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口袋书总目录 >> 上一册 · 下一册

16、无上瑜伽之双身修法—概说密宗系列(六)


  16.无上瑜伽之双身修法—概说密宗系列(六)

  ───────────────────────

  目 录

  一、前言……………………………………01

  二、无上瑜伽与虹光身……………………07

  三、密宗之金刚乘义………………………27

  四、密宗之本质乃喇嘛教…………………36

  五、密宗之法义与行门令佛教蒙羞………46

  六、结语……………………………………61

  ───────────────────────

  一、前言

  “那洛六法”中说密宗有四大部——无上密、瑜伽密、行密、作密:《《密宗有四大部:一、无上密宗,二、瑜伽密宗。三、行密宗,四、作密宗是也。除无上密宗外,其余下三部密宗,皆无抱明母之修法。》》(62-51)。无上密即是双身修法也,抱明母者即是抱女人合修淫乐之“乐空不二”法门也。

  密宗说:若人闻此男女合修之淫乐修法可以即身成佛,而不生怀疑、立即信受奉行者,即是无上瑜伽法门之“正所化机”,说如是人为“大乘中具足最胜种性大堪能者”;是故唯有“大乘中具足最胜种性大堪能者”方能信受及修学此双身法,是故此男女交合之无上瑜伽淫乐修法,乃是密宗等“大根性者”之修学法门。

  譬如宗喀巴云:《《无上瑜伽正所化机,谓如前说已修共道净治相续大乘种性,是大乘中具足最胜种性大堪能者,由大悲心发动意故,成就猛利欲乐、急愿成佛,欲入无上瑜伽法门、速疾成佛,必须无倒了知续义(了加密续之义理),善学二种次第(善学生起次第及圆满次第)及诸密行(及第四灌后之与异性合修双身法等种种隐密修行法门)。》》(21-154)

  宗喀巴于《密宗道次第广论》中,说事行部瑜伽有四:天瑜伽、空瑜伽、风瑜伽、念诵瑜伽,亦说此四法修毕者,始可修习正分之无上瑜伽。事行部瑜伽属于生起次第之修法,由修成生起次第之法,然后方有能力与人合修无上喻伽,故名生起次第。宗喀巴言此无上瑜伽乃果续之瑜伽部修法,并言修习此双身法者,一世即能成佛:《《……于灌顶仪轨支分中,护摩与资粮轮仪轨,及修彼时所需咒师之相、铃、杵、大小油杓、骷髅杖等,应如何持用等,皆应了知。如是由灌顶力,成为法器。善诸三昧耶(善于了知乐空不二法门之“定境”证量),闻思教义、决择修习。上者现法即能成佛,中者于余有情起中有位而得成佛,下者转生乃能成佛。》》(21-156)(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版社。)

  乐空双运乃密宗各大派皆有之思想,亦是密宗一切宗派之根本思想;东密虽已不外传此法,然其根本经典亦仍具载此法。西藏密宗一切宗派之修行理论,及实修之法门,悉皆以此男女双身合修之法门为最后标的,无一宗派能自外于此双身修法。(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皈社。)

  密宗之修行法门,始自结缘灌顶、皈依之因灌、瓶灌,中及上师相应法之观想、明点之观想、天瑜伽观想、气功修练,末至无上瑜伽之即身成佛法门,皆以修证双身修法之淫乐为其中心思想,以此邪见而前后一以贯之,绝非真正之佛法也;于后将逐一举例而辨正之。如是邪谬之观念与修行法门,其实乃从婆罗门教诸教派之性力派中搜集而来,然后高推为释迦世尊所未曾说之至高无上、即身成佛法门,美名为法身佛所说之“果地修行法门”;所说悉皆言不及义——不能说到第一义谛。

  如是邪见,佛于《楞严经》中早巳预破:《《

  阿难!云何摄心、我名为戒?若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淫,则不随其生死相绩。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淫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淫、必堕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彼等诸魔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炽盛世间、广行贪淫,为善知识,令诸众生落爱见坑,失菩提路。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断心淫,是名先佛如来世尊第一决定清净明诲。》》(卷六)

  密宗之修行法门与知见初始即错——自四皈依……乃至最后之无上瑜伽——一向皆以淫乐之男女双身合修之法为其中心思想、为其正修之法;至于最末之修证,则堕外道境界及大妄语业中,无有一法与佛法相关,绝非佛教也。凡欲修学佛法之解脱道及佛菩提道者,务必谨慎明辨之,以免舍报时,因于破戒及破坏佛教正法之重罪,而于未来无量世中受诸尤重纯苦长劫重报,悔之莫及也。(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1辑,正智出版社。)

  二、无上瑜伽与虹光身

  密宗有其自有之“密宗佛教禅定”,谓无上瑜伽也。无上瑜伽有二,一为光明大手印,属于明空双运;二为双身修法,属于事业部之乐空双运。乐空双运即是乐空不二之修法也,乃是第四灌顶后,与自家配偶或与密宗异性者合修之法:

  《《……按光明大手印属明空双运,事业手印则属乐空双运,固各有别;前者即本教授之正鹄。而五毒方便中大痴即为大明,大贪即大乐,故本法以大痴之睡眠,而契于大印之光明,最为快捷殊胜。》》(34-768)

  光明大手印之明体修证,详见《椎击三要、仰兑、祝拔宗大手印、修心七要、大圆满最胜心中心引导略要、察察堪布大手印口诀》,皆是以意识觉知心之一念不生、不起执著攀缘、不对诸法起语言思想上之分别,心中认定一切法缘起性空;说能如是长时安住者,即是证得光明大手印,如是境界谓是密宗之见道初地境界,亦有谓为已成究竟佛道者。其实皆未证得第八识如来藏,并非真正之见道。于拙著公案拈提诸集中,余已多所举陈,此书中不重举之。

  乐空双运无上瑜伽之理论,归纳而言有三:一、生起次第之三身修法,二、圆满次第之乐空双运,三、圆满次第之二谛双运。生起次第之修法,即是中脉明点之观想,然后加修天身瑜伽之观想,次修宝瓶气拙火功夫,此三者名为无上瑜伽之生起次第,盖此三者之修学生起,其目的皆在为后来之乐空双运无上瑜伽实修而作准备,故说此三者之修链亦在无上瑜伽之函盖范围之内。本章所言无上瑜伽乐空双运者,乃专指后二:圆满次第之乐空双运、圆满次第之二谛双运。

  密宗对于般若完全误会,将禅定境界错认为般若,是故萨迦派中说之为三禅定:《《三禅定:种种性相定、自性空定、体性双运定。体性双运定又分为三:境现空双运、识明空双运、身乐空双运。》》(61-161)

  种种性相定者:谓“于觉受相上觉见种种乐、明、实有等。”(61-161)。谓于双身合修法中观察:淫乐之觉受相上,可以觉察淫乐于身上起种种部位不同之乐;淫乐之8觉受相上,确有“明性”存在,故能明了觉知六尘及领受乐触。由觉知心之觉见种种“乐”实有可触,非是唯有想像之境界,彼身上所受之种种乐实有不虚;由觉知心观察自己处于种种乐中之“明性(清楚观察分别之性)”确实存在,非唯想像,故“明”实有。于双身修法中现前观察有此诸性相,名为证得“种种性相定”。

  自性空定者:谓《《由隐没一切自性所现后,唯空常存。》》(61-161)。谓于双身修法之中,专注于明点升降及所现之乐触,此时一念不生,不对外境生起领受之心,故一切外境悉皆隐没不受。又于此性高潮之“大乐长乐”之际,同时观察一切外法皆是无常、终必毁坏,唯有此无妄念之觉知心与淫乐“长存不坏”;如是观察已,住于觉知心与淫乐之自性中,而观察此觉知心与淫乐皆无形无色,真是“空”性。如是于淫乐现前观察者,即是证得自性空定。

  体性双运定分三:《《境现空双运:主要于外境上生,体性无分别生。识明空双运:秘密心上生,体性光明生。身乐空双运:内身上生,体性大乐生。》》(6l-161-162)

