盘旋,及持中气,〔原注:即不男不女气〕则脐稍外张,可以稳持,更以持善巧观想法论之,亦分上、中、下三根,上根持时,则缘离一切戏论网边际本来清净见。中根、观想上杭阿〔梵字〕字如拴马椿。下根,观自顶上现上师勇父勇母如水晶光,内外莹澈,初修业者〔初修学双身法之事业手印、和名妃实际双修者〕,若立刻泄下〔若刚开始交合便射精了〕,则应以三指如梯按会阴处而持之〔应以三指按下体会阴处,使精液不外射〕(p545~547)

  莲花生又开示六十四种实修双身法的技巧,并详细说明这六十四种方法的内容和实际性爱姿势,是极尽男女性爱交合姿势之大全。本书限于篇幅,仅摘录其中一小部分如下:

  双运游戏基本为八〔男女双运交合的游戏有八种基本姿势〕八中各八〔这八种中的每一种又各有八种姿势〕,成六十四式〔总共有六十四个姿势〕初基本八者:一、近狎 二、脗合 三、指弄 四、齿玩 五、莲戏 六、声韵 七、肉感 八、颠鸾。……颠鸾男身肥大,女不能受重压,则颠倒以御,女当如男〔女的像男的一样在上方〕,如下而行〔按照以下的方法来进行〕(1)、腾挪快行曰跑。(2)、久住慢出名曰按。(3)、腿相纠缠女腹如转轮名曰辗。(4)、男腿踵相缠,男从下畧动名曰筛。(5)、男人休息名曰坦。(6)、男全不动,女慢慢行名曰梭。(7)、男手足伸直名曰醉。(8)、女背向我而坐上行名曰娇。此上六十四式〔以上这六十四种性爱姿势〕,随欲而行〔随自己之喜好而行之〕,以契空乐〔藉以契合空乐不二之修行〕。(p595~599)

  以上就是西藏密宗教主莲花生,在西元第八世纪从印度引进西藏的印度性力派双身法内容;都是男女两性交合的技巧,性爱姿势微细达六十四种。这些姿势如果不是经常在修双身法的实际体验者,是无法光靠想像就能写出来的。可见莲花生不但引进印度教性力派的教义,而且自己也是非常有经验的性爱交合实修者。由此也可证明西藏密宗的修行精华〔编按:宗旨〕,就是真修实练的“无上瑜伽”双身法〔编按:另一宗旨即是诈取供养钱财〕。这些修行不但和佛法一点关系都没有,更是完全背离佛法。西藏密宗后来以莲花生之基本教义所发展出来的黄、红、白、花各教派,范围也都离不开性力派双身法的修行内容。P.74

  七、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广论》中之双身法

  达赖喇嘛的祖师宗喀巴之《密宗道次第广论》主要是在说明密宗道的实际修行次第,虽然其中由浅入深而有不同的方法,譬如供养、灌顶、观想、持咒、明点、脉气和“无上瑜伽”双身法等,细节虽然有些不同,但是所有的方法都是以“无上瑜伽”双身法的精神与行为连贯起来的,在每一个方法中都可以看到“双身法”的叙述,内容非常多,不胜枚举。本书仅节录其中一小部分内容说明如下:

  谓与外印入等至定〔和双修的实体明妃同时达到性高潮一心不乱〕,若无外印,应与智印入定〔如果没有实体明妃,则应以观想的明妃来达到性高潮〕,……结合者,谓与同等明妃而入等至〔所谓的结合,就是和明妃同时达到性高潮〕,……从此则起,故云大乐〔从这性高潮起来,因此说是大乐〕。领受身乐为乐〔领受身体的触乐称为乐〕,领受心乐为喜〔领受心灵的快乐称为喜〕。大谓最广〔大是说触乐很广,遍及全身〕、无漏〔不泄漏精液,不射精〕、殊妙〔最特殊胜妙享受〕、尽未来际〔以后每天都要永远保持性高潮持久不退〕。

  在上述文章中,宗喀巴认为“无上瑜伽”的修行必须用实体的明妃双修来同时达到性高潮。而如果没有实体明妃,则退而求其次,用手淫的方法来达到性高潮,或者以“观想”出来的明妃作观想双修(性幻想)而达到性高潮也可以。至于所谓的结合,就是要和与自己双修的明妃同时达到性高潮。因为是从性爱生起的,因此称为大乐。所谓的“乐”是指身体触觉的快乐,而“喜”则是指心灵上所领受的快乐;所谓的“大”是说身体的乐触遍及全身、控制不泄漏精液、最特殊胜妙的享受以及维持性高潮持久不退,这就是“无上瑜伽”修行。关于与“供养”有关的双身法,宗喀巴的说法如下:

