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口袋书总目录 >> 上一册 · 下一册

21、一贯道与开悟


  一贯道与开悟

  自从正觉同修会开始弘法以来,各大道场口头上的抵制说法是:“正觉同修会弘扬的法义很奇怪,与各大道场都不一样。”暗示说正觉同修会的法义有问题,因为他们不敢公然毁谤正觉的法义是外道法──恐怕承担谤法的大因果,心中又很想抵制正觉。然而正觉弘法将近二十年来,经过三次严重的法义质疑、检验,也经过各大道场十余年来私下不断的寻找法义过失而不可得。正觉同修会弘扬的法义,既已证明是依照三乘菩提诸经所说的法义而实证、弘扬,各大道场都找不出本会的修证及所弘扬的法义与经教不符之处,又都已承认自己的法义与正觉同修会不同,这已证明他们的“修、证”都是不符经教的,才会与正觉的法义不同。

  ─正觉同修会─

  ─────────────────────────────────

  佛菩提道之修学,应求大乘般若之实证──见道;见道已,便得次第进修而正式进入初地通达位,然后可入修道位中,次第迈向佛地。大乘般若之见道,即是禅宗之破初参明心──亲证本来离念、本性清净之自心如来藏。欲求亲证如来藏者,应依真正之善知识修学。真善知识之助人见道,所言所授之法,必须有明确之次第与确实可行之法,学人方有得悟之可能。若亲近假名善知识,虽有大道场、大名声、广大徒众、身穿僧衣,然所说所授者皆属似是而非之法──同于常见外道意识境界;纵使学人以毕生之身口意供养之,所得唯是常见与断见本质之相似佛法而已,必将浪掷一世于相似佛法上,殊堪扼腕!

  ─正觉同修会─

  ─────────────────────────────────

  《一贯道与开悟》正礼居士 著

  缘 起

  平实导师在二十年的弘法过程中,经历多次退失菩提者的法难破坏,以及各大山头的暗中抵制与毁谤后,仍然屹立不摇。由于所证正真,近年来逐渐为宗教界及学术界所认同,亦同时引来各大山头及宗教团体派人前来盗法。在这些盗法人中,部分一贯道人士主张:一贯道也有明心见性之法,只是失传。因此不改一贯道创教以来的盗法本质,明目张胆地公然前来盗法;希望在正觉同修会共修而实证如来藏心后,将此诸佛秘藏带回一贯道而弘扬一贯道教旨,不愿认同于己有恩之菩萨僧团与佛教。如此盗法心态,严重障碍有心实证般若智慧的一贯道亲,以及其他宗教团体学人想要正修佛法者的道业。因此,为救护这些道亲与学人,能够除去盗法心态,安住于正法中而实证本地风光,故撰写此文。

  问:

  为什么说一贯道有盗法的本质呢?凭什么可以这样毁谤一贯道呢?

  答:

  一贯道有盗法的本质,并不是由我们首先说出的,而是由一贯道自己所说的法义中显示出来,古时亦有人说,并且是创教之时就有盗法本质存在。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一贯道自己本身并没有任何法义的创设,而是将五种世界性宗教的法义强行据为已有,并擅自加以解释,意欲以自己所创之宗教而贯通之,以此说为一贯道。这种完全没有自己的法义,而擅自将他教之法义据为己有的作法,正好显示一贯道创教之时即已存在的盗法本质。

  一贯道认为儒、道、佛、耶、回等五个宗教都是述说同样的法义,因此可以贯通五种宗教。可是,以耶和华为信仰的基督教,与以穆罕默德为信仰的回教为例,两者都是信奉唯一上帝,求生天堂,教义几乎相同。但是,两者却是形同水火,彼此不认为其所信仰的上帝是同一位;乃至现代在美国发生的九一一恐怖攻击事件与反恐战争,本质上都是耶、回二教的宗教战争。耶、回二教虽然彼此法义相近,却势同水火,尚且都不认为他们二教的上帝是可以一以贯之而融合起来,一贯道乃是外人而且全无名分,如何可以代为贯串?如同外人强行干预某一家庭的财产与家人,师出无名却又振振有辞,难道不是扭曲是非的宗教?

  一贯道本来并不是五教合一,原来在明末清初九祖黄德辉遥接明代八祖罗清的道脉时,只是佛、道、儒三教合一。也就是说,一贯道在创教之初,其实只有三教合一,并没有五教合一的说法。如果我们可以问到唐代初年以前的人,有没有听过“三教合一”唐朝人都会告诉我们:“没听过。”如果问:“什么是一贯道?”唐、宋、元、明各代以前的人,也都会告诉我们:“没听过”。

  时至近代,耶、回二教挟著西方物质文明而形成广大的信仰,一贯道才将耶、回二教的法义也一并“纳入”其教义。由此可知,一贯道其实从来没有自己的教义,只要哪一个宗教有信众,一贯道便以“一以贯之”的名义,公然盗取该宗教的法义据为已有,同时也盗取该宗教的信众,以此作为来壮大一贯道自己的势力。

  从这样的历史事实,以及一贯道的法义本质,由“三教合一”转为“五教合一”的演变,可知盗取其他宗教的法义与信众,正是一贯道古今一贯的作法。因此,对于一贯道的创教即有盗法本质,以及“五教合一”的法义亦有盗法的本质,我们并没有任何的毁谤,只是如实的诠释一贯道的本质而已。由此证明一贯道是不诚实的宗教,而且是依附于各教而盗取各教法义的盗法宗教。

  问:

  您这样说实在太偏颇了。一贯道说的是可以让众生“天堂挂号,地狱除名”的天道之法,而天道之法是五教共同的教法,也是所有宗教共同的教法。佛教也有人天乘的教法,一贯道以天道之法来贯串所有宗教有何不可?有何不对呢?

  答:

  没有错!所有宗教都共同主张有方法令众生上生天堂,佛教的人天乘与其他宗教的人天法,都可以令人生到天界,然而这只是方便说而已。如果论到实际而究竟的人天乘,其实只有佛教正法中的人天乘,才是真正的人天乘;其余宗教的人天法或者天道之法,都不是真正的人天法。

  什么是真正的人天乘呢?就是可以令众生永远在人法界与天法界中生存,永远不会沦堕于地狱、饿鬼、畜生等三恶道之教法,才是真正的人天乘。如果只是偶而可以令众生生到天法界,但是天寿尽了,又沦堕到恶道中,这样的天道只是侥幸的人天乘,只是暂时的人天乘,不是真正究竟的人天乘。

  我们可以检视佛教之外所有宗教的人天法或天道之法,有哪一个可以真正令众生永远生存于人法界与天法界中呢?完全没有。因为,可以上生欲界六天的天堂,必须持守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绮语、不恶口、不两舌等七圣戒之外,还要加上不贪取、不嫉妒、不邪见等三种善业。可是有哪一个众生没有邪见呢?只有归依佛教三宝信受正法的众生可以没有邪见,因此才有机会永远不堕于三恶道,永保人天之身。

  所有信仰其他宗教的众生,只要不能接受只有佛教有解脱智慧、实相智慧者,必然会在巧遇佛教之时,因为有邪见,必然先入为主产生毁谤而沦堕三恶道中。更不用说,有因缘遇到佛教正法住世时,不思归依于正法,心中却是只想著要将纯属于佛教所独有的解脱智慧与实相智慧,盗法至一贯道中;这样的身口意行已经是违犯七圣戒中的偷盗戒,已经不能保存人身,来世必堕三恶道中,何况能希望“天堂挂号,地狱除名”呢?由此可知,评论一贯道有盗法的本质,只是如实评论,一点也不偏颇。

  《杂阿含经》卷三十第八四七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种诸天天道,未净众生令净,已净者重令净。何等为四?谓圣弟子于佛不坏净,于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是名四种诸天天道,未净众生令净,已净者重令净。”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税,欢喜奉行。

  经文中说有四种可以令众生往生天道的法,可以令尚未清净的众生清净,已经清净的众生更进一步地清净。就是对于佛陀的解脱功德与实相智慧的清净能够坚固信受,对于 佛陀的种种教法的清净能够坚固信受,对于佛教僧团的清净能够坚固信受,对于佛教戒律的清净也能够坚固信受,而且信受 佛陀、教法、僧团与戒律的清净是只有佛教所独有而超越所有其他宗教,是所有宗教所不能达到的清净境界。具有这四种清净信,才是真正能够令人永远生于人天界的道理,使得尚未清净的众生得以清净,自认为已经持守戒律清净而不贪爱、不嫉妒的众生真正清净。

  为什么经文说:“已净者重令净”?已经清净者不就已经清净了,为什么还要重令净呢?因为佛教之外的所有宗教都自以为已经清净,都不知道自己仍旧是不净的,所以 佛陀才要说:“已净者重令净”。例如,基督教所依据的《旧约圣经》《出埃及记》第二十章“传十诫”,其中第一条: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

  根据十诫中的第一条唯一真神的诫律,耶、回二教彼此都认为自己所信奉的才是唯一的真神,任何其他的宗教所主张的唯一上帝或真神,就是对于自己所信奉的唯一真神的亵渎,于是就产生了耶、回两教的宗教战争了。请问一个会产生宗教战争,令极多的人类长期彼此杀害的诫律,是清净的诫律吗?是清净的宗教吗?

  我们如果请问基督教中的信仰者:“您们的十诫清净吗?您的宗教清净吗?”他们必然会回答:“完全清净。”可是我们再问:“十诫的第一诫唯一真神诫,导致宗教战争不能停止,这样不就与十诫的第六诫不可杀人诫相违背吗?”他们便会以种种说词来圆满它,而说这样是清净的。像这样不真实又自相矛盾的诫律,却自以为是清净的,就是已净者应该重新令净的意涵。

  同样的,一贯道认为“五教的教义所讲的内容,皆是相同的天道”,这样的主张其实已经是不清净的邪见了,因为佛教所独有的解脱智慧与实相智慧,是不共一切宗教的智慧,是超越天道的智慧。对于耶、回二教彼此坚信唯一真神诫的冲突,一贯道却蒙著眼睛说可以一以贯之;而且佛教与其他宗教有许多截然不同之处,一贯道却仍然睁眼瞎说可以一以贯之。虽然一贯道自以为这样的见解是清净,但是其实却是不清净的。

  所以,佛陀说:“已净者重令净”,就是针对当时类似后代的耶、回、道、儒、一贯道等等自以为清净,本质上却是不清净的宗教而说。因此,谈到可以令众生永远生于人法界与天法界的人天乘,只有佛教正法中有真正的人天乘,其余宗教只能令众生偶而生于人、天法界,不能常存于人天之中,都不是真正的人天乘。

  问:

  说到归依三宝,我们在一贯道中也有归依三宝啊!为何只有归依佛教的三宝,才是真正的天道呢?