  体性双运定之“境现空双运”者,不是在于觉知心自身及淫乐上观察,主要是在外境上观察:外境一切法皆是形色物质,是故将来皆必毁坏,皆是缘起性空。将如是“缘起性空观”与“觉知心、淫乐空”性,同时并行双运,即是证得“体性双运定之境现空双运”。

  体性双运定之“识明空双运”者,谓双身合修之中,有秘密心明点出生;此秘密心明点有光明辉发,迥脱尘劳,不受染污;此明点心与觉知心意识同存于双身法之淫乐中,并行不悖,皆是无形无色之“空性”。如是观察了知已,即是证得“体性双运定之识明空双运”。

  体性双运定之“身乐空双运”者谓:于双身合修之中,藉身乐而引生心乐四喜;此心乐四喜,乃由内身所生,非由外身——人间粗色身——所生,此乃是自心(无妄念之觉知心)之本体自性所生,非从外身而生。如此领受身上种种淫乐,并同时领受觉知心之四喜大乐,即是证得“体性双运定之身乐空双运”。

  如是所证之三禅定,皆在意识层次之中,未曾证得第八识如来藏,亦未证得第七识心末那识,所修所证皆与般若无关。般若之修证乃是证得自己之真实心,依此真实心之体性而作中道之观行,依此真实心之体性而说中道之法;如是证、如是观、如是言,方是般若也。

  今者密宗中法道最严谨缜密之萨迦派所说之“三禅定”般若现观,尚不能知般若智中最粗浅之总相智,何况能知般若之别相智及种智?等而下之,其余各派之“般若修证”,亦可知矣!

  无上瑜伽之修证虽然如是不能及于第一义谛,但欲修学乐空双运之无上瑜伽者,却须有明点观想、天身观想、气功提降之功夫成就,方可修学:《《

  抱明母者即为众生利益,大道之妙无有逾于此者;此法能将贪心转成智慧。常人不明,以为行淫,不知其与平常男女之事不同也。若明点下降至密处门上而能不泄,则同生智慧已到,正真之道已得,否则犹未得其道也。抱明母而不泄,则得身寂静与意寂静焉。其合也,一心利生(诚心令异性获得快乐及了知“空性”而利益之),非图淫乐,则脉气点之力自然皆来矣。彼能气入中脉、明点上下者,始是正分瑜伽之人也。此种明母(明妃)意思,显教辩论经八大部中之第二部亦有之,盖为自利利他而抱明母,非为贪图淫乐也。且欲引众生入正道,必先乐其所乐,得其欢心,然后随机利导,方易奏效。》》(62-198-199)

  因有此功夫而能在与异性交合时,永远不泄而常受乐,即属不触犯密宗之三昧耶戒;故密宗上师若已证此功夫者,即可随时受用一切女人,而于性爱过程中教导对方了知:淫乐觉受空无形相、受乐之觉知心亦空无形相,故名“空性”,如是令众生证得空性,如是利益众生。

  乃至虽交合之时为受淫乐而射精者,若有泄后能再吸回身中之功夫者,只须于泄后再予吸回腹中,亦属不犯三昧耶戒。〔编按:引文略〕

  此意乃谓修成收放自如之功夫者,虽是出家之身,亦可与女人合修淫乐之法也。若已修成能收放自如之功夫者,乃至可为贪受性高潮之乐故而射精,只需泄后再收回腹中即不算犯戒,是故密宗内之喇嘛,若修成明点及宝瓶气成就者,亦可与女人同宿行淫。若与女人同淫乐,而能为女人说彼乐空不二之四喜境界修证者,即属于利生,而不属于行淫,此乃西藏密宗各大派一致之主张也;是故密宗如是主张:《《

  一切气上下等道理必须完全明白,否则无上密宗之不共法不可得而闻也。故此法之修持甚为紧要,如不修一切气上下之法,是犹不培其根而求叶茂,乌可得哉?》》(62-295)

  宗喀巴亦作是说,读者欲知其详,请阅西密黄教奉为至宝,而不轻传与初学密宗行者之宗喀巴所著《密宗道次第广论》广说,自可知矣。

  此乐空不二之无上瑜伽,乃第四灌顶与上师合修、由上师当场指导(黄教则是如前章所说,于第四灌顶时,由上师在与九明共行时指导弟子,及于其后弟子与九明共行时,由上师于细节上指导之),然后自己与其余明妃合修之法也。女性密宗行者,则是于第四灌顶之后,别觅男性行者(称为勇父)合修之,名为“乐空不二、乐空双运”之无上瑜伽——即身成佛法门之精进修行也。(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版社。)

  以男性代表方便大悲,以女性代表智慧,双身交合而常受淫乐,谓为成佛之果报,故密宗一切“佛”皆是双身交合而常住淫乐境界之中,名为“悲智双运”,此即密宗之贪道即身“成佛”法门;为欲分别贪道即身“成佛”法门与明空大手印之异,故说打坐而证得一念不生又能了别境界之觉知心,即是“佛地”之真如,此即是“明光大手印、明空大手印”之“成佛”法门。P.17

  陈健民上师亦如是说:《《

  无上瑜伽部、分二道:一为方便道,或曰贪道,必修事业手印(必须修双身法之淫乐事业);二为解脱道,即大手印.或曰光明大手印。方便道(双身法之道)修至第四灌,即与大手印相结合。解脱道不必修第三灌,直接依大手印修之,故其正行自与方便道不同。》》(34-699)

  此意谓光明大手印所修者,即是取证解脱光明之法也。事业手印者,谓与异性真修双身合修之淫乐法门也;以其所行,不离世间男女事业,故名事业手印。此事业手印,既与男女欲贪有关,故名贪道,意谓此法以淫欲为道故。如是修行法门,既以男女欲为方便而修之,故又名为方便道。(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一辑,正智出版社。)

  宗喀巴及密教诸师所说“即身成佛、中阴成佛、究竟成佛”等悉皆虚妄,岂唯违教,亦复背理;所说究竟成佛而证之虹光身,亦复堕于虚妄想中:《《

  故五次第论云:由镜中影像,应了知幻身,诸色如虹霓,周遍等水月。此义是说前述唯从风心自身现为金刚萨埵之身,如彼诸喻。非说仅觉自骨肉等粗体,明了显现清净无碍如水月等。以于生起次第亦能如是修故,即于生起次第未坚固时,亦多明了显现胜于眼见,清净无碍犹如虹色。又摄行论说:从生起次第至三远离,皆无幻身。以是生起次第究竟,于细点位虽能于芥子量中圆满现起能所依曼陀罗,明了坚固,然非幻身,是故此等全无幻身之义。如是天身犹如虹霓、现起清净无碍身时,忆念正见虽觉全无自性、如幻相现,然亦无幻身义。……又生起次第位,渐收情器入空性时,灭显色等一切粗境,明了安住离心;后从定起,虽不作意,亦能愿现天身及现清净无碍。》》(21-548)

  如是所证天身而化除粗色肉身觉受之后,转入观想所成之广大“天身”,发起犹如虹霓之光明,如是虹光身即是密教究竟佛所证之佛身。然而此等皆是妄想,纯是意识观想所成之影像故。意识既是依他而起之法,则意识观想而成之“广大天身”实唯觉知心中之影像尔,并非于天界果真有此天身也。密教以如是观想所得“天身”而复观作无肉质之身,复观作五色七色虹霓之身而无面目等,谓之为究竟佛地之庄严佛身,亦可谓妄想之极致者也。今者宗喀巴以如是妄想不实之法、以如是依他起性意识所生之法,而谓为金刚乘必须修学之法门者,焉得名为金刚之乘?所修虹光身是时起时灭之法故,非是常住不断之金刚性法故,由意识觉知时之观想而后始成就者故,因修而后始有者故,佛说第八识方是佛真法身故。

  如是所谓虹光之身乃是妄想,由自身之内相分所成,非是身外实有虹光身之修证,皆属穿凿附会以诳众生尔。如是妄想言说之手法,古今一脉相传,互相抄袭而巧妙各各不同,今时亦有密教学人效行。(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

  然而密宗对于成佛之道,其实完全不知不解,妄自以为修成虹光身就是究竟成佛。然而此种密宗之佛,于“究竟成佛”之后,竟完全不知自己身中之第八识如来藏何在,竟完全误会般若及一切种智。如是而言究竟成佛,岂非犹如自大之小学生嘲笑大学教授不会加减乘除,而自言其数学之成就、更胜于大学中传授微积分之数学教授?