  而取自与明妃二界〔收取自己和明妃交合后的精液和淫液混合物〕置颅器中〔放在头盖骨做成的嘎巴拉供器中〕,修成甘露而为供养〔用咒语加持淫液成为甘露来做供养〕。

  上文中宗喀巴说明修行人要将自己和明妃的两种“界”,也就是自己的男性精液和明妃的女性淫液混合后,放在由死人头盖骨所做成的嘎巴拉供器〔请参考附录图二〕中,然后将之念咒修成“甘露”来做为供养“佛菩萨”之供物,也用作自己和明妃〔佛母〕的饮食;受这些供养的佛菩萨当然是不清净的低等鬼神假冒的,真正的佛菩萨是连肉类都不接受的,何况这类淫贪不净之物。关于“灌顶”有关的双身法,宗喀巴“密灌顶”的说法如下:

  以具足三昧耶之智慧母〔以已受三昧耶戒之佛母〕,生处无坏〔性器官功能正常无毁坏〕,年满十二等之童女,奉献师长〔将十二岁之处女奉献给喇嘛〕。如〈大印空点〉第二云:“贤首纤长目,容貌妙庄严〔容貌要胜妙庄严美丽〕,十二或十六〔最好是十二或十六岁的年龄〕,难得可二十〔如果很难找到的话,则二十岁也可以〕。廿上为余印〔如果超过二十岁,则是次级的双修对象〕,令悉地远离〔会令成就远离修行者〕。姊妹或自女,或妻奉师长〔将自己的姊妹、女儿或妻子奉献给喇嘛〕。”……“金刚莲华合〔男性生殖器和女性生殖器结合〕,集诸有金刚〔集合所有的精液〕,身语意加行,彼悉摄心中〔全部收摄在心中集中注意力〕,由金刚路出〔由尿道中射出〕,降于弟子口〔降入弟子口中〕。”传密灌顶法者〔传授密灌顶的人〕,次从莲华取其金刚〔接著从女性生殖器中取出精液和淫液〕,以大指无名指取摩尼宝〔以大坶指和无名指取得此宝物〕。

  ……置彼口中〔放入弟子口中〕。……次明妃从定起〔然后明妃从性高潮中起来〕,不著衣服〔不穿衣服〕,于莲华中取甘露滴〔从其生殖器中取出精液和淫液混合物甘露〕,如是置波口中〔一样放到弟子口中〕,彼亦如上而饮〔弟子也是一样地暍下去〕。

  以上是宗喀巴在“密灌顶”中的内容。要挑选年轻貌美的已受三昧耶戒少女,也可以是自己的姊妹、女儿或妻子,奉献给喇嘛在坛城中进行交合,然后将交合完毕时的精液和淫液混合液体当做甘露让弟子饮用,完成灌顶仪式。这种在灌顶坛城中姊妹妻女都可以奉献给喇嘛进行乱伦杂交媾合的教义,完全违背世间“人格”的道德伦理,连作人的资格都失去了。关于“密灌顶”,宗喀巴又说:

  此之三味耶者,〈结合经〉说依五甘露大香〔大便〕、小香〔小便〕、脑髓、红菩提〔经血〕、白菩提〔精液〕,不害众生,不舍女宝〔不舍明妃双修之宝〕,不毁师长。名义,是以父母菩提心密物〔男人精液及女人淫液〕灌顶故,名密灌顶。秘密灌顶嗢柁南曰:‘供明妃请白,生弥陀弟子;师长及佛母,二密物灌顶〔以师长及明妃行淫后射精而与明妃之淫液混合,名为具足红白菩提心甘露,即是二种秘密物〕,授灌顶清净〔依此规定而灌顶者,方是清净灌顶〕。’

  是故密灌时必须以男女淫液之混合液作为甘露而灌顶,若不具备此二分泌物(男上师——喇嘛之精液白菩提心及明圮之淫液或经血红菩提心)者,则密灌即成不如实,不能成就灌顶功德,不名清净灌顶,不名得灌,即无资格与其他异性密宗修行人合修双身法。亦即尚未得到灌顶成就。

  另外对于多人杂交合修的灌顶仪武,宗喀巴在“后密灌顶”中叙述如下:

  谓由师长与自十二至二十岁九明等至〔谓须由师长与自十二岁至二十岁各种不同年龄之九位明妃,一一与之交合而同入性高潮中现观乐空不二,而后一一射精于明妃下体中而收集之〕,俱种〔具备九明之红白菩提——喇嘛与明妃混合后之淫液——俱有男女双方之种子〕金刚〔此淫液名为金刚菩提心〕注弟子口〔灌注入弟子口中〕,依彼灌顶〔依照这方式灌顶〕。

  也就是说由喇嘛和从十二岁到二十岁的九位年轻明妃,一一轮座杂交,与所有明圮一一达到性高潮,然后将含有这么多人的精液和淫液混合之秽物灌注到弟子的口中吞下,依照那样的方法来作秘密灌顶。p.82

  从以上的引证中,可知宗喀巴认为修行的最终且最究竟方法就是“无上瑜伽”双身法。前面的初学阶段,无论是供养、观想、灌顶等,都是为最后的“无上瑜伽”双身法做准备。宗喀巴将如此淫秽肮脏的内容说成是佛法,对崇尚清净离欲修行的佛教修行者来说,实在是极大的侮辱。而达赖喇嘛也经常公开地教导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广论》双身法,足见西藏密宗根本不是佛教,而是以“无上瑜伽”双身法为主要修行法门,以印度教性力派为本质的“喇嘛教”,打著佛教的旗号来欺骗善良的佛教修行人。如今已经有许多极有名气的大法师被欺骗而实修过双身法了,也有大法师是乐在其中的;并且有更多的女性密宗修行者及比丘尼被欺骗而实修过了,这是严重毁犯佛教戒律的破戒行为,后世果报令人不堪设想。不幸的是:这种事项在古时是如此,现在是如此,未来也将是如此。p.84

  八、西藏密宗的真相

  西藏密宗有一个特点:就是以印度教性力派修行内容为本质,所有的理论都是为了将最终的“无上瑜伽”双身法合理化,而所有的入门修行也都是为了最终的“无上瑜伽”双身法预做准备。他们为了将人类最贪爱的世俗性欲享乐美化成神圣的宗教修行,而由历代的藏密喇嘛们渐渐地发展出一套模武,将实质是男女之间为了提高性乐强度的各种技巧,套上佛法中的修行境界名词之后,神秘化地说为非常困难复杂的宗教修行活动,说服自己和他人相信这是在进行神圣艰难的修行,而不是世俗的性欲享乐;并且说,性爱过程中的种种技巧,都只是修行的一些善巧方便,并非贪淫。这样的宗教教义并不是现代的达赖喇嘛十四世所独创,远从第八世纪西藏密宗的共同教主莲花生所传承的印度教性力派学说;到黄教创教祖师宗喀巴、达赖喇嘛一世,以致于今日的达赖喇嘛十四世,函盖所有西藏密宗现存的各大派,都是完全一样的教义。这是西藏密宗千年一致的教法,即使是在现代仍然完全没有改变。根据以上的说明,本书总结西藏密宗的两个真相如下:

  甲、双身法为西藏密宗的中心思想和最究竟修行

  在实际修行方面,真正佛教的修行,一开始就是先要去除贪欲。出家人必须完全断除淫欲的行为与贪念,而在家人则须断除非婚姻关系的不正常两性欲爱。这是最根本的“五戒”之一,是所有修行人首先要戒除的贪欲。戒除之后才能依照 释迦牟尼佛的教导,一步一步地进入更深入的修行。但是西藏密宗的修行方法却反其道而行,他们将印度教性力派的“双身法”当作主要的思想体系和修行方法,极力追求性爱中的最大乐受,本质是使人永远堕落于欲界中的行为,根本与解脱三界生死无关。为达到交合双修的目的,不管是否具有婚姻关系,乃至师徒乱伦、父女乱伦、母子乱伦、人兽杂交…等之混乱人伦道德的行为都许可。任何前期的入门修行方法都是为了最终、最淫乱、最污秽的“无上瑜伽”双身法做准备,美其名为“大乐光明”,可以说完全是印度教中性力派的修行内容。