  答:

  一贯道盗取佛教的许多名相,三宝的名相也是其中之一。

  一贯道的归依三宝也是盗取自佛教,但是将之变更为:玄关、手印、口诀,或简称为“关、印、诀”三宝。然而,一贯道的三宝却是荒唐无意义而故作神秘状。根据一贯道在台湾解禁前,率先以法官的身分表白信仰一贯道的苏鸣东所说,一贯道的三宝如下:

  其实,不仅天道以玄关一窍为灵性之所在,点破玄关窍为会通天人之唯一法门,五教亦均同此说法。……玄关一窍在人身中某处,格于佛规,不得妄泄,欲求至道,唯有求诸明师之指点。……双手子亥合抱,状如十字,又如打拱作揖之双手合抱状,即为合同,格于佛规,不可明示。……口诀亦名无字真经,乃通天密咒,格于佛规,不可泄露。(引自《天道概论》,页一三六-一四三)

  一贯道说三宝的内容格于佛规,不可泄露。但是,其实佛教对于三宝的内容从来没有不可泄露的规定;不但没有不可泄露的佛规,对于三宝的内容反而是要大大的弘扬给大众知道,这才是真正的佛规。因此,一贯道偷窃三宝之名,又变更其意义与作法,是个不诚实的宗教。

  一贯道虽说三宝的内容不可泄露,应该密传三宝;可是一贯道的点传师,其实只是利用密传三宝的说法来收买人心。也就是名义上应该密传,可是为了拉拢信众入教,便告诉他三宝的内容,以此表示对他的信任与好感。然后,再威胁信众不可泄露秘密给外人。因为秘密不可泄露给外人,所以凡是知道三宝的秘密者,就不可以离开一贯道。于是要求信众发誓永远不离一贯道,否则会遭五雷轰顶。

  “密传三宝”的说法,其实只是为了拘束信众不可离开而已;因此所谓的密传三宝,实际上是逢人便说,根本不是秘密。我们如果用“无太佛弥勒”在电脑网路中搜寻,可以发现有十几万个网页,都在谈论一贯道三宝的实际内容,甚至国内的学术刊物也早已公开其内容。例如,学者杨惠南在二○○一年便在学术刊物中说:

  一贯道的“三宝”指:口诵“五字真经”——“无太佛弥勒”,手结“合同”,以及两眉之间的“玄关窍”。它们和佛教的佛、法、僧三宝,有很大的差别。而这三宝,师父(点传师)必须在极秘密的情况下,传授给前来“求道”的弟子;所以称为“密传三宝”。(引自杨惠南著,《金刚经》的诠释与流传,《中华佛学学报》第十四期)

  为什么网页上有这么多一贯道三宝的“秘密”,乃至学者都会知道其内容呢?因为这些内容的本质,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只是表面上讨好信众,实际上是用来拘束信众不可离开一贯道的手法而已。由于一贯道的点传师深知其本质,所以逢人入教“求道”,便以此手法恐吓入教者不可离开一贯道,不可泄露秘密,否则会遭“五雷轰顶”。但是,我们观察网路上有十几万人公开一贯道三宝内容者,都没遭五雷轰顶,可见这只是一贯道点传师的恐吓手殴而已。

  苏鸣东说:“点破玄关窍为会通天人之唯一法门”,也是欺人之谈。我们试想一下,一个人入一贯道求道,点传师为他点破玄关窍,可是如果他不好妤守戒行善,反而四处偷盗、妄语恐吓。请问这样的人,可能因为点破玄关窍就上升天界吗?显然绝无可能。相反的,如果有人好好守戒行善,却没有入一贯道求道,更没有点破玄关,请问:这样的人不能上升天界吗?显然没有这样的道理。因此,一个人是否可以上升欲界天的关键,不在于是否点破玄关,而在于是否守戒及行善。

  既然,上升欲界天的关键是守五戒、行十善,那么一个本质上是公然盗取五种宗教的义理而据为己有,并且肆意变更所盗取的各教义理而转为虚妄无义的谎言。请问这样的宗教有可能是在帮助众生上升天界的天道之法吗?因此,只要诚恳的持守七圣戒而行善、不毁谤佛教,就可以获得升天之道,并不需要信仰任何宗教——包括佛教。但是,如果要获得永远清净、永远生于人天法界的天道之法,而不沦堕三恶道者,则必须归依于佛教的佛、法、僧三宝,才是真正清净的天道之法,除此之外,都不能获得永远清净的天道之法,最多只能有时上生欲界天中,在欲界天舍报以后仍然必须下堕人间或三恶道中。

  问:

  依照您的说法,那么不就只有归依佛教的人,才可能永远保持在人天的果报,其余都不可能了吗?

  答:

  没有错!其实真正的人天乘只有佛教才有。因为佛教有解脱生死的解脱智慧,也有实证宇宙与生命根源的实相智慧,而这两种智慧都是其他宗教所没有的。可是这样的事实,其他宗教的人士由于无法在实际上加以理解,故很难接受,因此经常会主张佛教只是世界种种宗教中的一个宗教而已,并没有任何的不同,而有毁谤唯一法界究竟真理的佛教正法的过失产生,导致失去人天的果报。所以,真正的人天乘只存在于有解脱智慧与实相智慧的佛教正法之中。

  问:

  但是主张所有的宗教都是同样的,都是劝人为善而已,也不是只有一贯道这样主张,乃至佛教中也有法师、居士这样主张。难道他们努力行善救苦济贫,慈济众生也都不是真正的人天乘吗?

  答:

  没有错,即使是在佛教之中,虽然表面上也受三归依,也受五戒乃至受比丘戒、比丘尼戒,甚至已受菩萨戒,努力行善救苦济贫;可是心中不相信佛陀的清净是超越一切众生,只要对三宝妄加毁谤,仍然不能成就真正的人天乘果报。

  例如,台湾佛教界中的慈济功德会释证严,专行救苦济贫的事业,因此有许多人亦随之归依三宝。但是,释证严对于佛陀的清净并没有坚固信受,使得所有跟随释证严的信众,一生救苦济贫的功德严重减损,有时亦不能成就究竟的人天果报。为什么这样讲呢?

  我们可以观察比较后期建设的新店慈济医院大厅的壁画,名为《佛陀问病图》。(作者案:读者可以使用“佛陀问病图 新店慈济医院”作为关键字,利用Google搜寻图片,即可找到并观看)可是,《佛陀问病图》中的 佛陀并没有发髻,也没有清净的三十二大人相,而是使用释印顺的相貌作为 佛陀的法相。换言之,释证严认为她的剃度师释印顺就是 佛陀,认为 释迦佛陀并没有清净的三十二大人相,佛陀的相貌也只是如同释印顺的相貌而已,所以慈济的释证严并不相信 佛陀有超越世俗凡夫的三十二大人相。释证严对于 佛陀的清净并没有坚固信受,她真正归依的对象并不是 释迦牟尼佛,而是她的剃度师释印顺,因此她的三归依并没有成就,当然也无法成就真正的人天果报。

  那幅壁画是在二○○五年五月落成,也就是在同年六月释印顺死亡前完成那幅画。换言之,死亡前的释印顺不但自认为已经是佛陀了,而且当时释证严也认为释印顺就是佛陀了。因此,二○○二年时,潘?著作释印顺的传记,副书名就叫作“看见佛陀在人间”,就是将当时还活著的释印顺视同佛陀。

  可是, 释迦牟尼佛有发髻,也有清净的三十二大人相,有圆满的解脱智慧,还有圆满的实相智慧。然而,释印顺的相貌是剃头的衰老相,没有三十二大人相的任何一相;而且释印顺不但没有解脱智慧,更没有实相智慧;乃至因为自己没有实证如来藏,便毁破佛教的如来藏正法,妄说第八识金刚心是不存在的。释印顺没有任何一处相似于 佛陀,却自认为是 佛陀,释证严竟然也将之视同 佛陀,即是对于 佛陀的毁谤——将 释迦佛的证德在实际上加以贬损。

  像释印顺、释证严这样身为佛教中的僧侣,也领导许多信众广作世间的善事,本来是可以暂时获得天道的果报。但是,因为对于 佛陀的毁谤,释证严即使一生广行善事,于来世因缘成就时,必然也要沦堕三恶道中而失去人身,根本不可能永远住于天道中;除非忏除对于佛陀毁谤的业,或者于三恶道中受尽毁谤佛陀的业报之后,依于后世清净的业行,才有可能生于天道。

  因此,不论是否身在佛教之中,只要不信受三宝与戒法的清净,就没有办法获得真正的人天果报。只要是见解与所行本质上是不清净的,不论是藏身于何处,仍然是不清净的,即使身披佛教的法衣,仍然不是真正的人天乘。

  问:

  既然一切皆依因果,那么我们只要小心行事,心存善念就可以了。在佛教修行似乎也没有一定比在其他宗教中好?

  答:

  事情有时不像表面那样简单。一般人总是想:只要心存善念就好了。但是,什么是善念呢?一定是要符合事实的见解与念头,才是真正的善念。如果某甲真的造了大恶事,结果有人“心存善念”而认为:没有人是真正的恶人啦!某甲也不算恶人啦!请问:不分善恶是非的“心存善念”,是真正的善念吗?如果能够懂得:不分善恶是非的“心存善念”,根本不是善念,其实正是恶念。那么问题就要回到“如何分辨是非善恶”了。

  因果的执行与实现,就是依据我们每个人所造作的善恶业行来决定。如果善的能够知道是善,恶的能够知道是恶,能够如实知道是非善恶,才是真正的心存善念。如果恶的事情,却不知道是恶,即使是因无知而去支持与赞同,那也是恶业;同样的,如果善的事情,却以为是恶,即使因无知而去反对与阻止,那也是恶业。

  所以,每个人终其一生,其实是无时无刻在造作业行。因果并不因众生的愚昧与无知,而能够免除报偿。因此,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而佛教正好可以教导我们真正符合法界实相的是非与善恶标准,使得我们可以真正的心存善念。所以,在佛教修行是唯一可以真正心存善念的宗教。

  在佛教中修行确实有好亦有坏。好的是说,愿意相信有因果存在,因此归依三宝真诚修行,持守戒律,奉行诸善,弘扬正知正见,必然获得世间与出世间的善果。但是也有坏处,譬如不愿归依三宝,却为私心而假装归依三宝,乃至出家以后身为法师欺骗众生的供养与恭敬,那 就大大于己不利,必然人身不保、沦堕恶道。

  然而,在佛教中还是比在其他的宗教中殊胜。因为同样是真诚修行,持守戒律,奉行诸善,可是在佛教的正法道场可以获得正知正见,而获得世间与出世间的善果。但是,在其他宗教中,即使精勤修行一生,仍然不能获得正知正见,必然不能获得出世间的解脱善果,一生的修行唐捐其功,乃至有可能因为毁谤佛教而沦堕恶道。因此,选择宗教一定要选择具有解脱智慧与实相智慧的佛教中的正法道场,才是对于自己一生修行有最大的保障。

  问:

  听你这样讲,似乎是有道理。心存善念并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对的事情,把它误会成错的事情;错误的事情,又把它误会成对的事情,这样确实不能够说是心存善念。但是善恶因果很难让人完全了解与相信,佛教有办法证明因果的存在吗?