  一切佛皆能以自身功德,由内将色身火化,非不能也。譬如一般未学道术之西洋人中,偶有报得之三昧真火,能于舍寿时自行将色身由内生起火热而自行火化其色身者;道家传说之中,亦复不乏其人。自生三昧真火而荼毗尸身者,于世间法中古今皆有如是异能者,绝非唯有密宗某师方能有之,亦非极为稀奇之事,是故此事绝非即是成佛之证据也。

  复次,马尔巴是否未经茶毗、而由肉体迳化为虹光身者,应系犹如古今密宗诸师之以讹传讹多世之后,加以确认,其实并非真有其事,所以者何?谓马尔巴并未修得任何四禅八定功夫,生时亦无其他神异证量可言,云何死时而有如是异能?

  如是,密宗内若有某师真具如是异能,纵有虹光身之修证,然皆同于外道之同有如是异能者,虹光身亦与佛地报身完全不同,不可同日而语也。如是密宗诸师,皆不知不证其身中之第八识如来藏,故皆不通般若总相智及一切种智;不知不证般若总相智及一切种智之人,尚非七住位菩萨,云何可以自言已成佛道?无是理也。

  佛经三大阿僧祇劫之修行,通达五明至于究极,岂有不能如是者?观我 世尊于舍寿时,多人欲燃香薪而不能起火,为俟大迦叶尊者之临场参与故;后来时至,佛自由内起火而燃,故意遗留碎身舍利与众多遗法弟子,而稍解弟子思念之情。又所留碎身舍利,其量达八斗之钜,远超色身之量,此岂密宗之“佛”所能为之?

  复次,世尊所留碎身舍利,若遇有缘之人,辄续生舍利,此乃众人熟知之事,余亦亲承之,此非密宗之“佛”所能偶一为之者。

  如是世间无漏之有为法,密宗之“佛”尚不能为之,何况出世间之解脱智,云何能证?故皆堕于意识境界,以意识为佛地真如。小乘阿罗汉所不能知不能证之般若,彼密宗诸师更云何能知能证?般若总相智尚不能证,何况别相智,焉能证之?般若之别相智既不能证,何况无漏无为、究竟涅槃、世间出世间之般若一切种智?更无论矣!如是凡夫地之密宗上师,竟敢贬抑 释迦世尊为非究竟成佛,狂妄乃尔!(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版社。)

  如是虹光身者,与实证金刚心无关,与实证法界体性无关,与实证般若无关,与实证解脱无关,纯是妄想者所说,无关佛法之修证。密教竟以如是无关佛法修证之虹光身,而炫耀他宗他派,谓为金刚乘法,真乃无知之言也,何尝有丝毫金刚乘之本质耶?(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

  佛身与虹光无关,亦与日月光无关,亦无关于阴阳,乃是由断除烦恼障一切种子随眠、及断除所知障中一切无明随眠,加以三大阿僧祇劫之财物利益众生、及正知正见弘传以利众生,如是修集福德之所成就。绝非经由修学密宗之且却及妥噶等外道法、而不知不证第八识法身,并以外道邪见误导众生者所能成就也。是故密宗所言修证“明空双运大手印、乐空双运大手印”,而能成就虹光身者,皆与佛法无关,本质乃是外道法也。(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版社。)

  三、密宗之金刚乘义

  密宗之金刚乘义,如宗喀巴云:《《

  当依《掌华论》说,如云:“金刚乘者,谓无余摄一切大乘为六波罗密多。总摄彼等谓慧方便(总摄六波罗蜜多者谓:以双身法之慧方便而总摄六度)。彼复摄成一味谓菩提心(彼双身法又摄成一味,谓明点菩提心及精液菩提心),亦是金刚萨埵三摩地故(密教由双身法能成就“常住不坏”大乐,是故乐空双运而常住不断,名为金刚萨埵三摩地),即是金刚。彼是金刚亦即乘故,名金刚乘,是为咒乘之义。”“方便智慧和合无别”金刚萨埵瑜伽(由勇父之善巧方便而不令射精,与明妃之女阴能令人证得乐空双运,或空行母能教导男性行者证得乐空双运智慧,所证空乐双方无别,名为方便智慧和合无别。由如是男女金刚瑜伽——行双身法),即金刚乘(这就是金刚之乘),此有道果二位(此金刚乘法之修行,有修道位及究竟佛果之二种果位)。善巧方便大于波罗密多乘故,名方便乘。《除二边论》亦云:“由无分别,即果为道;广大方便,最秘密故,名金刚乘、果乘、方便乘、秘密乘。”》》(21-14-15)

  如是宗喀巴所说密宗金刚之义,本质乃是有为生灭沦堕之法,不应名为金刚。乐空之法并非未修之前即已常现不断故,非如第八识之“不论修与未修悉皆常住而现行不断”故;亦非遍一切界、遍一切识、遍一切地之法,淫乐既然非如第八识阿赖耶之恒遍一切时、遍一切界、遍一切识、遍一切地,故不应名为金刚,不应名为不变妙乐。

  显教所说菩提心即是金刚心,以第八识为金刚心,由第八识体性常住不坏,亦无人能坏之故,名为金刚。密教所说菩提心则有三法:乃是观想所生之明点及物质明点(精液)及一念不生之意识,非是佛说常住不坏之第八识心故,非是有情法界根本故;彼密宗所说之胜义菩提心为淫乐第四喜中之觉知心意识,非是佛所说之第八识金刚心故。

  密宗别立乐空不二之乐及觉知心为金刚法之中心,然而如是“金刚”者,皆是缘生缘灭之法,不应立为金刚。密教既以如是淫乐生减法为其理论之中心思想,所修之行门亦完全依之而行、而修、而证,则是全部以生灭有为之法作为密教之立论及修行法门之中心,则不应名之为金刚乘也。

  如是虚妄有为、缘生缘灭之乐空不二、乐空双运行门,亦是令人沦堕欲界最粗重烦恼之法,永绝解脱之缘,而宗喀巴竟狡辩为以欲止欲之妙法,并美其名曰金刚乘,而狂言密教能总摄大乘之六波罗蜜多,其实唯是空言,绝无实义。宗喀巴所谓方便者,其实是以淫行中“保持乐受而不射精”之世俗淫乐技巧小聪明作为方便,正是以随便作方便者,如是而言方便乘者,非如实语。(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

  由此举述,一切学人即可了知:宗喀巴所说密教金刚乘之真实义者,即是双身法中受第四喜淫乐之觉知心主体,及于淫乐中体会觉知心空无形色故名空性、体会淫乐之觉受空无形色故名空性;如是而谓淫乐及觉知心不二,即名证得金刚心者,即是果地修证者。如是长久修练而能永不漏泄精液,而能长住第四喜之淫乐觉受中者,便是即身成就“报身佛”。以如是“修证”,而言“觉知心常恒不坏、第四喜淫乐常恒不坏、本自有之,故其性犹若金刚,此乐即名俱生乐,证得第四喜至乐之智慧即是密宗之俱生智。”宗喀巴言:密教由有此法之修证,故名金刚乘,此即是金刚乘之真实义也。

  复次,修证佛菩提与解脱道,不须灌顶即可修证。而密宗法道之修证,必须先受密宗上师灌顶方可修证。然而密宗所说之灌顶者,悉属戏论之行,始从瓶灌开始便以双身法之淫乐修证、及受淫乐之意识作为修行之主体故,而如是“修证”实与解脱道及佛菩提道完全无关故。是故密教所谓金刚之义,名实不符,乃是欺世盗名之说也。(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