  西藏密宗和印度教中性力派唯一的不同点是:西藏密宗假造经典,谎称这些修行方法都是 释迦牟尼佛所说,并使用了许多佛教修证上的名词,将他们的修行方法包装成佛教中的“密宗”。而印度教中的性力派则一直自称是印度教,并没假冒说他们是佛教,也一直公开承认他们的修行内容就是男女交合的双身法。这也显示西藏密宗比印度教性力派更邪恶的地方,因为印度教性力派从来不对大众隐瞒他们的修行方法,让大众依照自身喜好来自由选择,并且从来不假冒佛教名义来欺骗信徒。而西藏密宗则是使用种种包装美化的手段,处心积虑地蒙骗单纯善良的学佛人,误导佛教学佛人误入歧途,不知不觉地堕入破坏人伦道德、谤佛、谤法、谤僧、毁戒的大恶业中。88

  乙、西藏密宗不是佛教

  西藏密宗古今的所有领导者,远从一开始的莲花生、阿底峡、宗喀巴等,一直到现在的达赖喇嘛,都不约而同地在进行一个已经延续一千多年的宗教包装行销活动:印度的月称、寂天等人从印度教性力派实际修行内容取来佛教中,冠上佛教实证名词而成为印度“晚期佛教”,由莲花生、阿底峡传入西藏,成为西藏国教的“双身法”;宗喀巴大力弘扬以后,现代的达赖喇嘛等人继续冠上佛教的名词后,包装美化为和佛教有关的“藏传佛教”,以争取全世界广大佛教徒的财力和物资护持;这也是他们如此积极冒称为“佛教”的最主要目的。本书希望藉由以上的举证和说明,让社会大众了解达赖喇嘛的“无上瑜伽”在密宗中的真正意涵,以揭开这个延续千年的宗教大骗局,让读者清楚地了解西藏的宗教——“西藏密宗”或“藏传佛教”——根本不是佛教,应该回归原来的名称:以印度教性力派双身法为实际修行内容的西藏“喇嘛教”。

  全世界的宗教领导者都必须具有最基本的宗教道德,就是“诚实”。宗教是每一个人的信仰自由,我们部必须给予绝对的尊重。但是每一个人在了解任何一个宗教的过程中,被信仰的宗教领导者都有义务提供公开而且毫无隐瞒之教义,让信仰者仔细地了解、考虑,依照自己的喜好来做决定,并为自己的决定和后续的发展结果负责;这才是现代社会具有公义而成熟的宗教活动。任何宗教的领导者绝对不可以提供与他们的说法相反的教义和修行内容,欺骗仰慕者,虚耗他们的财物、时间、身体甚至生命,这是极为不道德的行为。这种以欺骗手段来招募信徒的宗教,不能算是正当的宗教,只能称为邪教。而揭穿邪敦的真实面貌是所有现代公民为了宣扬宗教伦理,维护社会安定,都应该从事或支持的正当活动。

  最后,诚恳地希望 透过本书对达赖喇嘛及密宗内涵的初步介绍,能引起大家更广泛而深入地探讨;让这个在西藏流传之喇嘛敦的真正教义和修行内容,如实地公诸于社会大众面前,不再有人被欺瞒而破坏家庭、违犯重戒。也让有心了解或修行的人都能充分地认识西藏密宗,做出有智慧的选择,在不被误导的情况下为自己所做的选择后果负责,避免被误导后去背负自己不该背负的责任。

  吴明芷 谨识

  西元○○七年冬写于台北

  附录:图片及说明

  图〈一)资料来源:http://bbs.fanci.cn/read.php?tid=30773

  说明:男女裸身交抱之西藏密宗双身佛。

  图(二)资料来源:http://image.bukon.idv.tw/pic15/pic15.html

  说明:两手结“智拳印”之西藏密宗大日如来。

  图(三)资料来源:http//www.yoniversum.nl/dakini/kapala.html

  说明:西藏密宗之供器嘎巴拉。

  佛菩提道之修学,应求大乘般若之实证──见道;见道已,便得次第进修而正式进入初地通达位,然后可入修道位中,次第迈向佛地。大乘般若之见道,即是禅宗之破初参明心──亲证本来离念、本性清净之自心如来藏。欲求亲证如来藏者,应依真正之善知识修学。真善知识之助人见道,所言所授之法,必须有明确之次第与确实可行之法,学人方有得悟之可能。若亲近假名善知识,虽有大道场、大名声、广大徒众、身穿僧衣,然所说所授者皆属似是而非之法──同于常见外道意识境界;纵使学人以毕生之身口意供养之,所得唯是常见与断见本质之相似佛法而已,必将浪掷一世于相似佛法上,殊堪扼腕!

  ──正觉同修会──

  ──────────────────────────────────────

  〔注:转载自2009.06.印刷的纸版本〕

首页 >> 读书 >> 口袋书总目录 >> 上一册 · 下一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