  答:

  确实如此,善恶因果的确很难了解,也很难完全相信。但是,在佛教中确实可以证明因果的存在,而且是从因果报应成立的基础,直接去实证而验证因果的存在。

  因果之所以能够执行与实现,就是因为每个众生都有各自的第八识如来藏心永恒的存在,故第八识如来藏心,也称为法界实相。也就是说,众生除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等六识之外,还有第七识意根与第八识如来藏心存在。人间一般所见的众生都有八个心存在,不多也不少,除非是残障人士,可能缺少前六识心的一部分,但是实现因果的重要关键的第七识与第八识,众生绝对具足,不会有例外。

  其中,第八识如来藏心会蒐集众生所有的善恶业行,并且根据所造作的业行是善、是恶,忠实地反映其善恶业的果报。因此,每一个众生都有法界实相的如来藏心,也就是永恒的真心,才能使得因果报应丝毫不爽。

  例如:杀人者必然造下杀业,须于来世偿还。如果在黑夜之中,两军作战时,某一人射出子弹,杀死另一个人。因为黑夜,杀人者眼识没有看到被杀者,耳、鼻、舌、身、意识等等,也都没有了知被杀者是谁。同样的,被杀者眼识也没有看见谁杀死他,耳、鼻、舌、身、意识等等,也都没有了知谁是凶手。如此两不相知,可是杀人的因果报应仍然应该成立,由此可知必有不同于前六识的心来记录因果的关系。因此,一切众生应该皆有第八识如来藏心的殊胜功能来记录所有的因果关系。

  既然每一个众生皆有永恒存在的第八识真心,那这个真心在哪里呢?佛教所说的顿时开悟,包含明心与见性两个部分。明心,就是找到真心的所在,并且能够随时体验祂实现因果的运作与功能;所谓的见性,就是以父母所生的肉眼亲自看见真心独具的佛性作用,验证真心确实有能够运作因果的作用。这是佛教中,大乘菩萨法道所独有的实相智慧,是小乘声闻与缘觉所不能证得的智慧,更不是其他任何宗教所能思惟想像的智慧。所以,明心与见性其实就是亲自验证因果关系成立的基础,确认因果严明不虚而成就道共戒。

  因此,要知道重要而详细的善恶因果,就只有在佛教的正法道场中才能够学到真正的心存善念。在其他宗教中所学习到的是非善恶,是错误、片面而不彻底的;乃至依附于佛法的外道道场,或者佛教中只作慈善事业的道场,是没有办法学习到正确的善恶标准,而无法真正的心存善信念。

  因为真正的心存善念中,最重要而根本的问题就是“到底有没有真心存在而使得因果报应能够成立?”如果没有能令因果成立的真心存在,那么一切的因果报应之说,都只是欺人之谈。但是,如果真的有永恒的真心存在,那么一切因果报应就可以现前验证而真实无欺。

  佛教中的修行者确实有人可以开悟明心——找到永恒存在的真心并且验证因果的存在,这就是佛教中的正法道场与其他宗教,或者与佛教中的其他表相正法道场,最大的不同之处;因为其他的宗教与道场,都不能实证永恒存在的真实心如来藏。因此,一贯道说五教合一是不正确的,只有佛教才能够教导修行人现前验证真心的存在,从而证明因果的真实不虚。

  问:

  法界的实相,既然是一切众生皆有的法,那么为什么要说一贯道盗法?意思似乎是说,只有佛教才能够弘传,别的宗教难道不能够弘传吗?

  答:

  除了佛教以外,别的宗教确实没有能力弘传法界实相的法,因为其他所有宗教的教主或创教者,都不曾实证法界的实相。这不是佛教对于其他宗教的限制,而是其他宗教对于自我的限制。实证第八识如来藏是佛教的核心教义,也就是说只有佛教主张一切有情都有轮回生死的主体识阿赖耶识—如来藏—真实存在,其他的宗教或佛门外道,都反对有第八识真实存在。由于这样的缘故,使得其他宗教或佛门外道的法义,与真正的佛教教义产生矛盾,而不能在法界实相的弘扬事务上并存,因此当然就只有真正的佛教可以弘传法界实相之法。

  佛教的意义是说,佛陀是觉悟法界实相的智者,佛陀以此法界实相的智慧教导一切有情众生也迈向成为与佛陀相同的觉悟者,故说为佛教。所以,佛教是一个追求世间与出世间智慧的宗教,因为世间与出世间的世间智慧与解脱智慧,都是法界的实相智慧所函盖。而实相智慧所包含的世间智慧与解脱智慧,都是以第八识如来藏心的真实存在作为前提。

  可是其他的宗教都反对这个主张,乃至佛门中的外道也反对这个主张。例如:基督教与回教主张,由唯一的真神上帝或阿拉创造宇宙,以及所有的生命,但是上帝或阿拉的生命不是被创造的,所以与所有的生命不同;这种教义与法界实相不同,当然会自外于法界实相,不可能由他们来弘扬法界实相妙理。因此,基督教徒以奴仆的身分崇拜救世主基督,回教徒也以奴仆的身分崇拜穆罕默德,耶、回二教的教徒永远不能成为上帝或阿拉,具有天生的不平等性。可是,在佛教中,佛教徒只要真诚依照实相智慧修行,将来必然可以成就佛道而与诸佛平等无二。所以,佛教说众生平等,就明显地与一神教不同,因为佛教主张一切生命都是有情各自的第八识如来藏所出生,一神教则认为是另一个生命—唯一的上帝—所创造。既然一神教的教义违背法界实相,当然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弘扬法界实相的妙理,所以是他们自我限制而不是佛教施加给他们的限制。

  又如,附佛外道或佛门中的外道见者,主张没有第八识真心可以实证,或者以离念灵知、因缘法、不动虚空等等想像法来取代真心如来藏的存在,就与可以实证真心的佛教正法完全不同,使他们自我设限而无法弘扬法界实相妙理。由于其他宗教、附佛外道与佛门外道的教义,已经对本身产生限制,使得他们与佛教正法产生根本性的差异,因此无法弘扬法界的实相,并不是佛教要强加给他们的限制。

  同样的情形,一贯道主张以天道之法而三教合一,或者五教合一。可是,佛教所说的真心如来藏是超越一切天道的,如来藏是三界外法,是生死之外的不生不灭法,而一贯道所说的天道仍然是三界内的境界——特别是仍然逗留在天界最低层次的欲界天中。因此,一贯道的教义本身,既以天道之法贯通三教或五教,已经自我限制了一贯道弘扬法界实相的可能性。

  反过来说,如果其他宗教、附佛外道与佛门外道们,愿意放弃他们原本与法界实相不符的主张及法义,而弘扬佛教的教义,那么我们都是欢迎的。但是,如果一贯道开始弘扬法界实相而与自身的宗教教义产生矛盾时,确实有智慧将自身宗教教义的错误全部改正之后,将会发现自己的宗教名称其实也是错误,最后还是要改为佛教。所以,如果一切宗教真的愿意弘扬法界实相的真实义理,那么最后的结果必然是全部回归佛教,也就不存在佛教限制其他宗教弘扬法界实相妙法的问题了。

  问:

  有些人想要帮忙弘传开悟明心的法,其实也是好意啊!为什么佛教要有这么严格的规定呢?

  答:

  很多邪恶之事,都是藉著“好意、善意”之名而行,盗法的人也是如此。许多一贯道的盗法者,或者附佛外道、佛门外道的盗法者,都说自己得法之后,也要弘扬正法利益众生。但是,这都只是一种盗法的藉口而已。

  其实弘扬正法利益众生,有许多的方法与形式可行,但是绝对不是不顾法主的咐嘱,恣意而为,而可以称为“好意、善意”的利益众生。因为开悟明心是菩萨大法,是成佛之道的第一道关卡,一定是具有菩萨种性的菩萨,才能得法。也就是说,必须是具有无私无我地护持实相正法的心量,丝毫不以个人的利益著想,完全以正法的常住久安为考量的菩萨种性心量,才是得法之人。因此,真正的利益众生,是帮肋众生先具有菩萨种性,才是真正帮助众生开悟明心的“好意与善意”,绝非不观众生种性而随意告诉众生开悟明心的密意。

  试想:什么是最后佛法的灭绝原因,佛法的灭绝不是因为密意的失传,而是因为弘传正法,为了证明密意的正确性,在不断地解说证明之下,使得密意逐渐地被公开。但是,密意对于一般没有参禅体验的人而言,只是一个难以置信的答案而已。于是,在不断地弘传解说下,密意尽泄而众生在没有观行体验之下,最后也不信密意的真实性,没有人愿意参禅体验而使得佛法灭绝,是为正法灭尽之原因。

  众生为什么不愿参禅体验呢?就是因为没有菩萨种性,对于三宝的净信不足,不愿意单纯地信受三宝是清净无欺的,不顾意单纯地相信确实有如来藏可以实证而真诚修行,也不愿意修正自己原来自私染污的心性。因此,真正利益众生,就是要好好地保护密意,以善巧方便帮助众生发起无私无我护持正法的菩萨性,才是真正有利于众生。

  问:照你这么说,法主的咐嘱好像很重要;好像违反法主的咐嘱,就是不对的事情。那么什么是法主的咐嘱?