  譬如毕瓦巴所造之《道果——金刚句偈》,譬如莲花生诸书所说之空性,譬如密勒日巴之歌诀传记所书阿赖耶识(观想之明点)、所言佛地真如(受淫乐之觉知心)……等,悉堕常见外道法中,尚不能证得贤位第七住菩萨之般若智,尚不能断声闻初果所断我见(仍取乐空双运时之离念灵知意识觉知心为真如故),悉皆未断我见,而空言已断我执,其实仍在外道见、凡夫位中。是故彼等所言“全体起用,全用在体”,皆是虚妄之语,所“证”皆是变异无常间断之法,焉得名为金刚耶?无是理也。(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

  复次,密教所观修之究竟本尊,乃是双身常受淫乐之像,亦皆是由密处出生,皆是住于自身或空行母之密处,故须以双身合修所得淫乐之触受而供养之,以淫乐供养时须观本尊手抱明妃于行者所抱明妃之密处受乐。如是邪淫之密教双身合修之理论与实修法门,即是“金刚乘”之根本教义也。然而如是之法,乃是外道性力派之妄想法,与法界实相心金刚之理无关,云何可言密教是金刚乘耶?

  自古迄今,由于时常有人批评密教之法义非是佛法,是故密教对此必须多所辩解,今时亦复如是,故密宗之大仁波切作如是言:《《

  在历史上,金刚乘一直面对它是否为佛陀教法的质疑。就如同印度的小乘佛教宗派声称大乘不是佛陀的真正教法而加以排斥,有些小乘和大乘的教派也同样地抨击金刚乘佛法的真实性。……人们期望宗教导师和教法,成为那个宗教最高和最严格道德标准的规范;金刚乘和这些期望背道而驰,它经常使用一些看起来野蛮(如以五肉供养、以诛法诛杀他人……等)而怪异的行为(如以五甘露之淫液、大小便等而作供养……等),它的教法与修行方式也非常让人惊讶(以双身法追求至高之淫乐),要相信这种教法来自温和宁静化身的释迦牟尼佛,实在有点困难。……而一般所接受的三藏中,也找不到金刚乘的东西。》》(179-176-178)

  然而如是所说,尚属“过度乐观、遮掩真相”及“美化密教”之说;于现实之密教而言,彼等常言“以欲止欲”,而却常思女人、常思淫乐。密教上师勤修双身法者,纵得第四喜已,淫心终不能息。譬如某上师勤修双身法,一世努力修之;彼为求能即身修成报身佛果,是故临终时观想本尊与明妃双身合抱受乐,观想自己即是本尊,乃有临命终时仰卧于床而一柱擎天丑态现行,大失“佛子”律仪。如是而言以欲止欲,而言贪道成佛之法,何等荒谬?亦与金刚之法完全无关,云何密教可言自宗是金刚乘?(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p.34

  四、密宗之本质乃是喇嘛教

  西藏密教派人前往印度取经,敦聘阿底峡、莲花生等人进入西藏弘法,其时之印度其实已无佛教,佛教寺院悉皆已被密宗所渗透把持,只余佛教表相之外道法,是故西藏密宗传承自印度之“佛法”,其实绝非佛法,唯是身披佛教外衣之外道法,本质皆是密续坦特罗“佛教”也。

  如是密教喇嘛所说一切佛法之法相,其义迥异三乘经典,又以自行发明之歪理、及蒐求自外道之性力派行门而解释实践之;密教内之学人复又迷信上师所说,不肯依经如实检讨,若欲以真实佛法与之谈论,必定如同牛头逗马嘴,处处乖违,无有交集,难以沟通。而彼等所说之修行法门及理论亦完全异于显教佛说诸经之真实意旨,是故绝非佛教。

  密教复又欲令诸显教行者信受其妄想之法,故于显教经中所说证量加以妄解扭曲之后,复于显教诸经所说证量名相之上,另外发明“更高”之证量名相,并蒐集一切外道法而纳入佛教中,说为显教佛所未曾说之更殊胜法门,说为更胜于显教之修证,令人油然生信、不敢怀疑,以此笼罩之法而弘外道之法。如此冒充为佛教,渗入佛教中,再渐渐以崇密抑显之手段,取代显教而成完全代表佛教者;然后再从教法根本上转易佛教之本质,以外道法取代原有之佛教,如此严重破坏佛教,乃至最后取代之而灭亡佛教之实质,唯余佛教之表相存在。

  密宗自称属于“佛教大乘,专摄著相众生”,于众生证得境界后,令其于境界中观其无有色质之性,如是而谓为空性;以如是观行,而谓人曰:“已证入我空及法空。”然密教既自称属于大乘,则不应离大乘法教,于大乘法教之所以能令人成佛者,其义应明。而密教不此之图,竟然别创即身成佛之说,以婆罗门教、印度教中部份支派之性力派学说作为即身成佛之修行法门,与佛所演说三乘解脱道及佛菩提道完全相背;如是与佛法背道而驰之邪谬知见,竟可高推于显教诸经所说之究竟解脱、究竟成佛法门之上,而说为佛教?真乃颠倒之说也。

  由是故说密教绝非佛教,唯是令人证得欲界人间性爱淫乐最高层级之技术尔,同于世间人享乐之法,而以佛教表相及佛法名相加以包装,本质尚非正派宗教,何况可以佛教名之乎?是故西藏密宗,实是西藏喇嘛们追求性乐至高层次之宗教,绝非佛教,与佛教完全不相干也!

  今时之西密,有《悉真论》一书;此书虽为西藏密宗部分教派所崇,然其作者仍未见道,所说悉皆言不及义故;依祖衣定位阶之说亦是新创,皆是虚妄想也。不知不解佛法之密教上师,造作如是《悉真论》一书,以祖衣之表相而言传承,而高推自身为法王,以邀无知之初机密教学人恭敬及供养,于三乘佛法悉无交集之处;是故此书留存人间,完全无义。由此可知:彼诸推崇此论之“大法王、大活佛”等人,必属未见道者,仍是外道、凡夫也;论中所说皆言不及义故,完全不能述及解脱道及佛菩提道之少分故,彼论作者尚未具备佛法之基本知见故。

  复次,密教常以双身法取代佛教之禅定,以双身法中之男女双方俱皆同住于性高潮中一心不乱,谓此为等至,以此混淆世间禅定及佛法之是非,绝非佛教也。譬如陈健民所传之“佛教禅定(详见附录37及38册)”,及宗喀巴等藏密四大派所传之“等至”,悉皆同以男女双方同到性高潮境界,而“平等安住”于性高潮之中,妄说为佛教之等至禅定。宗喀巴等人所作所弘如是荒谬邪说、邪修、邪证之密教,完全违背通于外道之世间禅定正修,亦违佛所说解脱之道,又复严重违背大乘佛菩提道正理,尚且不能令人证得外道所证得之禅定境界,焉得名之为至高之佛教耶?故说密教纯是密宗喇嘛们依于自意妄想所创造之享受世间性爱技术之弘传者,绝非佛教也。

  自古以来,佛教界即对密宗之法义有所诤论,是故历代皆有佛教界人士认为密教非是佛教。譬如众生出版社印行之《佛教的见地与修道》书中所举者,亦有是说:《《

  有一部份的问题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金刚乘的教法无法公开修行,而有时候这个层面就遭人曲解了。金刚乘或密续的教法,长久以来都只限于传给一小群上等根器的特别弟子;而且传法也浪秘寒,通常都选在大众废弃或避免接近的地方。由于包围著它的神秘性,密续很不幸地被误认为是低俗、不健康的,或者总使人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把它当成是一种危险的宗教。实际上则刚好相反,因为金刚乘太珍贵了,所以须要保持秘密。你不会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拿给每个人看,也不会到街上大肆宣扬你把宝贝放在哪里、钥匙藏在哪里;因为你知道如果这个消息传到了坏人的耳里,就有不少麻烦,甚至会失去那件宝贝。》》(179-175-176)

  然宗萨钦哲于此书中诸多言说,实是遁辞与饰辞;于此《狂密与真密》书中,已经具举密教之所以“无法公开修行方法”之真正原因故,亦已经具说密续之所以“被人认为低俗、不健康”之真正原因故,亦已具举密教修学之所以“被人当成危险宗派”之真正原因故。所以,金刚乘绝无珍贵之处,绝对低俗下流,真是以随便作方便之宗派,绝非如宗萨仁波切所说之“太珍贵了”。宗萨仁波切又作是言:《《

  如果你能公正地研读金刚乘典籍,就能了解到它们和佛法基本教义一点也不冲突。有些学者认为金刚乘不是佛法,而一再地否定金刚乘,但是他们一直都无法证明自己的观点;持相反立场的许多学者,则认为金刚乘是佛法的究竟教授。然而,这些日子以来,金刚乘不再被当成须要躲避的教法,反而变成新潮而入流的东西了。欧美国家很流行修金刚乘,……》》(179-178-179)

  宗萨钦哲如是说辞,已足以证明:自古以来,常有佛教界人士对密教有所检讨反对之事实。而今吾人“公正地研读金刚乘典籍”之后,“就能了解到它们和佛法基本教义一点儿也不相干”;如今吾人对于“密教之邪谬”与“绝非佛法”之事实,已经明确举证于此书中,而非如宗萨所说之“一直都无法证明自己的观点”。

  宗萨所说:“这些日子以来,金刚乘不再被当成须要躲避的教法,反而变成新潮而入流的东西了。欧美国家很流行修金刚乘……”,正是吾人所欲阻止之现象。西洋人未曾深入了解佛法,极易被密教所误导而误认密宗即是佛教;莫说洋人,单说熏习佛法已久之中国人,乃至“佛学专家”之印顺法师,尚且被密宗应成派中观邪见所误导,可知台湾大陆两地已有如是众多学人被密教所误导者,乃是常事;何况洋人从未熏习佛教正法,云何能分辨密教法义之邪正?是故宗萨钦哲以此洋人学密之表象,引证为“密教法义即是佛教法义”之逻辑,其言全不可信,凡我佛教学人,悉当有智明辨之也。(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p.44

  五、密宗之法义与行门令佛教蒙羞

  密宗之法义如是邪谬,而又由西藏密宗之广弘于全球,已使欧美学佛法者误会密宗之双身修法即是真正之佛教。如是广弘之结果,已令佛教蒙羞;洋人已经普遍认定密宗之法教即是佛教之法教,并且是佛教中最高之修行法门,是故随之认定双身合修法门即是佛教修行法门之正修也。密宗如是“弘扬佛法”之作为,已令佛教本来超脱世俗之高超形象,遭受严重破坏,令佛教蒙羞,亦令世人因之眨低佛教。

  密宗由修此法故,倡言即身成佛;然彼等所云莲花生大师之莲花化生及已成佛者,实乃后人以讹传讹渲染附会,令大众信以为真,而后载之书中;迷信之人信之不疑,毕竟非有其实;现见密宗唐卡所画莲花生之化生身亦是抱女人之双身交合相故,现见其为肉身及娶妻生子故,现见所言成佛之境界皆未证得三乘见道之一故。如是密教教主,对于最低层次之声闻见道见地,尚不能证得,何况大乘别教之般若慧而能证得?别教七住位之般若慧尚不能证得,而奢言即身成佛,真是误会佛法者之大言不惭也。密宗由因如是即身成佛之法,故因女人能以其女根而令人即身“成佛”,而名彼诸愿与异性共修此法之女人及欲界“天女、夜叉女、罗刹女”、鬼女为“智慧空行母、佛母”。有文为证:《《

  第三颂敬礼大乐者,由“大乐能出生诸佛”之天女前当敬礼故,彼即般若佛母故。一体具诸自性者,金刚蓬经(密宗之经典)云:‘智慧彼岸法,说为瑜伽母;如何趋入彼?当行大手印。’……又密乘异名中观,汇归一乐,谓离一切边为中,故于脉为中脉,于气为智慧气,于明点为大乐明点,心无分别,如童女看镜光,于一切相具足胜义空性,此即释般若佛母出生诸佛之理。……此颂中天女,泛指诸空行、或杂种女、或亥母、或无我母,皆无不可。》》(34-330-331)

  此谓密宗因女人若愿与异性共修双身法者,由其女阴之具有令人证悟‘乐空不二’、及令人修证‘乐空双运’,而获得淫乐之第四喜、成就究竟佛地之功德,故名如是愿与男行者合修双身法之女人为佛母。虽然有时某些上师主张:‘空行母或佛母之名,必须有气脉明点上之基本证量、方可名之。’然多数密宗上师并非同一观点,但凡愿意提供色身与密宗行者合修之女人,皆可名之为佛母也。此种观点,于密续之中屡见不鲜。

  然而真正佛法中所说之佛母,乃谓般若也,般若则是证知第八识体性,由亲自触证第八识,现前观察而了知第八识体性,进而了知一切法界皆是由此第八识而出生,由了知此一真实相故,说名了知法界实相,此智即是般若智。法界之实相智慧既是由证得第八识如来藏而生,当知一切法界之根本体性即是如来藏,是故证得第八识如来藏而出生之般若慧即是佛母。

  复次,由证第八识如来藏故,生起般若之总相智与别48相智已,进修一切种智——了知第八识中之一切种子、一切界,由此一切种子智慧之具足,能令菩萨成就究竟佛果;而此一切种智之修证,要因证得第八识而起般若之总相智别相智已,方能进修,故知所谓佛母者,当知即是证得第八识如来藏所生起之般若慧,绝非密宗所说之明妃等女人也,绝非密宗所说之空行母也;彼等女人皆错会般若所说空,误将觉知心空无形色而认作空性故,误将淫乐空无形色而认作空性故,误将一切法缘起性空、终归坏灭之“空”相、错认为空性故,悉皆错解般若空也;如是不知不解般若之女人,而名之为佛母、空行母,真乃虚妄之谭也。《摩诃般若波罗密多经》、《小品般若波罗蜜多经》,《大品般若波罗蜜多经》……等所说者,莫非如是。(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三辑,正智出版设。)

  然而密咒乘迅速而毫不费力所“圆成正觉”之境界,由本书中举示种种证据而显示之“乐空不二、乐空双运”究竟成佛境界观之,已知完全未与佛法般若慧相应,完全堕在凡夫外道知见中;如是修证成功之“密教诸佛”,皆未证得第八识如来藏,皆是外于第八识实相心而言说般若、而传授般若故,于实相心外而说般若、而求般若者,皆名心外求法之外道故。

  复次,密宗之法义,自始至终皆围绕著双身法之淫乐思想而运行;始从结缘灌顶,随后修诸观想、明点,复修天瑜伽,加修宝瓶气,然后受密灌乃至慧灌,以及最后之每日八时精进勤修双身法、长住于淫乐之乐空双运中,在在皆以淫乐之乐空双运作为修证佛法之鹄的;复谓报身佛之常乐我净即是永住于如是淫乐之中而无间断止息,名为成就报身佛境界。如是邪谬之法,早已堕于邪淫破戒等非梵行法中;又起恶心行于猛烈之诛法,以诛杀异见异行之宗派行者,早已堕于故意杀人之地狱罪中,诬谓:“这是由于不了解密续意趣而作的贬损。”空言密法之深奥广大,其实不堪一究。

  真正利根之学人,甫闻密法内涵已,便知应速远离;真正利根之学人,甫闻般若禅法已,便能依教奉行而于不久之后亲证第八识如来藏,发起般若慧。密宗所谓之利根人、所谓之“有善根者”,却是闻密法已、不知其谬,反而好乐密法所得之世间境界,贪求欲界中最高之淫乐觉受——双身法之第四喜——违远三乘涅槃正义,违远大乘般若正义,违远诸地种智正义,如是密宗行者,云何可谓之为上上根人?无是理也。(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三辑,正智出版社。)