  答:

  佛教的法主就是 释迦牟尼佛,佛陀在《央掘魔罗经》卷四中说:

  我断除无量烦恼,为大医王,汝等当从我受,我当示汝如来之藏。

  汝等应当作者:隐覆说义。

  佛陀说大家应当跟随祂修学佛法,佛陀便会依据每个人的因缘而显示如来藏,令他开悟明心。但是,开悟明心的人所应当做的事情,就是隐覆密意来说如来藏真实存在的道理。也就是说,如来藏的秘密,是不可以随意而说的,是应当观察众生的心性与因缘,法主才能给予机缘帮肋他有开悟的机会,而且也是以隐覆的方式来帮助众生开悟明心,而不是直接明说密意。

  佛世时只有佛陀才有法主的职权,来观察众生的心性与因缘,而给予开悟明心的机缘;其他的等觉菩萨,以及以下的诸菩萨,应该学习佛陀如何观察众生的心性与因缘的智慧,从来没有任何等觉位的菩萨会侵犯法主的职权。凡是侵犯法主的职权,即称为亏损如来、亏损法事,也代表此人没有智慧学习如何度众的善巧方便,也是不懂伦理、不知恩情的人,是不懂得做人基本道理的愚痴人。

  佛陀以隐覆说义来建立禅门的规矩,但是众生必须具有什么样的心性与因缘,才能够协助众生呢?协助众生的程度应当如何才是恰当呢?如何兼顾弘法度众与正法的常住久安呢?这些都要有极深广的智慧,才能够观察众生的心性与因缘,并不是一悟即能获得度众的智慧与住持正法的智慧。

  悟者皆有能力直接告诉众生密意,因为直接告诉众生密意是最简单的事情;如果这样的事情是可以做的,那么法主直接公开明讲就可以了,何必假手他人呢?都是因为必须观察众生因缘成熟之下,然后再引导令其证悟,才能令众生发起开悟明心的智慧与功德,而不是直接告诉众生密意。

  由于大乘了义宗门正法已经中断千年之久,因此如何平衡度众与正法久住的智慧,也是学人普遍缺乏的知见。因此,目前 平实导师身为在人间唯一代表佛陀的法主,于每次的禅三中皆会咐属,悟后应当守护密意,不可随意使用机锋,不可以未获得同修会的同意而私下弘法等等,便是为了教导学人应当如何隐覆说义的智慧。所以, 平实导师的咐嘱,也就是教导学人不应亏损如来的智慧。

  因此,何谓盗法呢?凡是来学法,不论信受如来藏,或者不信受如来藏;想要在学得如来藏法之后,不受正觉菩萨僧团之约束与安排而恣意弘传正法者,皆是属于盗法。因为,凡是参加禅三者皆已在佛像前对佛誓愿守护密意,然而证悟明心之后,却不顾意接受约束与安排,那就是妄语欺骗诸佛菩萨与法主的行为,也是亏损如来、亏损法事的盗法行为。

  例如:鬼神教、一神教、一贯道、藏密等等外道或附佛法外道等学人,想要在正觉同修会中盗得密意,回到原来的宗教中弘传如来藏妙法,即是盗法者。再者,四大山头等等佛门道场学人,想要盗得密意,回到原来的道场中传法,也是盗法。乃至,于正觉同修会中已经证悟或尚未证悟者,未经 平实导师许可而私下于海内外,在各种管道与场合谈论观行、参究、禅三活动、使用机锋等等内容者,皆是侵犯法主职权而亏损如来、亏损法事的盗法行为。

  问:

  为了护持正法,是不应该有盗法的心态与行为。可是照你这样说,好像我们一贯道都没有在说法界的实相。但是,我们的前贤说:一贯道的道统是孔孟之后,才从东土西传到 释迦牟尼佛,再从印度由达磨祖师东来回传明心见性之法。又从六祖慧能下传七祖白玉蟾与马端阳二人,再传八祖罗蔚群,只是后来失传八百年,再由九祖黄德辉遥接法脉。怎么可以说只有佛教才有明心见性的实相之法呢?

  答:上述一贯道的道统历史,其实是欺人之谈。以前的时代民智未开,知识不普及,所以任何荒谬的说法都可以得逞。可是,现代民智已开,知识普及,怎可再以捏造的历史继续欺骗大众?

  释迦牟尼佛的时代约在公元前五百余年,略早于孔子而与孔子并存于东西方。孟子的时代已经是佛教的部派时期了。怎么可能是孔孟的道统断绝之后,再西移到印度,单就时间的次序而言,便不合理。在以前资讯不透明的年代,各种不合史实的历史谎言,都可以拿来欺骗世人。可是我们身处在现代资讯充足的文明中,不应该再使用违反历史事实的谎言来欺骗众生;这样是妄语而不清净的,仍将导致违犯七圣戒而沦堕三涂。

  何况《论语》(先进篇)记载:

  季路问事鬼神。

  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敢问死?”

  曰:“未知生,焉知死?”

  上述的记载说明,孔子认为鬼神与生死之事不是他的能力所能论及。因此儒教是不谈论了生脱死的解脱法,与47佛教中专谈解脱法,形成强烈的对比。既然儒教不谈生死之事,如何可能由孔孟西传到古印度专谈解脱智慧与实相智慧的 释迦牟尼佛?所以,一贯道的道统只是编造来欺骗当时中下阶层没有读书而不识字的愚夫愚妇罢了。

  一贯道常说六祖慧能大师之后,衣钵不传,道降火宅,转于俗家,道统传给七祖白玉蟾与马端阳二人。然而六祖慧能大师(公元六三八~七一三)是唐朝人,马端阳与白玉蟾二人是南宋人,慧能大师与马、白二者相差将近五百年。请问唐朝人如何直接传法给南宋人呢?

  还有一贯道竟然谎称,六祖慧能大师得衣钵后受到惠明法师的追逐逃入猎人队中,而当时的猎人队即是由白、马二人所率领,六祖因此立下传俗不传僧的嘱语。这些都是以捏造而可笑的假话来欺骗众生,迷惑个性单纯朴实的一般民众。南宋的白、马二人竟然可以逆转时空,跑到五百年前的唐朝率领猎人队,一贯道这种主张,如同无智说书者开讲“张飞打岳飞”的故事一般可笑。而六祖慧能大师真的只传法给在家人而不传给出家人吗?这与一贯道很喜爱的《六祖坛经》中的明文记载完全违背,因此一贯道的道统传承都是骗人的谎言。六祖慧能大师传法与一贯道的七祖马、白二人,纯属是编造的假历史,不是真正的历史事实。

  例如,在苏鸣东所著的《天道概论》第八十一页中说:

  六祖后,演变成南顿北渐。六祖在曹溪大演佛法,“僧”俗人等,听法无数,悟道之大师指不胜屈,如行思、怀让等禅师大德,俱为一时俊彦,惜未接续道统,盖因佛家宗风已绝,儒家应运之故,此乃天意也。

  苏鸣东自己的说法极为矛盾,却不能自觉。六祖慧能大师之弟子,行思、怀让等皆是悟道之大师,且出家悟道者指不胜屈,竟然会是惜未接续道统,盖因佛家宗风已绝?如果行思、怀让等是悟道大师,表示他们已经承接大乘菩萨的法道,就是接续道统了,也使佛家宗风相椟不绝。如果已经悟道,却没有接续道统,那么什么才是传法与悟道呢?所以,佛教中《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等等禅宗语录,就是在记录佛家宗风法脉延续的道统。苏鸣东这样前言不对后语,刻意切割道统与悟道的意涵,以愚弄大众,目的也只是为了盗取佛教的道统而已,仍然不离一贯道对正法的偷盗本质。

  苏鸣东算是有读一点书,知道六祖慧能大师不是只传法给在家人,同时也传法给行思、怀让等出家法师。所以,一贯道一直故意流传六祖只传俗不传僧,其实就是为了要盗取佛教的道统所编造的谎言。一贯道想要骗取一心求法的佛教徒离开佛教,所以谎称六祖只传俗而不传僧,意谓前往佛教寺院求法是没有得法机会的,只有进入一贯道,才有得法的机会。像这样处处欺骗众生的一贯道点传师,已经失去修行者诚实的准则,必然难以往生善处;除非公开忏悔己过,弘扬正法而弥补其过失。

  禅宗自六祖以后不再立祖,也不再以衣钵作为传承的印证,其实是有重要的原因。因为佛教宗门最初由达磨祖师东来传法时,是以心印心,也就是以找到真实心作为印证。可是,当时的佛门大众对于达磨祖师所传的法门,根本不认识也无法信受,因此才采用世俗可见的衣钵作为传承的证物。

  五祖弘忍大师传法给六祖慧能大师时,特别嘱咐以后不必再以衣钵作为传承的印证,因为禅宗经过数代祖师的弘扬,大众已经逐渐了解禅宗确实是佛教的正法。

  《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卷一中说:

  (五)祖复曰:“昔达磨大师初来此土,人未之信,故传此衣以为信体,代代相承。

  法则以心传心,皆令自悟自解。自古,佛佛惟传本体,师师密付本心。

  衣为争端,止汝勿传。若传此衣,命如悬丝。汝须速去,恐人害汝。”

  《坛经》中清楚地记载著五祖弘忍大师,为六祖慧能大师说明衣钵传承的道理,以及以后不应该再以衣钵作为传承的证明,应该回归以心传心,皆令自悟自解的道统。因为诸佛相传的,主要就是实证生死流转中的常住本体而已;而诸佛之所以能够成就佛道,就是实证本体如来藏之后,依之修行而成就的。所以,禅师彼此秘密相传的,就是这个本来就永远存在的如来藏真心。

  由此可知,一贯道将六祖不传衣钵一事,故意曲解成“道降火宅”▁道统将只传承给一贯道俗家而不再传承于佛教中▁的意思,其实是歪曲历史事实而盗取道统的不诚实行为,公然显示意图盗取正法乃至盗取法统。

  再者,六祖之后不传衣钵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禅宗获得大众普遍的认同而广弘之后,由于得法的人极多,所以不必像以往达磨初来时几乎是单传的情形之下,需有立祖的作法。相反的,如果得法者众多,却要独传衣钵立一人为祖师,必有性障深厚者挑拨于其中,则衣钵反而成为禅宗纷争的源头,因此五祖说:“若传此衣,命如悬丝。”所以,不传衣钵立祖,是因为法已广传,大众普遍具信而得法者众多的缘故,避免争夺与纷扰的缘故。

  一贯道故意曲解禅宗不再传衣钵立祖的用意,目的就是为了由全真派中马、白二人来盗取佛教禅宗七祖的名位,又再盗取佛教“禅宗祖师”尊贵的身分,然后将两者合并盗取来作为一贯道的祖师与名位。由此可知,一贯道其实是双手空空,一手从道教中盗取人物,一手从佛教中盗取开悟者的人物与名位,将人物与名位全部盗为已有,全然是偷盗的本质,而且是公然偷盗而无惭无愧的行为。所以,对于一贯道的盗法本质,笔者一点也没有丝毫的诬枉。

  关于一贯道八祖罗蔚群(公元一四四二~一五二七),本名罗清,又名罗静、罗怀、罗孟洪、罗梦鸿等,是明代罗教的开山祖师,其实是白莲教势力的一环。然而,白莲教一向利用信徒的宗教热情,作为政治意图的后盾,因此凡是可以吸引信众者的各种民间信仰的说法皆可以纳入其教义中,以扩大其政治动员之能量,所以白莲教是一种教义繁芜杂乱的宗教总称。由于白莲教有政治意图,所以一直为元、明、清三代朝廷所禁绝,为了躲避朝廷的查禁,所以白莲教有百种以上不同的教名,罗清所创的罗教,或称为无为教,即是其中的一种。

  罗清是明朝人,白玉蟾、马端阳二人是南宋人,彼此相隔应该有二百年左右。那么白、马二人,如何可能传法给二百年后的罗祖呢?何况白、马二人是属于道教人物,罗清是盗用许多佛教用语的外道人物,彼此所宗所学不同,又如何彼此相契相传?