  密宗诸佛菩萨(其实皆是鬼神冒名顶替),深知人间众生贪著欲界淫乐,是故投其所好,以此欲贪而与众生保持密切关系,以此“度化众生”而广势力,并于密宗佛教存在之际,要求密教一切寺院于每一年多做荟供,以获得五甘露及五肉等不净物之供养。由是缘故,便将淫乐之乐空双运境界解释为涅槃境界、解释乐空双运之觉知心为一切法之法性,便谓证得乐空双运、乐空不二者为已证得菩提体性者,名之为菩提萨埵。如是菩萨,真是世间之最下劣众生也,而密宗自矜自高之——谓之为最上上根者方能修学之法,不应正理也。52

  譬如宗喀巴于双身修法中,作如是开示:《《……常住意谓尽虚空际三身常住。得悉地之一切贪欲,能作贪著一切有情事业,故是具有无缘大悲之大贪者(但凡可以合修双身法之根性众生,不论与己关系如何,皆愿意与之合修双身法而利益之,如是发大心者名为具有无缘大悲之大贪者)。……二法性歌“最清净胜法,本解脱如来,普贤一切性,修菩提萨埵。”由具不退转之清净,名最清净。般涅槃为一切法中之胜,胜中最胜谓佛涅槃,是彼自性故名胜法。由自性净故名本来解脱,如实了知诸法法性故名如来。贤者谓善,普谓无余,由此能生彼也。法界是一切法相或自性,故名一切性。有菩提体性之心者,名菩提萨埵。》》(21-323)

  宗喀巴以如是“乐空不二、乐空双运”之觉知心作为菩提心性,以能如是“久住、永住”淫乐之第四喜境界者,名为证得佛涅槃,与婆罗门外道中之性力派学说完全相同。印度教中现今仍然维持此法,以之为基本教义,众所周知;而密宗所说之法,秘以为胜、用以自矜于显教者,正是此法,与印度教完全无别,只是改用佛所说之果位名相而已;审如是者,印度教亦应得名佛教,而可如密宗所言之更胜于佛教。

  由是缘故,密宗上师每言显教之 释迦牟尼佛是化身佛,密宗所崇奉之大日如来是“报身佛、法身佛”,胜于显教佛。印度教亦有如是之说,是故今时 释迦佛在印度教徒之心目中只是其护法神而已,印度教认为 释迦之修证不及湿婆神故,印度教认为释迦“不懂”而且“未证”乐空双运之法故。密宗诸师之见解,既与印度教此一观点无异,如此以观,密宗实与印度教无稍差异,唯是密宗以三乘佛经果位名相而说,印度教不用此诸佛经名相尔,唯此有异。

  密宗所言之大菩提道,与显教诸经所说者大异其趣,如萨迦派所说:《《

  大菩提道:虽心住于如智慧眼等之所缘境(谓双身法之乐空不二、乐空双运境界为其所缘境),然于彼无执;于其无执中、智慧眼生光明无碍双运。或又所缘之境如修命懃气,于彼专心而住,若无此,则升起无修境界之其他相,如烟等觉受相;心住于彼,以“非有为”故非实,“生起觉受之相”故非虚,此乃境之现空双运大菩提道是也。》》(61-154)

  此谓密宗行者于乐空双运时,心住于如是境界中而受淫触之第四喜至乐,以如是双运境界为所缘境;然觉知心住于如是境界中时,不于如是境界生起贪执之心,而观察淫乐空无形色故名空性,观察觉知心住于如是淫乐中时亦无形色,故名空性,二法俱是空性,是故乐空不二。因此观察而生起智慧眼光明,并能观察不致泄漏精液之善巧、而能长时住于淫乐之中“乐空双运”等,即是无碍双运。若此无碍双运境界,是长住于第四喜者,即是证得大菩提、究竟成佛也。

  又观长住乐空不二境界中时,心住于彼淫乐之中,以命懃气而运行之,令精液不泄而长保性高潮之大乐境界,于此境界之中应善观察:觉知心住于彼境界中,既无形色故非实有,此觉知心能生起觉受之相故非虚无,如是不堕有无二边,名为究竟中道,即是究竟成佛之大菩提道。如是而谓为“大菩提道”,迥异佛说。佛以双具“解脱果及佛菩提果”,究竟成就而名大菩提,不以如是淫乐境界之修证作为是否证得大菩提之依据也。

  解脱果之修证者,首在断除“觉知心我常住不坏”之我见,复以此见进断我执,舍寿时灭尽五阴十八界自我,成真无我,名为解脱。密宗则是以觉知心处于一念不生境界,作为无余涅槃;如是而不入涅槃,常住三界中以双身法而利乐有情,认为如是即是轮回与涅槃不二,简称轮涅不二。如是密法所说者,与佛三乘经典所说完全不同,绝非佛法,我见我执俱在故。

  佛菩提之修证者,首在证得第八识而发起般若慧,然后进修般若诸经所说之别相智,再进修第三转法轮诸经所说之一切种智;一切种智圆满者,亦已断尽一念无明之习气种子,如是方可名为大菩提道之正修也。然观密宗,下不能知解脱道之断我见,中不能证第八识而起般若慧,上不能证一切种智,所说所修所证与佛菩提完全无关,与解脱道正修完全无关;以如是完全不涉佛道之外道性力派修行法门,空言即身成佛,空言解脱道,空言轮涅不二,无有任何解脱与佛菩提之修证本质,而附会外道法为究竟佛法,以外道法代替佛说之正法,作为佛法之正修,云何可谓之为佛教?乃竟诸方显教大师竞相夤缘密宗达赖……等人,捐输钱财助之不足,身复往助,口复赞叹,不知自己正在为虎作伥、助其破坏佛之正法,如是显教大师,焉得谓之为有智之人耶?(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三辑,正智出版社。)

  六、结语

  综而言之,密宗之双身合修法门所传授者,乃是意识觉知心为主之乐空双运、乐空不二,与般若智完全无关,亦与二乘法之解脱智完全无关。于佛菩提智中,说之为“意识相应地”之外道法。至于《华严经》中之婆须蜜多菩萨所传者,则是第八识如来藏之法,迥异密宗如是法道,是故说密宗以错会之知见,而攀缘双身法于显教之《华严经》,乃是牵强附会之说法,绝非真正之佛法也。(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版社。)

  密宗之修行法门,本是贵族、国王、皇帝之间,为求对于后院诸宫众多后妃之淫乐及摄受,而令国王皇帝能够广御后妃之技术尔,本是贵族之间不为人知之床笫游戏尔,同于中国流传之“黄帝洞房御女术”,无少差异,唯是密宗以佛教表相及佛法名相、果位名相而附会包装之,有所不同;是故密宗如是不传之秘,往昔“唯流传于皇宫中之种种双身修法图像及实修法秘本”,一向不对平民百姓弘传。如某上师云:《《本来密宗在昔日,只有帝王可修,民间连密宗之名尚且未闻,遑论修持哉!雍正皇帝因敬重喇嘛之故,特将其自居之雍和宫供养喇嘛,作为喇嘛修法之地,由此可知密宗之宝贵、喇嘛之尊高矣!》》(62-59)

  明末与清朝皇帝及当时蒙古统治者,皆与此法有所牵连——支持其法乃至自身实修之;西藏密宗攀缘明朝中末期皇帝与清朝皇帝等政治势力、使其政教合一制度得以延续数百年(由《雍正御选语录》四巨册中,现见雍正之选录禅宗错悟祖师语录而赞扬之,选录真悟祖师之语录而否定之,已可了知雍正之所悟者,同于西藏密教所认定之意识——以离念灵知心为第八识真如,可以判定雍正乃是错悟之人。复提供雍和宫与西藏喇嘛修双身法)。

  密宗之法义,始自因灌瓶灌,末至最后之即身成佛双身合修法,皆是淫欲为道之法,从来未曾稍离淫欲为道之理论与行门:《《

  那洛空行母系“上乐佛母”,上乐王系五大金刚之一;五大金刚乃:上乐王、密聚、空智、时轮及大威德是也。那洛空行母虽为上乐佛母,但与凡间夫妇不同,无贪欲之心。尔等对佛母等不可以世法看。此中另有深理,彼心不清净者,其器不大;不明密意之人,对密教此种道理而难懂得,犹如泥盆非盛甘露之具。此无上密宗之秘密大法,本来只可传与有缘利根之人。金刚乘诸佛在坛城中皆与明母互抱,即所谓双身是也。修法成就者,起先修单身,后来无不修双身。》》(62-58-59)

  从宗喀巴所造之《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说初始灌顶之法中,上师之观想本尊与明妃交合而生甘露,降下而入上师梵穴,再下降至尿道而出,灌入受灌之弟子顶门,然后再作水灌顶等,已可知密宗之法自始至终不离双身淫合之法,乃是以双身法从始至终贯串全部密宗行法;是故密宗之法,本来即是淫欲为道之法,自始至终围绕双身修法而成立其修行理论与行门,欲冀望密宗远离双身法之淫欲为道者,殆无可能。

  今时由于部份密宗上师不能谨守密教之三昧耶戒,为求密法修证之证量为人所知而求名利,故广弘之;复因有人于密宗法义信心极强,认作真能超胜显教一切宗派之胜法,绝无丝毫怀疑,因此而广弘之;加以今日印刷术之发达,传播媒体众多而又方便迅速,以致不唯今时之台湾一岛广有密宗之教典密续流传,乃至欧美日韩及中国各地,无不公开翻印、公开研究,故令本来少有外传之密宗法义完全曝露于佛教徒之眼前。今时偏又遭逢已证般若之智者住世,复曾身任法王之职于往昔之觉囊派中而知时轮金刚之内涵,故能了知其密意而处处加以如实之辨正,令密宗邪淫怪诞之法义广为世人所知,是故密宗之“密”今时已不复存在,实已无密之可言也。

  西藏密宗遭致今日之窘境者,实因彼等诸师为求名闻利养,及求广为世人支持而冀回复往昔政教合一之梦想,以及急切期望往昔天竺取代显教之故事重演,故对大众广传,并继之以书籍而广流通,已令密法不再神秘,所以遭致此一进退两难之窘境。

  当知密宗之法,本质既非佛法,而欲假冒佛教佛法之名以吸取佛教资源者,实应小心而对少数人弘传之,不应广传也。而今密宗不此之图,于台湾本岛及全世界,皆将双身法广为推崇而大力弘传之,已经普为世人所知;既已普为世人所知,则已不复神秘,失其吸引学人之神秘性质;复为真善知识之所广破,而必无力扭转此一形势,故密宗之气数至此将尽,嗣后必将每下愈况,料其二十年后必将渐渐步入唯能苟延残喘之地步,终不能再有全面大力弘传之作为也,终将不复能有“取显教以代”之成功时日也。

  由是之故,今时后世之佛教学人已可免于密宗邪谬法义之误导也(唯除假藉密宗佛教之名而贪求淫乐、自愿信受密宗之愚痴信徒),由此而观,密宗诸师于此二十年来之广弘密法者,于长远之佛教而言,未必是恶事。然若此时无有菩萨智勇双全、出而破邪显正者,则将坐令往昔天竺密宗佛教消灭真正佛教之故事重演于今时之全球佛教。今日全球显教若复重灭于密教之手,则真正之佛教将再度灭亡,而且是全面灭亡、永远灭亡,永无翻身再起之日,一切佛子皆须正视此事之严重性与急迫性。

  如是虚妄怪诞之密宗,而夸言其法冠于显教之上,言为修证显教法门圆满后所应修学者,实乃虚妄之言也;譬如宗喀巴作如是言:《《

  别于金刚乘修学之法者,如是于诸显密共道净修之后,不应犹豫,当入密乘,此道较余法特为宝贵,以能速疾圆满二资粮故。若入彼者,当如道炬论所说,于初令师欢喜(以英俊美丽之勇父明妃供养喇嘛令悦,或以自己色身供养异性喇嘛令悦),较前所说尤须增上(不但须如是供养上师或喇嘛,而且必须作种种较前来所说之供养更为殊胜增上之淫乐供养),此亦须于彼中所说最下之性相全者,而如是作也。》》(《菩提道次第略论》(20-181)

  此乃虚妄之言说也,读者阅毕此书已,当已了知宗喀巴所说之邪谬所在,勿庸赘言。宗喀巴如是,密宗各大派诸师所说亦复如是,悉皆不能自外于密宗双身法之邪见也。

  复次,密宗以观想明点,及宝瓶气修链,而能于射精后,将明妃下体中之自身所射精液及明妃淫液吸回腹中之功夫,作为修学双身法而证“佛地”功德之资粮者,其实荒谬无知;所以者何?谓彼等纵能修链成就此功夫者,亦仍与修证佛法之资粮无关也,唯与密宗自设之双身法修学资格有关故。平实今于此书中将密宗最大之秘密公开,令天下人从此皆知其谬:【密宗自设比法,作为能否修学双身法之资格限制者,其实完全无义;此谓密宗法王、喇嘛、上师,纵能于射精复再从明妃(或名空行母、佛母)下体中,将明妃之淫液及自己之精液吸回自己腹中,言能增益自己色身者,实乃不明事相之言,亦是自欺欺人之言,何以故?谓吸回后,实际上仍未能保住吸回身中之自己精液,亦未能保住吸入身中之明妃淫液;此因密宗诸师于吸回腹中时,并非吸回精囊中故,只是吸回膀胱,与尿液混合在一处而已;稍后仍将随同尿液排出体外,是故此功夫从裨益自己色身而观之,实无作用可言也,何况能助益佛道之修证?】

  一切已修成吸回之功夫者,皆无法反驳余此说法,余所说者是如实语故,彼等吸回身中者皆是吸入膀胱中故,余三百年前在密宗觉囊派中任法王时已曾练成而发觉其虚妄,是故摒弃双身法;由此缘故,依亲证如来藏之见地而破斥双身法,故为达赖五世所不能忍,藉政治力量消灭觉囊巴,并篡改觉囊巴之他空见。今者宗喀巴与莲花生,悉言藉诸女人合修、而可成就宝瓶气——将已射出之精液连同明妃之淫液吸回腹中,谓能增益自己色身,以此作为修证密法成佛之资粮者,其言完全虚妄不实,此一功夫实与佛法之修集见道修道资粮完全无关故,吸回后仍将随同尿液一并排出身外故,是故一切佛教学人不应被宗喀巴、莲花生……等人之世俗邪说所惑,堕入外道法中,成就魔业及破坏正法之大恶业。P.70

  而密宗邪法之所以能在佛教中存在者,咎在应成派中观见之弘传,及“无人了知其谬”与“不知其对佛教为害之大”,亦无人敢于发起大愿而作诚实言所致。是故末法季时,一切在家出家佛教徒,皆应正视密宗破坏佛教正法之事实,慎作抉断:为所当为,不为所不当为者。莫再心存乡愿,应当奋勇护持佛教正法令不断绝,以待月光菩萨之来临。

  佛入灭前,观此土未来佛法因缘,怜悯众生而堕清泪者,乃因预见末法时之邪法猖狂,普被天魔遣人受生人间,以出家身相误导众生广入密教歧途而不能知,故堕清泪。当知天魔波旬由其宿愿欲破佛法,早巳明言:“佛入灭后,当派魔子魔民受生人间,出家受具足戒,著如来衣、住如来家、食如来食、说如来法而破如来法。”是故所派魔子魔民受生人间时,必令出家受具足戒;说法时虽亦教善,然于根本法上,必如印顺法师之歪曲而说,必定于究竟法上作否定之说,令正法支离破碎,以加速佛教正法之消失,则密宗邪淫之法便可取得生存空间,则学人便将永远为其掌控,永远不出其所掌控境界,本质上仍为魔之子民。