  一贯道矛盾的道统传承,令人想起胡乱编剧的笑话。例如,一个对历史无知的人,听过张飞非常英勇,也听过岳飞英勇的事迹,于是便将张飞、岳飞编在一起,彼此作战热闹非凡,叫做“张飞打岳飞,打得满天飞”。一贯道道统传承的本质,就像这样完全不依历史的时间次序作为根据,凡是佛教、道教、儒教中有广大名声的人物,一律不管时空背景,全部盗取凑合在一贯道中。

  一贯道谣传八祖罗祖之后,道统悬虚八百年,再由清朝的黄德辉遥接道统,那么罗清又变成唐朝人了,或者罗清又变成清朝人了。像这样连罗清到底是哪一个朝代的人物,都可以有数种差异极大的版本,显然是编造出来骗人的谎言。一贯道这种以偷盗、欺骗为本质的宗教道统,或可作为世人茶余饭后闲谈娱乐之用,若信以为真而依之修行,则自入险境。

  至于九祖黄德辉(公元一六二四~一六九○)是明末清初的人。根据一贯道的道统沿革所记载:

  迨至清顺治年闻,天时已至,元始天尊化身之黄德辉在江西庐山,受天命,遥接罗八祖,绪为第九代祖。黄九祖融汇天命心法及新旧宗教思想,以儒佛道“三教合一”及全真教“修练金丹”教义为精髓,新兴宗教之“无生老母”及“龙华三会”教义为佐义,正式开创先天道。(引自http://www.1-kuan-tao.org.tw/zongsu_yein950501/tao/)

  上述的道统沿革记载,九祖在清朝遥接一百多年前明代的罗清。同样的问题,相隔一百年的两个人,如何可以彼此传承道统呢?可是从九祖以下的传承,则皆是相隔比较接近的人物。根据一贯道的道统记录,可以获得一个简单的结论:现在的一贯道其实是黄德辉所创立的先天道之遗绪。然而,先天道为了骗取信众的信任,所以学习白莲教一贯盗取他教的作法,利用一般民间信仰天命的迷信观念,盗取佛、道、儒彼此不能连贯的教义,又盗取三教中所有重要人物与名位,再盗取佛教“三宝、无生、龙华三会”等名相后,再加上扭曲名相的义理,创造出法义彼此矛盾,却偏偏要称为可以“一以贯之”的一贯道。

  由此可知,一贯道的道统记载,根本就是不值识者一驳的假道统。奇怪的是,一般偷盗者皆害怕别人知道所偷盗的事情曝光;可是一贯道却是堂而皇之,将所有盗取自其他宗教的“赃物”,罗列成清单,到处张扬贩售,唯恐有人不知,显然是连偷盗的定义都弄不清楚的愚昧宗教。所有有心修行解脱道或法界实相的有志之士,应该仔细认识一贯道的偷盗本质,知所拣择。

  问:

  您这样说,我还是有疑问。您说开悟明心是悟得永恒之法,是佛教所独有的;但是一贯道的七祖白、马二人,也是修链永恒不死的法。那么佛教与一贯道的祖师有什么不同呢?

  答:

  差别极大。一贯道的白玉蟾、马端阳二位是道教中人物,道家对于永恒之法是不能了解的。所以,道教都是主张要经过修链,才能创造出永恒不死的法。但是,佛教所说的永恒之法却是不必修链的,因为如果永恒之法需要修链才创造出来,就意味著那个被创造出来的法是有生之法,有生则必有灭,必然不是永恒之法。我们可以看看其他学者对于白、马二人的说法:

  全真教派认为王喆曾与九世纪的传说人物▁八仙之一的吕洞宾相见,吕口授他秘法。王有七个弟子,马端阳(一一二三~八三)被认为是其教派下的第二祖,另外,白玉蟾(活跃于一二○九~二四)则是在南方此教派中著名的内丹老师之一。内丹的目标就是要透过一种特殊自我修练的方法,在人体中创造一个真实或不死的身体,称之为“金丹”或“圣胎”。(引自于君方著,释见浚译,《香光庄严》第六十九期〈观音老母〉)

  道教的义理,一向都不是笔者所愿意评论的对象,因为自从佛教东来,道教一直都知道自己与佛教的法义是截然不同而彼此扦格的,道教也没有严重的盗取佛教之人物与法义。然而,由于一贯道盗取佛、道、儒三教而视为同一,使得笔者必须简略地分辨佛教与其他宗教的不同。因为这样的缘故,对道教有所评论而令道教不悦者,责任应该归属于一贯道。

  既然道教的内丹修链是在人体中创造一个真实或不死的身体,称之为“金丹”或“圣胎”,就表示这个金丹或圣胎原来是不存在的;是经过修链之后,才被创造出来。那么一个原来不存在的“金丹”或“圣眙”,经过修链才创造出来的法,显然是有生之法,这会是永恒之法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一个原来不存在的法,后来才创造出来,很显然的就不是永恒之法;永恒之法的意义是,不论是否有修有链,一切有情不必修练本来就有的,才是永恒之法。也只有不必修链的永恒之法,才会使得一切有情众生,不论贤圣智愚都依于这个永恒之法而显现出平等一味、无有高下;而这个永恒之法如来藏真心,只要开悟而把祂找出来就行了,不必修练。

  道教内丹修链的理论既然已经是错误,那么无论如何精勤地修链,所修链出来的还是本无后有的法,一定不是真正的永恒之法,一定是错误之法,当然也就与佛教所实证的永恒之法▁真实心如来藏▁完全不同。佛教所实证的真实心如来藏,是不必经过修行就已经存在于一切有情众生身中,这样才是真正的永恒之法。

  因此,佛教所实证的真实心,与白、马二人要经修练才获得的“金丹”或“圣胎”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一贯道从道教全真派中盗取白、马二人作为七祖,根本没有开悟明心,也就不可能从六祖慧能大师得法。因此,一贯道自七祖以下都没有开悟明心之人,眼见佛性那就更不可能了。将来假使一贯道中有人开悟了,一定是在正觉同修会弘法以后的事;而且一贯道中的开悟者也必然是错悟者,才会继续留在一贯道中,这显示他还没有慧眼来辨别老母娘以及所有一贯道的前贤都还未曾开悟,所以才会留在一贯道中继续侍奉尚未开悟的老母娘。

  问:

  原来白、马二人连道理都有错误,那当然所证也一定错误了。可是八祖罗祖有写《五部六册》,其中有〈苦功悟道宝卷〉记载苦参悟道的经过与内容。那么,罗祖应该是有开悟才对吧!

  答:

  罗清虽然写了《五部六册》,但是不能因为他自称“苦功悟道”,就真以为罗清有开悟。就像佛教界有很多大法师、大居士自称开悟,其实只是大妄语而已,何曾有悟?所以,有悟、没悟应以他的见解来判定。如果有开悟明心的人,就是个见道者,可以清楚地看见菩萨法道,他所说的见解一定是清净而没有错误的,故说为法眼净。

  如果没有开悟的人却妄称开悟,那么他对于开悟内容所说的见解一定是不清净而有许多错误,必然会被真正开悟而法眼清净的人所破斥。因此,我们只要简单检验一下《五部六册》中的见解是否正确,就可以清楚地知道罗清到底有悟没悟。

  在《苦功悟道卷》之一中的〈达本寻源品〉第七参说:又参一步,当初无天无地,是个甚么光景,忽然参透虚空,未曾有天有地,先有不动虚空,无边无际、不动不摇,是诸佛法身。乾坤有坏,虚空不坏,是诸佛法体。惧怕生死轮回之苦,不肯放参,再参一步。忽然间,参一步,心中大喜:想当初无天地什么光景?空在前,天在后,真空不动;又有边,空无边,佛得法身。(引自《罗祖五部六册》(又名《明朝正德君御赐龙牌护持五部六册宝卷》)第一~五帙〈苦功〉卷一,民国六十九年台中民德堂复刊本,页六七~七○)

  明心开悟是悟得宇宙万法的根源,因此罗清就推究宇宙尚未生成之前,到底有什么样的法存在,而可以作为一切万法的根源。结果,罗清认为“未曾有天有地,先有不动虚空,无边无际、不动不摇,是诸佛法身”也就是说,罗清认为无边无际的广大虚空,就是万法的根源,也是诸佛的法身,将想像中的不动虚空当作是真实心,落入虚空外道的邪见中。

  然而,我们试想:广大无边的宇宙万物全部灭尽之后,那么空无一物的虚空,不就是宇宙万物生成前的虚空吗?万法灭尽的虚空,有可能是法界的根源吗?如果断灭空无的虚空可以出生一切万法,这样空无一物的虚空现在仍然存在,那么空无一物的虚空中应该会一直不断地出生万法。既然,现前观察空无一物的虚空,并不会无中生有,所以不论任何时间下的虚空,也都不会无中生有,才符合道理。

  换言之,像罗清这样的主张,正是虚空外道的典型代表。虚空外道就是认为空无一物的虚空是真实法,可以从空无的虚空中,无因无缘而突然无中生有。可是这样的道理,并不符合事实,因为事实是:从来不可能无中生有。虚空本质是无法——没有任何一法,只是人类对比物质占有空间,而将物质之外的空无一物建立为虚空。因此,虚空是施设建立的虚妄法,不是真实存在之法。(作者案:关于虚空非真实法,请参阅 平实导师所著《平实书笺》页二○四~二三九之解说。)

  佛教所说的法身,是永恒之法,是永远不会坏灭的69真实法。既然是永恒之法,那么诸佛法身应该是各各不同的法身,永远存在而不坏灭。可是如果不动的虚空是诸佛法身,便表示众生成佛之后,众生各自的法身反而要坏灭而并入一个不能分割的虚空,那么这样的法身就成为可坏之法,也是可以分割及合并的生灭法,而不是永恒之法。由此可知,罗清根本没有开悟,只是一个冒称懂得佛法而大妄语的虚空外道。

  问:

  你说罗祖的第七参没有悟,可是罗祖不是只悟一次,听说他大悟了很多次,小悟更多次。所以,第七参或许悟错,后面可能就悟对了啊!