  世尊既已如是预记,则知末法时天魔波旬必定不间断的派遣魔子来人间受生出家、摄取佛教资源而破坏佛教法义。既知佛曾如是预记,则吾人应当冷静细心加以辨别:何人为魔所遣来破坏佛教者?则于今时之西藏密宗喇嘛上师,及显教中严重破坏如来藏正法之印顺法师等人之本质,可以了知矣!此诸喇嘛等人,心中所思所想者,皆是如何夜夜与年青美丽之女人合修双身法而受淫乐,皆是常思如何崇密抑显而取代显教,皆是常思如何否定如来藏胜妙法义。古来之西密四大派法王,常受女人淫乐,在其所住持之宫殿寺院中,与诸女人行淫杂交、淫声喧腾,美其名为“精进修行无上瑜伽、精进修行成佛之道”者,事极平常,无足为奇。号称最清净之改革派西密黄教,其教主宗喀巴乃至主张应每日八时(每日十六小时)精进合修双身法,乃至言应整月、整年、整劫、整整十百千劫与女人精进修行双身法。显教经中所说之后世比丘蓄养妻、子者,即是此等西藏密宗喇嘛也;何以故?谓彼等喇嘛若稍一不慎,即因淫乐之故而射精生子也:明妃追求第四喜时之冲动,极易使喇嘛射精故。如是之事,在西藏密宗已然层出不穷!如是破坏佛教正法等事,宁非魔所遣来破坏佛教正法者?

  而天魔所派受生人间诸魔,出家成喇嘛已,悉皆未离胎昧,出生已,不复忆念前世为魔子魔民;然因宿习邪见及其破法宿愿之种子现行,加以天魔之广设邪见诱导故,便主动造诸破法众行;而彼心中不觉自己正造破法之行,翻认自己所为所说皆是弘扬最胜佛法之正行。由如是行故,令诸欲界学佛法者普被导入邪见中。永远堕于天魔掌控之中。(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

  西密喇嘛岂唯背离解脱道及佛菩提?简直邪淫荒谬至极,不如显教居士“于自妻室而得满足”。如是与众女人淫合,皆是邪淫破重戒者,焉可谓为佛教?我佛圣教乃至丝毫皆不应与邪淫之西藏喇嘛教有昕关连,而印顺法师竟于书中中极力主张密教是佛教之一支,竟否认“密教灭亡天竺佛教”之事实,竟否认“密宗入篡佛教正统”之历史事实,竟以著作支持邪淫之密教,而为邪淫之密教辩护只因密教亦随同佛教而说表相之佛法名言,只因印顺之全部思想出自密宗应成派中观之虚相法。

  然而密教虽亦宣说“佛法”等名相,只是作为窃取佛教资源、入篡佛教正统之掩护而已,其目的并非弘扬我佛圣教,终极目的仍在弘传其双身法之“乐空双运”淫乐邪法而已,其根本思想自始至终皆是外道双身法之“第四喜乐空不二”故,纯以佛法名相掩护而弘双身法之喜乐境界而已,其果位修证纯是意识境界,纯是外道法。而彼等所说“佛法”实非佛法,乃是“自续派中观”之常见见、及“应成派中观”之“无因论缘起性空”,迥异佛说“依第八识而有之缘起性空”法,故密教应成派中观之缘起性空法绝非真正之佛法。

  如是密教即是楞严中佛说“根本成淫之魔道”,印顺焉得因密教亦说佛法名相、便承认其为佛教之一支而支持之?印顺支持密教、承认密教为佛教支派者,其目的只是在为自己从密教中所学得之应成派中观邪见而辩护尔,所以者何?谓密教若被否定,则印顺中心思想之应成派中观亦将随之而灭,六十余年来所弘之一切法义,即无丝毫立足之地,印顺所学得之应成派中观邪见来自邪淫之西藏密教、而远溯邪淫之天竺佛教末期之坦特罗佛教故,印顺之全部思想即是密宗之应成派中观邪见故。

  往昔罽宾国中,有一极负名气之法师弘传双身法密旨,是故亦与王后合修双身法;后为国王所知,乃驱摈而杀之,佛教正法之弘传亦因此而受牵累,并导致三千比丘之被国王杀害,对佛教之伤害极为严重;此一历史事实,印顺非为不知,并曾载于其著作中(详见印顺著作《佛教史地考论》,页308-311;及《华雨集(四)》,页217-22l)。

  以此为鉴,我诸佛教出家在家学人,皆应正视此事,迅速摒弃西藏密宗邪法邪见于佛教之外,以免佛门之中曝发性丑闻之事一再出现、一再伤害佛教。亦须将密宗与佛教划清界限——一切佛教寺院皆应同声指斥密教,令大众悉知:“密宗与佛教无关”。苟能如是雷厉风行,令全球社会大众周知,则以后若再有密宗佛教道场爆发性丑闻者,社会大众及新闻媒体即可了知:彼丑闻实与佛教无关,乃是附佛教之密宗外道所为者。苟能如是,未来佛教将可不再受密教双身法引生性丑闻之伤害,未来佛教正法方有弘传之空间,方能真正长久利益今时后世一切学人。(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

  ───────────────────────────

  参考书目

  本书举证文词之出处示意:

  例一:(230-3)为第230册之第三页。

  例二:(62-55-9)为第62册之55页第九行。

  例三:(1-24-B)为第一册之24页B面。

  编号说明:依取得之先后顺序加以编号。

  6、阿底峡与菩提道灯释(陈玉蛟著,东初出版社1991.4再版)

  11、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方广文化出版公司1995.5.初版)

  二一、密宗道次第广论(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妙吉祥出版社1986.6.20精装版)

  三四、曲肱斋全集(三)〈陈健民著,徐芹庭编,普贤王如来佛教会1991.7.10.出版精装本)

  三七、佛教禅定上册(陈健民述,康地保罗笔录,无忧子译,普贤王如来印经会1991.6.出版)

  三八、佛教禅定下册(陈健民述,康地保罗笔录,无忧子译,普贤王如来印经会1991.6.出版)

  六一、道果─金刚句偈注(毕瓦巴著,萨迦班智达讲释,法护译,大藏文化出版社1992.5.初版)

  六二、那洛六法(道然巴罗布仓桑布讲述,卢以炤笔录,晨曦文化公司1994.8.初版)

  一七九、佛教的见地与修道(宗萨钦哲著,杨忆祖、马君美、陈冠中译,众生出版社1999.1.5.初版)

  〈总计二六二册,篇幅所限,不及备载。欲知书目全部内容者,请迳阅《狂密与真密》一书即知〉

  注:宗喀巴所著之《密宗道次第广论》一书,据报台湾“新文丰出版社”已有精装本出版,但不知页次编排是否与“妙吉祥”印行之编版相同,读者若有兴趣,可迳向新文丰出版社购阅(台北市双园街96号 02-23060757,23088624)。

  成佛之道网站(http://www.a202.idv.tw/),亦已将彼书全文登载之,读者可随时上网浏览及下载。

  〈总计二六二册,篇幅所限,不及备载。欲知书目全部内容者,请迳阅《狂密与真密》一书即知〉

  ─────────────────────────────────────

  自从正觉同修会开始弘法以来,各大道场口头上的抵制说法是:“萧平实弘扬的法义很奇怪,与各大道场都不一样。”暗示说正觉同修会的法义有问题,因为他们不敢公然毁谤正觉的法义是外道法──恐怕承担谤法的大因果,心中又很想抵制正觉。然而正觉弘法将近二十年来,经过三次严重的法义质疑、检验,也经过各大道场十余年来私下不断的寻找法义过失而不可得。正觉同修会弘扬的法义,既已证明是依照三乘菩提诸经所说的法义而实证、弘扬,各大道场都找不出本会的修证及所弘扬的法义与经教不符之处,又都已承认自己的法义与正觉同修会不同,这已证明他们的“修、证”都是不符经教的,才会与正觉的法义不同。

  ──正觉同修会──

  ─────────────────────────────────────

  〔注:转载自2009.03.印刷的纸版本〕

首页 >> 读书 >> 口袋书总目录 >> 上一册 · 下一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