  答:

  确实有这样的说法。但是,这样的说法是正确的吗?我们就依照罗清在《苦功悟道卷》之二中的最后一“悟”来看看。

  这点光,就便是,西方净土。遣点光,就便是,极乐安养。

  这点光,就便是,华严世界。这点光,就便是,古佛家乡。

  这点光,就便是,诸佛聚会。这点光,就便是,不坏童身。

  (引自《罗祖五部六册》(又名《明朝正德君御赐龙牌护持五部六册宝卷》)第一~五帙〈苦功〉卷二,民国六十九年台中民德堂复刊本,页一○五)

  罗清口中所说的最后一悟,是悟得一点灵光性;以这一点灵光性,作为不坏金身,仍然没有离开意识分别的境界。也就是说,罗清是以六识心能见闻觉知的灵光性作为不坏金身,完全迥异于佛教以第八识作为法身的义理。然而,人类众生有谁不能证得前六识心呢?但是前六识的本质却是生灭变异的,不是永恒存在的法,只要到夜晚睡著无梦时,前六识就断灭了,如何可能是不坏金身呢?何况一切人皆有见闻觉知,故皆证得六识心的灵光性,那么岂不是一切人皆是开悟明心之人了吗?绝对没有这种的道理,只有实证第八识如来藏,才是佛教中所说的开悟明心。

  我们再来看为什么罗清所说的“这点灵光”一定不是诸佛法身的永恒之法。因为在〈苦功〉中说:朝西南,端然坐定。忽然间,心花发朗,心地开通洞明本地风光,才得纵横自在,才得自在安稳。行也参,坐也参,昼夜不住。梦中哭,心痛切,惊动虚空。老真空,发慈悲,梦中见光;梦中里,放白光,摄省己身。正哭著,光摄省,烦恼不住。省过来,止不住,眼泪纷纷。不由得,朝西南,端然坐定。忽然间,心花现,体透玲珑;浑身上,透玲玲,无有遮挡。行与坐,坐与卧,自在纵横。心头空,无一物,无有遮擂;六座门,常出入,放大光明。(引自《罗祖五部六册》(又名《明朝正德君御赐龙牌护持五部六册宝卷》)第一~五帙〈苦功〉卷二,民国六十九年台中民德堂复刊本,页五五~五八)

  罗清自述参悟过程,是在梦中见光,而认为是天地出生前的老真空发慈悲,放白光摄照他的身体,以此为悟。显然罗清是以见光为悟,不离六识境界,故为错悟。而且罗清认为他所证的天地未生前的不动虚空,是老真空,表示他认为这个不动虚空,是比较老旧的,现在的不动虚空是比较新的。不动虚空既有新旧,在老真空之前,必然还有更老的不动虚空存在,则到底哪一刹那的老真空才是诸佛法身呢?

  再者,罗清认为虚空会被惊动,可是空无一法的虚空如何会惊动呢?如果虚空会受惊动,那么罗清就不应称之为不动虚空。由此可知,罗清自语相违。又,如果老真空会发慈悲,那么这个原来不动的虚空,岂不是动心而发起慈悲心,而不再是不动虚空了。然而我们观察,何时虚空可以有心识的功能而受惊动、发起慈悲呢?因此,罗清处处落入幻想、自语矛盾而不自知,岂有可能是开悟的人呢?

  罗清又说悟后“心头空,无一物,无有遮挡;六座门,常出入,放大光明”,正是堕入六识根门的错悟境界。真悟之人,悟后不可能心头空,无一物;真悟之人,悟后必然心头实,有一物,因为现前可以观察到第八识如来藏心离六识境界,随缘应物而因果不爽。由此可知罗清是个错悟的凡夫,更是未悟言悟的大妄语人。

  更荒谬的是,罗清自说所悟的“这点露光”是有生有灭之法,连自语矛盾亦不自知。

  天裹地,地裹天,原是一体;□男子,灵光性,一气发生。

  天裹地,地裹天,原是一气;四生里,灵光性,一气发生。

  天裹地,地裹天,原是一气;春又秋,冬又夏,一气发生。

  天裹地,地裹天,原是一气;雪和风,雨和雪,一气发生。

  (引自《罗祖五部六册》(又名《明朝正德君御赐龙牌护持五部六册宝卷》)第一~五帙

  〈苦功〉卷二,民国六十九年台中民德堂复刊本,页八八~九一)(备注:□为原文脱宇)

  罗清自述所悟的灵光性,是由天地未分前的一气发生所出生,因此罗清所证悟的“这点灵光”确实就是本无后有的六识心。他只是将道教的太极阴阳之理硬套在佛教中而已,完全不是实证无始劫本来不生不灭的永恒之法——如来藏心。既然灵光性是一气发生,那么灵光性必然不是永恒之法,是本无后有之生灭法,证得灵光性,也就不是开悟的境界。

  又,一气与老真空,到底是同或不同?既然言气,则是物质之法,所以罗清言:天裹地,地裹天,原是一气。也就是罗清将天地混沌的状态,称为一气,所以一气只是物质之法。因此,一气不能同于虚空,因为物质必有质碍,虚空无物必无质碍。由此可知,灵光性已经是后于一气、后于虚空的第三次序之法了,如何可能是永恒之法呢?

  我们简单地检视罗清数次的大悟,其实都是错悟。禅门并没有必要有这么多悟,禅门有三关:初关明心证如来藏、重关眼见佛性之用,牢关体验末后句。罗清连初关明心都没有,后面的参究就更不必提了。因此,不应该误信大妄语人或他人传言,而应该有根有据地加以凭断,才是正确的态度。

  问:

  可是,罗祖所著的《五部六册》不只很多人信受,而且也有佛教临济宗的僧人兰风加以注解,证明罗祖是证悟的人,甚至有佛教僧人向罗祖求法呢!怎么罗祖会是没有悟的人呢?

  答:

  《首楞严经》中对于末法时节的佛教,有极深刻地描述:“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末法时有邪师说法,而佛教的僧人向外道求法的情况,古今不绝,并不稀奇,所以不足为凭,不能以此作为判定佛法正讹的标准。

  就像现今的佛教界,对于彻头彻尾就是邪淫外道的喇嘛教,却有法鼓山的释圣严称之为藏传佛教,也有佛光山的释星云派弟子去修学喇嘛教。(编案:请参考《导师之真实义》第七六页之文字引证)然而这样的现象,却是因为释印顺被他的信众尊称为“导师”而遵从其法义,并以佛教博士学僧的身分著书立说大力赞叹外道喇嘛教邪淫的双身法所导致。例如释印顺在《印度之佛教》中说:

  然以性交为成佛之妙方便,则唯密乘有之。

  释印顺将本质为邪淫外道的喇嘛教归类为佛教之密乘,视为佛教的一支,而且赞叹邪淫性交的双身法是成佛之妙方便。释印顺不但著作等身,也受到日本佛学学术界颁赠荣誉博士的殊荣。像释印顺这样受佛学学术界所尊崇的比丘,尚且愚昧地赞叹邪淫的外道喇嘛教,那么佛教的僧人兰风会注解及赞叹罗清的《五部六册》,也就不足为奇了。

  此外,还有一向鼓吹两性平等并且于大学担任教授的释昭慧,无视于喇嘛教物化女性,将乱伦邪淫的双身法假冒为佛教的法门,将女性当作上师泄欲的工具,竟然愚昧地呼吁达赖喇嘛“恢复”在喇嘛教本来就不存在的“藏传比丘尼制度”(引自http://www.hongshi.org.tw/master/phis.htm )。

  释昭慧一向自许其学术专长为佛教戒律学,难道不知道喇嘛教最后归依于“密教根本十四大戒”“三昧耶戒”等等邪淫的密宗戒,根本不归依于佛教戒律吗?一个皈依于邪淫戒律的喇嘛教,如何可能是佛教?又如何可能有清净的比丘尼制度呢?如此自许懂得佛教戒律学,却是不能明见喇嘛教所弘传双身法的邪淫本质,不也是一位未开眼的阿师吗?有什么学术专长可说呢?

  另外,对于达赖喇嘛所弘传的喇嘛教,其核心教义完全是邪淫的双身法,慈济的释证严竟然对达赖喇嘛的弘法表达“感恩”:

  证严上人感恩达赖喇嘛弘法为人民带来的安祥与祝福。

  (引自《慈清道侣》第三六六期)

  喇嘛教所弘传乱伦式的双身法,会为人民带来安祥与祝福吗?喇嘛们暗中破坏密宗信徒的家庭▁暗中勾引女信徒上床而在实质上妨碍家庭▁能为人民带来安祥与祝福吗?释证严的感恩,是否认为达赖喇嘛弘传双身法是对自己与众生的“恩惠”?释证严对此应该公开澄清,否则她表示感恩达赖喇嘛的弘法,就是在为达赖邪淫的双身法背书,令一般人误会佛教也有弘传邪淫的双身法,使得清净的佛教被蒙上污秽的阴影。(编案:关于达赖喇嘛所弘传喇嘛教的双身法之过失,请参见《甘露法雨》、《狂密与真密》……等书籍)

  在资讯充足的现代佛门之中,尚且有这么多知名的瞎眼阿师,身披佛教的法衣而攀缘于邪淫外道、赞叹邪淫的外道法。那么明代临济门下会有不肖的瞎眼子孙推崇虚空外道的罗清,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实,与罗清同时而可以清楚地判断罗清是外道的佛门法师也是不少,因为,要判别《五部六册》的错误,根本不必开悟明心,只要真正归依三宝,具有佛法的常识即可。例如,明代云楼株宏、憨山德清和三峰法藏对于罗清危害佛教,偷窃佛法的过失早有评论。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四六:

  如上五戒十善,乃吾佛特为世闲在家之人,所设之教。要人依此修因,不失人天之福。

  此金口所宣,不妄之谈。若不遵此修,总是邪道。非正行也,总肯苦心修行,都无利益,反增苦果,是谓以苦舍苦。吾佛已深痛之矣!今世闲五部六册之说,乃外道邪人,妄称师长,偷窃佛祖言句,杂集世俗鄙俚之言,以惑愚民。所谓邪道乱真者,即今圣旨所禁,皆此辈也。在家之人,既有好善之心,何不归依三实,而必堕此邪法,岂智人哉?

  憨山德清对于《五部六册》的评论完全正确,罗清“偷窃佛祖言句,杂集世俗鄙俚之言,以惑愚民”,一点也没有冤枉。罗清偷窃佛祖言句,在前面的举例。已经约略可见,便不重举。极可笑的是,罗清连俗人撰写的《西游记》故事中的虚拟人物,也拿来当作真正的事实,显现他是极其无知的。

  三藏师度众生成佛去了,功德佛成佛位即是唐僧;

  孙行者护佛法成佛去了,他如今佛圆里掌教世尊;

  猪八戒护佛法成佛去了,他如今现世佛执掌乾坤;

  沙和尚做护法成佛去了,他如今在佛国七宝金身;

  火龙驹护唐僧成佛去了,他如今佛国里不坏金身。

  (引自《罗祖五部六册》(又名《明朝正德君御赐龙牌护持五部六册宝卷》)

  第一~五帙〈叹世〉卷一,民国六十九年台中民德堂复刊本,页一六)

  罗清将猪八戒、孙悟空、沙和尚、火龙驹等等神魔小说中的虚拟人物,也当作是真实的人物,并且说这些小说人物也都成佛了,实在是无知可笑之愚痴凡夫。换言之,只要稍有常识能够判断猪八戒、孙悟空,就像是现代的米老鼠、唐老鸭等等,只是虚拟的卡通人物,是不可能成佛的,即可判断罗清不可能是开悟的人。因为开悟明心的人,有可能分不清楚真正的人物与虚拟人物的不同吗?

  因此,憨山德清说《五部六册》杂集世俗鄙俚之言,以惑愚民,一点也没有错误,是如实的评论。像罗清这等无知愚昧之人,只要稍有佛法的常识就可以知道他的落处,当时若有佛门中的僧侣为之注解、补注,乃至向之求法,实在是太愚痴可怜了!

  然而,明代当时相信罗清是证悟者的法师与居士们,他们的愚痴与可怜总是比不上现代佛门中的印顺、圣严、星云、证严、昭慧等等法师的愚昧。因为明代当时信受罗清的兰风、王源静等等人,虽然随喜罗清偷盗佛法,但至少还有惭愧心、羞耻心而没有赞叹邪淫。可是现代佛门中的圣严、证严、星云、昭慧等等僧尼,皆尊称释印顺为“导师”而遵从其法义,所以都知道达赖喇嘛所弘传的喇嘛敦系以性交的双身法为成佛之妙方便;于是,有人将邪淫外道归为佛教的一支而称为藏传佛教,有人派弟子去学习,有人的期待邪淫外道可以“恢复”藏传比丘尼制度,似有帮助喇嘛们更方便公然拥有明妃而且预先给与承认的嫌疑;有人则是对于喇嘛教的弘法给予感恩。这些作为与行径,岂不是不但对于喇嘛教偷窃佛祖言句视而不见,而且赞同达赖喇嘛偷窃佛教的传承吗?岂不是也同时随喜赞叹喇嘛教的邪淫教法吗?

  一般人只要有世间伦常的常识与观念,必然能够简单明了地直接判断:以男女乱伦的方式不断地更换性交对象,根本就是低俗、无智、邪淫、混乱、堕落的行为,根本就不可能是高雅、智慧、清净、平和的修行所可能采用的方法,连一神教的十诫都不如,就更不可能是具足解脱智慧与实相智慧的成佛法道。由此可见,现代这些佛门大师,不但不如明代的瞎眼阿师,恐怕连一般稍具伦常观念与常识的世俗人也不如了。

  再毕明代三峰法藏在《弘戒法仪》卷一,于传戒中问遮难:

  问:“汝于沙弥时白衣时,曾盗听大僧说成,妄言已受,遂受人尊敬供养,及同大僧羯磨诵戒,同其利养,为贼住耶?”(答云:)“无。”

  问:“汝非曾作外道九十六种,及此土五部六册白莲邪教等,及玄门种性,后既知非,入佛已,仍返行外道,如今又来求戒,谓之破内外道法。汝非其人耶?”(答云:)“无。”

  三峰法藏说,如果曾经作过此土五部六册白莲邪教的信众,如今既然知道外道法中没有解脱智慧与实相智慧可以实证,所以离开邪教,归入佛教门庭之中,则不应该心系外道而返行外道。意思是说,我们所有的佛弟子,在还没有进入佛门之前,因为没有归依三宝,所以都算是外道。然而,佛教一向就是将外道度入佛门,因此对于以往的外道身分,佛教一向既往不究,只要一心向佛,即是真佛弟子。

  但是,如果已经在正法道场修行时,则不应返行外道,因为在正法道场听经闻法的前提,就是依于菩萨戒护持正法的精神,学习正法的正确内涵,使自己成为可以实践菩萨法道的菩萨,而回复往世的菩萨戒。因此,在正法道场听经闻法时,不可以有返行外道的盗法心态。如果有盗法的心态,必然毁破过去所受持的菩萨戒体,使得今后的菩萨法道障难极多而不能得法。如果信受白莲教的《五部六册》或者喇嘛教的邪淫双身法,都会毁破在佛教中所受持三归戒、五戒、比丘戒、比丘尼戒,乃至菩萨戒的所有戒体,失去僧侣的身分以及佛弟子的身分,也同时都失去断我见、开悟明心的因缘。

  三峰法藏说《五部六册》就是白莲邪教的典籍,如果以信受《五部六册》的心态而求受戒律者,就是破内外道法,不论佛道之法或者外道之法双双皆破,等于是说这个人完全没有一点点真诚的品格,应该被所有的宗教所唾弃。所以,信受《五部六册》而受佛戒者,都是双破内外道法的破戒者;那么现代佛门中信受喇嘛教是佛教的一支的所有法师与佛弟子,更是严重破内外道法而应该被所有宗教人士所唾弃的破戒者。

  问:

  照你这样说,一贯道的七祖白、马二人、八祖罗祖都没有悟,那么九祖黄德辉遥接法脉,难道也没有悟吗?

  答:

  黄德辉当然是没有悟!道理很简单,如果七祖、八祖都没有开悟,九祖如何可能遥接开悟的智慧呢?换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如果黄德辉有开悟,那么黄德辉一定可以判别七祖、八祖都没有开悟,一定会评判七祖、八祖未悟;事实上却没有评判,反而继承其道统。因此,真正的事实是,七祖以下的白玉蟾、马端阳、罗清、黄德辉、王觉一、张天然等等,所有一贯道所施设的祖师,没有一个人曾经有断我见或者开悟明心,所以一贯道中从来就没有任何开悟证果的人,当然也就没有什么道统可言了。

  一贯道所施设的道统,都是盗取其他宗教的名相与法义,并且在盗取之后,加以扭曲与变造。因此,盗取其他宗教的救义与名位,是一贯道最不可取与邪恶之处,将会导致信受者的沦堕。希望所有有心修行的一贯道道亲,应该避免这一方面的过失。法界中的“因、果”名目必须前后相符,若是基本心态已经属于公然窃盗的不清净心,将来所得果实也将是不净法。

  问:

  你说过你的本意没有要破斥一贯道的法义,可是你对于七祖、八祖,还有一贯道所有祖师的破斥,难道没有违反你的本意吗?

  答:

  我的本意一直都不是要破斥一贯道的法义。何况一贯道根本没有自己的法义,都是偷盗他教法义而彼此矛盾的法义,何须末学破斥?何况末学前面只是为了揭穿一贯道古今一贯的偷窃手法,所以简单地澄清部分法义而已,末学并未全面性地破斥全真派、《五部六册》的法义,这便显示末学已经遵守本意。但是,如果有人想要引用更多的资料来盗取佛教的名位,那么末学在被逼之下,只好被动的一一回应。

  因此,末学只是想要帮忙有缘的道亲,正确理性地选择宗教,而不要被不肖份子所恐吓,或者被欺骗。如果有道亲已经了解白、马二人是道教的全真派人物,也知道全真派是要在身中修链出本无后有的内丹,结果愿意去修辣内丹,而不愿在佛教中实证可以了生脱死的解脱智慧与实相智慧,那么我个人也尊重他的选择。

  同样的,如果有人在了解罗清所创立的无为教,只是白莲教的一支,根本不是佛教,而愿意去修学无为教,那么我个人也尊重他的选择。甚至如果有人在了解喇嘛教是一个以乱伦的双身法作为核心的宗教,而愿意选择在那种邪淫法中修学,那么我个人也没有立场阻碍他自由的选择。

  但是,如果要将道教的内丹修链当作是佛教修行的内容,或者将佛教的名相与名位盗用来掩护白莲教▁▁一贯道;或者盗用佛教的名相与名位,将密宗邪淫乱伦的双身法假造成佛教的法门,以此欺骗有心在佛教中诚恳修行的佛弟子。那么末学身为佛弟子的一员,必然应该为免其他佛弟子受骗上当,挺身分辨佛教与这些附佛法外道的差别。如此,路归路、桥归桥,泾渭分明,不再有冤枉受骗上当的事情发生,这就是末学的真正本意,也是学佛人应该有的诚实心态。

  问:

  我是一贯道的道亲,听到你说一贯道的道统传承确实都是假造的,一贯道的祖师原来都没有一个开悟的,我心中很难过。那么我这一生难道就没有开悟明心的因缘吗?

  答:

  开悟明心这一件事情,本来就与一贯道无关,与其他的宗教也都无关不但如此,也是与佛教中的小乘人无关,更与大乘佛教中只求放下世间烦恼的表相佛法无关,只与佛教中大乘了义正法的道场有关。即使知道有明心见性的法门重现于人间,也不应该期待在原来的一贯道,或者鬼神教、一神教,乃至在佛教的小乘道场、大乘表相道场中,可以学到明心见性的法门。因为,一贯道、鬼神教、一神教、大乘表相道场,皆是想在真心如来藏之外求得实相法的“心外求法”外道;小乘法则是罗汉道,只求解脱而不求实相智慧,因此只有大乘了义正法的道场,才与开悟明心有关。目前大乘了义正法的道场只有一个,就是正觉同修会。

  虽然大部分的宗教都在探讨宇宙与生命的根源,但是真正能够实证此根源的宗教,只有佛教的大乘了义正法道场,才有机会开悟明心而实证这个法界实相。因此,只要有心想要实证生命的本地风光,那么就应该要抛弃对于宗教的情执,不应该以世间的情执来处理修行的问题。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我们知道只有佛教可以令众生实证生命的实相,那么大家都回归佛教,大家在佛教中齐聚一堂,共同为成佛的大愿而相互扶持,这不也是同时圆满世间情分与出世间法情的美事吗?

  诸佛世尊出现在人间,就是为了教导众生证悟生命的实相▁▁第八识如来藏心。既然如来藏心是生命的唯一实相,表示众生最终也都要走上实证真实心的道路,才能够究竟解脱而成就佛道。那么为何不在有缘遇到大乘菩萨所应证的了义法重现于人间时,好好把握百千万劫难值遇的良机呢?

  对于原来接引我们修习做人的道理、吃素、培养慈悲心,乃至告诉我们有明心见性的法门存在于世间,令我们发起道心求法的一贯道前人们,我们应该心存感激。但是对于前人们有错误的部分,我们也应该予以更正,以保存前人接引的功德,为他们除去大妄语、偷盗正法的过失。这样才是有利于师长的报答方式;乃至有因缘接引师长回归可以明心见性的正法中,这才是最好的报答方式。

  所以,只要有心护持正法,心中没有盗法的想法,那么这个人就开始生起证悟的因缘。如果不愿意护持正法的源头,只想盗法而忘恩负义,便极难有证悟的因缘。如果有人心中只想打探如来藏的密意,那么这个人即使盗得密意,也不会是开悟明心之人,因为他一定无法获得明心者应有的功德受用,实相智慧也不会生起。

  问:

  你这样的说法有点奇怪。既然开悟明心就是知道如来藏心是什么,那么知道如来藏心是什么之后,应该就是开悟明心之人,为什么又说知道密意,不一定是开悟明心的人呢?

  答:

  这是没有实证如来藏者比较难了解的部分。开悟明心并不是只有知道密意而已,而是会有解脱的功德与道共戒的功德。解脱功德是说,开悟明心之后,证实如来藏确实是永恒之法,是众生生死轮回的本体,所以真悟者会改变观念而认定永恒的如来藏才是真正的自我。由于这个缘故,证悟者不再以身体为自我,也不再以前七识心为自我,也不会再将任何的生灭法当作自我,因此成就断我见的功德▁▁成就声闻初果的果证。所以菩萨开悟明心时,也同时成就声闻初果断我见的智慧与功德,而且功德智慧超越小乘的声闻初果人。

  初果人成就断三缚结的功德,就是在成就断我见的功德之外,还会伴随著断戒禁取见和断疑见的功德。断戒禁取见是说,对于什么样的行为有助于解脱,哪些行为妨碍解脱,或者哪些禁戒与解脱无关,已经完全了然而不再怀疑。例如,偷盗、妄语会妨碍解脱,诚实、知恩有助于解脱,完全了知一贯道三宝的内容与解脱无关……等,已经正确了解因果关系而且依之持戒,进而开始断除对于贪求名闻利养等等的心行,因此绝对不会故意违犯菩萨戒。

  断疑见是说,因为见解已经清净,因此可以确认只有佛教有解脱法,也确实有解脱的贤圣,但是其他的宗教都没有解脱法,也没有解脱的贤圣▁▁阅读一贯道前贤的著作以后已经了知全都没有断我见。换言之,对于真实有佛陀存在、真实有佛法可证、真实有胜义僧团、真实有清净的戒法,能够完全归依与信受,没有丝毫的怀疑;也对所有落在我见中的假名贤圣,都能确定他们的我见具足存在而无怀疑。

  只要断了三缚结,便成就道共戒。换言之,道共戒的意思是说,小乘人因为已经亲见解脱道,所以对于外道与佛教的不同完全明了,这是解脱道的道共戒。大乘菩萨则是进一步因为实证真心如来藏而亲见菩萨法道,同时成就解脱道的道共戒,所以对于外道与佛教的不同不但完全了解,甚至小乘与大乘的不同也能逐渐了解,这是菩萨道的道共戒。

  因此,开悟明心而同时证得菩萨初果的人,必然能够发现一贯道中根本没有开悟明心的人,不但一贯道中所有的前人都没有开悟,乃至老母娘也没有开悟。所以,真正开悟证果的人,绝不会再信受凡夫的老母娘与所有前人们,更不可能有一丝丝盗法的念头。

  由此可知,凡是有人宣称开悟明心而仍然留在一贯道中,就可以知道他其实不是开悟明心的人,只是个大妄语的人。因为他没有能力判断老母娘的凡夫性,也没有能力判断前人的落处,还看不出老母娘与所有前人都未明心及断我见,才会继续归依老母娘及前人的错误法义,这已显示他根本没有法眼清净,没有发起道共戒的功德。如果一个号称开悟明心的人,却完全没有任何的功德受用与见解的超越,竟然不能知道一贯道的教主与古今所有前人中,根本不会有过一个证悟的人,那么这样的开悟明心与凡夫又有何不同呢?有什么可以超越于凡夫之处呢?那么这种开悟明心有什么用呢?

  如果有人想要盗取独属佛教的密意,然后在佛教以外的宗教中传授,就已经违犯道共戒的精神了,代表他不可能有道共戒的功德,那就一定不是开悟明心的见道者,乃至连我见、戒禁取见、疑见都还具足存在。因此,凡是只知密意而没有断三缚结的功德,没有道共戒的功德,并不是真正开悟明心的人。

  问:

  我还是不能明了,为什么同样都是知道密意,有的人就可以有初果的功德,为什么有的人不会有初果的功德而不能算是真正的开悟明心呢?

  答:

  没有错,确实会有这样的差异。试想:什么是永恒之法?既然永恒之法是永远不会坏灭的法,而每个众生都有永恒之法,那么这个永恒之法,其实是很普遍地存在。可是因为祂太普遍,也太平常,所以众生都被我见所障碍而不能认取祂。故有禅师说:真心极为平常,众生都是日用而不知。

  由于这个缘故,密意的获得而能够发起初果的功德,一定是因为悟前已经努力实践六度中的布施、持戒、忍辱、精进、静虑等前五度,并且努力观行而断我见,发起断三缚结的功德;再经过深入的参究与体验而找到真心,才是真正的开悟明心。如果没有经过断三缚结的过程,功德不能发起,那么纵然知道明心的密意,也不是真正开悟明心。因为,明心的标的如来藏心与色、受、想、行、识等五阴,还有六根、六尘、六识等十八界和合运作而不一不异,如来藏的密意与五阴十八界都有关:明心的密意与解脱道的初果实证,二者息息相关而不可分离。

  声闻初果的实证就是在确认五阴十八界的生灭与虚妄,所以成就断三缚结的功德。如果对于五阴十八界不能正确的认知,必然无法断我见;那么对于与五阴十八界和合运作的如来藏,也必然不能正确认取,所以即使知道密意,也是不能弄清楚到底如来藏是什么,知道密意也是徒然。

  就像声闻初果的法眼净,就是确认五阴十八界的生灭与虚妄。所有的附佛法外道也都同意这个见解,乃至所有佛学学术研究者也知道这个见解,但是所有的附佛法外道及学者们并没有人实证断我见的声闻初果,因为107他们都只是把这个见解当作是知识而已。

  同样的道理,如来藏的密意,比声闻初果的见解更难体验。因此,如果没有实践菩萨法道所应做的前五度,也没有诚心诚意地观行修习,则无法体验五阴十八界的生灭与虚妄,也必然不能体验如来藏的真实存在。所以,如果只是知道密意,而没有经过断三缚结、参究与体验的过程,那么密意也只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答案而已,与开悟明心完全无关。甚至盗得密意或打听密意者,可能因为福德不足、定力不足、知见不足等等原因,对于密意不能置信而加以毁谤,反而造下毁谤正法的大恶业。所以,盗取密意而传播密意,完全不观察众生的因缘,也不依六度波罗蜜的道理诚心修行,正是造作破坏正法大恶业的行为,舍寿后果报堪虑。

  问:

  依照你说的道理,一个有心修学正法的人,是不应该有盗法的偷窃行为。但是,为什么会有这种盗法的人呢?

  答:

  主要还是因为贪著世间法。因为 平实导师所教导的无相念佛法门,经过前后二十年的考验,现在已经逐渐证明,确实可以助人明心见性。因此许多人发觉,自唐宋以来显教中断近千年的大乘菩萨法道,竟然又在现代重新出现,而且完全有别于一般佛教道场所传授的表相佛法。

  一般的佛教表相佛法,只是教人行善济贫、放下、不执著世间烦恼,但是如何断我见、明心、见性,完全没有理路可言。现在大家发现 平实导师所传授的法门,确实可以帮助大众断我见、证初果,也能令人开悟明心,乃至眼见佛性。因此,有些贪心重的人,就想:只要开悟明心,就有可能成为一代祖师而名垂青史;乃至更有不入流者,想藉著证悟的密意来获得世间的财富、名声与地位。

  就像追逐六祖慧能大师想要强夺衣钵的惠明法师悟前想法一般,以为夺得衣钵就可以成为第六代祖师,其实都是生死轮回的贪著心之显现。由于这样的缘故,所以有些人在正法道场中不思精勤诚恳修行,反而生起以不当的手段盗取密意,再回到外道中,以此招徕信众,希望成为一代的祖师,或者受人尊敬、获取世间的名闻利养。

  可是,这种人都没有想到,正法与外道法两者本质上彼此冲突无法共容。这种人也都是愚痴人,因为修行是为求解脱生死,不堕三恶道,结果在正法中偷盗密意,正好令自己不能解脱,反先沦堕恶道流转生死。所以,只想偷盗密意而无心修行者,其实正是为自己“地狱挂号,天堂除名”,是最愚痴无知的人。如果跟随这种盗法的人学法,那就是等而下之,不知是非善恶的愚痴人了。

  问:

  原来修行的团体中,还有这种不清净的人。我一直以为宗教团体,都一样是在劝人行善,没有想到有些人表面上劝人行善,骨子里却只想到自己的名闻利养。真的好可怕!那么如果我想要护持正法、开悟明心,要如何分辨哪些是可以去的道场?哪些是不应该去的道场呢?

  答:

  我们观察全球的宗教团体中,目前仅有 平实导师所领导的正觉同修会在传授实证声闻果及明心见性的法门,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团体有能力传授。而且正觉同修会没有授权任何人可以在同修会以外传法。因此,想要明心见性,您唯一的选择就是到同修会的各地讲堂共修。同修会目前在台北、桃园、新竹、台中、台南、高雄,以及美国洛杉矶都有设立讲堂,您可以就近共修。

  问:

  听说有同修会早期明心的人在外传法,而且也是讲如来藏法,同样都是弘扬如来藏法,是不是可以亲近修学呢?

  又问:

  啊!听你这样讲,我知道了啦!反正要开悟明心,找正觉同修会就一定不会错了啦!如果想开悟明心,却不找正牌的道场,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啦!

  答:

  正是如此!想要开悟明心,就应该寻觅经过将近二十年被广泛考验而屹立不摇的正法道场,才是正确的选择!希望有心人,一起来正法道场共探无生吧!

  编案:正觉同修会所弘传的法义,兼具三乘菩提,并非只有大乘法的明心与见性,所以是当代全球佛教道场都无法实证也无法弘扬的深妙法。经过将近二十年来,广被佛教界各大道场检验而无法撼动分毫;也符合三乘菩提诸经中的圣敦量,并且由所有实证者不断依法界定量及圣教量加以检验无误。

  (完)

  〔注:转载自2009.08.印刷的纸版本〕

首页 >> 读书 >> 口袋书总目录 >> 上一册 · 下一册